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5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5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此时,同山东据点的争斗已经不像刚开始打得那么激烈,双方都已经拼得筋疲力尽,狼狈不堪,交战的中心?#19981;?#20998;为二。其一,是蔡建军以及手下人员守住据点,阻止台湾?#19978;?#30340;冲击,他手下原本五百多人,此时还能战斗的,已只剩下?#22351;?#20108;百人,好在进攻据点的青帮人员也不是很多,双方还在咬牙坚持着,另一交战中心是在大街上,高清风带着手下人员杀出一条血路,总算与?#36947;?#30340;兄弟汇合在一处,可是,自己同时也陷入对方的包围圈里,经过连续?#27426;?#30340;厮杀,他手下一千人,?#36947;?#25163;下三百多人,此时合起来已经锐减到五百多人。

  大陆?#19978;?#36825;边损失惨重,而台湾?#19978;的?#36793;也同样折损无数,就连附近的医院都被他们的伤员填满了,原本的三千多人此时还能战斗的已不足原来的一半。

  打到现在,双方比拼得不再是武力,而是耐力,?#20154;?#30340;意志力更强,?#20154;?#26356;能坚持。

  王义凯依然在战场上竭尽全力的指挥,不过嗓子已经喊哑了,站在场中,只能用双手不停的比画,?#27604;唬?#21608;围能看懂他‘手语’的人并?#27426;唷?br/>
  王秀彬这时候从车上走下来,望了望场上触目惊心的惨状,他连擦冷汗,走道王义凯近前,低声说道:“义凯兄啊,我看这仗不能再打了吧?”

  “怎么了?”王义凯转头看向他,声音嘶?#30130;路?#35937;是石头划过玻璃而发出的声音,让人听了,从心里开始发痒痒。

  “我们的损失太大了,再打下去,就算能干掉高清风这些人,我们也挡不住北洪门了。”王秀彬急得连连搓手说道。

  王义凯苦笑道?#21898;?王助理,你还?#25381;?#30475;清现在的?#38382;?#21527;?无论我们现在打与不大,都于事无补了,可以说当高清风投靠北洪门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顶不住北洪门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消灭高清风一系,然后去南京找帮主,向他说明一切!”

  “你是说要我们放弃同山?”王秀彬震惊的问道。

  “不然还能怎么办?咳......咳......以高清风为首的大陆?#19978;?#21467;变,这是谁都想?#22351;?#30340;,放弃同山,是唯一的出路,帮主会理解我们的。”说话时,王义凯的五官都快扭曲到一起了,嗓子疼得厉害,喉咙像是要着火了似的。

  见王秀彬还要说话,他摆摆手,道:“王助理,你就听我的话,不会错的。”

  “唉!”王秀彬长叹一声,连连摇头。

  “你回车上吧!打zhang的事,你不在行!”王义凯推了推王秀彬,同时向轿车方向扬扬头,言下之意,就是让王秀彬不要在自己眼前碍手碍脚。现在他俩同坐一条船,王义凯对王秀彬的态度也不像以前那么尊敬。

  战dou依然在继续,似乎?#25381;?#23613;头。

  高清风这边打的既悲壮,又惨烈,他的心腹手下?#31449;?#24050;经战死,被无数的青帮人员砍的血肉模糊,?#36947;?#36523;负重伤,尤其是小腹中的一刀,将肠子都勾了出来,此时已站不起来,高清风虽然还能站立,可是浑身上下都是刀口子,鲜血把身上的?#36335;?#37117;要湿透,血珠顺着?#38470;?#28404;滴答答直向下?#21097;?#20154;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们三人尚且如此,下面的兄弟也就?#19978;?#32780;知了,还能战斗的人员基本全都带伤,之所以还能与台湾?#19978;?#32487;续作战,完全是求生的本能在支持着。

  看出他们要不行了,王义凯沙哑的嗓子叫喊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推搡?#27966;?#36793;的人员,让他们继续向前冲。

  这时,回到?#36947;?#30340;王秀彬?#21482;?#24908;张张的跑出来,到了王义凯近前,?#25104;?#33485;白的紧张说道:“下面兄弟刚才回报,北洪门的大队人马正向我们这边压来!”

  啊?听完这话,王义凯?#25104;?#39039;变,忍不住到吸口气,真个人愣在原地,半晌缓不过来,过了好一会,他问道:?#26263;?.....敌人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只有十分钟的车程了!”

  “哎呀......”王义凯急得跺了跺脚,北洪门的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他抓耳?#23588;成?#19968;会红一会白,变换?#27426;ā?br/>
  王秀彬见状大急,追问道:“义凯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25381;?#21150;法了,只能撤!”王义凯长叹口气,沙哑说道。

  “撤?向堂口撤吗?”王秀彬疑问道。

  “向堂口撤等于自找死路!”王义凯急得想大叫,可是嘶哑的嗓子已经一声也叫不出来,他深吸一口气,手指着周围的手下,?#27425;?#36947;:“你认为我们现在剩下的这些兄弟还能守住堂口吗?”

  “那......那我们向哪里撤?”

  “先出城再?#34507;?”

