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三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三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这次段天扬设计伏击谢文东,虽然使北洪门损失很大,可望月阁也没占到太多的便宜,那名中弹的吴长老在离开酒店不久之后便咽气了。

  折损一名长老对于望月阁来说并不是小事,而且客主还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这次行动。段天扬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亲自把断了气的吴长老送回了望月阁。由于北洪门的封锁,?#30001;?#21556;长老的尸体,无法乘坐飞机,只能坐车回去,耽误了许多的时间。

  望月阁的阁主年岁已在八十开外,姓焦名开洋,虽然年岁不小,但精气神都很足,手里拄着拐杖,走起路来如一阵风,并没有象曲青庭说的那样老糊涂,也看不出任何的老态龙钟之相。

  看到吴长老的尸体,焦开洋蹲在旁边久久无语,又一名老兄弟离他而去,心中?#30452;?#21448;痛,?#20405;?#24863;觉难以言表。过了良久,焦开洋看向站在一旁的段天扬、李长老、于长老三人,问道:“老李,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李长老看看段天扬,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段天扬扑哧一声,笑了,淡然说道:“是我设计伏击谢文东,结果在行动的过程中吴长?#21916;?#24184;?#27426;?#26041;击中,所以,就这样了。”

  ?#20843;?#35753;你去伏击谢文东的?为什么没有事先通知我这件事?”焦开洋瞪圆眼睛,怒视着段天扬。

  “阁主,其实这次天扬算计得很完美,之所以没能杀掉谢文东,是他的运气太好了。”见阁主发怒,李长?#21916;?#30528;冷汗急忙在旁解释。

  焦开洋强压怒火,冷声问道:“你们是怎么算计的?”

  李长老将段天扬如何利用程媛媛,又如何引谢文东上钩的事原原本本讲述一遍。焦开洋不听还好点,一听完这话,心中的怒火再也压不住了。他转头看着段天扬,问道:“你把人家那姑娘糟蹋了?”

  段天扬笑呵呵地点点头,说道:“如果不是为了望月阁,我也不会这么做的,师兄,要知道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和我上床的……”

  他话还没说完,焦开洋抡起手掌,对着他的面?#31449;?#26159;一巴掌。

  “啪!”这记耳光打?#20204;?#33030;响亮。段天扬傻了,站在旁边的李、于两位长老也傻眼了。

  焦开洋气得满面通红,花白的须发无风乱颤,身子直哆嗦,指着段天扬的?#20146;櫻?#30772;口大骂道:“你这遭天杀的畜生!混蛋!我望月阁的脸都让你给丢净了!”说着话,老头子气得两眼直冒金星,抡起手中的拐杖,对着段天扬劈头盖脸的?#27426;?#20081;棍。

  刚开始几下,段天扬还挺得住,可几下过后,见焦开洋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他?#24067;?#20102;,一蹦多高,叫道:“老头子,你可别太过分了,再打我可还手了……”

  正说着,焦开洋一拐杖打在他脑门上,段天扬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头顶顿时肿起一个大青包,他不?#20197;?#22312;原地站着了,脚步?#24590;?#30528;连连后退。

  “还手?你还手!你还手!我让你还手!”焦开洋不依不饶,追着段天扬?#30171;頡?br/>
  段天扬边退边说道:“你看你老头真是疯了,不分敌我了,望月阁的事,以后?#20197;?#20063;不管了!”说完话,身形一晃,如同一溜?#36427;?#36305;了。

  “阁主!阁主!”李、于两名长才急忙上前,将正?#24613;?#35201;追的焦开洋拦住,双双劝道:“阁主,算了,天扬也是为了我们望月阁着想啊!”“是啊!天扬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看……唉,这事闹的……”

  “这畜生永远不回来才好呢!”焦开洋喘着粗气,怒声说道。段天扬回望月阁,并不象曲青庭说的那样是焦开洋把他?#19968;?#26469;的,而是他自己主动回来的。

  李长老见段天扬越走越远,生怕他真不管望月阁的事了,急忙追了出去。来到外面,见段天扬正捂着脑门的大青包低头走着,李长老跑上前,苦笑着说道:“天扬,你可不能记恨老阁主打你啊!他也是……他也是……”

  段天扬把手放下,还特意看看掌心里有没有血,他耸?#22987;紓?#28129;然一笑,说道:“李长?#21916;?#35201;说了,我明白!”说完,他背着手,仰面而叹,说道:“长兄如父,老头子打我,我只能忍了,如果换成旁人,?#20197;?#25226;他撕碎了。”

  李长老在旁打个冷战,低声问道:“那望月阁的事……”

  “唉,刚才只是句气话而已。”段天扬摇头笑道:“为了望月阁,师兄付出数十年的心血,现在遇到麻烦,我就算豁出性命也会顶上去……”

