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正在低头?#20102;?#30340;灵敏听到谢文东的声音,急忙站起身形,正色道:“东哥!”

  谢文东笑呵呵地连连摆手,说道:“坐,发生了什么事?”

  灵敏犹豫片刻,低声说道:“东哥,听到消息,天狼帮的老大阮志程来到中国。”

  谢文东眨眨眼,?#28044;?#34955;里掏出香烟,在烟盒上随意的敲了敲,笑问道:?#20843;?#26469;中国干什么?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灵敏掩口唾沫,说道:“听说。。。听说他是专程来对付东哥的。”“消息可靠吗?”“应该。。。绝对可靠!”

  “哈哈!”谢文东听完,仰面大笑,啪的一声,他将香烟点着,坐在沙发上,身子向后一靠,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阮志程要来中国找死,那我也没有办法。”说着话,他眼睛慢慢眯缝着起来,其中?#20102;?#20986;阴阴的寒光。

  阮志程即使不来中国,谢文东还想去越南找他算?#22235;亍?#34429;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杨少杰在香港被人刺杀的事,十之**是天狼帮干的,这群越南人东搞搞,西搞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蹦出来咬你一口,让谢文东很是头痛,他早有将她们连根铲除的打算,现在听说阮志程来了中国,这倒让他省去很多麻烦。他问道:“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灵敏摇摇头,说道:“只是有消息称他和韩非会过面,至于他现在在哪,还不清楚。”

  “恩!”谢文东点点头,说道:“?#30511;?#24351;们调查清楚,我要知道他藏身的准确位置”

  “是,东哥,?#19968;?#30528;手去处理的”灵敏自从掌管了北洪门的情报组织,一直都是兢兢业业,虽然不像暗组那么出色,但也没有出现过太大的失误。

  谢文东顿了一下,恍然想起了山口组,他问道:“最近这段时间,金光铁夫都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灵敏回答得干脆,说道:“大多时间都是在玩乐,东哥,我看这个金光铁夫来中国不象是协助我们对付青帮的,倒像是来旅游度假的。”

  “呵呵!”谢文东轻笑一声,道:“金光铁夫不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的……”

  晚上的宴会在酒店里举办,被谢文东邀请而来的人不是很多,除了北洪门的部分骨干之外还有就是T市的主要领导。酒席订下四桌,菜?#30830;?#30427;,酒水齐全,由于北洪门与市里的干部都很熟场中的气?#25214;?#21313;分热闹,相互之间频频敬酒,嬉笑之声不绝与耳。

  办这次宴会,谢文东为李晓芸接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是想把自己在安哥拉的成就正式公开出来,除?#22235;?#22686;长已方的士气和自信心外,还能对市里的各主要领导造成一定的震慑,让他们日后对北洪门更加照顾。当谢文东和李晓芸到场时,不用任何人开口,场中的众人自?#27426;坏?#20572;止说笑,一个个面露敬意地看着谢文东。北洪门在T市的势力早已根深蒂固,和市里的领导或多或少都存有种?#27490;?#33883;,谢文东身为北洪门的掌门大哥,虽然年岁不大,但却没有人敢小看他,至少表面上都会表现出足?#22351;?#25964;意。谢文东先是客气有礼的招呼李晓芸落座,然后环?#21448;?#20154;,面带微笑,振声说道:“我这次把大?#24050;?#35831;来,没有别的意思,一是为我的朋友接风,二是向大家宣布一件事。”顿了一下,他又道:“相比在座的很多朋友和兄弟都已经知道了,我的东亚银行收购了安哥拉国家银行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现在,安哥拉国家银行有两个大股东,一是安哥拉政府,另外一个就是我。?#34987;?#35874;文东话完,下面顿时传来阵阵交头接耳的嗡嗡声。人们对东亚银行收购安哥拉国家银行的事基本都所有耳闻,但是很多人不清楚东亚银行的幕后老板原来就是谢文东。听完他的话,不少市里领导以及北洪门的部分干部们都惊讶地张大嘴?#20572;?#21322;?#20301;?#19981;过神来。“原来,原来东亚银行是东哥的,是我?#20146;?#24049;的银?#23567;?#19968;名北洪门的壮汉忍不住哈哈大笑,拿起酒杯,高声说道:“我提议,我们大家一起敬东哥一杯!” 随着壮汉的话音,场中众人纷纷站起身,举起酒杯,说道:“敬东哥(敬谢先生)!”谢文东也拿起酒杯,含笑说道:“各位,只要我们能同心同德,亲密合作,那么以后我们发财的机会会有可多哦!”“哈哈——”众人闻言,齐齐大笑起来。叮叮当当!宴会上响起一片撞杯声,气愤也随之达到**。北洪门的?#35828;?#28982;有高兴的理由,谢文东是他们的老大,老大发达,他?#20146;?#28982;也跟着沾光。市里领?#23478;?#26377;高兴的理由,他们其中的许多人是碍于北洪门的势力才?#22351;?#19981;和他们亲近,想?#22351;?#29616;在北洪门摇身一变,做起了金融生意,还收购了安哥拉国家银行,以后定然是棵巨大的摇钱树,自己能从中挖到不少甜头。人们各有自己的打算,但?#25104;?#30340;笑容一个比一个浓烈,场中也热?#22336;?#20961;。正在众人欢声笑语的时候,宴会的门外传来一阵嘈?#30001;?#19982;谢文东同桌的东心?#20303;?#20219;长风等人皆皱起眉头,?#22351;?#20182;们起身出去查看,只听得咚的一声,会场的大门被人从外面?#37096;?#25968;名北洪门的帮众?#24590;怎?#36292;退进会场内,一各个面露怒火和惊骇地看着门外。

