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五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五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另外一名大汉这时也反应过来,抽出片刀,对?#35760;?#24180;保安的脑袋,恶狠狠劈了下去。

  青年保安的身手极其敏捷,脑袋用力向旁边一甩,只听叮的一声,大汉的这一刀重重劈在地面的大理石上,渐起一连串的火星。

  青年保安用力地挣脱压在自己身上那大汉的手掌,可是他发现对方的力气大的很,自己难以摆脱,他不在挣扎,当机立断,回腿从脚腕处抽出一把三棱军刺,对着大汉的后脑,猛的刺了下去。

  扑哧!大汉背后没有长眼睛,当?#27426;?#38378;不开,可就在这个危机时刻,他的同伴伸出手臂,硬帮他挡下这致命的一击。军刺锋利,青年保安用的力气又级大,几乎将那大汉的整条手臂刺穿。

  “啊--------”大汉疼叫一声,?#24590;?#32780;退,连带着,将保安的军刺也带走。趁两名大汉惊慌的时候,青年保安将身上的大汉推开,随后拉起躺在一旁,?#21453;?#38754;罩的越南人,叫道:“明哥,快走!(越)”说着话,将其抗在肩膀上,调头向大门外跑去。

  可是,他跑出还没两步,突然觉得后脖根一阵巨痛,好像被重物狠狠砸了一下似的,身子不自?#22351;?#21521;前?#24590;募覆劍?#30524;前金?#20405;?#38378;。

  他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那位被他抗在肩上,不知死活的'越南人'抬起手臂,用胳膊再次重砸保安的后脖根。

  嘭!随着闷响声,青年保安再也站立不住,扔掉肩膀上的那人,靠着?#25490;?#30340;墙壁,天旋地转的摇晃几下,接着,慢慢滑道在地。虽然他的身子不听指挥,可是他的神志还算清晰,他两眼瞪的又大又圆,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人,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你不是明哥......”

  “嘿嘿......哈哈......”带面罩的人先是冷笑,接着仰面大笑,回手将面罩拉掉,露出一张年轻、清秀又帅气的面容。他说道:?#26263;?#28982;不是你那个什么狗屁明哥早已经在鬼门关门口等你多时了!”

  “啊——”知道自己上?#35828;保?#38738;年保安咆哮一声,挣扎着还想站起,?#19978;В?#36830;受两次重击的中枢神经让他浑身麻痹,身体使不出半点力气。他靠墙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将最后一点力气都集中于手臂上,慢慢抬起,枪口对?#35760;?#24180;。

  那青年根本不把他的手?#29399;?#22312;眼里,?#22351;?#20445;安扣动扳机,他已箭步上前,一脚踩着保安的右肩处,暗中阵喝一声,脚下加力,只听?#21069;?#19968;声,保安的肩胛骨被他这一脚踩裂,抬起的手枪也随之摔落在地。

  他痛的惨叫呻吟,豆大的汗珠顺着面颊直往下淌。

  “哼!”看着满地翻滚的保安,青年冷冷哼了一声,摆摆手,喝道:“拿下!”随着他的话音,大堂左右两侧各冲出十数名大汉,一?#20992;?#19978;,几乎是拎着保安上了楼。

  这青年正是袁天忡。被他?#20146;?#20303;的那位越南人早已被谢文东处死,由于袁天忡与那人身材差?#27426;啵由?#36523;手又高明,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所以谢文东就安排他临时客串。

  同一时间,外面的战斗还在继续,北洪门总部的人员众多,各?#25351;?#26679;的武器应有尽有,天狼帮的杀手打个偷袭还可以占点便宜,但时间一长,打起?#24535;?#25112;来,便不是对手。

  越来越多的北洪门人员从总部里涌出,手中?#38405;?#26538;械,在打死吉普车上两名杀手后,天狼帮众人见势?#27426;裕?#24613;忙选择撤退。

  他们开动汽车,向街道尽头驶去,时不时德向后张望,看北洪门有没有追上来.

  令他们欣慰德是,北洪门总部门前混乱异常,并未派出追兵,众杀手刚嘘了口气,突然,前方飞速行来两辆大卡车,面对面德向他?#20146;?#36807;来.

  当第一辆吉普车发现对方来者不善,再想躲闪时,已经来不及了,飞驰行?#22351;?#22823;卡车速度太快,仿佛是奔跑中的犀牛,挂着嗡嗡的呼啸声,结结实实与吉普车撞在一起.

  轰隆隆---强烈的?#19981;?#22768;惊天动的,仿佛晴天炸雷.顿时间,街道两旁响起一片笛!笛!笛!的警报声.

  大卡车速度不减.直接宠吉普车的头顶压了过去.随着嘎吱吱钢铁的扭曲声,吉普车?#24067;?#21464;了形状,整个车厢都塌陷下去,猩红的鲜血顺着吉普车的缝隙里象小河一样流淌出来.

