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五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清除掉街道上的眼线,众人再无顾虑,由刘波亲自带路,谢文东等人静?#37027;?#30340;向天狼帮落脚的那家住宅走去。众人加足了小心,高台腿,低落足,生怕发出声响惊动了对方。

  在一善灰色木门前刘波停住身形,回头向众人摆了摆手,示意这家民房就是天狼帮的藏身之地。

  看到刘波的提示,众人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天狼帮虽然算不上已方的大敌,但是却很麻烦,尤其是越南杀手,都有不要命的狠劲,令人头痛,现在终于?#35874;?#20250;能将天狼帮的老大除掉,众?#22235;?#33021;不兴奋。

  谢文东的心潮也在起伏,不过?#25104;?#30340;表情平静自然,他嘴角带着淡然又轻蔑的冷笑,伸出四根手指,在空中划了一圈,然后紧紧握起拳头。

  东心?#20303;?#20219;长风、姜森等人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兄弟,对谢文东的暗示很明?#20303;?#20182;是要已方先将这间住宅包围,然后再将其中的敌人全部消灭。

  东心雷?#33151;?#38271;风快速地将北洪门人员分成三组,绕到住宅的后方、左侧和?#20063;啵?#32780;住宅的正面则由血杀和暗组负责。

  不需任何言语,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23567;?#35757;练有速的北洪门帮众在五分钟的时间内变完成了对宅院的包围,有些人潜伏到两侧住宅的屋顶上,占住制高点,有些人则蹲在院墙下,或手持枪械,或紧握片刀,?#22351;?#19968;会天狼帮的人逃脱时好给他?#20405;?#21629;的一击。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谢文东走到宅院的房门前,回手将银抢拔了出来,看样子有准备硬冲进去的架势。

  见状,姜森、刘波以及五行兄弟急忙将他拦住,低声说道:“东哥,你不要上了,在外面等会就好,还是让我们来吧!”

  谢文东悠?#27426;?#31505;,说道:?#25300;?#19968;定要去!”

  刘波急道:“天狼帮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都是骁勇善?#25509;?#23454;战经验丰?#22351;哪?#32544;人物,何况这次他们的老大阮志程亲自过来T市,身边肯定不乏高手,东哥冲进去实在太危险了……”

  ?#22351;人?#35828;完,谢文东含笑摆摆手,语气坚定、不容旁人拒绝地说道:“正因为这样,我更要进去。你什么时候见过兄弟们在前拼命,而我却站在后面坐享其成?”

  谢文东说的是实话。自出道以来,凡是有极度危险的行DONG他都是亲力亲为,并不是他不信任下面的兄弟,而是怕他们发生危险。‘瓦罐不离井口碎,大将难免阵前亡。’谢文东?#30001;?#36793;的手下人为兄弟,同样的,这也成了他的负担,在他看来,他既然带领大家走上一条黑暗之路,他就有责任再带领大家一起闯出去,任何一个人在半路上跌倒,都?#23835;?#20182;痛苦不已。

  听完他的话,众人皆沉默无语,心中甚是感动。

  人总是嬗变的,但有一种人却能始终监守自己的信条和理念,不因外因而改变,谢文东就是这种人。创业时他能与身边的兄弟同甘?#37096;啵?#32780;功成名就的时候依然如此,这让他身边的人常常感觉到追随他是一?#20013;?#31119;,这也正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之处。

  “东哥……”姜森深深吸了口气,幽幽说道:?#25300;?#20026;你打头阵!”说着话,他横步站到谢文东的面前,深深吸了口气,提抢走到木门近前,提起腿,作势要一脚将房门踢开。

  可是?#22351;人?#36825;一脚落下去,他的身子变被一座‘小山’?#25151;?#20102;,姜森扭头一瞧,原来是格桑。

  后者也正向他咧嘴嘿嘿直笑,露出两排闪着森光的大白牙,他说道:“小个,让我来吧!”

  姜森的个头是不高,尤其和两米开外的格桑比起来,就更是差得?#35835;耍?#19981;过即便如此,姜森对‘小个’这个称呼还是很反?#23567;2坏人?#24320;口说话,格桑毫无预兆,对着木门,猛的就是一脚。

  嘭!木门经过常年的风吹雨打本就腐化不堪,哪里还能经受得住格桑的重踹,这一脚下去,门扳?#21448;?#31163;破碎,化成数块,散了一地。可也正在这时,只听轰隆隆的一声巨响,门框上方传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连地面都为之一震,?#30475;?#30340;冲击波将身材宠大的格桑都硬生生的推飞起来,他的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然后得重撞城街道对面的墙壁上。

