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22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22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灵敏暗咽口吐沫,急忙闭上眼睛谢文东慢慢将手下移,很自?#22351;?#25918;在灵敏的腰身上,将她搂住,如果单从外表上看,两个像是对感情深厚的情侣。

  时间不长,床下黑影晃动,缓缓地钻出一个黑衣人。

  他小心翼翼地挺直身子,像是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站在床前,手中拎有一把黑漆漆的大铁锤。谢文东眯缝着眼睛,暗暗打量对方,由于黑衣人背窗而站,是背光,谢文东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不过从感觉上谭,来者他没有见过,即不是开车送他们来的司机,也不是做饭的青年。

  虽然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不过,他却清楚地知道来人在笑,从他那张咧开得大大的嘴巴里,能看到森白的牙齿。

  谢文东明显感觉到灵敏打个冷战,他手上加力,在她腰间用力按了一下,示意她不要紧张。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分钟,又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黑衣人慢慢伸出手,向灵敏的面颊摸去。

  他的手又黑又粗糙,即使连指甲都是黑的,而?#19968;?#24102;有浓浓的血腥味。?#20843;?#30340;灵敏看得清楚,也嗅得很清楚,她觉得自己的胃肠一阵翻腾,差点把昨天吃的东西都吐出来。她似随意地动了一下,翻个身,面对向谢文东。

  她一动,把黑衣人吓了一跳,急忙把手缩了回去,静站好一会,见灵敏没有醒,他方放下心来,随后恶狠狠地看向谢文东,两只眼睛里射出骇人的凶光。

  他将身子向前倾斜,越过灵敏,然后将手中的大铁锤高高举起,对着谢文东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如果谢文东此时还在熟睡,对方这一?#20405;?#38180;足可以让他脑袋开花,不过,谢文东现在是清醒的,而且是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看着对方的一锤砸来,他的身子猛然向下一窜,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对方的铁锤重重?#20197;?#35874;文东脑下的枕头上,枕头的外皮不堪重击,支离破碎,里面的鹅毛?#24067;?#39134;舞出来。

  显然没有想到谢文东竟然在一?#24067;?#36530;开,黑衣人下意识地?#35835;?#19968;下,可就在他发愣的?#24067;洌?#35874;文东从床上窜起,跨步便到了床边,一把将对方的脖?#28044;?#20303;。

  别看谢文东身材消瘦,但力气却大得惊人,黑衣人?#25104;?#39039;变,嘴巴大张,嗓子里发出?#31455;?#30340;声响,只是顷刻之间,他的脸已憋成酱紫色。他叫喊不出来,使尽浑身的力气,将铁锤轮出,横着砸向谢文东的太阳穴。

  谢文东暗吃一惊,急忙弯下腰身,呼的一声,铁锤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呼啸而过。

  他双眼射出两道几乎比刀子还要犀利的寒光,心中暗道一声:找死!

  冷然,谢文东手上加力,猛的一捏,?#38738;輳?#20182;的五指刺穿对方?#26412;?#30340;皮肉,深深?#24230;?#20854;中,连带着,将对方的血管、气管一并抓折。

  无与伦比的?#30475;?#29190;发力,那一?#24067;?#36856;发出的力道强得骇人。

  黑衣人两眼翻白,张大的嘴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再看他的喉咙,已变得血肉模糊,甚至连森白的颈骨都?#35835;?#20986;来,断裂开的血管、气管向外不停地冒着带有气泡的鲜血。

  谢文东跳下床铺,捏住对方脖子,将其缓缓放在地上,黑衣人此时两眼满是惊骇之色,双手捂着脖子,身体剧烈地抽搐着,生命随着他的鲜血在急速地流失。

  灵敏这时候也已翻身坐起,看着那濒临死亡的黑衣人,她长嘘口气。

  又过了片刻,谢文东慢慢将手松开,手掌?#27426;?#26041;的鲜血染红,他厌恶地皱皱?#32426;罰?#23558;血污甩了甩,冷冷注视着对方。

  黑衣人?#25104;?#33485;白,人已断气,只是身子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挺着。李模样极丑,两只蛤蟆眼外翻,一脸的?#23835;猓?#19978;面还有不少疤痕,看衣服,或许好久没有洗过,脏得看不出本来的?#25104;?#40657;一块红一块,谢文东能辩论得出来,那是干枯的血迹。

  “这他妈是什么人?”谢文东低声哮囔道。

  灵敏盯着尸体摇了摇头,猛然,她想起什么,急道:“不好!东哥,其他人是不是也遇袭了?”

  谢文东眼中精光?#20102;福?#27491;想出去查看,突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谢文东和灵敏的身子同是一震,他向左右瞧了瞧,随后,将尸体手中抓着的那把大铁锤拔了出来,拎在掌中,向房门口走去。

  到了近前,他低声问道:?#20843;?”

