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笑道:“我没有理由帮你们。”

  大汉犹豫半响,说道:“西胁小姐特别交代过,只要谢先生能让她脱身,她可以满足谢先生任何要求。”说话时,大汉特意加重‘任何’两字。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但谢文东对西胁和美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他哈哈轻笑,摇头说道:“两位回去告诉你们的西胁小姐,我想到的,她给不了,而我对她,没?#23567;?#20219;何’兴趣!”他学着大汉的口吻,也特别加重‘任何’二字。

  大汉愣住了,过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还想再请求,姜森等人已颇?#32961;荒头常?#34945;天仲上前一步,冷声说道:“朋友,东哥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吗?如果再在这里纠缠下去,可不怪我们不客气!”

  “哦……这个……”两名大汉相互看看,皆没了主意,不知该如何是好。

  袁天仲见状,双手下垂,做出要抽剑的架势,疑声到:“两位,还不走?”

  两名大汉满脸无奈和失落,向谢文东再次点头施礼,轻声说道:“打扰了,谢先生!”说完,二人黯?#22351;?#36716;身准备离去。

  看着二人的背影,谢文东仰面?#20102;?#29255;刻,心中一动,?#34507;?#25671;头,出声到:?#26263;?#19968;下!”

  那二人不解地停住身,双双转回头,急忙地看向谢文东。后者淡然一笑,问道:“西胁和美在哪?”

  听了这话,两名大汉大喜,相视而笑,笑得很是暧昧,刚才他俩还以为谢文东是正人君子,原来那是装的。姜森等?#35828;?#28982;不会这么想,纷?#23383;?#36215;眉头。姜森在谢文东身边轻声问道:“东哥,你不是真准备帮她吧?”

  谢文东叹了口气,小声说道:“西胁和美不能落在入江祯的手里,不然,高山清司将会变得十?#30452;欢?#36830;带着山口组的组长?#19978;狄不?#39030;不住入江祯,所以……”他苦笑着没有把话讲完。

  姜森接道:“所以,为?#22235;?#20351;山口组的内?#28902;?#20037;下去,东哥一定要帮她脱身!”顿了一下,他挑起眉头,疑声问道:“西胁和美不会是算准了这一点,才来找东哥帮忙的吧!”

  谢文东耸耸肩,摇头说道:“鬼知道!”

  大汉强压喜悦,走上前来,正色说道:“西胁小姐所在的地方十分隐藏,暂?#19981;?#31639;安全,我可以为谢先生带路。”

  “恩!”谢文东沉吟片刻,扬头道:?#30333;?#21543;!”谢文东去帮西胁和美,也是无奈之举,正如他反说,西胁和美若落入入江祯的手上,后者不仅能控制住西胁和美,也能要挟到高山清司,使其在内斗中占尽优势,这当然不是谢文东愿意看到的结果。

  众人出了小巷,两名大汉开车在前引路,谢文东等人由后跟胡。

  车上,姜森问道:“东哥,我们对东京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30001;?#23665;口组又将全城封锁了,我们想把西胁和美送出去也不容?#20303;!!!!!?br/>
  谢文东笑了,摇头说道:“如果她能上得了飞机,早就离开了东京,还用找我帮忙吗?”

  姜森不解地问道:“那东哥打算怎么做?”

  谢文东悠然笑道:?#20843;?#28982;不能把她送出去,但帮她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藏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东哥要把她安置在哪?”

  “洪门!”

  车行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那两名大汉开的汽?#36947;?#21040;一处施工的工地附近,绕了一个圈,停在工地的后身。谢文东下了车,四下环视一周,?#34507;?#35828;道好一个偏僻的地方。工地位于东京?#21916;浚?#25509;近效外,远离?#34987;?#22320;区,虽然不至于?#24605;?#32597;见,但也绝不是热闹的地方。此时天色已晚,工地早已尼停止施工,里面黑漆漆,静?#37027;?#30340;,声息皆无,跟随在谢文东左右的姜森等人皆皱起眉头。

  谢文东观察片刻,问那两名大汉道:“西胁在这里?”

  大汉苦笑,说道:“这里坏境虽然不好,但是很安全,入江祯的狗腿子短时间内查?#22351;?#36825;里。”

  谢文东点点头,摆手道:“进去吧!”

  “谢先生请随我来!”两名大汉快步走近工地里,谢文东甩开大步,跟了进去。姜森急忙追上,低声说道:“东哥小心!”

