<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5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50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和小姐们闲?#35835;?#19968;会,三眼说道:“上海哪里都好,就是没有太好玩的地方。”

  他身旁的小姐忙问道:“先生想玩什么?”

  “只要是刺激的就行!”说道,三眼爆发户似的拍拍腰包,说道:“钱我有得是!”

  小姐眼珠转了转,突然眼睛一亮,问道:“不知道先生喜不喜欢赌博啊?”

  “赌博?”三眼?#25104;下?#20986;喜色,说道:“喜欢啊!?#20197;?#23478;的时候经常玩,这几天到上海,一直手痒的很,?#19978;以?#19978;海人生地不熟,我找?#22351;?#33021;赌的地方。”

  “我知道有一家赌场,很安全,又很公道。”

  “哦?在哪?”

  “就在这里!”

  “在这?”三眼故意装出惊讶的样子。

  那小姐站起身形,笑呵呵说道:“如果各位先生有兴趣,我可以带大家过去!”

  “好啊!”要的就是这个,众人皆露出喜色。三眼笑道:“这里还有赌场,怎么不早说,快带我们过去!”

  “跟我来吧!”几名小姐带着谢文东、三眼等人向夜总会里面走去,上到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在最里端的房门前停下。门外站有两人,其中一位年岁较大,约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见夜总会的小姐领来七、八号人,他迎上前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刘哥,我给你带客人过来了!”说道话,小姐回头冲着谢文东等人笑了笑,然后又小声说道:“东北过来作生意的,都很有钱!”

  “哦!”中年人听完,点点头,并未多想,象这样的?#38706;?#24471;是,赌场里面的客人都相当多一部分是由夜总会的小姐们“牵”来的,当然,小姐“牵”来客人也是有提成的。中年人举起目看看众人,将房门一推,笑道:“各位,请近!”

  谢文东等一行人进入房间,顿时间,眼前豁然开朗,里面的空间大约有二百多平,四四方方,聚满了人,有人兴致勃勃的大呼小叫,也有人摇头叹气坐在墙角愣愣发呆,人间百态,在赌场里都能看到。

  看过一圈,谢文东嘴角挑起,笑了,赌场算不上大,不过客人可不少,生意兴隆火暴,想必每月下来能为南洪门创造不少收益,就晃这里了!很快,谢文东等人便混到了人群?#23567;?br/>
  赌场没有筹码,一律是现金交易,四张赌桌摆放在赌场内,每桌都围有二、三十号人,玩的基本是唆哈,二十一点及大老二。

  文东会和北洪门也涉?#26263;?#19979;赌场,谢文东?#20113;?#20013;的门道一点不陌生,单以唆哈来说,他只是在?#38405;?#40664;看了一会,便敢肯定,在十多个玩家里面其中至少有三到四个是和庄家一起的,之间有暗语交流,当庄家分到好牌的时候,他们提高赌注,推高价码,当庄家牌不好的时候,他们要么放弃,要么就下重注,?#25918;?#20854;他的玩家,如此一来,庄家自然大赢,而其他的玩?#20197;?#36755;多赢少。

  不时就有人输得精光,败下阵来,可周围围观的?#30446;?#20204;马上便会有人站出来顶上,将口袋里的大把钞票掏出来,放在赌桌上去?#21543;鍘薄?#21487;以说赌和毒一样的炕人,没有赢家,赢的只会是庄家,十赌九输那句话不是没有道理。

  谢文东不玩,也不着急动手,只是笑眯眯的站在一旁,默默观望。这时,三眼挤到他的身边,看着赌桌上的牌局,嘴里小声说道:“东哥,快到十二点了,可以动手了吧?”

  微微摇下头,谢文东也同样低声说道:“听说上海的市局长?#21482;?#26032;人了。”

  “是啊!这不是常有的事嘛!东哥不是在担心这个吧?”三眼满不在乎的说道。

  最近一阵,南北洪门在上海争斗?#27426;希?#27835;安动荡,原市局长在上海并未做多久就?#22351;?#36208;,?#21482;?#26469;一名新局长。由于没有过接触,谢文东不知道这位新来的局长为人怎么样,所以他想先小一点。他低声说道:“不着急,等等再动手。”

  三眼一笑,党风得东哥太小心了,不过也没有再继续多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凌晨三点左右时,赌场内的?#30446;?#24050;经少了许多。谢文东观望这桌也出现了不少的空位置,周围围观的人虽然学不少,可大多都是输得精光不愿意离开的?#30446;停?#22260;站在四周看着别人的赌牌。

  文东集团管理员强子手打文东集团-虎堂肆堂:66976406火热收兄弟中.

