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一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三眼的轻松,很快感染了北洪门的众人,紧张了大半个晚上,他们的?#20146;?#20063;都饿了,三眼说完,人们纷纷赞好。

  刘有力见状,无奈地摇摇头,三眼是掌门大哥派来的,既然他这么安排,就按照他的意思做吧,真出了大事,自然也由他顶着。想罢,他挥挥手,说道:“都去吃饭吧,但是不要走远,明白吗?”

  “是!?#21271;?#27946;门的众人答应一声,分散开来,三五成群,去路边挑选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姜森和高强?#25381;新?#19978;跟过去,前者问道:“我你谁去开车?”

  高强笑了笑,淡然说道:“我来吧!”

  “小心点!”姜森正色说道。高强点点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开了。

  到十二点多时,街道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各个摊?#22351;?#32769;板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打佯,还在继续吃小吃的基本都是北洪门的人。

  三眼站在路边,吃是涮锅,手里还拿着几串豆腐皮,边吃边对身边的刘有力说道:“这个味道不错!”

  他吃得津津有味,可刘有力食如?#35272;?#24515;中苦笑,这都什么时候了,青帮的人随时会到,可看三样的样子不象来打架的,倒象是来游玩的。他叹口气,看了三眼一眼,把头扭到一旁,三眼自己胡闹倒没什么,他他这是拿几百号兄弟的性命开玩笑啊!

  三眼看出他的心思,仰面大笑,也不解释,继续吃他的。

  这时,他的电话响起,三眼擦擦了油乎乎的手,?#28044;?#34955;中那出手机,夹在耳边,说道:“喂!什么事?”

  “张先生,青帮的车队来了,马上就进入街口。”对方的语调生硬古怪,听起来十?#30452;?#25197;。三眼能辨认出来,打电话的人正是刚刚与自己碰过面的山口组人员,宫本川。

  “谢了,宫本先生。”三眼说完,将电话挂死,向左右瞧了瞧,问道:“强子呢?”

  姜森答道:“强子去开车了。”

  “恩!”三眼说道:“给强子打个电话,通知他青帮的人马上就到!”

  “好!”姜森随口答应一声,给高强挂去电?#21834;?#38738;帮要来了,他们依然如故,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可刘有力?#25104;?#22823;变,惊讶道:“青帮来了?妈的,今天怎么这么快!”说着,他向?#38393;?#24352;望一番,随后高声喊道:“兄弟,都不要……”

  他本想令下面的兄弟不要再吃了,都做好迎战准备,可话只说了一半,三眼拢了拢他的胳膊,笑道:“刘兄不要紧张,让兄弟们继续,如果饿着?#20146;由?#25112;场,怎么能打得赢。”

  刘有力瞪大眼睛看着三眼,手指街口,说道:“可是青帮的人马上就来了啊!”

  三眼笑呵呵道:“共军还在河北,你慌什么?”这是他与李爽能人?#30340;?#26159;的玩笑话,刘有力听不明白,满面茫?#22351;?#30597;着他,三眼拍拍他肩膀,道:“轻松点,继续吃吧!”

  刘有力翻翻白眼,心中讨道:如果三眼不是疯子,那么一定是自己疯了……

  没过两分钟,街道道口的方向马达声轰鸣,随后,行驶过来十多辆大货车,还有七、八辆的面包车,看架势,来人绝对不少于八百号。

  三眼在吃东西的同时,也将快速而来车队从头到尾的打量一番,做到心中有数。他?#25104;?#30340;表情是轻松,但是要说不紧张那是虎人的。这是他第一次带领北洪门的人战斗,只能赢,不能输,而且他对北洪门的战斗力一点都不熟悉,若这三百人是文东会的兄弟,他有十足的把握,但换成了北洪门的人,他心里也是?#22351;?#30340;。

  眨眼的工夫,车队直接穿过街道两旁的小吃店,向堂口方向驶去。

  三眼,李爽,姜身等人没有什么?#20174;常?#20294;是刘有力已经急了,他低头说道:“三眼哥,快下令动手呀!”

  “先不急!”“还不急?再?#27426;?#25163;,青帮的人就过去了!”刘有力抓耳挠腮,焦急得汗如雨下。

  “呵呵!”三眼笑道:?#20843;?#20204;过不去!”

  “怎么?”刘有力奇怪的看着他,疑声问道。

  正在这时,只听见车队传出一阵嘎吱的急刹车声。

  原来,车队正要穿过街道的时候,从街尾处突然行来三辆汽车,这本没什么,路面够宽,双方可以相安无事的擦肩而过,但这三辆汽车确实并肩行来的,完全将路面堵死了,而且来的很突然,车队毫无准备,纷纷急踩刹车,总算没有撞在一起。

  “cao你妈的!”车队头?#36947;?#30340;人?#26032;?#30528;从车窗探出头来,看向横在路少年宫的三辆汽车,高声喊道:“会不会开车?让开!”

