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八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八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镜面在椅子的重击之下,?#24067;?#25903;离破碎,本?#27425;逍小?#34945;天仲等人都以为镜后是墙壁,可是他们错了,镜后是一间和会议室差?#27426;?#22823;小的房间,里面摆设几乎也于会议室一模一样,长桌旁的椅?#30001;希?#36824;整整齐齐端坐7人,年虽不一,面容各异,不过身上皆穿着整齐考究的的西装,一个个衣冠楚楚。不过,此时这七人?#25104;?#37117;写满了惊讶。目光?#26032;?#26159;骇然,难以置信的看着谢文东,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谢文东会知道他们在镜子后面。

  谢文东不是神仙,他当然也不会百分百的预想到镜子后面有人,只不过他观察细微,见康少华和自己谈话时,目光始终有意无意的飘向自己的身后,这点引起了他的疑?#27169;?#33258;己身后并没有人,有的只是一面大镜子,很亏他就感觉到这面与会议室布局格格不入的镜子不简单,可能是单面镜,后面还藏有其他人,结果这么一砸,果然?#39029;?#19971;名中年人。

  只是扫了一眼,谢文东马上就认出来,这七人正是黑旗帮的七位幕后首脑。谢文东虽然没有见过她们的本人,却看过刘波向他提供的照片。

  他哈哈而笑,说道:“七位,既然来了,何必还躲躲藏藏,出来说话吧!”

  七名中年人闻言,老脸皆是一红,康少华更是?#25104;?#39039;变,他咬了咬牙关,猛地拍下桌案。

  “啪!”“哐当!”

  随着清脆的响声,房门被人撞开,从外面涌进来二十多名黑衣大汉,手中拿着清一色的手枪。他?#22681;?#26469;的?#24067;洌?#20116;行兄弟?#20174;?#26497;快,晃身挡在谢文东的身前,同时也?#33080;黽一錚?#34945;天仲第一时间闪到康少华的身旁,顺?#25340;?#20986;软剑,架于康少华的脖?#30001;稀?br/>
  谢文东看了看众人,?#25104;?#27809;有任何的紧张,反而轻轻松松的坐下,说道:“康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康少华满面怒气,正想向谢文东走去,可是他身子刚动一下,袁天仲的手上也随之加了力气,冰冷的剑锋紧紧贴在康少华的喉咙处,几乎将他的皮肤割破。他?#34507;?#25171;个冷?#21073;?#29992;眼角瞄了瞄锋刃,然后厉声道:“谢文东,?#19968;?#24819;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谢文东淡淡而笑,向袁天仲摆摆手,示意他的剑放下。

  袁天仲明白他的意思,转头充满顾虑看向那些?#20204;?#20914;进来的大汉,不敢轻易放开康少华。

  谢文东扬头道:“天仲,没事!”

  闻言,袁天仲这才缓缓的将软剑?#28044;?#23569;华的脖?#30001;?#31227;开,不过他仍紧紧的站在康少华的身旁,只要稍有?#27426;裕?#20182;还可以第一时间杀掉他。

  谢文东坐在椅?#30001;希?#36523;子向后一靠,笑眯眯说道:“既然我敢找上门来,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说着,他看看那二十多名杀气腾腾的的黑衣大汉们,又道:“如果真动起手来,他们能不能杀?#19968;?#19981;?#27426;ǎ?#19981;过,你们八位是肯定走不出这里的。”

  康少华道:“谢文东,你在威胁我们吗?”

  “不是威胁,只是忠告而已。”谢文东说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试一试。”

  看着胸有成竹的谢文东,康少华的心里还真?#22351;?#20102;,谢文东是什么人,实力有多大,他心里清楚的恨。以前黑旗帮对阵谢文东时,最大的优势就是神秘,可是现在他吧一切都调查清楚了,再想压住他,可就太难了。他长吸口气,不知此时该如何应对,只好转头看向另外房间里的七人。

  这是,七名中年人中的一位沉声问道:“谢文东,你究竟想怎样?”

  谢文东转头看向他,说话的人正是王学龙,他幽幽而笑:“原来是王先生!我的要求,刚才已经说过了,想必你也应该听得很清楚。”

  “你向我?#22681;?#19968;百二十亿的港币?”

  “没错!”

  “简直是痴人说梦!”王学龙冷哼道:“只凭你一句话,就想让我们拿出一百二十亿?你以为你是谁?”顿了一下,他又道:“谢文东,你也不要逼人太甚,如果真闹翻了脸,我们或许会走不出去,可是同样的,你也别想活着出去。”

  他话音?#31456;洌?#37027;二十多名大汉纷?#35013;?#21160;顶针,作出一副要与谢文东拼命的架势。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好一会,他点点头,说道:“是啊!你们可能真的不怕死,只是不知道你们的家人是不是也像你们这样勇敢呢?”

