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7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78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王鸿春的身法比他两个徒弟更加敏捷,身形也更加飘忽?#27426;?边向前冲,边左?#19968;?#21160;,如果是在一块开阔的地方,想?#35828;?#20182;或许不太容易,可是在走廊这条不宽的通道内,他的身法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

  扑!在前冲中,先是他的肩膀被流弹打中,身形明显顿了一下,可就在这一顿短暂的时间里,胸口和小腹又各中一枪。王鸿春性情刚烈,虽然身中三枪,?#24266;?#21638;哮着向谢文东冲来,只是身形已慢了许多。

  嘭~嘭~嘭!枪身还在连续不停的响着,而王鸿春身上的弹孔也越来越多,到最后,满身鲜血,几乎变成了血人。正常情况下,受到如此多的枪伤,人早该倒下了,但王鸿春的却?#25381;?#20498;,完全是靠着一股超强的一直里在支撑着残破不?#26263;那?#20307;。

  鲜血将他的衣服湿透,象小河一样顺着衣角源源?#27426;?#30340;流淌下来,他朗朗跄跄地冲到谢文东近前,两只血红的眼睛张到极限,眼角欲裂,死死瞪着谢文东,高举手中的钢刀,大吼道:“谢文东!”

  王鸿春身上的枪眼至少有三十多处,竟然还能冲到自己的近前,谢文东也颇感意外,心中暗道:好一条硬汉,只?#19978;?#29983;不逢时,选错了‘东家’。

  “谢,文,东!”随着王鸿春撕心裂肺的嚎叫,手中的刀也随之劈了下来。

  只是,他这一?#37117;?#19981;快,又毫无力道,?#22351;?#35874;文东?#28860;悖?#26049;边的东心雷猛然跨前一步,将王鸿春持刀的手qiang牢牢扣住,同时,另只拿枪的手向上一抬,枪口顶住王鸿春的下鄂,片刻也未停顿,猛然扣动扳机。

  嘭!致命的一枪。

  子弹由王鸿春的下颚打入,在他头顶钻出,鲜血溅起好高,将走廊的天花板都染红好大一片。

  王鸿春张得大大的眼睛仍然在盯着谢文东,身子已经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带着不甘,带着愤怒……

  谢文东缓缓将唇边的香烟拿下,吐吹一口淡淡的青烟。王鸿春冲到他面前时,他的眼睛?#25381;?#30504;一下,王鸿春颓?#22351;?#22320;身亡,他也?#25381;?#22810;看一眼,目光挑起,扫向走廊尽头里的周天等人,淡然说道:“该轮你们了!”

  王鸿春的惨死,?#25381;?#28608;发周天的愤怒,反而让他更?#28044;?#24807;,心寒。当初觉开洋让他来T市救焦娇的时候,他就一百二十个不愿意,现在果然中了谢文东的埋伏,姓名要交代在北洪门的总部里,他哪能?#24066;摹?br/>
  周天身子直哆嗦,沉没无语。旁边的黄景方仰天长叹一声,转头对周天悲然说道:“周兄,看?#27425;?#20204;今天是逃不出去了,王老弟已经先走一步,接下来,该到我了。能与周兄共事数十年,我很荣幸,今又共赴黄泉,也算是一大快事!”说着话,他哈哈大笑,只是笑得悲凉,笑得老泪纵横。顿了片刻,他深深吸了口气,振声对身旁的三名徒弟问道:“你们害怕吗?”

  他的三名门徒倒是血气方刚,异口同声地喝道:“不怕!”

  “果然是我的徒弟!?#34987;?#26223;方长笑一声,亮出长剑,吼道:?#20843;?#25105;杀过去!若能斩下谢文东的?#28304;?#25105;们死亦无?#35835;?杀!”

  “杀--”

  黄景方和三名门徒失力竭地大吼着,为同伴鼓劲,也是为自己壮胆。

  另一般的东心雷冷笑出声,?#39034;?#24377;夹,换上新的,同时喝道:“大?#19968;坏?#22841;,准备迎战!”

  “是!”数十名北洪门的枪手齐声呐喊。

  “杀——”

  “嘭、嘭、嘭——”

  随着黄景方喝手下三门徒发起冲锋,北洪门这边的枪声再次响起。

  这是一场极不平衡的争斗,黄景方四人在做着飞蛾扑火的冲锋,冷兵器在热兵器面前,再次变得微不足道,铺天盖地而来的子弹将他们手中的长剑打得支离?#25169;椋?#20063;将他们的身体打得千疮百?#20303;?br/>
  ?#22351;?#19968;分钟的时间,走廊的地面上又多出四具血淋淋的尸体。

  随着黄景方的倒下,望月阁这边只剩下周天和他的三名门徒。在他们的?#25104;希?#24050;布满了绝望。

  “周长老,你自己主动过来吧,这样至少死得还能壮烈一些!”东心雷边更?#22351;?#22841;,边向来走出两步,地面上都是弹壳,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吱的声响。

  见周天几人既不说话,也不出来迎?#21073;?#19996;心雷冷笑出声,换完弹夹之后,侧头喝道:“兄弟?#20146;?#22791;。。。。。。”

  哗啦!随着他的话音,走廊里响起一片枪xie上膛声,接着,无数的枪口平伸,对准走廊尽头的周天等人。

  ?#26263;?#31561;!?#26412;?#22312;众人准备射击的?#24067;洌?#21608;天连连摇手,声音又急又颤抖地对谢文东叫道:“谢先生,我们投降,我们愿意投降!”

