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五章

所属目录:第七卷 风起云涌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那人吃了一惊,疑惑地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向姜森扬扬头,随意指了一下魂组中的一人,然后?#28044;?#34955;中摸出打火机,将叼在嘴里烟点着。

  刚才,因为危险没有解除,所以他一直不敢点烟。要知道,漆黑的海面,一只红彤彤的烟头是很明显的目标,随时都可能招来一颗要命的子弹。谢文东很小心,而且一向都是。

  姜森看完他的动作,举起手枪中,冷酷地连续扣动六下扳机。六颗子弹?#20154;?#26356;加冷酷地打穿六个人的脑袋。

  六具身体还滚热的尸体或落在海中,或瘫倒在快艇上,只剩下一个人傻呆呆的站在那里,此时,死亡的恐惧感已经完全控制住他的神经,麻痹他的意识。同伴的血溅在他的身上、?#25104;希?#20063;彻底瓦解了他的意志。谢文东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对左右人道:“带他上船,我?#35874;?#35201;问。”

  那名魂组成员几乎是被一名大汉拎到军舰上的,当大汉松开手后,他整个人?#27604;?#22312;甲板上,眼睛惊恐万分地环视周围众人。

  谢文东?#38405;俏欢?#26085;语地青年说道:“问他,快艇是从哪里弄来的。”

  青年点点头,将谢文东的话翻译成日语讲给那人听。

  那人闻言,慌张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谢文东?#21040;?#19968;声麻烦,对金眼道:“把他交给你了。”说完,他顺着军舰上的绳梯,跳上姜森所在的快艇,返回吉乐岛。

  路上,姜森问道:“东哥,魂组这次偷袭,你怎么看?”

  谢文东吸口气道:“魂组是做快艇来的,那他出发的地点?#27426;?#36317;离吉乐岛不远,而距离我?#20146;?#36817;的陆地,只有澳大利亚了。”

  姜森疑问道:?#28595;?#36947;,澳大利亚?#35874;?#32452;的人潜藏?!”

  谢文东道:“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其他的组织,只要把那个人的嘴翘开,一切都明白了。”

  姜森叹了口气,摇头道:“想?#22351;?#29926;解后的魂组,竟然还剩下这许多残余。”

  “哼!”谢文东眯起眼睛,冷笑一声。

  上了岸,一名站在岸边的青年汉?#28044;?#27493;走上前,将手里提的一条两尺长的海鱼递给谢文东,恭敬地说道:“东哥,这是你要的。”

  谢文东接过,感觉分量不轻,他笑呵呵拍?#37027;?#24180;肩膀,说道:“?#37327;?#20102;,回去休息吧!”

  青年受宠若惊地忙低身施礼,道:“东哥客气!东哥客气!”

  和姜森临分手前,谢文东又想起什么,叫住他,低声说道:“老森,你给金眼打个电话,告诉他问完话后,顺便把人?#20667;簦?#19981;要带回到岛上,还有那些快艇,全部?#39029;粒?#28023;面上也不要留下尸体。”

  姜森点头道:“东哥,我明白!”

  回到别墅,彭玲还没有睡,身穿睡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谢文东。见他回来,她站起身,上下看了看他,问道:“文东,你去哪了?”

  谢文东提起手中的鱼,笑道:?#26263;?#40060;!”

  彭玲瞄了一眼他手中水淋淋的海鱼,并未起疑心,翻翻白眼,无奈道:“这么晚了,还钓什?#20174;?#21834;?!”

  谢文东打个哈哈,将鱼放到厨房的冰箱里。然后,一?#39063;?#29618;的肩膀,说道:?#30333;?#22791;一下,后天我送你去英国,看望你父亲。”

  彭玲皱皱眉头,听谢文东的话,他似乎不准备陪自己一起去。她问道:“那你呢?”

