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9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9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五千人?”郭栋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满面正色地点点头,说道:“郭栋,我们这?#25991;?#19981;能取胜,能不能将柴学宁一众全歼,关键就要看你的了!”

  郭栋心中的恐惧感一扫而空,急忙施礼,乐道:“东哥放心,这事就交给我了!”东哥带回五千援军,那还有什么好怕的,这么多人,一走一过就能把南洪门趟平,真把他们引出来,保证能把他们杀得大败,自己又立下大功一件。想到喝里,他不自觉地嘿嘿笑了起来。

  东哥现在哪有五千的援军,那是他信口胡说的而已,只是给郭栋吃个定心丸罢了。

  但郭栋不知道这些,信以为真,心里打定主意,雄心勃勃的?#24613;?#35201;大干一场。他说道:“东哥,今天晚上我就把堂口里的兄弟带走,到郊外去挑衅!”

  谢文东摆摆手,任长风,格桑,袁天仲再勇猛,也得需要下面的兄弟的协助,郭栋把人都带走了,自己还拿什么去对付南洪门?他暗暗琢磨了一会,笑呵呵地说道:“郭栋,不要带那么多人去,只需二百就足够了。”

  “只……只带二百兄弟?”郭栋惊讶道。

  “带得人太多,南洪门就看出我们人力雄厚,更不?#39029;?#26469;迎战,所以还是只带二百人的好。人数少,对方容易上?#20445;?#20320;带兄弟们撤退时也更方便一些!”明明是骗人,但谢文东?#38405;?#25226;因果讲述得合情合理,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

  郭栋听完,细细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他笑道:“东哥,我明白了,今天晚上,我带二百兄弟过去!”

  “好!此事就拜托你了!”

  “东哥客气,尽管放心!”

  等郭栋走后,任长风上前,问道:“东哥,让郭栋只带二百人前去做诱饵能?#26032;?只怕他没把南洪门的人引出来,就先被南洪门给吃掉了!”

  谢文东轻笑一声,说道:“不用担心,郭栋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不过保命的办法还是很多的。”

  任长风恩了一声,又问道:“郭栋带走了两百人,堂口里剩下的人还不足八百,就算真把南洪门引出来,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取胜的。”

  “这点不用担心,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算不能取胜,我们也不会吃亏。”谢文东胸有成竹地说道。

  任长风等人听完,不再多言。

  且说郭栋,从堂口里带出二百兄弟,底气十足地坐车直奔?#35760;?#30340;南洪门据点而去。他和张跃杰来过这里一次,只不过那次败得很惨,张跃杰也被人家杀了,这回他可加足了小心,到达之后,没敢发起进攻,而是站在小工厂外,叫嚣着让南洪门的人出来迎战。

  很快,南洪门的守卫将消息回报给里边的柴学文,这时候,南洪门的众多干部们也听到了消息,急匆匆的赶来,看柴学文如果应对。现在,北洪门已经找上门来了,就算老大再没有血腥,再能忍,这时候,恐?#20081;?#24471;出去迎战了吧!

  哪知柴学文只是哈哈一笑,并未多说什么,挥挥手,把守?#26469;?#21457;走,随后坐在椅?#30001;希?#40664;默地吸着烟。

  众人互相看看,皆有些沉不住起了,最后,众人将目光一起投向陆寿。

  陆寿是柴学宁得心腹,他说话分量也最重,现在还得由他出面去劝说。

  见大家都看向自己,陆寿明白众?#35828;?#24515;思,暗叹口气,清清喉咙,说道:“老大,北洪门欺人太甚,竟然只派两百多人上门来,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24576;?#21435;迎战,日后兄弟们也无法抬起头来了!”

  见其他人纷纷附和,连连点头,齐声说道:“是啊、是啊,老大,出去迎战吧!”

  ?#25670;?” 柴学宁叹气,身子前探,指指自己得额头,说道:“我说各位兄弟,你们不是新人,都算的上是老jiang湖了,用脑子好好想想,无缘无?#21097;?#21271;洪门来挑什么X 啊?而且只来二百多人,这不是找死吗?你们认为北洪门得人都活腻了吗?不可能!这其中肯定另有隐情,我们出去迎战,必定会上他们得恶当。”

  经柴学文这么一说,众人也感觉有些不寻常,相互之间,低头窃窃?#25509;?#26469;。

  陆寿课没考虑那么多,他说道:“老大,北洪门上下充其量只有一千来人,我们却有三千之中,怕什么啊?就算他们有阴谋诡计,难道我们这么多人?#21246;?#19981;过他们吗?”

