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魏东东平生第一次听从了彭真的建议,却为日后留下无穷无尽的祸端。

  彭真与魏东东继续从周遍地区大量的抽调人员,甚至将许多城镇里的青帮干部也一并调来,使青帮在?#30007;?#22320;方几乎变成了势力真空。

  为了守住南京,他二人背着韩非下了血本。由于二人抽调的人员较多,大大增加了据点里的人数,随后几天三眼等人又发动了数次进攻,结果并未讨到太多的好处,双方的?#38382;樸直?#24471;胶着。

  T市。和谢文东会面之后,西胁和美把他的意思转达给高山清?#23613;?#24819;?#22351;?#22905;会偷偷跑到中国与谢文东会面,高山清司吓了一跳,急忙问她现在的处境如何,有没?#24418;?#38505;。西胁和?#26469;?#30340;干脆,直接说明谢文东对她没有恶意,并将两人会面的经过以及谈话详细讲述了一遍。

  高山清司听完,开?#21152;?#35947;起来。

  他和谢文东打过?#22351;潰?#24863;觉此人城府太深,让人捉摸不透,自己若去中国,谢文东会不会害他,谁都不敢保证。

  见他态度忧郁,西胁和美说道:“现在我们对阵入江祯,处处落于下风,而?#19968;?#23396;立无援,短时间或许还可以支撑,可是时间一长,那些原本站在我们这边的兄弟们会不会投向入江祯可就不一定了。”

  西胁和美说的是事实,高山清司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

  虽然山口组内有一大批高级干部和若众站在他这一边,暂时能与入江祯争长短,但是入江祯打着山口组正统的旗号,对于外界来说,高山清司的势力和叛贼没什么两样,绝大多数的日本黑道打个都站在入江祯那一边,支持高山清司的基本没有,如此一来,高山势力等于陷入孤立无援的地步,时间一久,下面的人肯定会生异心,其势力也将随之土崩瓦解。

  若是日本洪门能站在他们这边,并将入江祯谋害筱田建市的事公之于众,?#38382;平?#31435;刻发生转变,高山清司也可以由叛军转化为正统,光明正大的去?#22336;?#20837;江祯,甚至还能联合道其他的黑帮协助。

  所以说,能否争取到谢文东的支持,对高山清司势力来说至关重要。

  “和美,你认为谢文东真的会帮我们吗?”高山清司心中?#22351;祝?#30097;声问道。

  西胁和美摇头,她也看不出来谢文东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她说道:“谢文东会不会帮我们,?#20063;?#30693;道,但既然他提出了条件,哪怕只有一?#32943;?#26395;,我们也应该尽力去争取!”

  听完这番话,高山清司点?#35828;?#22836;,正色说道:“好吧,和美,你答复谢文东,三天之内,?#19968;?#36214;到中国与他会面。”

  谢谢和美为了他和山口组可以不顾性命之忧与谢文东碰面,高山清司觉得自己再畏畏缩缩就显得太胆小怕事了,而且从另一个方面讲,他也不放心留西胁和美一个人在中国。

  三日后,高山清司如约来到中国,T市,与谢文东碰面。

  当他到T市时,已是晚间,谢文东在自己的别墅内接见了前来的高山清司和西胁和美。

  自?#30001;?#27425;在吉乐岛一别之后,两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看到对方,心中皆有些唏嘘,上次高山清司是谢文东的阶下囚,而现在,两人是并肩而坐的谈判对象。

  无论二人心中歌怀什么样的鬼胎,见面时表现出的态度却都很热情,相互之间友好地握了握手,随后,谢文东笑呵呵地摆摆手,招呼道:“高?#36739;?#29983;,请坐!”

  高山清?#23478;?#19981;客气,虽然这是在谢文东的家中,而他身边又未带太多的保镖,可他确十分从容,落落大方的坐下,随意地打量别墅内的装?#39759;?#25670;设,同时笑道:“谢先生这里的环境恨不错!”

  “多谢夸奖!”谢文东含笑说道:“以前由于你我的立场不同,身份不同,各谋其职,是敌人,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高?#36739;?#29983;不要介意。”

  “哈哈,谢先生太客气了,我怎么会呢?!”高山清司爽朗的大笑,说道:“我希望谢先生不要记恨?#20063;?#26159;真的!”

  说话间,下面人将茶水端了上来。

  高山清司随之拿起杯子,浅饮一口,不再寒暄,直截?#35828;?#22320;说道:“我来这里见谢先生的目的,想必和美和谢先生说得恨清楚了。”

  谢文东翘着二郎腿,十指交叉放于膝上,含笑点头道:“恩!”

  高山清司身子向前一探,问道:“不知道谢先生?#21916;?#32943;帮我这个忙呢?”