  “妈的,有人来找茬!”任长风火暴脾气,丝毫不受脖?#30001;?#31661;伤的影响,腾的站起身,想要出去看个究竟。

  谢文东伸手按住他的胳膊,小声说道:“长风,稍安勿躁!”

  任长风深深吸了口气,站起的身子又慢慢坐回到椅?#30001;希?#20004;眼闪着寒光,一眨不眨的?#19978;?#38376;外。

  “哈哈!”

  这时,酒全的大门外传来尖锐的笑声,接着,从外面走进来十数名大汉。

  这些人衣装普通、各异,?#20889;?#29275;仔装的,?#20889;?#40657;色布衣的,还?#20889;?#30382;夹克的,虽然衣服杂七杂八,但?#25104;?#30340;表情一个比一个冰冷严峻,身上散发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杀气。

  为首的一位,三十开外,身材干瘦、矮小,皮肤?#22815;疲?#20294;一双圆圆的眼睛?#20174;?#40657;又亮,不时崩射出精光。

  这中年人走进宴会大厅,环视左右,又嘎嘎地大声?#20013;?#36215;来,说道:“好热闹啊!”停顿一下,扫来扫去的目光落在人群中的谢文东身上,他?#25104;?#30340;笑容?#30001;睿?#35828;道:“谢先生,我们久违了!”

  “东哥,他们……”

  跌近厅内的?#35813;?#21271;洪门帮众明显是吃了对方的亏,满面通红,一各个?#20013;?#21448;气。

  谢文东摆下手,打?#29616;?#20154;的话,然后将手向外挥了挥,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先出去吧!”

  “哦……是!?#21271;?#27946;门的帮众狠狠瞪了这些不速之客一眼,方一各个愤愤不平地走出大厅。

  那干瘦汉子嘿嘿笑道:“不错!老大就是老大,比下面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强多了。”

  谢文东含笑看着对方,顿了三秒钟,他呵呵笑出声来,问道:“朋友,既然找上门来了,报上你的大名吧!”

  “啊!我差点忘了,我认识谢先生,可是谢先生还不认识我。”干瘦汉子边走上前边说道:“我叫阮志程,相信,谢先生对我的名字不陌生吧?!”

  阮志程?好大的胆子啊,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谢文东心中虽然惊讶,?#25104;?#21364;没有任何的变化,他故意仰起头,装做凝思的模样,想了好一会,他笑道:“哦!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天狼帮的兄弟!”

  “谢先生?#24418;?#20804;弟,我可不?#19994;?#21834;!”说话间,干瘦汉子走到谢文东所在的酒桌旁,先逐一打量一遍,最后伸出手来,往任长风的肩上一按,歪着脑袋笑道:“朋友,?#22270;藎?#35753;个地方吧!”

  与谢文东能坐在同一桌的基本没有好惹的角色,这一点阮志程也明白,在坐的众人只有任长风身上有伤。脖?#30001;喜?#30528;纱布,以为他好欺负,阮志程首先选上了他,想给谢文东一个下马威。

  他话音未落,按住任长风肩膀的手突然加力,猛的向后一?#21486;?#24819;把任长风拽出去。

  可是,他选错了对象,在座的这些人里,可以说最难招惹的就是任长风。

  他们突然闯进来,任长风本就一?#20146;?#30340;怒火,又听说他是天狼帮的老大,怒火更旺,现在竟然主动找上自已,他再忍不住,猛的一震肩膀,将阮志程的手弹开,随后?#22351;?#19968;声,?#38476;付?#36215;,随手抓起桌面上的银制筷子,恶狠狠向阮志程的左眼刺去。

  阮志程吓了一跳,想?#22351;?#36825;个带伤的青年这般霸道,非但震开自已的手掌,出手的动作还如此之快,如此之狠毒。

  身为天狼帮的老大,阮志程的身手也不简单,?#20174;?#26497;快,脑袋用力向旁一偏,闪开任长风的攻击。紧接着,用脚一钩任长风身旁的椅子,倒退出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