  “见机行事,随机应变!”谢文东轻声提醒一句,随后再?#27426;?#35328;。

  工地里的道咱虽然是土路,但还算平坦,众人畅通无阻,一直走到竣工过半的楼房前,路上未遇到一个人。不过姜森等人却都将心提了起来,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越是平静的地?#21073;?#23601;?#25509;?#21487;能代表着存有危险。西胁和美虽然落难,但她毕竟不是已方的朋友,而是敌人。

  到了楼前,?#22351;?#36827;去,楼内闪出数名黑衣大汉,其中有人冷声喝道:“站住。(日)”

  “是我!(日)”两名大汉走上前去,与那群黑衣人小声?#27490;?#36215;来,说话时还不时地将目光飘向谢文东,过了半?#21361;?#27004;内那群大汉纷纷闪身退让在一旁。两名大汉回头向谢文东招招手,含笑说道:“谢先生,请!”

  工地里没有灯火,但还有天空的月光,可进入楼内,眼前彻底变成漆黑一片,凭着感觉,谢文东等人跟随两名大汉上到二楼,总算见到一丝光亮。

  整个二楼除了几堵主墙之外,再无别的隔断,放眼望去,空荡荡的,在其里端,隐约能看到站有一群人,十多号的样子,由于光线有限,谢文东等人也看不真?#23567;?br/>
  直至走到近前,谢文东才看清楚,对?#25509;?#21313;五六人的样子,皆穿着黑色的衣装,多为膀大腰圆的大汉,在人群正中央站有一位身材高窕?#32824;?#30340;绝美女郎,正是西胁和美。

  她穿着黑色的风衣,里面黑衣黑裤,下面黑皮靴,普普通通的打扮,但在她身上,却别有一番味道,高贵而神秘。

  打量她片刻,感觉西胁和美除了气色差?#35828;悖?#21644;?#32422;?#22312;中国见到她时没什么两样。谢文东上前两步,?#22351;?#24320;口,西胁和美身边的大汉伸手将其拦住。

  谢文东并不在意,微微一笑,说道:“西胁小姐找我来此,是请我来帮忙的吧?”

  西胁和美向众大汉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随后,她走到谢文东近前,?#25104;?#24102;着嫣?#22351;男?#23481;,柔声问道:“谢先生能来,让我感觉很意外,你为什么要帮我?”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和西胁小姐也算是老朋友了,我不希望你落在入江祯的手里。”

  “呵呵!”西胁和美咯咯娇笑起来,白晳娇嫩、如若无骨的柔荑自?#27426;坏?#25645;在谢文东的肩膀上,笑道:“你不希望我落在入江祯的手里?这可真是奇怪了,你不是一直在帮入江祯吗?甚至帮他危害了筱田组长,现在又怎么会在乎起?#27425;伊四?”

  虽然西胁和美的证据很柔和,声音?#23835;?#30340;让人骨头都为之酥麻,但谢文东从她的口气中听出了火气。

  他心中一动。?#34507;?#21152;了小心,说道:“筱田先生是被入江祯杀死的,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不知道西胁小姐这话是从何说起!”

  “哈哈!”西胁和美好象听了一个甚是有趣的笑话,忍不住大笑起来,好半?#21361;?#22905;停住笑声,道:“谢先生真会开玩笑,如果入江祯没有和你事先打过招呼,他的杀手怎么可能混进洪门总部?又怎么可能会在洪门庆典上对筱田组长动手?谢先生的手段真是高明啊,两面三刀,一边答应筱田组长干掉入江祯,一边又暗中和入江祯私通,谋害筱田组长,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筱田组长被杀,山口组爆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派规模?#19978;?#26007;争,想必,这应该是谢先生十分愿意看到的吧?”

  谢文东?#34507;?#28857;头,如果只从头脑这一方面讲,西胁和美甚至要高过入江祯但从城府上说,她就差得太多了。

  既然西胁和美都已经猜到了,谢文东也不现隐瞒,说道:“一直以来,山口组都是我的最大威胁之一,山口组爆发内部争斗,对我的威胁会小很多。”

  “谢先生,你终于说实话。”西胁和美越靠谢文东走近,在他耳朵边娇滴滴地问道:“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你又为什么要帮我呢??#38405;?#30340;为人,肯定不会毫无目的的。”

  西胁和美紧紧贴着谢文东,姿势亲密暧昧,但谢文东的心却高高悬了起来。

  他眯缝着眼睛,同样?#23835;?#22320;回答道:“我确实不希望你落入入江祯的手里。”

  “为什么......”

  ?#22351;?#22905;说完,谢文东接着?#20013;?#30511;眯地说道:“而且,西胁小姐不是说过可以满足我的任何要求吗?”

  西胁和美玉面一红,眼中?#34987;?#39039;显,语气却越发甜蜜,低声说道:谢先生想我做什么?”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