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七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七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韩非的话,引来一片哗然.

  北洪门人面带怒色,气愤韩非敢做不敢当.谢文东抬起手,轻轻敲敲额头,然后笑眯眯地问道:韩兄只凭一卷录象带就说人不是你杀的,实在太可笑了,这卷录象带里的录象也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呵呵!韩非悠悠而笑,环视众人,最后目光还是落在谢文东的身上,他正色道:'当时,魏子丹没有死,老彭只是把他打伤了而已,然后被下面的兄弟仍了出去.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至于他最后怎么死的,?#20063;?#19981;知道.顿了一下,他目光幽深地又说道:我的兄弟,死在谢先生的手里的并不少,若人真是我杀的,我没有必要也不会不承认,因为我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要他性命的理由,但事实上,?#20063;?#27809;有这么做,而且如果我真想杀他,完全可以在大厅里直接动手,何必要把他拖到设想头之外的地方在处置呢?谢先生认为这?#19979;?#36753;吗?呀?!北洪门众人听完,?#34507;?#21560;口气,相互看看,皆皱起眉头,韩非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北洪门和青帮的积怨已深,如果人真是他杀的,他没有理由费这么大的周折来证明自己并未杀掉魏子丹.

  人们想不明白,?#22336;?#32439;将目光投向谢文东.

  谢文东?#25104;?#25346;着笑容,让人看不出他的心事,他笑道:韩兄也说了,你头一千一万个理由杀掉子丹的理由,但是按照你的说词,你并没有这么说,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不杀他?

  很简单,我觉得他是被人利用的.韩非说道:在魏子丹进攻我们分补之前,南洪门的朋友突袭了我们的一个重要据点,由于他们的人太多,据点难以抵挡,我就从分部里分过去一部?#20013;?#24351;去支援,可是援军派出去?#27426;?#20037;,魏子丹就带着五百名兄弟杀近分部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攻我们据点的南洪?#25490;?#21451;撤退了,而?#39029;?#24471;干干净净,全部回到南洪门的?#30528;?#19978;,没有一个人过来职员魏子丹,所以,我觉得他是被人利用,而我也不想成为别人手中的刀子,正因为这样,我虽然很想杀掉魏子丹,但实际上?#20063;?#27809;有这么做,不过,北洪门其他那些朋友的死,我可以负责任的说,那确实是我们青帮做的.

  听完这话,南洪门的人?#25104;?#30342;是一变.

  在场的人没有傻子,而且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如果韩非说的是实话,魏子丹进攻青帮,明显是与南洪门仔细筹划过的,可是,在魏子丹身陷重围的时候,南洪门的人却撤退了,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南洪门是故意想整死魏子丹,而且是假借青帮之手,可谓是杀人不见血.

  五行兄弟以及袁天仲等人转过头来,难以?#30511;?#22320;看向向问天.

  萧方?#25104;?#27867;白,指这韩非怒道:韩非模拟不要血口喷人,挑拨我们南北洪门之间的关系!

  韩非淡然一笑,说道:我只是讲出事实.难道,你敢否认哪天你?#25970;?#36827;攻我们据点吗?你敢否认你没有仓促撤退吗?

  霄方为之语塞,正想强辨,向问天开口说道:没错,哪天是我们进攻了你们的据点,但是,我们也同样去求援了北洪门兄弟,只是晚了一步,未能成功救出魏子丹.向问天说的这些,是当日萧方对他的解释.

  韩非摇头而笑,说道:难道贵帮的人员都会隐身术,能瞒的过我们的眼线吗?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就酸你们有去?#20173;?#21487;是,让魏子丹只带五百人去进攻我们青帮的分部,这?#22351;?#20110;以卵击石.把他往火坑里推吗?至于这?#22351;悖?#21521;兄又作和解释呢?

  向问天暗吃一惊,是啊,关于这?#22351;?#24456;难说清楚。当时,萧方对他的解释,他没有仔细分析,现在被韩非这么一问,才恍然明了,事情并不象萧方解释得那么简单。

  正如韩非所说,让魏子丹带五百人去袭击青帮在上海的分部,等于让他去送死。

  向问天眉头紧锁,充满疑问地看向萧方。

  萧方深深吸了口气,冷笑道:“这是魏子丹主动提出来的,我已经向他讲明其中的厉害,可是他不听,那我也没有办法,你不能因为这?#22351;?#23601;推断是我们要害他,更不能说是我们杀了他!”

