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四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四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若是在平时,三楼半的高度对于袁天仲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现在他的体力?#29616;?#36879;支,再要跳下去,连他自己心里都没有?#20303;?#27491;当他琢磨自己该什么借力向下跳时,一块转头飞来,正

  ?#20197;?#20182;的后?#25104;希?#21866;的一声,袁天仲在窗台上?#29730;?#19981;住一头栽了下去。

  还好他经验丰富,在临落地之前,使出?#38405;?#30340;力气,双脚猛的?#22351;?#22681;面,人横着弹了出去,将下坠的惯性减弱了许多。扑通!袁天仲屁股朝下摔在地上,坐在那里,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麻木了,他黄了几下,精疲力尽的向下一趟,半晌缓不过气来。

  这时,他们留在外面的六百多人将下坠的惯性减弱了许多。普通!袁天仲屁股朝下摔了下来,坐在那里,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麻木了,他晃了几下,筋疲力尽的向下一趟,半晌缓不过气来

  袁天仲身上,?#25104;?#20840;是血,旁人根本辨?#21916;?#20986;他本来的摸样,北洪门众人小心翼翼的向他走去,到了近前,见他的身子还在动,数把钢?#37117;?#22312;他脖?#30001;稀?br/>
  他微微睁开眼睛,打量一番周围的众人,见衣服都是己方这边的兄弟,心里长松了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是我!”

  众人皆是一楞,相互看着,都没有把他认出来,袁天仲双撑地,艰难的坐下,气道:“我是袁天仲!”

  “袁大哥?!众?#35828;?#30528;眼睛,看着他血迹斑斑的脸好一会,终于有人叫道:“没错!是袁大哥!”

  众人纷纷把刀收起,把他扶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道:‘袁大哥,你去哪了?我们大家都在找你呢!”

  在数人的搀扶下,袁天仲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随后双手揉着后腰,向上望了望,嘟囔道:“可摔死我了。”说着话,他环视众人,强颜一笑,道:“我刚才去楼上,将敌人的头?#21487;?#20102;!”

  “啊?”一听这话,众人的精神同是大振,?#35835;?#19968;下,随后纷纷扯脖子喊道:?#26263;?#20154;的头头被袁大哥杀了,兄弟们快上啊!”

  话音传进楼内,东心雷和后赶来的任长风也听见了,二人猛砍数刀,将面前的敌人暂时逼退,抽出短暂的空闲,喘了几口气,相互看看,眼中皆带着茫然之色。袁天仲把敌人的头头杀掉了?听起来有些不可?#23478;?#21834;!

  两人正觉得奇怪的时候,只见前方的敌人呼啦啦的一闪,空出一条通道,接着,从人群中走出一名青年。青年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30446;?#26791;高大,五官粗矿,浓眉豹眼,相貌凶恶,手中提着一把大刀,外面用红色绸缎包裹。看得出来,十五洪门?#21482;?#30340;人对青年都甚是?#27425;罰?#35265;他走过来,目光下意识地闪到别处,不敢与之对视。

  从洪门?#21482;?#30340;阵营中走出来,青年在东心雷和任长风面前一站,打量二人几眼,随后嘴角挑了挑,面带轻蔑的冷笑,双手背于身后。

  任长风的性格就?#35805;?#30340;了,见来人比自己还傲慢,他心中暗气,唐刀向前一指,点着青年的脖子,冷问到:“小子,想活命就别在前面挡路,想打架就亮出你的?#19968;?”

  “哼!”青年闻言笑出声来,悠悠说道:“好个不长眼睛的东西!”

  任长风大怒,牙关一咬,怒道:“我看你是找死!”说着话,抡起唐刀,直向对方的胸口砍去。

  只看他的出招,青年便将任长风的半斤八两衡量出大概。他身形微微一晃,轻松将他的刀闪开,随后突然跨前一步,并未动手,单拳击向任长风的面门。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任长风心里还叫一声好快,急忙弯腰,将对方的拳头闪开,亲年似乎早语聊到他的动作,下面冷然来个扫?#29467;齲?#24819;任长风的脚踝狠狠的踢去。

  青年天生力大,加是后天的苦练,一身力气大得惊人,真被他扫中,任长风的双腿都得废掉。

  见对方的扫?#29467;?#22768;势惊人,袁天仲哪敢大一,运起权利,向后跳跃,青年?#25104;?#30340;冷笑更浓,肩膀一晃,将那把红段缠绕的大刀举了起来,对任长风,立劈华山的狠狠看拉下去

  人肠粉性情也刚烈,?#30001;嫌直坏?#20154;逼退数步,面子也挂不住,他双手擎刀,硬接对方这?#22351;丁?br/>
  只听当啷啷一声铁器碰撞的脆响,周围众人的耳朵无不震的嗡嗡指向,在看青年手中的大刀,红段被震裂,从刀身上滑落,露出寒光闪闪的钢叉,饭馆任长风,连续倒退3步,两臂被震得麻城一团,唐刀下垂,?#36335;?#21464;得有千斤之重。