  没有人答话,车门一开,一名二十多岁的高个青年从?#36947;?#36339;了出来,身子依靠着车身,掏出香烟,竟悠闲的抽起烟来。

  “吗的,这小子活腻歪了吧?!”头?#36947;?#19979;来数名青年,大步流星向那高个青年走去,嘴里噼里啪啦地让他把车立刻开走。

  高个青年好象聋子似的,对他们的话毫无反应,默默地吐出一口青烟。

  几名青年到了他近前,向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其他人,心里松了松,其中的一位大步上前,伸出手来,一把将高个青年的脖领子抓住,怒声吼道:“cao你妈的,你耳朵聋了,眼睛瞎了吗,我们在和你说话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叼着香烟的青年手臂突然一抖,一把一尺半长的开山刀从他的袖口中掉下来,啪,五指回缩,紧紧将刀把扣住,随后对?#35760;?#24180;的小腹恶狠狠刺出一刀。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青年毫无反应,被这一刀刺个正着,一尺多长的刀身过半都没入他的?#20146;?#37324;。青年的?#25104;布?#21464;得苍白,?#24590;?#30528;倒退一步,低头看着插在自己?#20849;?#30340;开山刀,然后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高个青年。

  突如其来的一刀,也把另外的几名青年吓呆了,站在原地,半晌没回过神来。

  高个青年面无表情,满脸的冷漠,他?#28044;愣道?#25343;出黑皮手套,快速地带在手上,接着,向前跨出一大步,到了青年近前,抓住仍插在他小腹的开山刀刀把,顺势一脚踢出。

  嘭!

  青年惨叫一声,倒退出去,?#20146;由?#30340;开山刀也随之?#35805;?#20986;来,顿时间,红白相间的肠子?#30001;?#21475;流了出来。

  直到这时,他的几个同伴才反应过来,惊叫着回手摸刀,?#19978;?#20182;们的动作太慢了。

  高个青年毫不停顿,拔刀,踢人的动作一气呵成,随后挥刀就

  上,只见场中血光迸溅,眨眼的工夫,那几个青年身中数刀,皆倒在血泊?#23567;?br/>
  “啊!是敌人!”

  头辆面包?#36947;?#30340;青帮人员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车门一拉,从里面又下来七名青年。手中清一色的片刀,嚎叫着向高个青年冲去,一各个满面杀气和怒火,恨?#22351;?#23558;对方碎尸万段,为己方的同伴报仇。

  高个青年的脸依然冷漠,就好像千年的死冰一般,始终一变不变。他看?#25490;?#21742;冲来的众人,抬起手来,将嘴上的半截香烟拿下,手指轻弹,香烟飞到半?#30504;?#19982;此同时,身形如箭,非但没有?#27426;?#26041;吓退,反而迎着霍霍的?#35910;?#20914;上前去。

  转?#24067;洌?#20182;与青帮众人接触到一起,?#22351;?#23545;方冲在第一个的那人抡刀,他先是一腿,快如闪电,直接向他人踢飞出去,只听扑通、扑通两声,那人连续撞到身后两名同伴,三人滚成一团。

  那青年?#25487;矗?#21018;翻身从地上坐起,忽觉得眼前银光一闪,接着,胸口发凉,低头一看,高个青年的开山刀已刺进他的胸口。

  “啊——”那青年惨叫出声,两眼翻白,坐起的身子无力的躺了下去。

  与他帅在一起的另外两名青年很快步了他的后尘,被高个青年左右两刀,划开了喉咙。

  连杀数人,?#36947;?#24930;,实则极快。高个青年的?#38431;?#30142;又狠,不留余地,出?#37117;?#35201;命。

  后面的青帮众人看罢,心中无不生寒,车队前方的五辆汽车,车门奇开,从里面窜出二百多号手持片?#35910;?#26834;的帮众,直向高个青年逼去。

  这时,高个青年身后的三辆汽?#36947;?#38075;出三十多号黑衣人,装扮一?#25314;?#28165;一色的黑衣黑裤,手上带着黑皮手套,掌中握有开山刀,站在那里,身上自?#27426;坏?#27969;露出一?#26432;?#20154;的杀气。

  高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高强,而在他身后的黑衣人则是血杀的兄弟。

  这一波青帮车队,带队的人是魏东东。

  由于人员多数,汽车也多,青帮进攻,选择兵分两路,由两条路线前往北洪门的南京堂口,一队由彭真率领,另一队则由魏东东带领,三眼埋伏的这条路,正好赶上了魏东东,以及青帮九百多号的帮众。

  魏东东所坐的汽车位于车队前方,对刚才发生的事看得比较清楚,对方的身手狠毒?#35813;停?#26126;显不是平常人,而且看样子还是有备而来,如此?#36947;矗?#24456;可能自己进入了对方的埋伏。魏东东头脑机敏,马上明白情况?#27426;?#21170;,他坐在?#36947;錚?#27809;有下来,对同车的头目急声下令道:“撤退!令兄弟们马上原路返回!”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