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八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八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没有动,对袁天仲说道:“请曲长老上车!”

  “是,东哥!”袁天仲答应一声,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看到曲清庭,忙躬身失礼,态度恭敬的说道:“师傅!”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师傅?”曲清庭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袁天仲老脸一红,站在一旁不知该说什么好。

  曲清庭也不理他,钻进轿车,坐在谢文东的旁边,袁天仲在心里长长叹息一声,也随之回到?#30340;凇?br/>
  看着曲清庭,谢文东笑眯眯的说道:“曲长老这么晚找我,不知有何贵干?”

  曲清庭注视了谢文东片刻,笑问道:“文东,你不怕我找你出来是为了暗算你?”

  “哈哈!”谢文东仰面轻笑,如果曲清庭真想对自己动手,在峰会上完全?#35874;?#20250;,尤其是当唐寅失血过多的时候。他说道:“我相信,曲长?#21916;?#20250;这样做,何况曲长老曾经传授过我身法,也算是我半个师傅了,怎么可能会害我?”

  这话让曲清庭的心里十分舒坦,无形中也让他与谢文东合作的念头更加?#30001;睢?#20182;含笑点?#35828;?#22836;,话锋一转,好心的提醒道:“文东,你这次和望月阁闹翻,实在是太冲动了,而?#19968;?#20260;了史长老,杀了他三名门徒,对于此事,望月阁肯定不会善罢?#24066;?#30340;,你要早做打算啊!”

  谢文东点点头,眯缝着眼睛转念想了想,笑道:“以当时的情况,我已没有选择的余地,如?#25991;?#25269;御望月阁,还请曲长老?#20613;?#19968;二。”

  曲清庭故意面露难色,感叹道:“你和望月阁争斗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无论谁伤了谁都不好,想抵御望月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望月阁里高手入云,你能防得了一时,却防不了一世,而且望月阁在洪门里的声望、地位级高,一呼百应,如果它纠集世界各地的洪门?#21482;?#19968;起对付你,结果不堪设想啊!?#36824;?#25991;东,你可以放心,我这边会尽全力帮你去调节,周旋的,希望能有些效果。

  你会这么好心?这样的客套话,打死谢文东都不相信。不信归不信,可他?#25104;?#36824;是感激的样子,说道:‘那就多谢曲长老大力想助了。”

  曲青庭一笑,身手拍了?#30007;?#25991;东的肩膀说道:“文东,跟我就不要这么?#25512;?#20102;。”顿了一下,他又正色道:’如果我的调节没有成效,望月阁一意孤行,那么,?#19968;?#31449;在你这边的,另外,他看眼天仲,又道:“我?#19981;崛?#22825;仲全力配合你!”

  听他的口气,袁天仲似乎还是以他的马首是瞻,按照他的意思行事,他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加大自己在谢文东面前的筹码而已。

  坐在前排副驾驶座的袁天仲眉头拧个疙瘩,生怕谢文东误会,想解释又不敢解释,憋的?#25104;?#36890;红。

  谢文东多聪明,哪能看不出其中的玄虚,他无声而笑,说道:“难道曲长老肯为了我和望月阁闹翻么?”

  曲青庭笑呵呵的看看他,并未答话,过了好一会,他说道:“其实,想不和望月阁发生冲突,?#19968;?#26377;另外一个办法。”

  “哦?知道曲青庭终于把话引到了正题上,谢文东兴趣十足的问道“是什么办法?”

  曲青庭笑了笑,说道:“如果我能做上望月阁的阁主,那么你的望月阁之间的种种恩怨也就解开了。”

  谢文东暗叹口气,原来如此,曲青庭帮自己是假,他想让自己协助他成为望月阁阁主才是真,老爷子当初的话果然没错,其眼光之精?#32423;?#21040;,让人想不佩服都不行!他低下头,眼珠乱转提溜乱转,半饷,他问道:‘曲长老怎样才能做上望月阁的阁主?”

  曲青庭叹气,摇头道:“现在的老阁主年事已高,是个十足的老糊涂,却霸占着阁主的位置不放……这次望月阁和你闹翻,难免不了会产生一系列的争斗,只要你让能连续挫败几次望月阁,老阁主的声望定然大跌,到那时,我就?#35874;崛?#32780;代之了。”

  谢文东故事露出苦色,无奈道:“曲长老,你刚才也说了,和望月阁抗衡,我自身都难保,又如何去挫败他们呢?”

  “哈哈!”曲青庭笑道:“望月阁心高气傲,刚开始不会把你放在眼里,所以说他们不可能一上来就使用最犀利的手段,这就是你的机会!另外,望月阁有什么行动以及计划,我?#19981;?#25552;前转告给你的,必要时候,?#19968;?#21487;以暗中派出门徒助你一臂之力,文东,如此一来你还怕对付不了他们吗?”

  有曲青庭给自己做内应,那当然是再好?#36824;?#20102;。他笑眯眯道:“如此甚好!但是有一点,我就酸能挫败望月阁几次进攻,难道曲长老真的就?#35874;?#20250;做阁主了吗?”