  谢文东道:“我要去趟澳大利亚,解决一些事情。对了,?#19968;崛?#25991;姿和小风陪你,有她俩在你身边,我很放心。”

  彭玲满心不悦,没错,文姿、小风和她都很合得来,但是,这两人毕竟不是谢文东,让她们陪同感觉怎么能一样。本来,这次?#20998;?#20043;行她是充满期待的,以为可以和文东好好游玩一番,现在,听他说完,什么激情都没有了。彭玲叹了口气,转头看看谢文东白?#27426;?#21448;柔和的面颊,心里充满无奈。他既然能改变计划,临时决定去澳大利亚,那?#27426;?#26159;有事情,而且是重要的事情。虽然心理不痛快,但彭玲并没有任何埋怨,只是幽幽地说道:“文东,那你小心一些。”

  彭玲的善解人意,让谢文东窝心,这样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他点点头,亲密地扶扶她额前的刘海,笑道:“?#19968;?#30340;。”

  第二天。谢文东身穿随意的休闲便装,躺在海边的睡椅上。姜森、任长风、五行兄弟则在坐在他两边的睡椅上。这几人,都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在烈日炎炎的海边,显得格外扎眼,即使旁人看了都会觉得热,而他们几个,却没有丝毫难受的表现。

  ?#30333;?#22825;,那人都说了什么?”谢文东站起身,伸展筋骨,随口问道。

  金眼道:?#20843;?#20204;的快艇,是在达尔文搞到的。然后又由达尔文,到巴斯特?#28023;?#22312;这里调整?#27426;?#26102;候才向我们进发的。”

  金眼作为五行之一,出身于杀手,精通暗杀,他要杀死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想到五十种以上的办法,同样,要折磨一个人而又不让他死,他的办法也有不少,翘开一个人的嘴巴,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达尔文?”谢文东用食指?#20204;?#39069;头,道:“那里虽然离我们不远,但却是土著人的聚集地,他们对日本人不会有好感的,快艇也不可能随意租借给他们。”

  金眼点头道:“没错。”

  谢文东道:“所以,要么魂组有残余的力量在达尔文,要么,就?#27426;?#26377;人在背后支持它。”

  金眼道:“?#19978;В?#37027;个人并不了解这些,他只说出快艇是由一个名?#23567;?#39532;克’的人借给他们的。”

  谢文东侧头,环视众人,问道:?#20843;?#21548;过这个名字?”

  众人相互看看,纷纷摇头。谢文东笑眯眯地耸肩道:“看来,我们得去一趟澳大利亚了。”

  达尔文是澳大利亚北部行政区的首府。北部行政区可以说是澳大利?#20146;?#33618;凉的地带,大部分由沙漠组成,总人口只有十多万,且多是土著?#29992;瘛?#21513;乐岛在澳大利亚北端,和达尔文之间的距离不算远,与巴斯特岛的距离更近,不过那里大多是?#22856;?#20043;外,想要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只有去达尔文了。

  在达尔文,谢文东有自己安插的人,甚至,和当地的高官都有往来。

  吉乐岛四面还海,想到岛上,必须先经过澳大利亚的领海,所以,达尔文通常被做为去吉乐岛的中转站,当然,偷度除外,不过那将冒着?#35805;?#28023;军炮击的风险。作为中转站,经常有飞机在达尔文?#22270;?#20048;岛之间往来,为了方便,减少麻烦的手续,谢文东没少?#20204;以?#24403;地官员的身上。

  无论在世界什么地方,钱,永远都是最有效最直接的通行证。

  彭?#23835;?#33521;国的当天,谢文东带姜森、任长风等人便坐飞机直?#21363;?#23572;文。作为海滨城市,这里具有所有临海城市的一切特点,也是世界上著名的旅?#38382;?#22320;,城市中的街道,随处可见外国的游客。高大的椰树排立道路?#21592;摺?#36208;在?#23835;硐改?#30340;沙滩上,看着?#36947;?#30340;大海,感觉清凉海风的时候,很难相信这坐城市的南面是一片广阔的沙漠。

  伴随一阵轰鸣声,两架直升飞机降落在一家?#30007;?#32423;酒店楼顶的停机坪上,此时,早有人在这里等候,为首的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肥胖,个头高大,身穿碎花衬衫,面带墨镜,头发背到脑后,又光又亮。

  飞机门打开,谢文东从机舱里跳出来,中年人精神一震,忙栽掉眼镜,快步跑上前,恭敬深施一礼,道:“东哥!”

