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96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96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见李爽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高强又好气,又好笑,又是心疼,不过看他神志还清晰,?#37027;?#24635;算平静了许多,举目一瞧,虎堂的兄弟还在苦苦应站,他?#38405;?#20960;名抬着李爽的大汉说道:”你们马上送小爽去医院,我随后就到!”

  “是!强哥!”这名大汉答应一声,出了据点,刚要?#39029;擔?#19968;辆包面车急速驶来,在几人身边停住,车门一开,一名青年探出头来,边招手边说道:”兄弟,上车,快!”

  几名大汉皆不认识这个青年,戒心十足地问道:”你是谁?”

  “暗组的!”说着话,那青年将文东会特有的信物黑帖亮了出来。

  “啊!”几名大汉一看,放下心来,急忙抬着李爽上车。

  另一边,高?#30475;?#39046;手下人加入站团,及时稳住虎堂的慌乱的阵脚,他冲着里端高喝一声:”南洪门给我听着,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走着瞧!”说完话,传下撤退的命令。

  高强作站,向?#27425;?#20581;,稳扎稳打,不会给对手可乘之机,即便是撤退,也不像其他人那样不管不顾的掉头就跑,而是会留下一部分人断后,当然,负责断后的人常常就是他自己。

  这次也不例外,让过撤退下来的虎堂兄弟,他带领一部?#22336;?#40560;堂故人堵住据点的大门,抵御南洪门帮众的?#39134;病?#21452;方免不了又是一场血战,等高强见己方人员都撤得差?#27426;?#20102;,这才带着飞鹰堂兄弟撤退下去。

  重商了李爽之后,陆寇再没有亲自参战,只是在后观望,看着文东会的调度,他暗暗点头,即使是战败,他不慌乱,看来文东会在东北的崛起并非偶然,确实有其过人之处。

  “陆哥,文东会的人逃跑了,我?#24378;?#36861;吧!”南洪门的干部一个个急得满头大汉。

  陆寇摆摆手,说道:”不用追了,追上也占?#22351;?#20160;么便宜”说着话,他深深看了一眼周围的众干部,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向楼上走去。自?#27721;?#26446;爽单挑,他们突然出手,虽然重伤了李爽,不过陆寇的心里很不痛快,只是大家都出于好意,他不好就此事深究。

  众人也感觉到了陆寇的不满,相互看看,皆垂下头未敢多言。

  高强和李爽强攻南洪门的据点,打得一塌糊涂,没有占到便宜不说,李爽反而身受重商,住过医院,算起来,文东会边边倒是比南洪门的损失大得多。

  消息很快传到三眼那里,一听李爽身中数十刀,他也大吃一惊,整个心提到了嗓?#21451;邸?br/>
  黑道的撕刹,有时候一刀都致米,何况是数十刀,这还?#35828;?!当然,虎堂的人也有些夸张,实际上李爽当时挨了十几刀。

  三眼又气又急,把抓揉肠一般,他本是要封?#20081;?#24635;会的后门,这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当即下令,向里面冲刹,所遇敌人,一律格刹勿论。

  三眼一马当先,从后门直接冲了进去。

  此时,周昌顺带领手下人正抵御夜总会正门外的血刹,突然间身后大乱,回头一瞧,只见防守后门的数名兄弟?#36861;?#34987;人射倒在地,以三眼为首的二十多名文东帮众已经冲刹近来。

  “啊!后门进人了!”周昌顺惊叫一声,回手就是两枪,三眼反应极快,未等他开抢,人便已闪了出去,?#19978;?#20182;身后的一名文东

  会兄弟反应稍慢,胸口连中两枪,?#36865;?#20498;地,当场身亡。

  已方兄弟的惨死,更是刺激到文东会众人的神经,人们?#36861;漬已?#20307;躲避,同时探头开枪还击,一时间,夜总会内硝烟四起,沉闷的枪声连成一片。

  三眼的枪法不错,当然,也仅仅是不错而已,比不上姜森,甚?#20142;?#34880;杀的普通成员也比不上,他手下这些文东会帮众的枪法也就?#19978;?#32780;知了。

  另一边的南洪门众人也好?#22351;?#21738;去,双方虽然是混黑道的,但一直都是?#20204;?#20986;来吓唬人,像现在这样展开激烈的枪战,谁都没有多少经验,大多时候都是盲目的射击,能打中对方就算不错,更别提瞄准击中对方的要害了。

  双方的枪都没少开,但真正被流弹击中的却没有几个。

  夜总会外面的姜森听里面声音?#27426;?#21170;,知道肯定是三眼发起冲击了,他暗暗皱了皱眉,既然三眼动上手,他这边也无法再坐视不理,向手下人下令,全面进攻。

  随着血杀的加入,战况彻底发生了扭转,论枪法,南洪门哪里是血杀的对手,?#30001;?#21448;要应付身后的三眼等人,前后夹击之下,很快便顶不住了,许多人吓得?#25104;?#33485;白,冷汗直流,躲藏在掩体后,抱着脑袋,哆嗦成一团。

  周昌顺见势不妙,再这样下去,不仅自己完蛋,带来的这些兄弟也都完蛋了。外面的杀手异常厉害,已方肯定是冲不出去了,唯一的出路只能突破后面的三眼,从后门逃走。想罢,他大喝一声:“不想留下来等死的就随我向外冲!”

