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5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50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孟旬看出众人的想法,苦笑道:“谢文东城府极深,我们以前也没少吃他的亏,这次不能不防啊!”

  “恩!”向问天点点头,环视左右众人,说道:“小孟说得有道理!你?#27425;?#20204;该怎么办呢?”

  孟旬摇摇头,说道:“我能猜到谢文东的诡计,至于怎么提防他,我就不知道了,这点向大哥可以问萧兄!”孟旬是个极为聪明的人,该提醒向问天的一定要提醒他,至于解决办法,他已胸有成竹,只是不说,毕竟自己刚刚升为八大天王,不想太出风头,遭人厌烦。

  萧方闻言大笑,赞赏地看眼孟旬,说道:“小孟已经看出谢文东的心思,提防起来?#22270;?#21333;多了。他找我们帮忙的事,向大哥就以事务繁忙、无暇分身为由拒绝他,至于他呆在广州,企图谋算阿桓,那就更简单了,我们把阿桓保护好,不露破绽,无论谢文东再怎么狡猾多端,也会无计可施!”

  “好!”向问天抚掌而笑,说道:“就按小方的意思行事!”

  谢文东找向问天帮自己做国际贸易,真的暗有图谋吗?孟旬预料得一点没错,正如他说得那样,谢文东打算借国外的官方搞垮洪天集团。南洪门在国内神通广大,门路通天,无论是警方还是海关,都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在国外,情况可就不一样了,若是让洪天集团的货船被荷?#24049;?#20851;查出cang有海咯因,将会引发国际案件,国?#24066;?#35686;亦会涉入,到时洪天集团本事再大,百口莫辩,不死也扒它一层皮,自己就?#35874;?#21487;乘了。

  他算计得很好,哪知自己的计谋会被孟旬看穿。

  他本以为向问天为了及早把自己打发走,会满口答应这件事,哪成想第二天一大早,向问天打来电话,将他提出的请求婉言拒绝了。谢文东吃了一惊,向问天做出这样的决定,大出他的意料,他不?#24066;?#22320;问道:“难道向?#33267;?#36825;点小忙都不肯帮我吗?”

  “不是不肯帮,而是公司近期实在太忙,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帮谢兄弟你啊!”向问天不痛不痒地笑呵呵说道。

  谢文东大皱眉头,说道:“贵公司什么时候能不忙?我可以等!”

  向问天大笑道:“也许是十天二十天,也许是几个月,我看谢兄弟就不用苦等下去了!”

  对方拒绝的如此干脆,谢文东也无话可讲。他淡然一笑,说道:“那我就多逗留几日,看看情况再?#34507;?”

  挂断电话之后,谢文东暗暗吸了口气,背着手,在房间内来回的跨步,同时心?#23478;?#22312;急转,难道向问天看出自己的计谋了?不应该啊!他对向问天、萧方等人的头脑很清楚,感觉他们不可能猜到自己的心思,可是那又为什么拒绝自己呢?难道……

  想到这里,谢文东眼睛一亮,难道是向问天身边的那几个?#21543;?#20154;给他出的主意?

  他走到窗前,轻轻敲着额头,陷入深思。

  一旁的任长风等人不明白怎么回事,低声问道:“东哥,怎么了?”

  谢文东摇头而笑,?#21009;?#36947;:“士别三日,当?#25991;肯?#30475;,现在的向问天,可和以前不一样了,也不像以前那么好糊弄了!”

  当天晚间,以姜森和刘波为首的血杀、暗组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广州。他们刚到,还?#22351;?#21040;空闲去休息,谢文东立刻找来刘波,让他展开调查,查探清楚向问天身边又多出?#30007;?#26032;人。见他表情急迫,刘波连忙点头答应,着手去做。

  事隔一日,第二天,刘波将查获的情报一一报告给谢文东。知道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南洪门内有新添了四名顶级干部,?#30452;?#26159;孟旬、那?#21834;?#26612;学宁、贾洪刚,他们私人与陆寇、萧芳、周挺、张居风重组为八大天王,听到这个消息,谢文东吃了一惊,看来这新添的四名天王里有高人啊!

  他盘算了半晌,?#33267;?#21016;波去查探孔世恒的情况,既然一计不成,那就只好铤而走险,在孔世恒身上动手了。

  在谢文东看来,自己身边有血杀和暗组这两张王牌,除掉孔世恒虽然不会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也绝不会很难,可是当刘波那会情报之后,等谢文东听罢,久久不语。

  原来孔世恒这几日已不在家中居住,而是搬到向问天的别墅里,与向问天,同住,向问天受到什么样的保护,他就受到什么样的保护,别说谢文东现在身边的血杀、暗组兄弟?#27426;啵?#23601;算吧人手?#25484;?#20102;,也未必能杀掉孔世恒。

  这下又打出了谢文东预交之外,正当他?#38405;?#27946;门的表现吃惊不已,萧芳找上门来。

  今天萧芳的?#37027;?#26684;外的清爽,笑吟吟的走进谢文东的房间,装模作样的环视一周,笑道:“这酒店的环境还是蛮不错的嘛谢先生猪的还很舒服?”

