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12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12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听完金眼的话,周明吓呆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又惊又急,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连声说道:“金眼哥,?#25671;?#25105;要是作出对不起东哥的事,我全家都死光!”

  谋害掌门大哥这可不是小事,周明这时可真急了,这个屎盆子若扣在自己脑袋上,自己和自己的家人都会死得很?#25671;?br/>
  他颤声说道:“金眼哥,你好好想想,我老周在洪门二十多年,就算每天功劳,但有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洪门的事,你……你怎么能说是我害死东哥的呢?”说着话,周明?#20146;?#19968;酸,眼泪流了出来。

  周围的北洪门帮众纷纷上前,急道:“是啊!金眼哥,我们都可以作证,周哥确?#24471;?#22825;作出对不起东哥和社团的事!”

  看着老泪纵横的周明,再瞧瞧周围众多的同门兄弟,金眼手中的枪并没有放下,他冷冷说道:“海面上没有敌人,游艇会发生火暴火乍,肯定不是外部的攻击,而是出于内部,一直以来,都是由你负责对游艇进行管理,里面安装有火乍弹,你不知道,你竟然敢告诉我你不知道!就算不是你做的,你也罪不可恕!”

  一听这话,周明的?#25104;?#33485;白如纸,暗道一声完了!

  游艇内安装有火乍弹?怎么会有火乍弹?这是哪个王八蛋安放的?现在再追?#25910;?#20123;已经没用了,正如金眼所说,自己未能确保游艇的安全性,导致东哥遇害,的?#32439;?#19981;可恕!想着,他一坐到地上,脑袋低垂,彻底焉了。

  金眼冷眼看着他,过了片刻,他问道:“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游艇出事了,赶过来救援?”

  周明目光呆滞得说道:“游艇上安装有卫星定位仪,所处在什?#27425;?#32622;,我们都能看到,可是在不久前,游艇的显?#23601;?#28982;消失了,我就知道,肯定出问题了,所以带兄弟们赶过来查看个究竟。”

  金眼点点头,目视海面,那艘燃烧的游艇此时早已沉入海底,他幽幽说道:“东哥……还有一些东西放在游艇里,你让兄弟们潜到海底打捞上来,另外,把其他的人的尸体?#25165;?#20986;来!落叶归根,别让他们葬身在海?#20303;!?br/>
  “是,明白!”周明连连点头。

  “这些事,你交代给手下人去做就好,你,得和我走一趟!”

  游艇火暴火乍,东哥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这事还?#35828;茫?#24517;须得把周明带回去,让社团的干部们查?#26159;?#26970;,不能只因为他一句不清楚、不知道就没事了。

  周明自己也明白,这次他是好不了了,十之八九,性命难保,只要不牵连家人,就谢天?#22351;亍?br/>
  众人坐着游艇,快回到岸边的时候,金蓉悠悠转醒,此时留在她身边照顾她的是水镜。看到水镜,金蓉立刻翻身坐起,举目瞧瞧周围的环境,一时间没弄明白自己在哪里。水镜急忙扶住金蓉,低声说道:“金小姐,你醒了,快躺下,再休息一会!”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金蓉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忍不住用力敲了敲头,猛然间,她想起来了,游艇发生了火暴火乍,大哥哥和自己都被气浪从?#35013;?#19978;甩下来了,想到这里,她左右张望,急声问道:“大哥哥呢?文东呢?”

  水镜眼圈一红,无言以对。

  她作为五行之一,是北洪门里最早跟随谢文东的人,随谢文东南征北zhan,由东北到金三?#29301;?#30001;北洪门到南洪门,由香港到?#20405;蓿?#30001;美国到欧洲,一起出生入死,已记不清闯过多少风浪,克服过多少困难,面对过多少生与死,早已培养出深厚的?#26143;椋?#29616;在,谢文东生死渺茫,她哪能不悲伤难过,而且,金蓉是谢文东的未婚妻,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把这个噩耗告诉她,所以,水镜沉默无语。

  她的无语,让金蓉立刻意识到?#27426;?#21170;,她一把抓住水镜的胳膊,叫道:?#20843;到悖?#22823;哥哥他……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21834;?#27700;镜低着头,依然不说话,但一滴滴的水珠落在衣襟上……

  “那……是大哥哥伤的很重?”金蓉急得玉面通红,急道:“你说话啊!快告诉我啊!”