  另外那辆吉普车吓的急打方向盘,再尖锐的刹车声中,吉普车横在街道滑行数米,然后一头?#27493;?#34903;道旁的店铺之内.

  钩出来!

  大卡车停在道路中间,从里面飞速跳出两人,手中拿着绳索和钩子,动作利索地?#20197;?#21513;普车地后杠上,随后向卡车司机挥挥手.

  卡车启动,慢慢倒行,将那辆已冲进店铺里的吉普车?#30452;?#30828;生生拽了出来.

  这时,透过车窗再看里面的人,一个个满头满脸都是血,有的神志不清,有的身受重伤直哼哼,有的还在四处乱摸,似在寻找枪械.

  另外那辆开车也停了下来,宠里面跳出数人,带头的一位,正是姜森.他边大步走向吉普车,边从后腰拔出手枪,来到吉普?#21040;?#21069;,二话没说,抬枪就打.

  嘭!嘭!嘭!

  在短暂而急促的枪声中,吉普?#36947;?#30340;四名杀手?#38405;?#34955;中弹,不管刚才有没有死,但在姜森这一梭子子弹下去,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此时正是下班时间,道路上的行人,车辆都很多,人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有些吓得掉头就跑,有些则在原地惊呆了,还有些胆大的围在不远处,翘脚张望.

  姜森没管那么多,把枪里的子弹打完,挥手把手枪扔进吉普?#30340;?然后转回身,摘掉受伤的手套,向卡车走去.

  正在这时候,忽见街道对面?#26143;抗?#38378;过,姜森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带眼镜的青年正手拿照相机,对着自己在猛拍照。

  本已摘下的手套又带了回去,姜森转身,面无表情的直向那名眼镜青年快步走去。

  他一走过来,哗的一声,周围围观的人群惊叫着?#36861;?#21521;两旁?#28860;恪?br/>
  眨眼工夫,他就到了那青年近前,后者这时候才感觉到危险来临,吓得转身要跑,可是姜森的打手已先一步抓住他的后脖领子,另只手手腕一?#21486;?#19968;把巴?#25340;?#23567;的掌心雷从袖口中脱落,握于掌?#23567;?br/>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朋友不是故意的。。。。”

  眼镜青年身边的一位年轻女郎急忙向姜森连连摆手解释。

  姜森沉着?#24120;?#34920;情冷峻地瞄了他二人一眼,抓住青年脖领子的手一?#20572;?#39034;势将他的怀中的相机抓过来,看也没看,直接向地面摔去,并用脚踩个稀碎,随后伸手指了指青年,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回到卡车上,扬长而去。

  太快了,当青年反应过来时,卡车已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这时候他感觉背后一阵冰冷,用手一摸,后背的?#36335;?#37117;已被汗水湿透。

  他低头看看七零八落的照相机,苦着脸说道:?#20843;?#29645;,我的头版头条的照片没了。。。。”

  “笨蛋啊你,拍照怎么不关闪光灯!”年轻女郎目视着卡车消失的方向,没好气第娇讹一声。

  姜森不是偶然出现的,下面的血杀兄弟更不是歪打误撞,他们是事先被谢文东安排在这里的。

  能不能把敌人引出来,谢文东不知道,但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他也要做?#29467;?#20840;的准备。

  首先他用袁天仲装备成那名越南人的样子,其次,他又让被洪门人员埋伏在总?#30475;?#22530;的左右,本来这样的准备已经差?#27426;?#36275;够用了,可是他扔不放心,生怕潜藏的那名杀手跑掉,又让姜森带领血杀兄弟封锁街道,完成这三个安排,谢文东感觉才算高枕无忧,即使对方?#25104;?#21452;翅也别想逃出去。

  谁知道他在外面的安排没有机会抓到那名潜伏的杀手,反而把前来偷袭的杀手全部歼灭了,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里应外合的杀手要么被活捉,要么被杀掉,虽然北洪门也有伤亡,但总体来说是大获全胜。

  不过,接下来的麻烦?#20081;?#19981;少,除了清理现场,稳定在洪门总部内工作的员工的情绪,还要去应付闻讯而来的警察。

  在闹市区发生如此大的枪击案,无论北洪门的势力有多大,可还是要给警方一个合理的解释。

  应付这个,是东心雷的拿手好戏,他将此事推得一干二净,说是两股黑帮凑巧在洪武大厦这里发生了大规模火拼,至于双方为了什么事,都是什么人,他就一点都不清楚了,毕竟洪武大厦是洪武集团旗下的正规企业,和黑社会没有任何关联,也从未参与过黑社会争斗。

  他的话,只能用来骗骗普通的民众,但北洪门与警方关系太好了,对于他的说辞,警方完全接受,换句话说,警方也不敢深究。

  当晚,北洪门的刑堂又开始对新抓获的那名杀手进行审问。

  这次负责审问的人不是任长风,也不是谢文东,而换成了姜森。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