  T市。

  在谢文东的坚持下,最终还是秦双妥协了,同意他去S市,但告诫他不要与人动手,他现在的身体也不?#24066;?#20182;再做激烈的运动。对秦双的提醒,谢文东连连点头,全部接受。当晚,秦双为谢文东的瘀伤上了药,并做了简单包扎。第二天,谢文东先是去医院探望了仍在昏睡中的金蓉,临离开时,他突然觉得医院的防卫太松懈了。其实,照看金蓉的人不少,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北洪门的枪手都保持在三十号左右,至于下面的普通小弟就更多,但是现在突然出现一个段天扬,让谢文东的心里多了几分顾虑,他特意把水镜留下来,照看金蓉,这才感觉多少?#34892;?#25918;心了。

  中午,他回到别墅,与彭玲辞?#23567;?br/>
  听说他要去外地,彭玲知道他肯定又是去参与黑道上的撕杀,虽然习以为常,但仍掩饰不住心里的担忧,她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叮嘱道:“快去快回!”

  谢文东恩了一声,笑道:“如果顺利,明天我们就能赶回来。”

  彭玲点点头,见谢文东的外?#23376;行?#33039;了,回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刚洗过不久的中山装,说道:“换这件吧!”说着话,她便要帮谢文东换?#36335;?br/>
  谢文东忙摆摆手,说道:“我自己来吧!”他肋下的伤口疼的厉害,腰身只微微拧动一下,肋部就象针扎似的疼痛,他担心彭玲帮自己换?#36335;?#30340;时候会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异样。

  他的话,却?#38376;?#29618;生出疏远的感觉,深深看了他一眼,默默坐在床边,过了半晌,她低声问道:“你现在还在怪我吗?”

  谢文东一怔,边解扣子边含笑说道:“小玲,为什么这么说?”

  彭玲摇摇头,神色黯然。

  谢文东走到床边,扶了扶她的秀发,笑道:“别胡思乱想,?#20197;?#23601;说过了,蓉蓉的事不是你的错,责任在我。”

  “文东……”对谢文东的体贴,彭玲很感动,双手自?#27426;坏?#25265;住谢文东的腰身。

  谢文东身子?#27426;?#21990;,?#25104;?#39039;变,冷汗也随之流了出来。

  他是笑呵呵地与彭玲到别的,可走出了别墅之后,?#25104;喜永?#30340;笑容马上变成了苦笑,走路时也显得一瘸一拐。

  五行兄弟和袁天仲?#34507;?#21643;舌,低声问道:“东哥,你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吗?”

  谢文东看了看他们五人,甩头笑道:“哪来的那些废话,走吧!”

  众人坐上汽车,直奔机场而去。

  T市距离S市虽然不远,只几个小时的车程,但既然决定晚上动手,谢文东必须得提前赶到,好拟订进攻的计划。

  谢文东身边没?#20889;?#22826;多人,只是五行兄弟和袁天仲五人,不显山,不?#31471;?#34892;洞比较隐蔽。当他达到S市北洪门的堂口时,东心?#20303;?#20219;长风、灵敏、刘波等人早已到达。

  北洪门在S市的堂主是个三十多岁的年?#23835;耍?#21517;叫?#36361;螅?#20026;人沉稳,头脑精明,颇讲义气,很得下面兄弟的爱戴。?#36361;?#19982;东心雷关?#21040;?#22909;,感情深厚。他毕竟太年轻,又是底层出身,之所?#38405;?#22352;上北洪门的堂主,与东心雷的大力推荐离不开关系。

  ?#36361;?#26159;第一次见到谢文东,虽?#27426;?#20182;年纪轻轻的外表、平平常常的样子感到很意外,但还是表现得比较拘谨,说话时语气?#34892;?#39076;抖。

  谢文东见过众人,随后问道:“老雷,总部过来了多少兄弟?”

  东心雷答道:“两千人左?#25671;!?br/>
  谢文东又看向?#36361;螅?#38382;道:“刘兄弟,我们S市的堂口里有多少兄弟?”

  ?#36361;?#27605;恭毕敬地躬身说道:“上上下下的兄弟加在一起,有一千五百?#36865;?#19978;。

  两面加在一起共有三千多人,差?#27426;?#22815;用了,谢文东点点头,垂首?#20102;肌?#26681;据灵敏提供的情报,十五家洪门?#21482;?#30340;人在S市聚集了?#37027;?#24038;右,人数虽然是多,但为了隐藏形迹,这许多人分散在S市的市区以及周遍县镇里,战斗力不集中,很容易将其逐个击破。

  想着,谢文东问灵敏道:“有没有查出来敌人的主要头目藏在什么地方?”

  灵敏点下头,看着刘波,说道:“刘哥你?#34507;?”由于对方头目藏身的地方是暗组最先查出来的,灵敏感觉自己不好说太多。

  刘波明白她的意思,憨憨的一笑,扬头道:“灵小姐?#34507;桑?#27809;关系!”

  灵敏一笑,不再客气,拿出S市的地图,说道:“东哥,十五家?#21482;?#30340;主要头目都聚集在市区东北部近?#36857;?#20154;数大概有七八百人,虽然?#27426;啵?#20294;很精良,望月阁的两名长老应该也在其?#23567;!?b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