  听闻话音,守在外面的金眼和袁天仲等人纷纷走了进来,看着花容失色、心急如焚的金蓉,再瞧?#22120;?#28982;伤神、默默流泪的水镜,众人同是叹了口气。袁天仲上前?#35206;劍?#20302;声说道:“游艇发生火暴火乍,东哥……下落不明,现在还没找到,不过金小姐不用担心,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东哥不会有事的……”话未说完,袁天仲自己反而说不下去了,?#26377;?#37324;来讲,就目?#26263;那?#20917;看,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谢文东还有生还的希望。

  “大哥哥他下落不明……在大海里下落不明……”金蓉腾地站起身,说道:“我要去找他!”说着话,她迈步就向外走,可是刚走出两步,她双腿一软,人也软绵绵得倒了下去。袁天仲眼疾手快,急忙将她扶住,低头一看,金蓉两眼紧闭,嘴唇发青,?#21482;?#27515;过去。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袁天仲把金蓉交给水镜,双手连摊,东哥出事,笨就够让人心乱如麻的,现在金蓉又添乱,更是让他慌手慌脚。

  众人上岸之后,北洪门早就在度假区里安排好房间,让众人休息,可是这时候谁还有?#37027;?#21435;休息,金眼等人直接坐上汽?#25285;?#36820;回T市。

  众人刚回到别墅,秦双便在第一时间赶过来,看到金眼,急声问道:“谢先生怎么样了?”

  秦双不是外人,对她没有隐瞒的必要。金眼摇头,说道:“下落不明,在海上失踪了。”

  听完这话,秦双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把抓揉肠一般,不过?#25104;?#20381;然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丝毫的表露,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说道:“听说金小姐昏迷不醒,我去看看!”说完话,她快步向楼内走去。等到了二楼,见左右无人,秦双再控制不住自己的?#26143;椋?#26080;助嘴巴,无声的痛哭起来。

  时间不长,北洪门在T市的干部们基本都到了,身份高的,可以进入别墅大厅,身份低些的,只能聚在别墅的院子里,身份再低些的,根本就进不了别墅,只能在外面等候里面的消息,人们议论纷纷,胡乱猜测,不过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谢文东出事了。

  “必须得封锁消息!?#21271;?#22661;大厅内,北洪门负责内务的高级干部邱培玉正色说道:“现在,我们与南洪门交zhan得很艰苦,若是让前方的兄弟知道东哥出事……那后果不堪设想,恐怕兄弟们都无心恋战了!”

  “没错!培玉说得对!”另一名高级干部赞同道:“这个消息,?#38405;?#23545;外,都要封锁!”

  “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封锁得住?”

  “对啊!现在兄弟们都知道东哥出了事,如果不让他们看到谢文东,只我们说东哥没事,恐怕没人会相信的!”

  北洪门的高级干部们在别墅大厅内展开激烈的?#33268;邸?br/>
  像这种商议社团内务的大事,五行和袁天仲根本插不上嘴,而且他们也不善于出谋划策,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个不停,他们都感觉头大如斗,一筹莫展。

  “唉!若是雷哥还在就好了,至少能有个管事人!”金眼皱着眉头,低声喃喃说道。

  这是,以为名叫孙健的中年人突然问道:“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在大海中失踪,生还的希望……还能有多少?”

  “恐怕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没错!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做作最坏的打算,万一……万一东哥不在了,我们该怎么办?该怎样与南洪门作战!”

  听完这话,众人的?#25104;?#21516;是一变,此?#20843;?#28982;有些大逆?#22351;潰?#21487;是无法否认,他说的这个问题,是个很实际的问题。

  有人问道:?#20843;?#20804;有什么主意吗?”

  “东哥一旦不在,消息肯定封锁不住,不仅下面的兄弟会知道,南洪门也会知道,到那时,南洪门的进攻会变得更加疯狂,而我方兄弟会变得毫无?#20998;荊?#27492;消彼长,?#38382;?#22570;?#29301;?#20197;我之见,趁现在消息还未扩散,我们应该主动向南洪门提出谈和。”

  “南洪门肯和我们谈和吗?”

  “只要我?#21069;?#20197;前所占南洪门的那些地盘还给他们,相信南洪门会接受和谈的!”

  “哗——”

  随着孙健的话,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赞同,有人反对。

  说别的事,五行和袁天仲插不上嘴,但说到?#38405;?#27946;门作战,还要主动妥协,并以让出己方地盘为条件,几人都受不了了。

  “啪!”

  袁天仲猛的一拍茶几,腾地站起身形,指着孙健得?#20146;櫻?#30772;口大骂:“放屁!你TM的出的这叫什么狗屁主意?你这是叛变,是卖国贼!”他又是激动又是气氛,不知道该骂孙健点什么好了。

  “袁天仲,论打仗,?#39029;?#35748;你在行,但论起社团的策略,你还是闭嘴的好!哼!鼠目寸光之辈!”孙坚毫无惧色,与袁天仲针锋相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