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六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六十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东心雷说道:“东哥,虽然我们没有可动用的兄弟,但只要东哥能亲自前往,三处分堂的士气?#27426;?#20250;大长,顶住青帮的进攻肯定不成问题!

  谢文东挑起眉毛,淡然说道:“今天山东三个分堂告急,我要亲自去,如果那时又有其他的分堂告急,我怎么办?”

  东心雷一怔,挠挠头发,低头不语。

  谢文东道:“还是那句老话,让他?#20146;?#24049;击想办法,我不是在开玩笑。”

  东心雷为难道:“东哥,我们是不是该想些对策,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谢文?#20204;?#33041;袋,道:“你看!”

  东心雷茫?#22351;潰骸?#19996;哥让我看什么?”

  谢文东笑呵呵道:“我也正在想啊!”

  想?#22351;?#37117;这个时候了,东哥还有?#37027;?#24320;玩笑。东心雷说道:“如果连东哥都没有办法了,那我们恐怕真的很难度过难关。”

  谢文东仰头道:“慌什么?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我们没见过,难道还会怕区区的青帮吗?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了的。而且,你认为各分堂真的顶不住了吗?看看这些向总部求助的分堂吧,堂主都是社团中老?#26102;?#30340;人,平时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生活太舒适了,稍微有个风?#25377;?#21160;就哭爹喊娘,希望总部能助他一臂之力。他们很聪明啊,让总部派出人手帮忙,如果战事有利,那是他们的功劳,?#22351;?#25112;事不利,又可以把责任推给总部,真是两全其美的办法。老雷,你听清楚了,以后,再有分堂告急,就让他?#20146;?#24049;想办法,打赢青帮,我给他们庆功,要是打不赢,分堂丢了,就让其堂主持着自己的脑袋来TM见我!”

  东心雷打个寒战,见谢文东动了真火,大气都没敢喘,说了一声是,小心翼翼地退出办公室。

  他前脚刚出去,姜森?#22303;?#27874;随后走近来。

  刘波来到办公桌前,首先开口道:“东哥,各地的情况都已经调查清楚了。”

  谢文东坐到椅?#30001;希?#21452;手交叉,翘着二郎腿,道:“简单说下吧!刘波道:“青帮对各地的攻势确实很猛,但是冲劲有余,底气不足,北洪门毕竟雄霸北方几十年,黑白两道?#38405;?#21507;得开,而青帮崛起的太晚,才一两年的时间,现在他们士气高涨,虽然能占到主动,但想歼灭北洪门各地的分堂,还是很难的。”

  谢文东早已经预料到这?#22351;恪?#26681;基的深浅,对帮会的实力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北洪门本土作战,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哪有轻易被打败的道理?!而且,青帮的人力太过于分散,没有集中优势力量对北洪门一个或者两个分堂进行全力攻击,表面上看北洪门各处分堂倍受打击,岌岌可危,其实,真实的状况远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29616;亍?br/>
  他边听刘波探知的情报以及分析,边默默点头。

  等刘波说完,姜森道:“东哥,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把咱?#20146;?#24049;的力量调派过来。”

  他所说自己的力量,无疑是指文东会。

  谢文东面无表情,沉默未语,眼珠却在转个不停。

  姜森继续道:“如果让三眼哥带着龙堂和小龙堂的兄弟赶过来,青帮必败无疑!”

  谢文东笑眯眯道:“老森,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姜森?#22303;?#27874;同是一愣,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呵呵!”谢文东笑道:“青帮对北洪门各分堂发动全面进攻,除非他们具备了压倒性的实力,否则很难取得成效,但是,我没有看出他们对洪门有什么优势可言,你说,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全面开战呢?”

  姜森?#22303;?#27874;心中皆是一震,互相看看,没敢轻易表态。

  谢文东又道:“青帮的人不是傻子啊,他?#20146;?#28982;也应该明白这?#22351;?#21016;披道:“也许是他们想给东哥一个下马威。况且于笑华刚死,他们展开报复也是在情理之?#23567;!?br/>
  “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谢文东笑眯眯道:“全面开战?#22351;?#25171;起来,局势就不是任何一方能控制得!的,青帮没有必胜的把握,打下去,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损失,为了一个于笑华,这么做值得吗?”

  姜森?#22303;?#27874;都有些发?#21361;?#40784;声问道:“那东哥认为是怎样呢?”

  谢文东道:“你们说,如果青帮现在进攻T市,我们会怎样?”

  姜森闻言,从心?#26700;?#29983;出一股寒气。T市虽然是北洪门的总部,但此时的人力却极度空虚。一部?#30452;慌?#21040;南方协助南洪门作战,另一部分调派到各地告急的分堂进行救援,可以说现在的北洪门总部基本是个?#21344;?#23376;,?#22351;?#38738;帮真打过来,结果何止是不?#21543;?#24819;,简直有被连窝?#35828;?#30340;可能性。他倒吸口凉气,惊道:“难道,东哥认为,青帮的在?#23460;?#24341;走T市的人力,然后再对T市进行攻击?”

