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97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97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三眼身上两处中枪,摔倒在地,跟在他后面出来的姜森惊出一身冷汗,急忙伏下身来,探出胳膊,一把抓住三眼肩膀处的衣服,将他硬拖进夜总会里,这时,外面枪声又起,数发子弹穿射近来,几乎都是贴着三眼的身体而过。

  “有杀手!”三眼额头渗出冷汗,?#25104;?#27867;青,强忍疼痛,?#21451;?#32541;里挤出三个子。

  姜森点点头,他已经得到刘波的报信,说红叶的杀手正赶过来,只是没有想到,对方来的这么快。

  三眼身中两枪,肩膀那处不要紧,最要命的是小腹那一枪,姜森将三眼拖到安全之处,将其衣服扯开,查看一番所伤的位置,看完以后,?#25104;?#20957;重,将衣服脱下来压在伤口处,对身旁的血杀众人说道:“留下五人,其他兄弟护送三眼哥去医院,从后门走!快!”

  “是!”人命关天,更何况受伤的是三眼,血杀众人片刻?#33162;?#25954;耽搁,抬起三眼,飞快的从后?#25490;?#21435;,三眼带来的那二十多名文东会兄弟这时才醒悟过来,满面急色,惊叫连连,紧随血杀众人身后,也跑了出去。

  等他?#20146;?#21518;,夜总会里只剩下姜森和五名血杀兄弟,姜森退后?#35206;劍?#25402;真身子,双手持枪,瞄?#25380;?#38376;,另外五人,各占有利位置,枪口对准窗户,姜森目光紧盯门外,头也没转,冷声说道;“分出两人,收?#23433;?#23616;!”

  “是,森哥!”两名血杀兄弟端枪,慢慢退后两步,接着蹲下身形,将早已?#24613;?#22909;的汽油桶拿出,拧掉?#20146;櫻?#23558;里面的汽油撒在尸体以及夜总会各处。

  他俩在忙,但姜森和另外三名血杀人员眼睛都未转动一下,举枪站在原地,纹丝?#27426;?#20223;佛?#30446;?#30707;头一般。

  突然间,房门外有黑影?#28860;?#32780;同一时间,姜森也扣动了扳机。

  那黑?#20843;?#24230;急快,只是从夜总会房们的左侧窜到?#20063;啵?#20056;机查看里面的情况,可是姜森?#20174;?#22826;快了,对方刚刚一露出身形,他的手指也扣动了扳机,子弹离膛而出,精准的击在那人的胸口处,只听?#36865;?#19968;声,黑影?#35828;?#22312;地,再也没爬起来。

  显然,姜森这不可?#23478;?#30340;一枪把外面的杀手震住,好半晌没有动静,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的左侧又跳出一人,他手中的枪刚好对准姜森,可后者已先一步击中他的脑袋,

  两枪,连杀两人,姜森依然站在原地,脚下没有移动分毫,如果不是枪口冒出青烟,好象刚才那两枪就根本不是他开的。另外三名血杀兄弟都未看一眼,他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窗外,好象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这扇窗户,其他任?#38382;?#24773;?#33162;?#33021;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相隔时间不长,先前两名负责收?#23433;?#23616;的血杀兄弟返回,低声说道:“森哥,完事了!”

  “好!”姜森点点头,低声下令道:“撤!”

  随着姜森的命令,众人一步步向后退。

  似乎听到里面的脚步声了,外面的杀手沉不住气,在同一时间,房门?#30171;?#25143;各窜出两条人影,还未等他们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姜森六人手中枪齐齐喷出火焰,六声枪响过后,四条人影缓缓倒地,要么是眉心中弹,也没就是?#30446;凇?#27599;一处枪伤都是致命的。

  等了一会,迟迟不见对?#25509;行?#21160;,姜森等人这才?#28044;?#33050;步,由夜总会的后门退了出去,最后出来的那名血杀兄弟?#28044;?#34955;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之后,向门内一仍,啪,打火机落地,呼的一声,火焰升腾,象是一条火蛇,由后门门口一直烧到夜总会里,只是转瞬之间,夜总会便陷到了一片火海之?#23567;?br/>
  想不留痕迹,想不留下任何尾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把火将其烧个干净。

  文东会这次的进攻,表面看并未落的下风,在南洪门据点与对方打了个平分秋色,又杀了南洪门的高级干部周昌顺,不过随着三眼和李爽的双双受伤,使战局彻底发生了转变,也使文东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直到这个时候,文东会才算是真正认识到南洪门的实力,那和他们在东北对付的社团,帮派有着本质的区别。

  本来东心雷的援军到达之后,让谢文东长松口气,九江的人力得到补充,?#38382;?#22522;本稳定下来,他打算前往湖口,与张一联手搞定孟旬,结果计划没有变化快,三眼和李爽身受重伤,住进医院,使谢文东?#22351;?#19981;改变行程,改道去往上海。

  自从南洪门主动发动进攻之后,谢文东一直都在马不停蹄的满世界跑,打完东边打西边,打完西边又打东边,当他心急如焚的赶到上海时,已是身心疲惫,头脑昏沉,?#25104;?#24322;常难看。

  听完谢文东抵达上海的消息,北洪门以及文东会的干部前去机场迎接,见面之后,众人都被谢文东的?#25104;?#21523;了一跳,大家相互看看,然后纷纷急步上前,齐声问道:’东哥,你没事吧?”

