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四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看着刘有力对自己倾佩有加的样子,三眼得意的哈哈大笑,悠然说道:“青帮也不过如此嘛!”

  没和青帮交手之前,三眼对青帮还存有颇多忌惮,可是经此一战,他?#37027;?#26494;缓了许多,觉得青帮和东北那些曾被自己征服的帮派比起来,没什么两样,也高明?#22351;?#21738;去。

  而实际上,魏东东并不至于如此不济,这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过于轻敌,另外?#22351;悖?#38738;帮在情报方面也出来了问题,对文东会骨干抵达南京的事毫不知情。

  刘有力琢磨着三眼这句话,心中多少有点不是滋味。

  三眼没来南京的时候,自己一直被青帮压着打,原来的一千多兄弟一直被打成现在的三百人,可三眼?#22351;?#23601;用这三百人取得一场大胜,前后相比,自己就显得太无能了。可是很快他又释然,自己在北洪门毕竟是个小人物,之所?#38405;?#32479;管南京堂口,也是因为堂主被暗杀,实在没人可用才把自己推上来的。

  他笑问道:“三眼哥,咱们下一步怎么做?”

  现在,刘有力对三眼彻底服气了,也为他马首是瞻。

  三眼笑道:“先给东哥报个喜,让东哥在T市不要惦记我们。电话你打吧!”

  他的意?#24049;?#26126;白,?#21387;?#21171;推给刘有力,后者哪能不明白,心中欢喜得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连连搓手,红着老脸说道:“呵呵,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25512;!?br/>
  三眼心中暗笑,即便是让刘有力打电话,东哥也能明白怎么回事,他只是故意卖个人情给刘有力罢了,好起到拉拢人心的作用。如果文东会以后真按照东哥预想的方向发展,并入北洪门,那他现在就得开始积极拉拢北洪门的各个阶层干部,好为文东?#23835;?#21518;在北洪门的地位打下基础。

  另一边,魏东东和彭真正在收拾残局,一边将受伤的兄弟送往医院,一边统计伤亡的人数,可这一统计,魏东东和彭真的?#37027;?#37117;随之阴沉了下来,?#25104;?#20063;阴韵密布。

  这一场混战,青帮战死五十多人,受伤的更是不计其数,保守故意也超过三百,另外?#30001;?#19968;些逃得没了踪影的人?#20445;?#25112;斗力直接减员了将近五百号。

  平?#33258;?#21463;如此大的重创,魏东东和彭真的心里哪能好受。尤其是后者,气的?#27426;噲拢蛋?#21676;牙,恨?#22351;?#23558;刘有力揪出来将其碎尸万断。

  他们这边还没清理完战场,手下的电话又打近来,称刚?#23637;?#19979;的堂口?#30452;?#21271;洪门?#19981;?#21435;了。

  彭真听完手下的报告,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了。这一战,真可谓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乙方白白损失五百名兄弟,到头来什么都没捞着。

  “魏老弟,我们实在是太轻敌了!”彭真咬牙切齿地狠声道。他虽然用“我们?#20445;?#23454;际上是在埋怨魏东东。

  魏东东当然能听明白他的意思,默默地点点头,说道:“刘有力是个庸才,但今天晚上?#32531;?#38376;能算计得如此周密,肯定是来了援军。”

  彭真摇头道:“不可能!负责情报的兄弟未并发?#30452;?#27946;门?#20889;?#25209;人员进入南京。”

  魏东东托着下巴?#25376;?#35828;道:“也许北洪门的行dong太过于隐蔽,眼线没能查出来。”

  彭真看了魏东东一眼,心中嗤笑一声,不以为?#22351;?#35828;道:”哼!败了就是败了,何必给自己找这些借口?!他?#22987;?#36947;:“现在我?#20405;?#21097;下一千多人,无论怎样,再想打下南京堂口已然不可能,甚至在南京已经没?#20889;?#20316;为,魏老弟,我们得向帮主求援,加派援军过来。

  魏东东摇摇头,长叹一声,说道:”韩大哥正在和南洪门作战,也是用人之际,?#30001;?#20182;本来就没看重我们对北洪门的牵制,想来,韩大哥不会给我们增派援军的。”

  “那怎么办?”彭真哭然说道:“我?#20146;?#19981;能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见帮主吧?”

  “还有办法。”魏东东沉吟了片刻。随后抬起头,说道:“我们可以先从附近的城镇调些兄弟过来。”

  “彭真吸口气,惊讶地看着魏东东,低声问道:“没有韩大哥的命令,你我私自调人,出了意外怎么办?”