  谢文东耸?#22987;紓?#27809;有直接回答,笑道:“我这个人恨公平,只要别人肯帮我的忙,那当他遇到困难来找我帮忙的时候,我?#37096;?#23450;会尽力帮他的。”

  高山清司和西协和美都是一愣,相互看看,不明白谢文东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一直以来,他两都没帮过谢文东什么忙,倒是给他制造过不少麻烦,如此?#36947;矗?#35874;文东是不?#24613;?#24110;他们了?高山清司眨眨眼睛,疑问道:“谢先生的意思是。。。。。。?”

  谢文东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我帮你,你帮我,我们大?#19968;?#30456;帮忙。”

  高山清司不露声色地随口问道:“谢先生想让我帮什么忙?”

  谢文东悠悠一笑,说道:“据我所知,贵组在?#20405;?#23588;其东亚各国皆?#32961;?#23567;的势力吧?”

  不明白他这?#27425;?#30340;目的是什么,高山清司茫?#22351;?#28857;点头。

  谢文东又道:“我可以让日本洪门帮你,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甚至可以亲自带领下面的兄弟去日本帮你,杀掉入江祯,把你推上山口组组长的宝座,作为回报,我需要你在成为山口组组长之后用贵组的一切力量帮?#20063;?#38500;掉东亚各国的洪门?#21482;幔?#36825;,就是我的条件。”

  啊,原来如此!谢文东想要的原来是这个。

  高山清司没?#26032;?#19978;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西胁和美。后者将谢文东的话仔仔细细琢磨了一遍,然后微微点下头,示意可以接受。

  现在己方势力能否生存下来都是个问题,若谢文东真

  -这个[秋天22:58:53

  能尽全力帮助己方,答应他的条件倒也没什么,毕竟东亚各国的洪门?#21482;?#21183;力并不是很强,再者,就算是退一万步说,高山清司若真成为山口组的组长,那时翻脸不认账,谢文东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西胁和美嘴角动了动,路出似有似无的笑容。

  高山清司惹事她多年,对她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之看她的样子,便明白西胁和美心里是怎么想的。他?#34507;?#21497;了口气,抬起头来,看者谢文东,笑问道:“谢先生,难道你不怕帮我坐上组长的位置后,?#19968;?#31361;然变卦吗?”

  西协和美一听这话,?#25104;?#39039;变,暗骂一声笨蛋,即使真要变卦,你也不能现在说出来嘛!事情恐?#20081;?#31967;。

  哪知谢文东不怒反笑,而且是哈哈大笑,好一会,他收住笑音,先是看眼西协和美,那对晶亮逼人的目光?#36335;?#30475;穿她的?#36335;?#22905;的皮肉,直?#28044;?#21040;她的心底,随后他又看向高山清司,摇头说道:“女人的心是善变的,我信不过,但是我能信得过高?#36739;?#29983;,而且我相信,只要是高?#36739;?#29983;许诺过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有变卦的可能。”

  谢文东说得是实话,高山清司确实给他这样的感觉,他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20889;懟?br/>
  万万没有想到谢文东会说出这样的话。

  自己的伙伴、朋友、兄弟都信不过自己(他被入江祯指为是山口组的叛徒之后,有许多不明原由的同僚离他而去,反投到入江祯的帐下),而自己曾经的对手、敌人、冤家却对自己如此信?#21361;?#36825;不仅是?#22336;?#21050;,而且很可笑,但此时此刻高山清司却笑不出来,心头一热,包含着无数?#20102;?#21644;苦涩的泪更新最快手机16K小说网 16k.cn水差点涌出来,他仰面长长吸了口气,将泪水忍了回去,咬住嘴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轻声又?#32479;?#22320;说道:“你……信任我?”

  “恩!”谢文东正色道:“在我心中,高?#36739;?#29983;可算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汉,只要是你说的一句?#20449;擔一?#30334;分之百的信任!”

  无论谢文东这话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都已足够让高山清司觉得无比感动。

  他笑了,笑得又苦又甜,顿了片刻,突然伸出手来,重重地点头道:“谢先生,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39029;?#25481;入江祯,只要我能控制山口组,我一定尽我之所能,帮你扫清东亚地区的洪门势力!这是我的?#20449;?”

  谢文东的?#25104;下?#26159;浓浓的笑意,俩只狭长的眼睛眯成黑缝,道:“好!你我一言为定!”说着,他重重拍下高山清司的手掌。

  “恩,一言为定!”

  谢文东与高山清司击掌?#32824;模?#30830;立了双方日后相互合作但又十分牢靠的关系。

  看着笑眯眯的谢文东?#22270;?#21160;异常的高山清司,一旁的西协和美终于明白了,谢文东为什么非要见高山清司高山清司,他为什么非要和高山谈而不是和自己谈,谢文东的可怕之处在于你琢磨不透他,而他却能把你看得很透彻。

  只一句话就征服了高山。。。。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