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六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六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对于北洪门的经济状况,身为堂主的张一不是很了解,更不清楚谢文东在安哥拉的?#24230;搿?#22312;他看来,社团的堂口众多,每月各堂口上?#22351;?#20445;护费就是个天文数字,若再算上黑白两道的生意,社团的资金将是十分充足的。此时见谢文东眉头微锁,他疑声说道:“东哥,难道我们和青帮打不起消耗战?”

  谢文东也不隐瞒,直截?#35828;?#22320;说道:“打不起,因为现在社团里根本没有钱,只有小数额的移动资金可以动用。”

  张一张大嘴巴,堂堂的北洪门,占据大陆黑道的半壁江山,竟然没有钱,这话若是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不过他看得出来,谢文东并没有说谎,而且他也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张一忍不住也皱起眉头,低声嘀咕道:“若是这样,事情就难办了。”

  谢文东淡?#27426;?#31505;。说道:“打不起消耗战,不过,我们也可以用别的办法对付青帮!”

  张一精神一震,忙问道:“东哥,用什么办法?”

  谢文东?#20204;?#39069;头,笑呵呵地说道:“我正在想。”

  青帮来势汹汹,人员众多,而且韩非这回也学聪明了,采取稳扎稳打的保守策略,想引他上当露出破绽也不容易,别说战胜他,即使想防住他的进攻都很难,这两天,谢文东一直在思索应对之策,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想出成熟稳妥的办法。

  谢文东背着双手,在办公室里来回徘徊,过了一会,他站定身形,?#25910;乓坏潰骸?#25214;警方协助我们如何?”

  张一苦笑说道:“我已经找过了。”

  谢文东挑起眉头,问道:“警方怎么说?”

  张一说道:“市局长说,以他和我们洪门的交情,他也很想帮助我们度过这?#25991;?#20851;,不过,他若是真这么做的话,不仅他的脑袋保不住,连他的家人?#19981;?#36973;殃。

  谢文东?#35835;?#19968;下,随后摇头道:”韩非已经找过他了?”

  张?#22351;?#22836;答道:“没错!”

  这次韩?#20146;?#22791;的好周详,连警方也考虑进去了,谢文东仰起头,幽幽说道:“警方既然不能为我们所用,我们也不能让他为青帮所用,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一正色道:“这点我已经向市局长说过了,他保证会保持中立,两头谁都不帮。”

  “恩!”谢文东赞赏地看了他一眼,感觉张?#22351;男?#24605;很周密,做?#20081;?#21608;到,滴水不漏。

  他背着手,走到床前,目视?#24052;猓?#40664;默无语。

  看出谢文东在思考,张一坐在?#21592;?#30340;沙发上一声不吭,生怕打断谢文东的思路。

  两人解沉默不语,办公室里安静异常,张一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忍不住看向谢文东,只见后者站在窗前,好像?#23601;?#26729;子似的?#27426;欢?#36830;他的?#25104;?#37117;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此时,谢文东正在思考,脑筋在飞速地运转着,既然他以敌人的立场上?#20063;坏?#38889;非的破绽,索性换位思考,将自己假设成是韩非,这?#20013;问?#19979;,他最怕的是什么。

  韩非采取步步为营的进攻方式,虽然稳妥,但是效?#21183;?#20302;,想全面进攻已方,占领整个X市,需要极长的时间,可是,迟则生变,这个道力谢文东狠清楚。

  迟则生变!想到这个词,谢文东脑中灵光一闪,计上心头。

  青帮的弱点是进攻的时间长,自?#21644;?#20840;可以利用这?#22351;?#20570;许多的事,比如,策反。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几个钟头,谢文东突然呵呵笑了出来,转回身形,

  看着张一,问道:你可知道,青帮的作风吗?

  张一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给问?#35835;耍?#30097;声道:青帮的作风?我。。。。我不太清楚。