  “投降?呵呵!”谢文东轻笑出声,说道:“我手里有一个焦娇就足够了,再多上你们几人,对我毫无意义,而?#19968;?#24471;要?#19968;?#38065;填饱你们的四张嘴。”

  周天摇头,颤声说道:“我们……我们可以不吃东西……”

  闻言,谢文东?#27426;?#24471;仰面大笑,不知道周天是真傻还是?#21543;擔?#31455;然听不出来自己话中的意思。俗话说人是越?#26174;?#24597;死,此言一点不假。

  “师傅,你就不要再求他了,我们和谢文东拼了吧!”王震华三个门徒对着谢文东怒吼着。

  “恩!”谢文东大点其头,说道:“周长老,你的徒弟,可比你有骨气多了。”

  “谢文东,你不要太嚣张!”一名门徒猛然?#21448;?#22825;的身侧窜了出来,冲向谢文东的同时,手中的钢刀轮圆了,?#20113;?#21693;喉,狠狠甩了出去。

  呜——钢刀在空?#20889;?#22312;旋,化成一道利电,直向谢文东的脖子飞来。

  “啊??#21271;?#27946;门众人皆倒吸口凉气,手指下意识地扣动扳机。

  在连成一片的枪声中,那名青年颓?#22351;?#22320;,而他甩出的钢刀也到了谢文东近前,正在这时,谢文东身后闪起一道电光,精准的击在飞来的钢刀刀身之上,只听叮的一声,钢刀斜飞出去,撞在墙壁上,火星四溅,将水泥墙面划出一条深深的裂痕,可见其中的力道之大。

  “啊?”周天和两名门徒倒吸口凉气,定睛细看,只见谢文东身后闪出一名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曲青庭的得意弟子,袁天仲。

  “是……是你?”周天手指着袁天仲,又惊有怒地叫道。

  “周长老,你好!”袁天仲?#25104;?#24102;着从容的微笑,彬彬有礼的点头示意。

  “畜生!叛徒!我杀了你!”王震华连同另外一名门徒怒生吼叫着冲杀出来,想和袁天仲拼命。

  袁天仲?#25104;?#24102;着轻蔑的笑容,在这种情况下,傻?#30828;嘔崛?#21644;他们单挑!他向后退了两步,又闪到谢文东的身后,继续做他的影子保镖。

  毫无意外,王震华和另外两名门徒不分先后的惨死于北洪门的qiang口下。至此,场中只剩下周天一人。

  老头子此时已神志模糊,头脑昏沉,目光呆滞地看着三名门徒惨死的尸体,满面的麻木,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三个门徒现在却变成冰冷的尸体,要说他不伤心,不难过,那绝对是骗人的。

  东心雷转?#32954;市?#25991;东道:“东哥,还剩下周天一个了。杀吗?”

  谢文东刚想点头,转念一想,摆手道:“先等一下,”说着,他看向周天,说道:“周长老,告诉我你们同来的另外两名长老的电话。”

  周天闻言一惊,身子也猛然一震,不明白谢文东是怎么知道己方还有来名长老的。

  看着他眼中的疑惑,谢文东淡然一笑,说道:“周长老,我们的情报比你想象中的要灵通得多,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有多少长老,有多少门徒,?#20197;?#24050;调查的清清楚楚。”

  唉!周天暗叹口气,象谢文东这样可怕的对手,根本不是自己能应付得来的,以前自己处处躲他、避他,可是,最后还是没能躲得过去,要折在他的手里。他将怀中的手机掏出,向地上一扔,说道:“这里面有!”

  谢文东嘴角挑起,微笑说道:“多谢!周长老还有什么要求,能满足你的,我一定满足。”

  周天好像一下?#30828;?#32769;了许多,仰面苦笑,道:“要求?我的要求只要一个,只是谢先生不能满足。”

  谢文东明白他要说什么,不过还是说道:“说出来。”

  “放我一条活路。”

  “放你?你愿意用什么来交换?”

  听闻这话,周天心中一动,听起来,自己似乎不是毫无机会,他惊讶地看着谢文东,疑声问道:“谢先生想要我用什么来交换?”

  谢文东笑道:“你的命。”

  我的命!用自己的命来换自己的命,这是什么意思?周天被谢文东的话说蒙了。

  谢文东含笑解释道:“你的命,原来是属于望月阁的,如果以后它能属于我,我可以考虑,让你活下去,而且,?#23835;?#20320;比以前活得更好,更舒适!”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