  看他摇头?#25991;?#30340;样子,谢文东笑了,点点头,说道:“不错!我住的很舒服”

  萧?#23478;?#22836;,说道:“外面住得再舒服,也不如自己家里舒服啊”说着,不用谢文东招呼,他大咧咧的做到沙发上,余重伸长的说道:“谢先生,我看你还是早点打道回府的好啊,不然,就算留在广州,也难有所成,还让人家笑话,哈哈……”说着,他仰面而笑。

  站于一旁的任长风气得直咬牙,恨?#22351;孟?#20914;上前去,狠狠揍他两全,将它那副讨厌的笑脸打成肉饼。

  谢文东倒是没有生气,至少他?#25104;?#30475;?#22351;?#20219;?#38395;?#33394;,他面前凑了凑,疑问道:“我很奇怪,不知道贵帮是谁给向兄出得主义,使向兄不来帮我”

  “帮你”萧芳仰面大笑,说道:“帮你就是害了我?#20146;?#24049;”

  啊?谢文东心中一震,果然!对方果然看不了自己的计谋。

  萧芳直勾勾的盯着谢文东笑道:“谢先生想?#22351;?#21543;,我们南洪门内有能看穿你心思的人”

  说到这里,谢文东也米有必要再装糊涂了,他点点头,笑道:“确实没有想到,他是谁?‘

  萧芳笑着站起身形,摆手说道:“今天我路过这里,没有其他的事,只是顺?#38450;?#21521;谢先生打个招乎,告辞了”说完话,他晃身向外走去,到了门口,他身形停住,回头一笑,悠悠说道:?#20843;?#21483;孟旬”

  孟旬!谢文东在心里暗暗念叨一遍这个名字,点头而笑,现在与南洪门斗,越来?#25509;?#24847;思了!

  谢文东还真听萧方的劝,?#24613;?#21160;身返回T市,至于这次广州之行,是属于白来一趟,自己的目的一个也没达到。

  见谢文东让暗组的兄弟去买机?#20445;?#20219;长风急道:“东哥,难道我们就这样走了?”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不然还能怎么样?人家已经把我们的计谋都看穿,并做好了防范,再留下来,只会自讨其辱。”

  ?#20843;?#22914;此,可是实在让人不?#24066;?#21834;!任长风紧咬牙关狠声说道。

  谢文东也不?#24066;模?#19981;过现在已别无它法,只能回T市再从长计议。

  下午,暗组人员将谢文东等人的机票买好,谢文东带领随行人?#20445;?#36864;了房间,走出酒店,刚要坐上的士去往机场,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荷兰那边打过来的电?#21834;?br/>
  打电?#26263;?#19981;是旁人,正是白浩。

  电话刚一接通,白浩就迫不?#25353;?#22320;说道:东哥,告诉你个?#23391;?#24687;,姜维涛手中的那百分之五的股份,我已经弄到手了!

  哦?白浩这句话,令谢文东精神大振,本已经去拉?#24471;?#30340;手又收了回来来,他忙问道:怎么弄到手的。

  白浩哈哈大笑,说道:没?#20889;?#25171;杀大,?#27426;?#19968;刀一枪就弄过来了

  原来,自谢文东离开荷兰之后,做为他的代言人的白浩就一直在心里琢磨,怎么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能力,让东哥对自己?#25991;肯?#30475;,现在荷?#24049;?#38376;的?#38382;?#24050;基本稳定,正平稳发展,唐,刘,宋三个人正与当地的黑帮积极搞好关系,为日后能扎根在荷兰打?#27809;?#30784;,白浩觉得实在难有施展拳脚的机会。

  他找到孙开,将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孙开轻笑,问道:你说东哥?#32972;?#20026;什么到荷兰来?

  当然是为了荷?#24049;?#38376;了!

  那是根本的原因,直接的原因呢?

  “这个……”白浩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孙开。

  孙开说道:“直接原因,是为了姜维涛。白兄弟想展现能力,只需要帮东哥把姜维涛手中红天集团的股份抢到手,就算是立下大功一件了!”

  白浩听完,一?#38476;?#25484;,仰面大笑,说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老头子给忘了!我现在就去找他!”

  白浩是急性子,想到什么,立刻就去做。孙开急忙将他拦住,连连摇头,说道:“你直接去找他,肯定不行!现在,姜维?#38382;?#21040;警方的监护,很难对他下手,而且他骨头硬的很,就算把他抓住也没用,上次赵成杰抓了他数天,也严刑拷打了数天,结果一无所获!”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