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6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6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坐镇南京的张一早已没有援军可以调动,目?#20843;?#25163;边只有两千人,这是守卫南京最几本的人力,如果连这些兄弟也都派出去,南京也就变得岌岌可危了,若让南洪门把南京再?#23835;ィ?#21271;洪门的?#38382;?#23558;更加?#27426;?br/>
  谢文东向郭栋承诺的援军根本就是?#26377;?#20044;有的,他只是给郭栋一个希望,让他守护堂口更有信心,至于他能不能守住,谢文东心中?#22351;住?#19981;过,已方在九江两次战败,败亡两员主将,而郭栋都能安然无恙的活下来,说明他的运气很好,谢文东默默祈祷他的运气能一直好下去。

  路上无语,车行一宿,谢文东,任长风等人平安抵达常德。

  北洪门在常德惨败,被南洪门打得落花流水,领队的头目之一王素华阵亡,人员损失大半,只剩下金岩一人带领着残兵败将在常德郊外安下身,期间,南洪门来打过两次,金岩报着一死的决心,豁出性命应战,主将尚且如此,下面的兄弟也就同仇敌忾,浴血奋战,经过两场惊心动魄的厮杀,总算将敌人的两次攻击勉?#30475;?#36864;,不过北洪门这边的人员也已所剩无几,本就?#22351;?#20116;百的兄弟此时还能战斗的只有三百,就算这三百人,大多数都是有伤在身,身心疲惫,士气低落,看着已方的惨状,金岩此时连自杀的心都有了。正在他一筹莫展,苦心思虑该如何抵御南洪门下一轮进攻的时候,谢文东等?#35828;?#20102;。

  谢文东来的突然,就连金岩事先都未听到任何风声,好像他是从天上掉下来似的。当手下兄弟将消息报告给他时,金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眼瞪得又大又圆,足足僵立了半分钟,才惊呼一声,急匆匆跑出去,迎接谢文东。

  来到外面,定睛一看,面前站着的不是谢文东还是谁?看到他,金岩?#36335;?#30475;到了亲人,眼圈一红,疾步上前,躬身施礼,道:东哥。。。。。。你,怎么到常德来了?'

  谢文东打量金岩,在南京时金岩也算是个精神倍足,豪气冲天的汉子,可此时已判若两人,浑身的血污,?#36335;?#22810;处破损,往?#25104;?#30475;,仅仅过了两天,人好像瘦了一圈,满面的憔悴和疲惫,两眼无神,面色灰暗。唉!谢文东在心中暗叹口气,仰头说道:“进去再说!”

  由金岩相陪,谢文东等人走进北洪门的落?#35834;恪?#20182;们落脚的地方是郊外一座未盖完的别墅,看起来停工许久,里面到处都是垃圾,向四周观望,只见北洪门的人员东倒西歪,有躺着的、坐着的、趴着的,一个个愁容满面,毫无生气,身上都?#34915;?#34880;迹,不少人都有伤在身。

  听说有自己?#35828;?#20102;,他们还以为来了援军,结果定睛一看,仅仅来了九名陌生人,为首的一位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消瘦的身材,平凡的模样,浑身上下没有出奇的地方,众人看罢,皆大失所望,原本挺起的脑袋又耷拉下去。

  进入别墅里端,金岩连连谦让,说道:“东哥,坐!快请坐!”

  谢文东左右瞧了?#30130;?#26681;本没有自己能坐的地方。地面是水泥地面,墙壁是红砖墙壁,到处都是?#39029;?#21644;泥土。他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金?#20063;?#29992;客气。

  金岩也知道自己选的这处落?#35834;?#19981;怎么样,老脸红了红,话锋一转,好奇地问道:“东哥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谢文东淡然一笑,说道:“是小敏传回的情报!”

  北洪门的眼线早已撒下来了,各地的战况,灵敏掌握的一清二楚,每次得到重要的新消息,她都会第一时间传给谢文东。

  “哦!原来是这样!”金岩苦笑着说道:“东哥,我们在这里打得很惨……”

  ?#22351;?#20182;说完,谢文东摆摆手,说道:“战况我都已经了解了。

  ”说着话,他背手徘?#24067;覆剑?#35828;道:“把受伤的兄弟都送到?#30342;海?#19981;要留在这里!”

