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六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答应望月阁对谢文东进行?#22336;?#30340;洪门?#21482;?#20027;要集中在?#20405;?#19968;带,这些人都视谢文动为自己最大的威胁,希望早点能将他铲除掉,其中韩国洪门?#21482;?#30340;老大郑龙、菲律宾的?#21482;?#32769;大周文才、越南?#21482;?#30340;老大李忠等人。

  这些?#21482;?#30340;大哥连同望月阁的长老聚到一起一合计,想派出主力人员去与北洪门正面冲突基本?#21916;?#21487;能。毕竟北洪门在中国北方势力强威,人员众多,即使把这十几家?#21482;?#30340;全部成员都加在一起也未必有北洪门的人多,而?#19968;?#26159;在人家的地头上作战,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何况,他们要铲除的人是谢文东,并不是整个北洪门,没有必要与北洪门斗个鱼死网破,双败具伤,商量到最后,众人决定还是以暗杀、偷袭、骚扰为主。

  十几家?#21482;?#38024;对北洪门的各个堂口进行骚扰和偷袭,而各个?#21482;?#20013;的精锐连同望月阁的长老潜伏到T市,寻?#19968;?#20250;,刺杀谢文东。

  他们这边把计划定下来,参与刺杀行动的曲青庭便把消息通知给了谢文东。

  这次,望月阁派出四名长?#24076;?#26354;青庭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位?#30452;?#26159;侯广俭、颜俊伟、沈红松,其中沈红松与曲青庭关?#21040;?#22909;,以他马首是瞻,可算是他的嫡系,至于侯广俭、颜俊伟二人则是忠于阁主的长老。

  本来这次望月阁并没?#20889;?#31639;派出曲青庭,是他自己主动请缨,可是谁能想到他竟然暗藏私心,与谢文东私下串通,成为望月阁内部的一最大毒瘤和隐患。

  接到曲青庭的消息后,谢文东不敢大意,直接传令下去,让北洪门各个堂口开始施行红色戒备。红色戒备可算是洪门内最高级别的警戒,只有与敌对势力争斗时期才会这样,为?#35828;?#24481;洪门?#21482;?#30340;来袭,谢文东也只能全帮总动员。

  这几天,谢文东的?#37027;?#19968;直很压?#37073;?#38500;了望月阁引起的麻烦之外,更主要的是因为金蓉的伤势。

  金蓉早已经脱离了危险期,身上的伤也痊愈得很快,可要命的是她却迟迟没有苏?#21387;?#26469;,这是让谢文东、金鹏以及所有人无论如何也想?#22351;?#30340;。

  谢文东多次询问医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医生给他的答复是金蓉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问题,关键是她自己的潜意识不想苏醒,这是任何先进的医学技术都无法解决的。

  连医生都?#20063;坏?#37329;蓉苏醒的办法,谢文东更是一筹莫展。看着病床上睡得安详的金蓉,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他想对金蓉说声抱歉,可是金蓉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当初医生说金蓉有变成?#21442;?#20154;的可能,他那时还觉得只是医生的危言耸听,想?#22351;?#29616;在竟然变成了事实。

  几天下来,谢文东和金鹏都瘦了一圈,两人自己受折磨的同时,也在折磨?#27966;?#36793;关心他们的人。彭玲就是其中之一。

  北洪门总部,谢文东的办公室。

  当彭玲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谢文东正站在窗前,目光投向远方,楞楞发呆。

  彭玲走到他的身后,轻声唤道:“文东!”

  谢文东回过神来,忙转回身,看到彭玲,他牵强地一笑,道:“小玲,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看着谢文东消瘦许多的面颊,彭玲?#20013;?#37240;?#20013;?#30171;。她轻轻握住谢文东的手,说道:“文东,不要着急,蓉蓉很坚强,她?#27426;?#20250;?#21387;?#26469;的。”

  谢文东心中苦叹。

  这几天,他把所有的办法都想到了,也都用到了,但无论是他的刺激还是金鹏的刺激,对昏睡中的金蓉都丝毫不起作用这种有劲使不出的无力感,好像是头顶有座大山在死死地压着他,让他搬?#22351;簦?#25379;?#22351;簦?#21387;抑得将人的神经扯断。不想让心中苦闷的情绪感染到彭玲,他笑了笑,点点头,轻声道:“嗯!蓉蓉会?#21387;?#26469;的!”

  他这话即是对彭玲说,也是在?#21442;?#20182;自己。

  这时,金眼从外面走了进来,先是看眼彭玲,随后走到谢文东近前,低声说道:“东哥,王海龙求见。”

  “哦?”谢文东双手抚了抚面颊,深吸口气,振作精神,对彭玲说道:“小玲,你?#28982;?#21035;墅吧,我这边处理点共事。”

  彭玲善解人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出办公室。

  知道她离开时,谢文东才发现办公桌上多了一只保温壶,打开?#20146;櫻?#39039;时飘出浓浓的香气,里面装的是煲好的还滚热的鸡汤。看罢之后,谢文东的心中生出丝丝暖意,不知不觉地露出笑容。

  时间不长,王海龙走了进来,走到办公桌前,深施一礼,说道:“东哥好!”