  魏东东凝声说道:“那我们就不让意外发生。?#20154;?#21033;拿下南京之后,再向韩大哥汇报。功足可以抵过。”

  彭真低头不语。

  这可不是小事情,韩非不发话,他和魏东东私自调动地方人?#20445;?#19975;一出现死伤怎么办?万?#22351;?#26041;因人力空虚?#22351;?#20154;钻了空子怎么办?见他?#25104;?#38452;晴?#27426;ǎ?#39759;东东眼珠一转,说道:“这次失败,责任在我。是我太大意了,不过只要有足?#22351;?#20154;手。?#19968;?#26159;有把?#25112;?#21335;京拿下来的。”说着话,他拍拍彭真的肩膀,又道;“老彭,如果你更新最快燈火書城手打希望你加入支持手打组害怕酣大哥怪罪,你就?#28982;?#21435;好了,我留下来,南京我是要定了,一切责任也由我一个人承担!”

  彭真本不打算陪魏东东一起冒险,不过听他这么一说,他反而不好开口了,那显得他的胆子太小

  ?#20102;?#20102;好一会,他疑声问道:“魏老弟,你到现在还以为我们能打下南京?”

  ?#26263;?#28982;!”魏东东正色说道:“北洪门内,真正能让我头疼的只有谢文东一个人,现在他无法脱身,不能赶到南京来,南京也就如同我囊中之物!”

  唉!彭真暗叹口气,苦笑道:“好吧!按找你的意思做,我们调动附近地区的兄弟过来!”

  “我们现在撤吧!”下了决心,彭真的精气神又上来了,振声说道:“先修养?#27426;?#26102;间,顺便等增援的兄弟过来。”

  “不!”魏东东摆摆手,含笑说道:“我们现在还要去打北洪门的堂口。”

  “还要去打?”

  ?#26263;?#28982;!必须得给他?#20405;?#36896;足?#27426;?#30340;压力,将他们刚刚提升起来的士气向下压一压,顺便探探虚实,看北洪门久久来了多少援军!”

  魏东东和彭真商量了一番,带着近两千的手下人又?#34987;?#21271;洪门的堂口。

  这不仅让刘有力感到吃惊,连三眼也十分意外,正常情况下,青帮刚刚吃了一个大亏,应该休整一个晚?#21916;?#23545;,想?#22351;?#36825;么快又打来了。

  刚才的取胜,是因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得青帮措手不及,现在双方开始正面对抗,北洪门顿时原形必露,三百人再怎么虚?#27966;?#21183;,毕竟还是三百人。

  随着战斗的白?#28982;?#21452;方也各拿出看家的本事,全部的实力,在外观战的彭真笑了,向魏东东连连点头,说道:北洪门原来还是只有这点人,刚才还真是被他们吓了一跳呢!

  魏东东冷笑一声,说道:看起?#27425;也?#26159;小看了北洪门,而是小看了刘有力,这个?#19968;?#31455;然还和我玩个阴招!

  我看援军也不用再找了,今天咱们就一鼓作气把堂口打下来!说着话,彭真甩掉外套,亮出宽刀,甩开大步,直向堂口内冲去。

  此时,北洪门和青帮人员争斗的焦点在堂口大门,一边在外,拼命地向里冲,一边在里,全力地向外顶,双方正面冲突,近距离撕杀,毫无?#35760;?#21487;言,前面的人员在敌人的乱刀下成排成排的倒下,后面立刻有更多的人补个,继续抡?#26007;?#29378;的劈?#22330;?br/>
  场中刀光霍霍,不时能看到鲜血飞溅,连带着震人心魂的?#21307;?#22768;。

  敌我双方的人员皆杀红了眼,拼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象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流淌的鲜血却汇集到了一起,象是小河一般,顺着台?#29730;韃欢?#22320;淌下来。

  都给我闪开!

  彭真亲自下了战场,高喝一声,直把周围的青帮帮众震得耳膜生痛,脑袋嗡嗡直响。

  只听哗的一声,青帮人群象潮水一般向两旁散去,空出一条一人多宽的通道,彭真提刀前冲,到了双方交战中央,正好看到正前?#25509;?#19968;名杀得浑身是血的矮个胖子,不时将已方兄弟砍翻在地,他

  嘿嘿冷笑一声,举刀就劈,同时喝道:“给我躺下!”

  他这?#22351;叮?#29992;了全力,刀破空气,呼呼做响,发出刺耳的?#22530;?#22768;。

  这矮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李爽,听出对方这刀?#25340;?#21147;沉,若是别人,肯定会选择让开,但李爽生性刚烈,好胜心也强,毫不在乎,横刀硬接。

  只听当琅琅一声尖锐的金属碰撞声,李爽蹬蹬蹬连续倒退三大步,连带着,将身后的北洪门帮众撞倒一片,总算将身形稳住,整条胳膊好象过?#35828;?#20284;的,麻酥酥的,用不上力气,开山刀无力的下垂,鲜血顺着他的虎口划过刀身,滴在地上。

  澎真受反弹之力,也退了一步,心中?#34507;?#21507;惊,想?#22351;?#36825;小胖子力气如此的大,竟然能硬接下自己这刀,还把自己震退一步。

  他嘎嘎?#20013;Γ?#20262;刀又向李爽冲去,这一次,他使出十二分的力气,看架势,誓要将李爽当场劈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