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1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18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由于荷兰洪门的变故,谢文东?#22351;?#19981;改变计划,将原定在隔日晚间的行动提?#26263;?#29616;在马上开始。事出紧急仓促,行动的细节当然不会象原来计划中的那样尽善尽美,而且行动还是在白天进行,其风险性大大提高。

  各地消息有刘波源源?#27426;?#30340;传送回到谢文东这里。先是英国消息传回,称已方和英国洪门以成功扣住洪天集团的股东之一李军,并以强迫手段逼他交出手中的股份,但是撤退过程中与闻讯赶来的警方展开激烈交火,两名血杀兄弟以及三名英国洪门?#21482;崛?#21592;受伤,不过最终总算成功逃过英国警方的追捕。没有人身亡,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谢文东也暗暗松了口气。可英国方面的行动却是进展最顺利的,随后,德国,法国等地也?#36861;?#20256;回消息,虽然大多都以得手,但?#36865;?#21364;很大,到最后,累计下来,血杀阵亡的兄弟超过十五人,而暗组也有五人折损,至于各地洪门?#21482;?#30340;人员死伤更是惨重,连带着,还有一披

  人员被警方逮捕。

  听的连连传回的噩耗,谢文东在自己的别墅内连连徘徊,走动个不停。灵敏等人则站在一旁,亦是?#25104;?#38452;沉,将心提到嗓?#21451;邸?#19981;知过了多久,谢文东猛然停住身形,对灵敏道:“怎么还没有荷兰方面的消息?”

  灵敏身子一震,忙说道:“东哥,我这就去问!”说着,她拿出手机,给刘波打去电话。

  由于都是负责情报方面,灵敏和刘波的配合较多,之间的关系也很熟悉。电话接通之后,灵敏向门口方向快走?#35206;劍?#38543;后低声问道:“老刘,荷兰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东哥已经着急了!”

  “这……这……”性格向来干脆的刘波这时候却犹豫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不出来话。

  灵敏见状,心中一颤,知道肯定是有意外发生了。他咽口吐沫,低声急道:“老刘,?#35874;?#20320;倒是快?#34507;?”

  刘波长叹口气。

  荷兰那边的情况,恐怕比其他地区的总和都要?#29616;亍?#23450;居在荷兰的洪天集团股东是原南洪门长老姜维涛,这人现在虽然已经退出南洪门,但手底下还有一大批心腹手下,其保镖随从多达二十多号,而且个个都携带有q械。按道理说,想制服他得好好计划布置一番,可颜学文倒一点没客气,率领麾下帮众,大张旗鼓地找上门去,而血杀和暗组人员有配合他们行动的任务,无奈之下,只能跟随前往。

  结果双方在姜维涛居住的别墅展开异常凶猛的交战。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在武器方面,荷兰洪门都占有绝对的优势,?#30001;?#26377;血杀和暗组的配合,战斗力可谓极强。但是姜维?#25991;?#36793;有地利的优势,又处于防守,强行进攻,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击败的。

  在付出十多号人员?#36865;?#30340;情况下,颜学文一众算是成功突击进去,在别墅内,又与残余的敌人交火,在这过程中,又付出不小的?#36865;觶?#21253;括血杀和暗组在内。

  当他们成功抓到姜维涛的时候,警察也随之赶到,并开始?#21592;?#22661;进行包围。

  颜学文立刻下令,命手下帮众连同血杀,暗组人员做正面冲击,突围出去。而他自己,则带上被制服的姜维涛,?#37027;?#20174;后门偷逃。

  借着警方集中精力拦截正面突围的众人,颜学文是成功跑掉了,可是,在警方密集凶狠的火力下,做正面突围的荷兰洪门帮众以及血杀,暗组人员哪里能?#22351;?#20986;去,在被打?#26469;?#20260;十多人后,最终无奈只好选择撤退,全部退回到别墅内与警方对抗。

  经过这一番耽搁,别墅周围汇集的警方人员越来越多,并随之将别墅团团包围住,地面,有不计其数的警察,而空中,又盘旋着直升飞机,困在里面的人,可谓是插翅也难飞。

  被困众人唯一的优势就是手里有姜维涛的家人做人质,使警方颇有顾虑,不?#20063;?#29575;地突破进来,可警方进不来,他?#19988;?#21516;样出不去,双方展开漫长的对峙。

  这就是目前荷兰那边的状况。

  等刘波讲完之后,灵敏倒吸口冷气,忙问道:“老刘,我们在荷兰。。。共有多少人?”

  刘波嗓音沙哑地说道:“血杀,有二十名兄弟,暗组,也有十名兄弟!”

  ?#30333;?#20849;三十人。。。”灵敏问道:“都。。。都困在姜维涛的别墅里了?”