  “东哥,是我!”外面传来金眼的声音。

  谢文东松了口气,急忙将房门打开,只见五行兄弟皆站在房门外。

  “东哥,你没事吧?”见谢文东满手是血,手里还抓着一把铁锤,五行兄弟?#30776;?#21475;同声地问道。

  “没事!”谢文东摇摇头,身形一侧,向房间里的尸体弩弩嘴。五行兄弟看罢,?#25104;?#21516;是一度,惊讶道:“东哥,原来你也遇袭了?!”

  谢文东挑起眉毛,看向他们五人,疑道:“你们也是?”

  “是的!”

  “进来说!”谢文东将五行兄弟让进房间内,随后将房门关严,巡视他们一眼,见无人受伤,他松口气,可马上他的?#32426;?#21448;皱起,问道:“格桑和天仲呢?”

  “格?#21482;?#30561;,?#27426;?#26041;抓走了,天仲现在已经追上去了!”

  谢文东疑道:“为什么不拦住对方?”

  金眼苦笑道:“天仲说给格桑一个教训,顺便跟踪过去,查看对方的老巢在哪!”

  “呵呵!”谢文东笑了,他挽了挽衣袖,蹲下身来,在尸体身?#19979;?#25720;,同时说道:“看衣着,对方不象是黑社会,这里十之**是家黑店,妈的,变态的地方,变态的人!”说着话,他从尸体的后腰上摸到一把手qiang,拿出来看了看,单夹里的子弹是满的,他随手向金眼扔去,接着,又拎起铁锤,说道:?#25300;?#20204;也去看看,他们究竟把格桑抓到哪了,要干什么!”

  说完话,他弯下腰身,趴在地上,向床铺底下钻去。

  五行兄弟相互看了一眼,皆咧嘴笑了,金眼拿qiang,紧随其后,也钻到床底下。

  在窗下的地板,有道暗门,暗门和地板是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辩论,根本看不出来,谢文东向里面望望,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他又探身形在里面摸了摸,没有见底,不知道下面有多深。

  他深吸口气,回头说道:“尸体身上肯定有手电,?#39029;?#26469;!”

  灵敏应了一声。果然,在黑衣人的口袋里有一只小型的手电筒,她急忙拿出,递给床下的谢文东。

  谢文东将手电打开,向里面照了照,下面竟然是一条一米高的隧道,他眯了眯眼睛,翻身跳了进去。

  隧道很窄,只容得下一人通行,谢文东拿着手电前后照了照,然后毛腰向隧道的里端走去。

  隧道内空气潮湿,腥臭味、霉味混在一起,令人想做呕。

  谢文东的?#32426;放?#25104;个疙瘩,暗到一声见鬼的地方!他回头低声道:“小心一点!跟上我!”

  “是!”灵敏和五行兄弟?#36861;?#31572;应着。

  隧道的岔道很多,显然是通向不同房间的,谢文东没有理会,只一个劲的向深处走。

  越走,空气中的血腥?#23545;?#27987;,大约缓慢行进了七、八分钟,前方?#27426;?#27515;,再无路可走。

  谢文东快步冲到近前,定眼一看,原来是扇小铁门挡住去路,他把手放在上面,顿时,一股寒气从铁门传到他的手掌上,谢文东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冷战,从?#20146;?#37324;感到冰冷。他轻轻推了推,铁门丝毫未动,谢文东吸气,加大力气,猛然又一推,嘭,在轻响声中,铁门应声而打。

  他没?#26032;?#19978;跳出去,而是呆在原地,默默?#35748;?#22806;观望,只见铁门内是一间冷藏库,不大,空间狭长,破破烂烂,而就在这和不大的冷藏库里,悬挂着十余只透明的塑料袋,象是猪肉一般?#20197;?#38081;?#25104;希?#21487;装在塑料袋里面的不是猪肉,而是人。

  一具具被扒的精光的尸体,有男有女,其中有许多具尸体已残破不堪,皮肉已变的森?#20303;?br/>
  谢文东算是经过世面的人,但是这种景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目瞪口呆地从隧道里慢慢走出来,看着悬挂的尸体,心中一阵阵发毛。

  灵敏和五行兄弟也被眼?#26263;?#26223;象惊呆了,金眼连连吞着口水,低声骂到:“C***,比我们黑社会还狠!”

  谢文东紧紧抓着铁锤,一步步向前走着,过了良久,他才?#20174;?#36807;来,巡视四周,除了尸体外,再见?#22351;?#19968;个活人,更别说格桑和袁天仲了。

  知道这里还不是目的地,谢文东继续向里面走去,他小心翼翼地走出冷库,眼前出现的是个偌大的仓库,同时,耳中听到连续?#27426;?#30340;?#26032;?#22768;,很熟悉,正是格桑的声音。

  谢文东精神一震,?#28044;?#33050;步,想冲过去看个究竟,当他距离格桑的声音越来越近时,突然间,身旁的角落伸出一只手,将他的手腕抓住,谢文东想也没想,回手就是一锤,狠狠砸了过去。

  “东哥,是我!”

  暗中那人吓得一缩脖,堪堪躲过这?#20405;?#38180;,随后低声惊叫道。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