  “还不错!能硬接我?#22351;?#30340;人可?#27426;?”青年看着面色难看的任长风,得意的一笑,单手持刀,写着向他再次皮去。

  仍长风的气血上涌,将心一横,再次将刀横起,?#24613;?#30828;接

  站在一旁的东心累见状,气道:“你傻了”说这话,一把将他推开,接着,轮到而上,支取青年的脑袋。

  青年哈哈一笑,道:“你们一起来好了”边说着话,边将刀收回,随意的向外一挥,将东心累看来的?#36466;?#24320;,随后钢?#35835;?#33310;,?#24067;?#21128;出三道电光,分取东心累上中下三楼。

  见对方的找事西里,自己根本无从招架,东心累也不稚气,抽身便退,他想退,可是他身后密压压的都是北洪门的人,这一退,正好装在自己人身上,将他又弹了回来。

  糟糕!东心?#29730;成?#22823;变,眼看着对方三?#35835;?#25104;一条直线的砍来,他无处可退,又无从接驾,正在这时,任长风的唐刀直接向青年的胸口刺去。

  青年即便能?#22351;?#21128;死东心雷,他的胸口?#19981;?#34987;任长风刺穿。

  袁天仲打仗时有不要命的劲头,但是青年可不敢。他两眼寒光闪了闪,权衡弊利,最后,还是无奈地收刀退后,选择先保自己的姓名。

  任长风逼退对方,东心雷长虚了一口气,同时也吓出一身冷汗,再不敢掉以轻心,将开山刀?#25381;?#24038;手,右手像后一摸,将手枪把了出来对这青年,二话没说,连开两枪。

  青年?#20174;?#26497;快,见东心雷掏出手枪,他马上意识到不好,身子?#22351;停?#22312;东心雷开枪前的?#24067;洌?#20182;庞大的身躯硬是有下面?#26041;?#36523;后的人群里。

  两枪没?#20889;?#20013;青年,嘿嘿阴笑两声,双手猛的向前一?#30130;?#21482;听哗啦一声,前面的众人站立不住,顺着楼梯像东心雷和任长风等人滚去。

  “妈的,好个阴险的?#19968;?”东心雷退后两步,对身后的众人喝道:“上!给我杀!”

  北洪门一?#20992;?#19978;,对着滚下来的敌人一阵乱砍。

  魁梧青年见状,从人群中又冲了出来,借着场面上的混乱,对北洪门帮众连连?#25104;保?#20182;大刀挥舞开来,旁人即便挡也挡不住,只是?#24067;洌?#20415;被他连劈带刺,杀伤了数人,而当东心雷再次举枪向他瞄准的时候,青年又像泥鳅似的,钻回到己方阵营?#23567;?br/>
  来回几次,东心雷非但没?#20889;?#20013;对方,反被青年连杀带伤了十多名兄弟。

  任长风忍耐不住,对着东心?#36208;?#21917;道:“把你那没用的东西收起来吧!”说着话,他挥刀向魁梧青年冲去。

  东心雷生怕他有散失,急忙跟了上去。

  东心雷和任长风双战魁梧青年,仍感力不从心,几?#20889;?#19979;来,?#27426;?#26041;逼的手忙脚乱。东心雷边打边对身后的手下喊道:“天仲在哪?快把他叫过来!”

  对方的身手太厉害,以方上下,能与之一战的恐怕只有两人,一个是格桑,?#19978;?#29616;在还在?#30342;?#37324;,另外一个就是袁天仲了。

  袁天仲此时在楼外,可是他现在的处境比东心雷和任长风还要凶险。

  他从楼上掉下来后,被北洪门的兄弟扶到墙角休息,可是刚坐在地上,只听头顶上突然传出一声怒吼声,接着,?#22351;?#21170;风压了下来,只感受风劲,袁天仲就能判断出对方一击的凶猛程度。他身上的汗毛不自觉地都竖立起来,本能的在地上轱辘,向旁边闪去。

  ?#38738;?

  就袁天仲滚开的?#24067;洌?#19968;把钢刀由上而下劈在墙壁上,力道之大,竟将墙面的水泥划出一条大口子。

  好强的劲道啊!袁天仲从地上站起,看了看墙壁,心中一紧,?#34507;?#21560;气,随后,目光转动,看向来人。

  来者是?#26179;?#21313;左右的老头,中等身材,却异常敦实,发须找?#22351;?#21322;点的班白,浑身上下,精神气十足。

  看清楚来人,袁天仲下意识的倒退两步,?#25104;?#33485;白,强颜欢笑:“原来是冷。。长老!”

  老头子?#20146;?#19968;禁,嘴角一撇,重重的哼了一声,随后目光转动,扫向四周,当他看到那?#35813;?#26395;月阁门徒的尸体后,两眼冷光四射,直视袁天仲,咬牙问道:“是你干的?!

  此时此刻,袁天仲是不想承认,可他实在找?#22351;?#25512;脱的借口,因为在北洪门里,能借用冷兵器杀人,恐怕只有他了。

  ?#22351;?#20182;说话,周围的北洪门弟子一个个满面怒火,其中三人抡刀上前,同时怒吼道:“老东西,去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