  金岩?#25104;?#19968;变,他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这些受伤的兄弟,如果把他们送走,手底下已无人可用了。他急道:“东哥,现在人手实在不足,但凡有办法,我肯定不?#23835;?#21463;伤的兄弟继续战斗,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受了伤,就要去医?#21361;?#22825;经地义,何况,他们就算留下,仅仅能充个人数,毫无战斗力可言,帮不上?#25269;?#30340;忙。还?#23567;?#35753;受伤的兄弟继续战斗,会引发他们的怨气,而?#19968;?#20250;传染给其他人,使整体的战斗力都下降。送走他?#21069;?”谢文东正色说道。

  他的命令,金?#20063;?#25954;违?#24120;?#26080;论是对还是错。

  金岩硬着头皮组织手下兄弟把伤员送往?#30342;海?#20182;们一走,他手下的人手只剩下一百多号,用一百多人去抗衡对方一千多人,金岩只是想想就感觉心寒,更何况对方那一千多人不是泛泛之辈,更不是街头的小混混,而是纪律严谨、战斗力不次于己方的南洪门帮众。

  站在窗前,看着被一车?#36947;?#36208;的手下兄弟们,金岩眉头拧成个疙瘩,心中暗问,这仗还怎么打?

  谢文东也在琢磨这个问题,现在己方唯一的优势恐怕就是自己来到常德,南洪门那边还不知情。如果能利用这个优势,将对方的头目干掉,那就再好不过了。想着,他问金岩道:“南洪门前来进攻时,带队的头目是谁?”

  金岩想了想,摇头说道:“不认识,是个年岁不大的青年。”

  谢文东点点头,又问道:“那么南洪门在常德的负责人是谁?”

  “是樊珉!”金岩这回脱口而出,说道:“一个又老练又难缠的对手,很是厉害!”

  谢文东眼珠连转,心思急转,暗暗思?#21152;?#23545;之策。

  金岩看看手表,担忧地说道:“东哥,如果不出意外,南洪门的进攻恐怕又快来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先出去避一避?”

  谢文东摇手,微微一笑,道:“不用!让兄弟门做好?#24613;福?#20840;力迎敌!”

  迎敌?已方就这么点人,怎?#20174;?#25932;?金岩的心已经揪成一团,只是没好意思问出口,答应一声,把谢文东的命令传令下去。

  北洪门这一百来号人听完命令,都有些傻眼了,刚才见老大把伤员送走,以为已方是要撤退了,众人在心里无不长出口气,暗暗庆幸,这场噩梦终于要结束了,哪知,老大根本没有撤退的意思,反而还要与对方作战,以现在的情况,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北洪门帮众表面?#21916;?#25954;说什么,私下里议论纷纷,不过看他们的表情,每个人都很绝望。

  金岩看在严厉,心中苦涩,已方要人没要,要士气没士气,就这么一百多号精疲力尽的哀兵,?#28982;崛?#20309;抵御住南洪门的进攻?

  这?#20843;?#27809;敢直接?#24066;?#25991;东,委婉地说道:“东哥,下面兄弟们的士气太低落了,就算我们人数比对方多,也未必能打赢,更何况现在只这么点人……”

  谢文东轻笑一声,说道:“不用担心,打着打着,士气自然就提上来了!”

  “……”金岩无语,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论调。

  果不其然,正如金岩所料想的那样,没过多久,南洪门的人又杀来了。

  南洪门那边也听到消息,说北洪门把伤员都撤走了,只留下一百多人,南洪木哪能错过这个大好时机,由樊珉手下的心腹干部孙旭带领五百多帮众,浩荡的冲杀上来。

  先?#20843;?#26041;已经经过两场大战,彼此知道底细,见面之后,别无二话,拔刀就杀在一起。

  北洪门守在别墅里,占有一定的优势,只?#19978;?#20154;太少,倒下一个,立刻便出现空缺,而南洪门那边倒下一个,会有两三个人来补位,如此一来,优劣顿现。见北洪门的战斗力已弱的可怜,孙旭心?#20889;?#21916;,在后面咆哮一声,提刀向前冲去,打算带领手下兄弟一鼓作气将北洪门这点人全部消灭。

  他还没有?#26041;?#20154;群,突然,别墅的二楼传来一声断喝,接着,一道黑影急速堕落下来,落地后,片刻也没停顿,直向他冲来。

  什么人?速度怎么这么快?

  孙旭被突然窜出的黑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连连后退,同时打量来人。只见来者是名青年,和自己年岁相仿,一身的黑衣,手中提出一把长剑,寒光?#20102;福?#21050;热眼目。向?#25104;?#30475;,对方的鼻下蒙有一快黑布,遮住嘴?#20572;?#30475;不清楚他的全貌。

  这时,有两名北洪门人员挡在孙旭身前,拦住黑?#26263;?#21435;路,同时片刀高举,作势要向黑影劈出。

  只?#19978;?#19982;黑影比起来,他们的速度太慢了,只见两道电光闪过,那二人?#30446;?#20013;剑,高举的片刀再也无力砍下。

  黑影如同旋风一般,在两人的中间闪过,眨眼工夫,到了孙旭跟前,什么话都没说,把剑当刀使,当头就劈。

  孙旭吓了一跳,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抬刀招架。

  似乎早料到对方会使这招,黑影下劈之势不变,只是手腕一翻,使剑面朝下,说是?#24120;?#22914;此一来,就变成了拍。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