  谢文东含笑说道:青帮做事。向来独断专行,凡是他们所占的?#30528;蹋?#23481;?#22351;?#20854;他帮派生存,即使有,也只不过是暂时性的,而?#19968;?#21463;到青帮的连续压制”顿了一下。谢文东走到墙壁悬挂的地图前,继续道:青帮的推进速度很快,侵占了我们大量的堂口,这么多的地盘,里面大。?#23567;?#23567;的帮会数不胜数,青帮现在为了一心对付我们,还不敢也没有精力去消灭这些黑帮,但是,我敢保证,这些黑帮在青帮的眼皮子底下肯定活的不痛快,至少没有我们洪门做主导时过的那么轻松。”张?#27426;?#32874;明,头发丝拔下一根都是空的,听完谢文东的话,他马上反应过来,?#20013;?#22859;又紧张的问道:“东哥,你的意思是策反这些黑帮?我们把这些黑帮联合在一起,里应外合,共同对付青帮?”说着话,他猛地一拍大腿,挺身站起,?#22351;?#35874;文东答话,他又摇了摇头笑道:“我怎么没有想到这?#22351;?#21602;?!我们洪门对同道帮?#19978;?#26469;尊重有加,他们与我们的关系也十分交好,只要他们能站在我们这一边,无形中将会使我们得人力多出一倍有余,我们现在对阵青帮,最吃亏的就是人力问题,?#22351;?#35299;决这?#22351;悖?#19981;愁青帮不破!”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是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策反!不过,不是策反全部,而是策反X市附近的这一波黑帮。”

  若是策反全部的黑帮,耽搁的时候太长,也太容易暴露意图。

  引起青帮的警觉,何况?#31471;?#35299;不了近渴,先解X市的?#27982;?#20043;急最为重要。

  “哦~?”张一茫?#22351;目?#30528;谢文东。

  谢文东手?#25954;坏?#22320;图,说道:“X市?#21916;?#30340;同山,韩非就是以这里为根据地向我们X市发动进攻的,青帮占据同山不久,应?#27809;?#27809;有精力去扫平那里的黑帮势力,想必,张兄和那里的黑帮大哥们都很熟,如果由你去说服他们,想必成功的机会会很大,只要同山的这些黑帮肯为我?#20146;?#20107;,在韩非的屁股后面放一把火,就算烧不死他,也能扒掉他一层皮!”

  同山位于X市?#21916;浚?#20004;座城市相邻,近在咫尺,由X市的市中心去往同山市中心,还用不上一个钟头的车程。

  等谢文东说完,张一眼睛一亮,随后,他细细得一琢磨,又慢慢的摇了摇头,充满顾虑的说道:“东哥,我对同山黑道还是很了解的,这里的黑帮大哥们都是一群见风使舵之徒,若是我们占优势时,他们肯定会争着抢着站在我们这一边,但现在的问题是青帮明显占有优势,想策反他们与青帮为敌,恐怕不太容?#20303;!?#35828;完之后,张一又补充一句道:“无论谁去都是一样。”

  谢文东悠?#27426;?#31505;,说道:“在青帮的管制下,他们的日?#28044;?#23450;不会好过,如果我们被青帮消灭,那么,青帮下一步就会着手对?#31471;?#20204;,你可以去向他们讲清楚这个道理,另外,我们还可以做出?#20449;擔?#21482;要他们肯站在我们这一边,帮我?#20146;?#20107;,等日后我们打回同山,可?#38405;?#20986;三成的场子分给他们,想必在如此诱人的条件下,他们是不会拒绝的。”

  张一大吃一惊,张目结舌道:“我们分出三成的场子给他们?”

  张一呆呆地看着谢文东良久,眨眨眼睛,含笑点?#35828;?#22836;,说道:“东哥,我明白了,这件事情我马上就去做!”

  他嘴上答应的干脆,心里?#31383;蛋?#24778;叹:东哥也确实够狠?#27426;?#30340;!

  谢文东抽出香烟,点燃,悠悠说道:“以青帮的推进速度,伱最多还有十天的时间。另外,这件事情务必要隐秘而行,?#22351;?#36208;漏了风声,就气?#22351;?#20986;奇制胜的效果了。”

  张一正色应道:“东哥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恩!”谢文东点下头,走到张一近前,拍拍他肩膀,说道:“张兄,辛苦你了,同山现在已属青帮的势力范围之内,而且聚集了大量的青帮人?#20445;?#27492;行多加小心。”

  “多?#27426;?#21733;提醒。”张一看起来气定神闲,?#25104;喜?#24314;任何的紧张。

  谢文东没?#20889;恚?#38738;帮对他们势力范围之内的黑帮组织da压盘削得异常厉害,当然,青帮一直以来也都是这样做的,不然他们当初进军上海的时候,也不至于引起以白家为首的当地黑帮的?#21482;擰?br/>
  现在,青帮在同山的负责人名叫于广,他是韩非的心腹,其人的能力不见得如何出众,但对韩非绝对算是忠心耿耿,由于?#30452;?#36739;多,韩非手下的得力干将都在其他区域与北洪门作战,他现在实在是无将所用,才?#22351;?#24050;对于广委以重任,让他负责同山。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