  谢文东轻描淡写的摆摆手,环视一周,见兄弟门几乎都到了,他迫不及待的问道:“张哥和小爽的情况怎么样了?”

  姜森忙答道:“小爽身中十三刀,不过大多都是皮外伤,缝了七十多针已经没?#20889;?#30861;,麻烦的是三眼哥的伤,小腹中的一枪伤及内脏,现在子弹已经取出,不过人还处在昏迷中,暂时未?#29273;?#21361;险。”

  “哦!”谢文东暗松口气,不幸中的万幸,两名兄弟,总算有一个没事了。他边向机场外走,边说道:“带我去医院!”

  “东哥,你。。。你的?#25104;?#24456;难看,我看还是先休息一下吧!?#21271;?#27946;门在上海的负责人之一杜佳低声说道。

  谢文东转过头来,双眼眯缝着,两道精亮的目光仿佛两把刀子,直射到杜佳的?#25104;稀?br/>
  后者激灵打个冷战,急忙垂下头,一句话?#33162;桓叶?#35828;。

  欧阳洛见状,忙打圆场,结巴说道:‘东哥是重兄弟情义的人,当然。。要先去医院看兄弟了!”

  谢文东看了他一眼,未在多言,?#25104;?#38452;沉着快步走出了机场,坐上汽车,在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的保护下,直?#23478;?#38498;而去。

  ?#26377;?#37324;来讲,谢文东对欧阳洛和杜佳等人很不满,三眼他们或许不清楚南洪门的实力,但他们不会不清楚,当三眼他们决定贸然出击的时候,欧阳洛等人为什么不出来阻止?为什么任由事态演变成现在这样?

  若在平时,谢文东心中即使有不满,?#33162;?#20250;表露在?#25104;希?#20294;现在,他实在太累了,?#30001;?#24515;里焦急,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高强,姜森,欧阳洛与谢文东同坐一车,三人皆感觉到谢文东的怒火,好长时间,三人都是一言不发。

  等汽车快接近医院的时候,姜森清了清喉咙,低声说道:“东哥,这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责任在我?#20146;?#24049;。”

  “恩!”谢文东淡淡应了一声。

  姜森又道:“欧阳兄弟阻止过我们,可是我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以为凭自己第力量就能搞定南洪门,至少能搞定他们的一处据点,结果。。。我们预料错了。。。”

  欧阳洛在旁听着甚是感动,东哥的怒火,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出在他自己身上,可是自己就此事情根本没法解?#20572;?#35828;的越多,错的越多,姜森这一句话,顶过自己上百,千句话。

  他冲着姜森苦笑着点点头,然后摆了摆手,正色说道:“东哥,三眼哥和李兄弟出事,和我有脱不开的关系,我。。。?#20197;敢?#21463;罚。!”

  看?#25490;?#38451;洛,再瞧瞧姜森,谢文东忍不住长叹一声,他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知道欧阳洛只能劝阻,?#27425;?#26435;对三眼等人发号施令,出了这样的事,把责任都推在欧阳洛身上很不公平,不过胸中的这口闷气却象是一块石头,压的他喘不上气来。

  他幽幽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再追?#20811;?#30340;责任又有什?#20174;?我只希望,张哥能平安无事!”

  见谢文东的语气平缓了下来,欧阳洛暗暗擦了一把冷汗,他说道:“东哥放心,吉人自有天向,相信三眼哥会没事的!”

  到了医院,谢文东在北洪门,文东会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医院,虽然已经留下了一部分人,但跟随在谢文东身边的人还是不少,打眼看去,至少有三四十号之多,而且一个个皆是西装革履,浑身上下,一身黑色。不用说话,这些人举手?#36466;?#20043;间便自?#27426;坏?#27969;露出肃杀之气,引来医院里许多人的注目。

  谢文东首先去探望三眼,三眼现在住在加护病房,众人只能隔着窗户在外观瞧。

  看着三眼孤零零的躺在诺大的病房里,?#25104;?#27627;无血色,呼吸微弱,身?#21916;?#30528;数根导管,谢文东心中不是滋味,眼圈一红,泪眼产点掉下来,看了一会,他向主治医生了解三眼的病情,医生和姜森说的差?#27426;啵?#19968;再强调自己已经尽力了,但现在还不能确认三眼是否有危险,需要时间观察。

  医生摸棱两可的答复,并不能让谢文东满意,他直截?#35828;?#30340;说道:“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保我朋友平安,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不过,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很多人都会倒霉,但是你第一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