  这时候,谢文东倒是有了一试手气的兴致,他拉开一把椅子,笑眯眯地坐了下去,几乎同一时间,他旁边的空座也坐下一人,一个女人,年纪不大,二十五、六的样子,皮肤白净,浓眉大眼,琼鼻高挺,唇红齿白,模样即漂亮又给人英姿飒爽的感觉。谢文东看了她一眼,刚好她也在看谢文东,二人目光相对了半秒钟,随即各自转回头来,谢文东不认识这个女人,不过却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有意思的是,这位女郎也有同样的感觉……

  很快,新的牌局又开始了,随着一?#33268;?#30340;发牌,桌?#30001;?#30340;钞票也随之越来越多,这时,那几名庄家的人就又开始下了重注,谢文东心里暗笑,看来庄家的牌并不怎么样,对?#25509;?#22312;用挤走其他玩家的小把戏。

  想罢,他笑呵呵的将大把的钞票扔出去,照跟不误,就是不撤,这时候,牌桌上只剩下谢文东、庄家以及和庄家私通的那三人。见没有把谢文东挤走,三人的额头都见了汗,继续加大赌注,可是谢文东根本不吃他们这一套,他们加多少,他便跟多少,到最后,他把?#32422;?#24102;来的钱都压上去了,结果那三人坚持不住,纷纷撤了,当庄家的五?#25490;?#20013;是K最大,而谢文东的五?#25490;?#20013;是A最大。

  那些胆小先退出的玩家无不‘痛心疾?#20303;?#20182;们许多人的牌中还?#23567;?#23545;子’,早知如此,刚才就不退出了。

  众人哭shang着脸,皆着副后悔不已的模样。

  坐在谢文东身边的女郎笑看着他,说道:“你的胆子可真大,只这么小的牌,就敢?#24230;?#37027;么多的钱?!”

  谢文东笑了笑,没有看他,也没有说道,伸手把桌面上小山一般的钞票揽回来,然后掏出手机,给三眼发出短信,?#23433;欢啵?#21482;简单几个字:查查赌场内有没有扎眼的人。

  他是吃一堑长一?#29301;?#19978;次在澳大利亚的赌场时,西胁和美就装扮成普通的?#30446;?#25509;近过他,现在,身边突然又多出一位年轻漂亮的女郎,他多少感觉有点浑身不自在。

  三眼看过短信之后,吃惊地看眼谢文东,然后回过头去,向五行和袁天仲几人使个眼色,众人会意,纷纷聚拢过来,三眼将手机向前一递,众人看完内容之后,什么话都没说,分散开来,仔细打量周围众人的一举一动。

  与庄家私通的那三人狠狠瞪着谢文东,恨得直牙,可很快,他们似乎收到庄家的暗示,纷纷站起身,离开赌桌,紧接着,又有三人加入近来,身上都带有皮包,里面鼓?#21738;夷摇?br/>
  接下来,众人继续开赌。

  一上来就大赢,随后的几?#20013;?#25991;东并未再出风头,牌好就跟几圈,牌不好就直接辙了。

  等他玩到第五轮的时候,看看手表,已经凌晨三点半,感觉时间已经差?#27426;?#20102;,他拿出手机,打算给外面的姜森打电话,让他动手,可是他的电话还没?#20889;?#20986;去,姜森的电话却先打来了。

  谢文东皱皱眉头,疑问道:“什么事?”

  “东哥,外面有警察!”

  “哦?” 谢文东暗吃一惊,警察?经常来这里干什么?总不会是南洪门已经预料到?#32422;?#35201;对这里下手,把警察搬来保护吧?那不应该啊,先不说?#32422;?#27492;次行动隐蔽,消息不可能外泄,就算南洪门真听到了风声,他?#20405;?#20250;?#32422;?#20570;好埋伏,怎么会找警察,而错过这个除掉?#32422;?#30340;机会呢?真是让人难以理解。谢文东苦笑,问道:“有多少人?”

  “很多。基本都是便?#38534;!?br/>
  “那就算了!”谢文东淡然说道:“我们回去!”说完话,他挂断电?#21834;?br/>
  他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而且旁人听了他的话,也根本感觉不出什么。

  他旁边的女郎莫名其妙得看着他,笑道:“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了?你可是赢家啊!”

  谢文东没有理她,站起身形,刚要向外走,三眼快步走过来,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东哥,赌场里似乎?#27426;?#21170;!”

  “恩!”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我?#20146;?”

  三眼愣住,他并不知道外面有警察的事,只是觉得己方既然已经来了,而?#26131;?#20102;充分的?#24613;福?#23601;算赌场里有几个扎眼的人,也不至于被其?#25490;?#22043;!他正要说话,这时候,只听‘嘭、嘭’两声闷响,接着,有人大吼一声:“统统不许动!”

  有人开枪!谢文东和三眼都是金眼丰?#22351;?#32769;手,只一听响声,马上便判断出来那是枪声,二人?#25104;?#21516;是一变,同样变色的还有坐在旁边的那名青年女郎。

  “怎么回事?”三眼反应极快,一把将谢文东扯到?#32422;?#36523;后,另只手下意识得摸到后腰,举目?#21543;?#35266;望。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