  嘭!随着一声闷响,格桑反弹落地,他双手支住地面,左右甩了甩脑袋,随后哇的一声,连续吐出两大口鲜血,人也随之仰面而倒。

  这个变化太突然了,别说格桑反应不过来,即使是?#21592;?#30340;谢文东、姜森、刘波、五?#23567;?#34945;天仲等人也都没反应过来,等众人回过神来,再看格难能可贵,已经是满脸、满身都是血,身上大大小小得有数十条口子,那是?#22351;?#29255;炸伤留下的作口。

  天狼帮行事向来小心,尤其是在北洪门的地头上,就变得更加谨慎,这次他们伏击谢文东失败,虽然及时更换了一处落脚点,可依然感觉不放心,除了周围安插数名眼线之外,还特意在院门的上方安置了手雷,一旦敌人来?#31119;?#33609;率开门,会给对方造成致命的伤害。

  手雷的威力巨大,房门左右的院墙都被震塌了好大一块,站于房门正前的格桑更是首当其冲,不过也正因为有他巨大的身躯在前阻挡弹片,才让谢文东、姜森等人免受伤害。

  “哎呀!”谢文东耳朵嗡嗡作响,可是此时也?#36824;?#22827;查看,他飞身窜到格桑近前,低身一探他的鼻吸,感觉还?#24418;?#28909;,顾不上再隐藏什么形迹,他对?#33050;?#30340;众人大声吼叫道:“快!快送格桑去医院!”

  “啊?是。。。。。。是是!”两名满面惊容的血杀兄弟跑上前来,一前一后将鲜血淋漓的格桑抬起,飞身向来路跑去。

  这时,院子里面的几间平房内已经乱成一团,人声鼎沸,时间不长,便有枪声传出,子弹顺着窗户射出,直向院门外扫来。

  刘波手疾眼快,一把将呆立在原地的谢文东?#35828;梗九九荊负?#22312;同一时间,数颗子弹钉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劈啪作响,土?#24049;?#39134;。

  “该死的混蛋!”

  姜森?#26032;?#19968;声,伏下身来,经塌陷的院墙为掩体,对着里面平房的窗户开始还击。他两眼通红,?#39038;?#25171;得极快,只上眨眼工夫便将枪里的子弹打空,紧接着?#21482;?#19978;新弹?#23633;?#32493;射击。

  刚才多亏是格桑破门,若是换成姜森或者谢文东,那颗手雷更是要命。由于格桑身材高大,横飞的弹片大多打在他的胸部和小腹,但要是姜森和谢文东,那么弹片将会主要打在他们的头部,当场会毙命。

  想明白这一点,连沉着冷静的姜森都吓出一身冷汗,同时也更加担心格桑的安危,对天狼帮狠得咬?#29436;?#40831;。

  对方一边在房内,一边在?#21644;猓?#23637;开了互射。激烈的枪声撕破深夜的沉寂,震人心魂,撼人灵魄。

  在枪械上,天狼帮并不吃亏,而且他们手里还握?#20889;?#37327;的AK47等威力巨大的半自动?#35282;梗?#21387;得血杀、喑组人员难以前进分毫。

  听到爆炸声和枪声,负责另外三侧的东心雷?#33151;?#38271;风知道前方已?#25442;穡?#32780;且是?#21905;终?#30340;?#25442;穡?#20004;人不约而同的下令冲锋,让下面人员翻墙而入,清灭藏于房内的敌人。十数名北洪门人员由两边的院墙翻到院内,可是还?#22351;人?#20204;站稳,密集的子弹便迎面扫了过来,顿时间,有五、六人中弹倒地,其他人吓得四散躲避,躲藏在院内的各掩体后不敢露头。

  见只靠枪械很难冲进去,早有准备的姜森?#30001;?#19978;取出两颗手雷,对左右的血杀人员喊道:“兄弟们,给?#24050;?#20303;他们!”

  血杀众人?#36861;?#28857;?#35828;?#22836;,将枪中的弹夹添满,接着一起伏上墙头,对准平房的数?#21364;?#25143;展开齐射。

  这一轮射击的凶猛可比急风暴雨,子弹象雨点一样倾洒进房间内,里面的枪声也随之弱了下去。

  姜森冷冷一笑,咬牙道:“MD,你们不出来,我就把你们炸出来!”

  他的话音还未落,天狼帮的人没有跑出来,倒是他刚刚扔进去的手雷?#22336;?#39134;了出来,落到院子内,轰隆隆爆炸开来。

  这颗手雷非但?#31383;?#22825;狼帮的人炸死,反将藏身与掩体后的北洪门人员炸伤两位,撕声裂肺的惨叫声在院内阵阵响起。

  “该死的!”姜森气极,刚要扔第二颗手雷,谢文东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旁,将他手腕抓住,表情阴冷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要浪费手雷了”这样扔进去也没有用!

  “东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姜森急得满头是汗。

  他急,谢文东更急,现在格桑身受重伤,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他的心都揪成了一团。他咬了咬嘴唇,冷声说道:“?#27809;?”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