  “王兄请坐!”谢文东摆摆手。等后者落座之后,他问道:“王兄找我有?#38382;?”

  “东哥,你上次安排的事我已经办妥了。”说着话,王海龙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沓文件,双手递到谢文东近前,说道:“东哥,我一共找到四名金融业的人才,他们可算是中国金融?#21040;?#20869;首屈一指的人才,这是他们的个人资?#24076;?#35831;东哥过目。”

  谢文东接过,大致翻看了一遍,点点头,说道:“做得好!”“谢?#27426;?#21733;夸奖。”王海龙顿了一下,又道:“对了,东哥,安哥拉现在停止了内战,百业待兴,充满了商机,各国的企业都在向安哥拉挤……”

  将文件放下,谢文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和知道说这些干什么,笑问道:“王兄有什么话就直?#34507;?”

  “啊,是这样的,东哥,你看洪武集团有没有必要向安哥拉发展?”王海龙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谢文东闻言一怔,自己一切关注银行和钻石方面的事,倒把洪武集团给忘记了。他?#20204;?#39069;头,摇头而笑,说道:“如果有钱可赚,当然可以去安哥拉发展了。如果你想把生意做到安哥拉,?#19968;?#21644;那边的政府打声招呼,让他们对洪武集团多加?#23637;恕!?br/>
  “那样就太好了!”王海龙欣喜地连连道谢。

  洪武集团是北洪门的企业,并非是王海龙的,但他作为洪武集团的负责人,对整个企?#25932;?#30410;的盈亏负有直接责?#21361;?#20570;得好,他会得到嘉?#20445;?#20294;若做的不好,甚?#37327;?#20102;本,那可就不是职位能不能保住的问题了,而是脑袋问题。

  洪武集团发展到安哥拉,以自身实力?#30001;?#35874;文东的影响力,肯定能?#21448;写?#36186;特赚,不仅能减轻王海龙的压力,同时也能使他的年底分红变得更加丰厚。

  “东哥,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去趟安哥拉,先熟悉那边的环境,再把要做的项目定西来!”王海龙急忙说道。

  “恩!可以。”谢文东想了想,说道:“安哥拉刚刚恢复和平,境内还不太平,你可以?#30001;?#22242;内带些兄弟过去,保护你的安全。”

  “多?#27426;?#21733;,多?#27426;?#21733;!”王海龙受宠若惊,一个劲的点头。

  谢文东笑了笑,补充道:“让你去安哥拉,是为了集团日后的项目做准备,一切费用皆由集团来出,不过,你可不要拿着集团的钱去那边做公费旅游哦!”

  王海龙听完,两腿一软,差点?#30001;?#21457;上出溜到地上,急声说道:“东哥放心,即便是借属下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摆手道:“王兄不要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对王兄的为人我是百分百信赖的,当然不可能和政府那些高官老爷们相提并论了。”

  “是,是,是!”王海龙长长嘘了口气,?#37027;?#25830;了?#28860;?#22836;的冷汗。

  谢文东仰头道:“如果哦没什么事,就回去准备吧!既然要做,动作就要快一些,不要被别人抢了先机。”

  王海龙站起身,敬声说道:“属下明白,东哥,那我就先告辞了。”

  “慢走!”谢文东淡?#22351;?#24212;了一声。

  洪武集团这时候才开始想起进军安哥拉,确实晚了一些。

  此时?#34892;?#22810;国家的企业和公司已经先一步进入安哥拉,涉足到各个领域中,其中动作最快的要属香港企业,其中又以黑旗帮的几大集团为主,另外中国政府的动作也不慢,借着与安哥拉政府?#24049;?#30340;关系,国?#31227;?#19994;大张旗鼓的进入安哥拉,接下来便是美国的跨国公司,通过与安盟的关系,在安哥拉亦?#21152;?#19968;席之地。

  谢文东并不在乎这些,以他手中所持有的安哥拉国家银行的股

  份,即使外国的企业在安哥拉做得再好,他也有办法将其搞垮。

  国家银行的股份,就如同时时秒秒都在增加的国债,他完全可以通过这个来给安哥拉政府制造压力,得到他想要的一?#23567;?br/>
  王海龙还没去安哥拉,安哥拉政府到先给他打来电话,其政府官员们希望与谢文东会面。

  安人运和安盟的和解,使安哥拉政府出现了变动。安人运毫无疑问的继续战局的主导地位,国家的总统、总理以及重要部门皆有安人?#33487;?#20826;的人员担当,而安盟只是占了些相对不重要的职位,比如农业部部长、教育部部长等。

  现在双方停止战争,国?#19968;?#22797;了和平,安盟也取得了合法的地位,这时候安盟开始关注己方和谢文东之间的关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