  “是的!”刘波低低地应了一声。

  “我。知道了。”灵敏慢慢放下电话,?#25104;?#21464;得异常难看,其他地区的行动,血杀和暗组总共阵亡的兄弟也没有超过三十号,而荷兰这一处,血杀和暗组竟然被困了三十号人,而且当地警方已全面出动,下场凶多吉少,灵敏此时在考虑该如何把这个消息转达给谢文东。

  她在愣神,可谢文东没?#23567;?#35265;她打完电话,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一动?#27426;?#35874;文东皱起眉头,问道:“小敏,荷兰那边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哦。。。”灵敏回过神来,急忙转回身形,看着谢文东,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谢文东?#25104;?#38452;沉得吓人,只看灵敏的样子,他便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妙。

  “是。。。是这样子的。。。”灵敏无奈,只好把刘波的介绍原原本本地向谢文东讲述一遍。

  听完她的话,谢文东的?#28304;?#21985;了一声,好象被一只巨?#36127;?#24680;砸了一下似的。

  他面无表情地退两步,随后走到窗前,目视远方,手下意识地摸出香烟,抽出,点燃,可是他夹烟的手?#27425;?#24494;哆嗦着,显示出他的?#37027;?#36828;没有?#25104;?#37027;么平静。

  血杀和暗组人员可算是他手下精锐中的精锐,随便挑出一个,都是经过千锤百炼,能以一顶十的硬汉,但是,在一天的时间里,竟然折损了这么多,其损失已不是用金钱能衡量得出来的。三十名血杀和暗组人员被困,这个消息就象?#32456;?#19968;般,扎在谢文东的心头,另他心痛得快滴出血来。

  别墅内,其他人的心也在急速的向下沉,一直沉到无底的深渊。

  这时候,甚至连控制都仿佛凝结一般,压抑得让人喘不上气。

  不知过了多久,谢文东转回头,看向灵敏,沉声问道:“现在派人去营救,还来的及吗?”

  灵敏先是一楞,随后暗叹了口气,这个问题,不

  应该是东哥能问得出来的。她低声答道:“那边已经被警察包围了,如果派人去营救,就算来得急,其成功的希望……?#24067;负?#26159;零。”不是?#36127;?#26159;零,而根本就是零,不会有任何成功的希望。想在人家众多警察的眼皮底下将人救出来,除非是具备把荷兰正规军队打败的实力。只是灵敏没有好意思这么?#34507;?#20102;。

  谢文东默然,又转回头,继续望着?#24052;猓?#27785;闷地吸着烟。

  过了一分钟,又好象过了一个?#20848;?#37027;么长,谢文东终于把一根?#28059;?#23436;,他长长嘘了口气,将烟头掐灭,随后,手指敲着额头,又

  不停在别墅内徘徊起来。直闻片刻,他稳住身形,对灵敏道,给老刘打电话,让他通知被困的兄弟们,放弃抵抗,缴?#20302;?#38477;,并转千兄弟们尽管放心,三个月内……,顿了一下,谢文东摇摇头,两眼精光四射地振声说道,不,一个月内,我保证在一个月内将他?#21069;?#20840;救出。灵敏等人闻言后是一振,看着谢文东明亮的双眼,坚定的目光,众人的?#37027;?#19968;?#24067;湟不指?#36807;来。谢文东的?#37027;?#33021;直接影响到身边每一个人的情绪,当他慌乱的时候,众人无疑会随之失去了主心骨,而他信心十足的时候,人们便会坚信,没有什么困难能压倒自己。这,就是谢文东的魔力。一个月内,要如何将这些血杀和暗组兄弟众荷兰警方手中解救出来,谢文东现在根本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但这个时候,他只能这么说,有困难,他也只能独自去?#26800;#?#22240;为他是老大,而这些也是一个老大应该去做的。

  灵敏?#25104;?#27867;起一层光彩,心里暗松口气。

  她以及周围的众人对谢文东的?#20843;?#27627;不会感到怀疑,一直以来,谢文东说过的话向来没有做?#22351;?#30340;,他说一个月内能把人救出,便一定能有办法救人出来,人们对他的信任,是长时间一点一滴积累出来的。

  灵敏掏出手机,说道:东哥,我这就给老刘打电话!

  恩!谢文东点点头,随后又道:让兄弟?#21069;?#27494;器能销毁则销毁,不能销毁,便塞给荷兰洪门的人,?#26412;?#26041;问起他们时,一口咬定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无论警方怎么逼问,只需咬定这一点即可,至于其他的事,?#19968;崛?#22788;理。

  明白了!灵敏含笑答应了一声,随即快速地给刘波打去电话。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