  柴学文摆手道:“你们不要把谢文东看简单了,他手里得一千人,比旁人手中得一万人还要难对付,好了,别受对方得诱惑,大家都?#23835;?#20241;息吧!”说完话,他疲惫得站起身形,伸展筋骨。

  见老大下了逐客令,众人无奈,纷纷告辞。

  他们这次有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不过大多数人都觉得柴学文分析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心里琢磨着,忍就忍了?#26705;?#20445;险起见嘛!

  旁人都忍了,惟独陆寿心理愤愤不平,出来之后,他找到王平,说道?#21644;?#20804;,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王平吓了一跳,急忙抓住陆寿的衣袖,说道:陆兄,老大已经说了,对方可能?#26032;?#20239;,你可不要冲动啊!

  哎?!陆寿摆摆手,说道:我只是上前面去看看,又不是要出去迎战,放心吧!

  哦!王平点点头,苦笑道?#21512;?#26395;如此!

  他二人结伴而行,来到小工厂的正门处,离老远,就隐隐约约听到?#26032;?#22768;,走得越近,声音就越清楚,等到近前时,两人也看明白了,只见数十名北洪门人员站在大门前十数米开外的地方,正扯脖子叫贡献骂,骂达异常难听,什么爹啊,妈啊,祖宗啊的,这些人一个个还都拎着矿泉水瓶子,骂累了,还知道喝口水,润润喉咙,然后继续开骂。

  王平看了,没什么感觉,只是觉的可笑,可陆寿却怒火中烧,火气从脚底一直烧到脑门,牙关紧咬,拳头握的嘎嘎作响。

  该死的混蛋!陆寿转头问一旁的守卫道:“北洪们的畜生在这里一直?#26032;?#21527;?”

  “是啊!自来了,他们的嘴就没闲着!”

  “你们就这么一直听着,任凭他们骂?”

  守卫们一听,吓的一哆嗦,急忙答道:“老大有令,不?#24066;?#25105;们出战,所以。。。。。。”

  “行了,别说了!”陆寿对王平说道:“王兄,你去带五百兄弟。。。。。。不,两百兄弟就行!不把这些北洪门的狗崽?#30001;?#20010;落花流水,满地?#24050;潰?#38590;消我心头之恨!”

  “啊?”王平大惊,急忙摇手,?#30333;?#36947;:“陆兄,算了、算了,就让他们骂?#26705;?#21453;正对于我们来说也不疼也不痒。。。。。”

  ?#22351;人?#35828;完,陆寿怒声喝道:“可是?#24050;?#19981;下这口气!让你去,你就去好了,出了事,我顶着,快去!”

  “好、好、好!我去!”王平耸耸肩,转身快步离开了。

  若是换成旁人,这时候肯定会向柴学文汇报,让他想办法祖师陆寿,可是王平并没?#23567;?br/>
  这两天他一直心生不满,为柴学文让他去市区试探北洪门的那件事。

  那次陆寿主动请令,柴学文担心他的安全,没有同意,反而叫自己去,这不是任人唯亲吗?他的心腹是人,难道自己就不是人了吗?虽然最后他有惊无险的逃了出来,不过心理却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现在好了,陆寿要违令出去和北洪门交战,王平心中暗笑,看柴学文最后怎么处置这位心腹!

  时间?#24576;ぃ?#29579;平带出来两百号兄弟,来到陆寿近前,担忧地说道:“陆兄,老大可是禁止出去迎战了,你。。。。”

  ?#26263;?#20102;!这件事和你没关?#25285;?#20320;要是害怕,就回去吧!”说完话,陆寿对两旁的守卫喝道:“打开大门,我倒要看看,北洪门到底有什么本事!”

  “啊。。。。。。是!”

  知道陆寿性格暴躁,不按他的意思做,自己免不了要受皮肉之苦,众人没敢多说什么,立刻打开门锁,将小工厂的大门推开。

  嘎吱吱!

  在一阵刺耳的声响中,两善铁栅栏门打开,见状,北洪门众人纷纷停止骂声,吓得调头?#20449;埽?#21435;找后面的郭栋报信。

  此时,郭栋正半躺在汽?#36947;錚?#32728;着二郎腿,悠闲自在地听着音乐。那几十面名北洪门人员跑到近前,迫不?#25353;?#22320;说道:郭哥,不好了,南洪门的人杀出来了!

  什么?郭栋大吃一惊,吓得一哆嗦,急忙坐起身,只见小工厂冲出来二百来号人,为首的一位,是名身?#30446;?#26791;雄壮的大汉,手中拎有一把大号的?#36710;叮?#27985;身上下,杀气腾腾,两只充血的眼睛好像在燃烧似的。

  呵呵!郭栋暗松口气,原本只出来这么几个人,还以为南洪门的主力杀出来了呢?他没好气地白了左右众人一眼,随后不慌不忙的站起身,还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然后对两旁众人喝道;”让所有兄弟过来集合,今天,我们要与南洪门大干一场,在东哥面前露?#35835;?”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