  “什么?”王学龙先是一愣,随后勃然大怒,腾地站起身,怒视谢文东道:“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30340;隳亲?#20301;于西湾的别墅不错,如果那天它突然飞上天,那实在是间很?#19978;?#30340;事!”谢文东含笑道。

  “谢文东,你~~~~~~”

  “王先生!”谢文东打断又气又怒的王学龙,继续道:“?#20063;?#19981;是在威胁你,也不是再和你开玩笑,对待敌人,我的手段有很多,虽然你家里的保镖不少,但是我看来。形同虚设,你家的守卫再森严,应该也?#21916;还?#24403;年日本魂组的总?#21487;?#21475;大楼吧?”

  王学龙听完他的话,冷汗流了出来,站立的身子连续颤抖数下,半晌,他慢慢的坐回到椅?#30001;稀?#35874;文东的话,像是一?#29273;?#21073;,正中他的要害。

  谢文东目光一偏,看向王学龙身旁的林懿,笑呵呵说道:“林先生的家人都移民去了?#38393;蓿?#24039;得很,我的家也在那里,我们是邻?#21191;飤~~~~”

  谢文东将他们八人的家庭住址一一说出,如数家珍,最后,他?#28044;?#34955;中掏出手机,和颜悦色的眯眼笑道:“我已经排除了手下兄弟,当然,如果你们肯合作的话,我可以保证他们会平安无事,长命百岁,他们究竟是生是死,就看你们现在的选择了。”

  “谢、文、东---”

  康少华的一张脸憋成酱?#20185;?#25163;指着谢文东的脖子,起的说不出话来。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看起来,康先生并不在乎家人的性命。”说着话,他手指按动手机,给刘波挂去电话。很快,电话解冻,谢文东含笑看着康少华,柔声说道:“老刘,让兄弟们干掉康少华的加人。?#20146;。?#19968;个不留!”

  “明白,东哥@”

  听完谢文东的话,康少华如受雷击,脑袋嗡了一下,身子晃动,险些摔倒在地,他不知道谢文东是否真在自家门外埋伏了手下,可是他不敢?#27169;?#36825;涉及到他全家老小十多口人的性命,他嗓子里好像塞了块石头,嘴巴一张一合,就是说不出话来。他一手扶住桌案,另一手向谢文东连连摇晃。

  ?#26263;?#19968;下,老刘,康先生似乎还?#35874;?#35201;对我说。”谢文东笑到。

  “恩。”

  过了好一会。康少华才把这口气缓上来,他也?#30636;?#19978;身旁的袁天仲了大步冲到谢文东近前,沉默片刻,他垂下头,颤声说道;“请请谢先生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不管是多么厉害的风云人物,也不论是多么冷血的阴险小人,真当涉及到家人性命的时候,大多数还是?#23835;?#24369;下来,康少华也不例外,谢文东用计也向来喜欢抓住?#22351;悖?#22823;加利用,无往不胜。

  其实,他并没有在这8人的家外完派手下,他现在的手下人也没有这么多,不过,在康少华的家外,他确?#34507;?#25490;了暗组和香港洪门的人,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人组可以强行冲进去,扫平里面的一?#23567;?br/>
  看着低下头的康少华,谢文东悠然说道:“康先生,?#35748;?#20320;的家人很简单,只需拿出你的诚意来。”

  康少华明白他的意思,面带难色,要他拿出一百二十亿,他得砸锅卖铁,可是要让他们八人共出这?#26159;?#20182;又不能代替另外七人作出决定,他为难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学龙这时咽下一口吐沫,说道:“谢文东,我们可以给你一百二十亿,不过,你总得要说说用这?#26159;?#24178;什么,让我们花钱?#19981;?#20010;明?#20303;!?br/>
  谢文东点点头,对电?#20843;?#36947;:“老刘,没事了!”说完,他挂断电话,将手机揣起,正色说道:“?#20197;?#27425;重申一遍,我只是借,而不是要,更不是。”他拿出烟,点燃,继续道:“我要收购一家银行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可是,我这边的钱也不够用,所以我就想到了财?#24066;?#21402;的贵帮。其实,?#38405;?#20204;的经济实力,拿出一百二十亿并不是难事,而且两年之后,?#19968;?#36830;本带利的奉还个你们,这个合作对我们大家都有?#20040;Γ?#25105;也真心实意的来找各?#35805;?#24537;,而不想把?#34385;?#38393;僵。”

  王学龙转头看看众人,沉吟片刻,又说道:“谢先生,我可以问一下,究竟是哪家银?#26032;?”

  谢文东也不隐瞒,这么大的事,想瞒也是瞒不住的,他笑道:“是安哥拉国家银行!”

  “啊?”此言一出八旗帮这八位幕后首脑全都傻眼了,他?#20146;?#26790;也想?#22351;剑?#35874;文东收购的竟然会是国家银?#23567;?b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