  王秀彬下达撤退的命令,随后,与王义凯一同钻进轿?#36947;錚?#19981;管其他人,他俩先坐车向同山城外驶去。

  这场仗,高清风那边打的艰苦惨烈,台湾?#19978;?#36825;边也不轻松,听说撤退,一个个顿时放弃厮杀,蜂拥着向车上跑去。

  高清风这边的人员不知道怎么回事,见对方要跑,以为他们是顶不住了,士气反而大涨,不知道从哪里有迸发出来了劲头,随后冲杀过去,许多已经爬上汽车的青帮人员被他们硬生生的?#25351;?#25289;了下来,双方就缠在一起,场面上一场混乱。

  且说王秀彬和王义凯二人,坐?#24471;?#36208;出多远,只见前方道路上横有两辆轿车,将到路堵死。

  司机连按喇叭,见对方不为所动,无奈将车停下,随后探出脑袋,大声喝道:“你们在干什么?赶紧把路闪开!”

  两辆轿车?#24471;?#19968;开,从里面走出六人,四男?#33050;?br/>
  他们下车之后,直向王秀彬的轿车走过去。

  这六名男女,虽然打扮各异,但身上皆带有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即使?#25381;?#35828;话,站在那里,也让人一?#30452;?#20919;的感觉。

  正在这时,六人中的一名俊?#26159;?#24180;不慌不忙的将衣扣解开,随后,从肋下抽出shouqiang,目光盯着倒退的汽车,嘴角挑起,露出冷笑,双手一搓,将枪上膛,紧接着,抬手就是一枪。

  “嘭!”

  枪声响起,轿车的挡风玻璃应声而?#30130;?#22810;出一只元窟窿。

  再看那司机,身子猛地一震,?#38498;?#21943;出血花,随后,身子向前倾倒,爬在方向盘上,绝气身亡,鲜血顺着他的脑门流出。

  “啊——”

  坐在后座的王秀彬看得清楚,吓得失声尖叫,双手下意识的仅仅抓住身旁的王义凯的胳?#29627;?#39076;声说道:?#20843;!!!!?#20182;们是谁?是。。。是来杀。。杀我们的吗?”

  王义凯?#25104;?#24322;常难看,眼神中有惊讶,有?#24535;澹?#20063;有绝望。

  王秀彬没看出来人是谁,可是他看出来了,这六人中的五位十之**是谢文东的贴身保镖五行,既然五行到了,谢文东离此可能就不?#35835;耍?#26082;然谢文东都来了,?#20146;?#24049;恐怕插翅难飞。

  他?#25381;写?#29702;身旁惊慌失措的王秀彬,但冷汗顺着他的鬓角留了下来。

  他艰难的咽口吐沫,将胳膊从王秀彬手里抽出来,随后,慢慢推开?#24471;牛?#39640;举双手,走了出去。

  六名男女到了他近前,十二道目光冷冷的注视着他和?#36947;?#21702;嗦成一团的王秀彬。

  王义凯清了清喉咙,声音嘶哑低沉的说道“我。。我身上?#25381;?#27494;器,各?#24908;?#21451;不用紧张。”

  “呵呵!”六人中一位年岁?#22351;?#20108;十的女郎笑了,说道:“现在该紧张的不是我们,是阁下你把!”

  “是,是,是!我只是青帮的小人物,各位要找的人在那里。”说着话,王义凯后手一指?#30340;?#30340;王修斌,说道:?#20843;?#23601;是王秀彬,同山的负责人,我只是个为他做事的小头目而已,请各位北洪门的朋友网开一面,高抬贵手,饶了小弟吧!”

  听了这话,坐里的王秀彬?#20146;?#37117;差点气歪了,?#24535;?#24863;抛到?#38498;螅?#23574;声道:“王义凯,你个不讲道义的畜生!”

  “王助理,一直以来,我都是受你指示做事,你可不要拉兄弟下水啊!”

  “我c你ma的……”

  看着相互疯咬的二人,刚才开枪的青年突然笑了,对王义凯说道:“你是小头目?小人物?”

  “是……是的!”

  “既然是小人物,留你何用?”青年话音未落,抬起手,对准王义凯的脑门就是一枪。

  “嘭!”

  随着短暂的枪声,王义凯眉心中弹,仰面而倒,声都未来得及吭一下,当场气绝。

  王义凯算得上是心狠手辣之人,可是他哪里想到,来人?#20154;?#26356;狠,更?#23613;?br/>
  两眼直勾勾看着地上的尸体,?#26032;畈欢?#30340;王秀彬立刻安静下来,整个人都已经?#27966;?#20102;。这可能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那名女郎若无其事的跨过地上尸体,走到车旁,弯下腰来,对里面的王秀彬笑呵呵说道:“王先生,谢先生请你去见他!”

  王秀彬手脚同时一震,颤巍巍地问道:“谢……谢先生?他在……在哪?”

  ?#26263;?#20102;,你自然会知道!?#36856;?#37070;含笑说道。

  来的这六人,确实是五行兄弟,说?#26263;?#36825;名年轻的女郎,是谢文东的新秘书江娣。

  青帮眼线众多,消息灵通,谢文东深知这一点,只要自己的大批人员一出动,青帮那边肯定会知道,因内斗已经打得半残,青帮头目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十之**会逃跑,既然要跑,青帮肯定不会傻到向城内逃,自?#20843;?#36335;,他们唯一的逃跑路线就是出城,所以当谢文东在据点里磨蹭的时候,已?#37027;?#27966;出五行兄弟和江娣到出城的路上去拦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