  谢文东叹道:“如果真是这样,那青帮的智囊团就实在太让人佩服了,这盘棋也下得太大太高深!-”

  刘波急道:“既然这样,T市岂不危机了吗?那东哥为什么还把总部的人手派到各地分堂呢?”

  谢文东苦笑道:“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22351;恪!?br/>
  姜森背后的衣服几乎?#24067;?#34987;冷?#25925;?#36879;,他急道:“东哥,我们现在应该赶快把派出的人手全部调回吧,同时,可多召集一些周遍分堂的兄弟,顺便让三眼哥带人来支援”

  ?#22351;?#20182;说完,谢文东微微摇下手,道:“如果青帮的算计真是这样,那他们就不舍给我?#20405;?#26032;调回人手的机会了,不出意外,今晚他们的进攻就会开始。”

  姜森道:“那不如东哥?#35753;?#23494;离开T市,到?#26412;?#25110;者DL”

  “如果我走了,北洪门怎么办?仍留在总部的人员怎么办?还有那些退居幕后却不停说三道四的长老们怎么办?”

  “管不了这么多-”姜森摇头道:“东哥留在T市,实在太危险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家要来打你,你躲是躲不过的。”谢文东的?#25104;?#19997;毫看不出紧张的神色,笑道:“一条疯狗,你越是躲它,它

  越会追着你咬,只有把它打痛了,打伤了,它才会怕你,?#27425;?#20320;。”

  “东哥的意思是?”姜森?#22303;?#27874;异口同声的问道。

  谢文东仰面笑呵呵道:“我希望他们来,而且来得人越多越?#33579;?#21704;哈!”

  “可是,”刘波担忧道:“我们拿什么来和青帮抗衡呢?”

  现在北洪门总部剩下的大多是高级干部,包括东心?#20303;?#20219;长风等人,再有就是掌门人的护卫队,虽?#22351;?#20853;作战实力很强,但人数不足五十,难以抵抗青帮大规模的进攻。

  谢文东悠?#22351;潰骸?#25105;们的龙虎?#21451;?#32451;了那么?#33579;?#36824;没有经过实战锻炼,这次刚好是个机会。”说着,他拉下袖子,看了看手表,道:“坐中午的飞机,在傍晚之前就会到T市。”

  姜森精神一振,接着,他又苦着脸道:“东哥,龙虎队的兄弟有二百人,恐怕很难同时买到机票啊!”

  谢文东揉揉额头,?#27425;?#36947;:“以我们的关?#25285;?#22312;H市很难吗?”

  姜森暗中吐了吐舌头,忙说道:“东哥,我明白了,我这就击通知兄弟们。”

  “恩-”谢文东点下头。

  姜森急匆匆走出办公室,打电话击了。

  谢文东又对刘波道:“老刘,关于情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要你监控整个T市的风?#25377;?#21160;,?#22351;?#26377;情况,立到通知我,如果人手不移用

  ,就找小敏帮忙。”

  “东哥请放心,如果青帮的人真的进入T市,我?#27426;?#31532;一时间通知到东哥-”刘波挺直胸膛道。

  “好!”谢文东又提醒道:“市内或许还有青帮的眼线和越南帮的杀手,在外活动,务必要?#26377;?#23567;心。”

  “多?#27426;?#21733;关心-”刘波道谢,随后向谢文东告辞,快速走出办公室。

  等他走后,谢文东站起身,在公办室里徘徊走动,思绪?#20260;?#36816;转着他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推测是否准确,但小心?#22351;?#24635;不舍?#20889;懟?br/>
  谢文东做事向来大胆,不过,他确实是个谨慎的人,他做的每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进行的。

  他停住身?#21361;直?#32473;东心雷和任长风打击电话,让他二人离开来自已办公室。

  任长风的的动作向来很快,他比东心雷先到一步。

  突然想起蚝油一个越南帮的杀手在他手上,谢文东问道:“长风,

  上次我?#20146;?#30340;那个杀手怎么样了?”

  “那个?#19968;鎩?#19968;提到那个杀手,任长风顿感头痛,摇首道:?#20843;?#22068;巴硬得很,我用了很多手?#21361;?#37117;没能把他的嘴翘开-”

  想从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嘴里得到重要情报,确实很难。谢文东点头表示理解。

  任长风又解释道:“关键是他身上受了几处伤,我不敢动用太重的刑罚,怕他受不了挂掉,不然嘿嘿-”

  谢文东笑了,任长风向来是这样,轻易不舍承认自己的失败,哪怕是那么?#22351;?#28857;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