  这个场面很?#30511;Γ?#19968;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竟?#27426;?#19968;?#27426;?#21313;出头的小伙子点头哈腰,满脸的尊敬和小心。

  ?#23736;?”谢文东点点头,上下打量一番中年人,笑道:“你又胖了。”

  这中年人不是文东会的人,也非洪门,而是直接向谢文东效力的。

  他名叫张天扬,为人头脑灵活,擅长经营、投资和理财,被谢文东看中之后,带到澳大利亚,帮自己管理生意。

  张天扬也?#32933;?#27809;让谢文东失望。

  谢文东在达尔文本是没有任何生意而言的,但张天扬来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前后帮他成立东兴环海置?#23707;?#19996;兴金融投资两家公司,最近,他又准备收购一家?#30007;?#32423;的酒店。因为张天扬势头强劲,很快成了达尔文商场上的名人。

  虽然幕后的真正老板是谢文东,可外人根本不了解这些。在人们看来,张天扬是一位头脑精明又不失信誉的华人。

  当地的官员对他也很欢迎,因为在他口袋里,似乎?#35874;?#19981;完的钱。

  谢文东之所以很快和当地官员搭上关系,张天扬功不可没,因为有不少官员都是由他来介绍给谢文东认识的。

  在正规公司的表面下,当然少不了一大批文东会的人。

  他们明面上都是张天扬旗下公司的员工,散布在达尔文各地。这次,谢文东刚好用上他们,让他们打探那个?#26032;?#20811;的人的下落。

  他们打探消息的本事比不上暗组,但在当地居住有?#27426;?#26102;间,?#20113;?#24773;况比较了解,打探起消息来也特别容?#20303;?br/>
  只一天的工夫,他们便把得到消息回传给谢文东。原来,马克是猛虎帮的人。

  谢文东对这个结果,即意外又理解。他和猛虎帮的恩怨由来已久,可以说谢文东的起家,就是靠猛虎帮,只不过那次让猛虎帮一下子损失了五百万的军火。

  后来,文东会和猛虎帮的仇杀一直没有停止过,直到谢文东将其逐出H市以后,总算告?#27426;?#33853;。(详情见《坏蛋1》)

  猛虎帮在中国没有站稳脚跟,损兵折将,其首脑层更是把谢文东视为眼中钉,肉?#20889;獺?#25152;以,他?#20405;С只?#32452;,?#36538;?#33258;?#28023;?#35874;文东完全理解。可是,令他意外的是,猛虎帮的人竟然一直掩藏在他的眼皮底下,而自己却没有发现,如果没?#35874;?#32452;这件事,他们还不知道会隐藏多久,对自己构成多么大的威胁呢?!

  ?#27426;?#35201;把猛虎帮从达尔文里清除干净,不然,吉乐岛也将不再安全。谢文东在来之前已下了决心。

  张天扬听到谢文东的调侃,紧张的神经轻松不少,他笑道:“这一阵子应酬多,身上的肉长的也快!东哥,我已经为你安排好房间,里面请!”

  由张天扬带路,谢文东等人从平台上下来,进入酒店内部。坐电梯时,谢文东问道:“收购酒店的事情怎么样了?”

  提到生意,张天扬满脸带笑,神采飞扬,说道:“正在最后的交接中,手续已经差?#27426;?#21150;完,只要下面不出现问题,到月底我们就可以全面接手了。”

  “那么快!”谢文东含笑地摇摇头。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