  说着话,他率先探出身来,对着三眼等人连开数枪。周昌顺的枪法很厉害,连射数枪,虽然没有?#35828;?#25991;东会的人,却成功将他们的火力YA制住,随后带领南洪门一干?#35828;?#30452;接冲杀过来。

  三眼躲藏在掩体后,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深吸口气,随手抓住身旁一把椅子,猛?#24908;?#21564;一声,将手中的椅子抡了出去。

  “嘭、嘭、嘭——”

  在一阵密集的枪声中,椅子被打?#20204;?#30126;百孔,乘着南洪门火力被吸引的短暂空档,三眼纵身?#26410;?#36291;而出,没找别人,扣住周昌顺?#20204;?#30340;手腕,而后者亦抓住三眼握枪的手掌,两人在地上翻滚,撕打,扭成一团。

  就在被三眼耽搁的?#24067;洌?#34880;杀人员也已冲进夜总会内,对着南洪门帮众连连开火,在被打?#25925;?#20154;之后,剩下的南洪门人员再也无心交战,?#36861;?#25172;掉枪械,举手投降了。

  当姜森进来的时候,夜总会内只剩下三眼和周昌顺还在地上撕打,没有招法而言,和地痞无赖打架无异。

  姜森深吸口气,对着左右的血杀兄弟扬扬头,说道:“拉开他们,这像什么样子!”

  “是!”两名血杀人员跑上前去,想分开三眼和周昌顺二人,可两人使出?#38405;?#30340;力气,愣是未将二人分开。

  见状,又有数名血杀成员跑了过去,在众人合力之下,才算把三眼和周昌响勉强拉扯开,这时再看他俩,周围众人都憋不住想笑,三眼的?#25104;?#37117;是爪痕,被挠出数条血淋子,周昌顺也没好到哪去,鼻青脸?#20303;?br/>
  血杀将周昌响制住,然后问姜森道:?#21543;?#21733;,怎么处置他?”

  ?#22351;?#23004;森说话,三眼暴跳如雷的?#26263;潰骸吧?杀!杀了他!”

  血杀不听三眼的指挥能命令他们的只有两个人,其一是姜森,其二便是谢文东。见他们毫无反应,?#22351;?#23004;森发话,三眼气得一瞪眼,回手掏出开山刀,毫无预兆,转过身来,恶狠狠就是一刀。

  扑!

  这刀刺得实成,由周昌顺的前腹捅入,?#37117;?#20174;其后背探出,直接扎了个透心凉。

  当姜森看明白三眼的意图,再想阻止,已然来不及,他急得直跺脚,双手一摊,说道:“三眼哥,你怎么把他给杀了,留着他,就算不能要挟南洪门,也能挖出一些情报啊……”

  ?#22351;?#20182;把话说完,三眼喝道:“我不管,以后凡是遇到南洪门的人,统统都要杀光!”说着话,他弯下腰来,拣起刚才掉落的手枪,边?#22351;?#22841;边说道:“老森,你知不知道小爽和强子那边怎么了?”

  姜森闻言一愣,疑问道:“怎么了?”

  “小爽被南洪门的人砍了数十刀,刚送到医院,现在还生死还未卜呢!”三眼两眼通红,怒声说道。

  “啊?”姜森听完这话,整个人都呆住了,半晌没回过神来。

  三眼咬牙说道:“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小爽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灭了南洪门全家!”说着话,他提枪走到已经投降的那些南洪门帮众近前,抬起手来,对准他们的脑袋,什么话都没说,连续扣去扳机。

  “嘭、嘭、嘭―――”

  这不是枪战,而是?#31456;?#35064;的枪决,南洪门的人业已投降,一个个毫无抵抗能力,眨眼工夫,全部倒在血泊?#23567;?br/>
  姜森叹了口气,连他自己此时都有杀人的冲动,更何况与李爽关系更为深厚的三眼呢!他说道:“是非之地,不能久留,我们赶快撤!”

  “嗯!”连续杀了周昌顺以?#20843;?#30340;那些手下,三眼胸中的闷气总算清了一些,他将手枪收起,晃身向外走去。姜森急忙跟上,同时回头对血杀的兄弟说道:“东哥不在,善后做的完美一点,别留下尾巴!”

  “明白,森哥!”血杀众人齐齐点头答应。

  三眼走到门外,拿出手机,刚想把已方的汽?#21040;?#36807;来,冷然一声枪响,三眼只觉得自己身子一震,半边身子都麻木了,他反应极快,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中弹,抽身后退,只退出?#35206;劍?#21448;是一声枪响,三眼的身躯又是一震,已站立不住,跌倒在地,再看他的身上,左肩和右腹同时流出血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