  “那是当然!’曲青庭闻言,哈哈而笑。

  袁天仲在旁也默默点?#35828;?#22836;。对于师傅的了解,他是非常多的。曲青庭想做望月阁的阁主,他心里清楚的很,而且曲青庭也没少做准备,其中最主要一点就是勾结朋?#24120;?#33258;成体系,表面上看对老阁主必恭必敬,实则阳奉阴违,寻找一切能把老阁主推下台的机会。

  如果事情真按照曲青庭算计的那样发展,望月阁在与谢文东的战斗中损兵折将,那曲青庭定然会站出来大做文章,到时朋党再出来摇旗呐喊,吹风点火,老阁主的位置恐怕真的难保。至于谁来接替他,成为阁主,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当然,望月阁由谁来做阁主,袁天忡根本?#36824;?#24515;,他的心里现在都在洪门上。

  谢文东没?#26032;?#36807;袁天忡的表情,?#34507;?#28857;头,随后笑道:“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36824;?#25105;帮了曲长老的忙,不知曲长老是不是也要回报我一下呢?”

  曲青庭笑问道:“你最想要什么?”

  谢文东眨眨眼睛,双目突然?#33080;?#31934;亮的光芒,他笑眯眯地一字一顿道:“洪、门!”

  他想要洪门,曲青庭早看出来了,而?#19968;?#30693;道谢文东想要的洪门不是哪个地区的洪门?#21482;幔?#32780;是整个洪门组织。曲青庭说道:“只要我做上望月阁的阁主,那么你去征服其他的洪门将会变成合乎规矩,礼法的事,有望月阁支持你,想必你会少了很多后顾之忧啊!”

  “哈哈!”谢文东大笑,这点倒是没错,如果有望月阁支持,?#20146;?#24049;就不用再?#20302;得?#25720;的去吞并了,而可以明目张胆,大张旗鼓的去做。

  “?#36824;?#26354;青庭说道:“我也有个条件。”

  “曲长老请讲!”

  “如果你真的统一了洪门,那么每年上?#22351;?#20379;奉。。。。。。”

  ?#22351;?#20182;说完,谢文东笑道:“这点曲长老可以放心,?#19968;?#25353;照现在的标准,一分都不少的送给望月阁。”

  曲青庭摇摇头,道:“不是以现在的标准,而是要在现在的标准上?#30001;?#19968;倍!”

  谢文东?#35835;?#19968;下,心里暗骂一声好个贪婪的老东西!他略微想了想,点头道:好,没问题!

  洪门对望月阁的供奉并不是很多,即使增加了一倍,对洪门来说仍是九牛一毛。

  曲青庭见谢文东答应的干脆,心?#20889;?#21916;,伸出手来,说道:文东,那我们就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说着话,谢文东与曲青庭击掌盟誓,立下了君?#26377;?#23450;。

  谢文东和曲青庭暗中定下了协议,各取所需,互相利用,过程虽然简单,协议也只是口头上的君?#26377;?#23450;,但是这对二人以后的道路都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

  曲青庭极具野心,他窥视望月阁阁主的宝座已久,现在联合上谢文东,他感觉自己离阁主的距离又近了许多。

  野心更大的谢文东也收获巅丰,首先多了曲青庭这个内应,自己对付起望月阁来将变得更?#23588;?#26131;,若是由曲青艇做上望月阁的阁主,那么自己的政府道路将变得宽敞平坦,洪门一统的日子也就指日可待了,等自己统一洪门的那一天,也就是消灭望月阁之时。

  谈完正事之后,曲青艇没有再多耽搁,向谢文东告辞,迅速下了车后,向左右望了望,见周围没人,然后几个箭步窜出,眨眼工夫便小时在黑茫茫的公元里。

  看着曲青庭离开,谢文东含笑问袁天仲道:天仲,你觉得我与令师这个个君?#26377;?#23450;如何?

  不明白谢文东问自己是出于什么意图,他?#20102;?#29255;刻,实话实说道:对东哥和师傅都有利处。

  谢文东悠?#27426;?#31505;,没有再多问什么,拍?#30446;?#36710;的金眼肩膀,说道:走,回分部。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黄坤来到北洪门的分部,找到谢文东,见自己同意联盟的事告诉了他。

  谢文东同完喜出望外,既然黄坤点头同意了,那么其他的那些?#21482;?#22823;哥?#19988;不?#38543;之点头应允的。

  果然,那么?#21482;?#22823;哥见黄坤同意结盟的事,?#36861;?#25171;消心中的顾虑,同意组成洪门联盟。

  包括谢文东的被洪门,日本洪门,香港洪门以及黄坤的美国洪门等?#24067;?#21313;八家洪门?#21482;?#22312;北洪门的分?#30475;?#25104;同盟的协议。各?#21482;?#22823;哥齐聚一?#33579;?#23545;联盟的适宜进行商议。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