  韩非哈哈而笑,不再说话,而是看向谢文东。

  他想念话说到这个份上,以谢文东的头脑,不会想不清楚魏子丹被杀的前因后果。

  谢文东垂头苦笑,过了片刻,他突然问向问天道:“那天发生的事情,向兄可知道?”

  向问天慢慢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我当时并不知情。”

  向问天目光坚定,不象是在说假话,谢文东目光随之一偏,看向他身后的萧方和周挺二人。

  只见他俩?#25104;?#38452;沉,眼神飘浮,见他看过来,双双将目光转向别处,不敢与之对视。

  谢文东点?#35828;?#22836;,现在,他将事情弄明白了大概,也明白了青帮派来的人为什么会?#35805;肼方?#26432;掉。

  子丹是被南洪门暗算的,这点毫无疑问,而且,尸体上的伤口多达五十多处,但没有一处是刀伤,全部都是刺伤,被匕首一类的利器连续的刺伤,青帮既然是迎战的一方当然不会拿着匕首去战斗,所以说,子丹确实不象被青帮所杀,那么,南洪门的可能性就最大了。

  他暗中咬牙,想?#22351;?#33831;方等人的胆子会这么大,手段这么阴毒,竟然背着向问天谋害子丹。

  想到这里,他压不住心中的怒火,猛的握起拳头,目光也随之变得冰冷犀利。

  他想翻脸,可是转念一想,此时还不能这么做。

  韩非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和南洪门闹翻,如此一来,青帮的压力将会大大减轻。

  再者说,自己?#22351;?#21644;南洪门开战,将要面对的是两个大敌,?#38382;?#23558;会变得更加混乱,更加不明朗,他倒不是怕,只是想把事情简单化,三股势力先去掉其一再说。

  谢文东握起的拳头慢慢松开,既然现在不是和南洪门翻脸的时候,这口怒气,他只能忍了,这只苍蝇,他也只能吞下了,不过,这?#25910;?#20182;可是牢牢刻在了心里,这也是日后南北洪门的决裂埋下了引线。

  过了半晌,谢文东突然抚掌而笑,说道:“韩兄的故事很精彩,不过,这改变不了什么,也说服不了我,我们之间的争斗,还是会继续下去的。”

  韩?#20405;憊垂?#30475;着谢文东,好一会,他暗叹口气,一直以,都认为谢文东是个阴险乖张的人,想?#22351;劍?#20182;的忍功也是很厉害的.

  很明显,谢文东已经看出是南洪门是杀死魏子丹的真正凶手,但是他却能忍下这口气,以大局为重,此人的心计实在厉害.

  韩非仰面大笑,说道:”能有谢先生这样的敌人,我很高兴,也是件很值得炫耀的事.尽管来吧,我等着你!”

  谢文东眯眼柔声说道:”我奉劝韩兄一句,上海不是你的福地,能早些离开,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不然,结果不变,还会牵连到你许多兄弟的性命!”

  “哈哈!”韩非大笑道:”不试试,我怎么会知道不行呢?”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34987;?#29609;大了,会烧死自己的.”

  说完话,谢文东将茶杯向前一推,站起身形,说道:”韩兄的这顿酒席,我心领了,算我欠你一份人情,日后,?#19968;嵴一?#20250;报答韩兄的,告辞!”说完,他转身向门外走去.

  谢文东的话是一语双关,韩非心里明了,知他?#37027;?#19981;佳,也不挽留,含笑说道:”谢先生慢走.”他说走就走,向问天急忙站起身形,说道:”谢兄弟!”

  “向兄,这顿饭?#39029;?#19981;下去,恕难奉陪,实在不好意思.”杀害兄弟的仇敌就在眼前,自已却不能有所作为,谢文东心里象压了一块大石头.

  向问天急忙起身跟了出去,低声说道:”对于魏子丹的事,我很抱?#28014;?br/>
  “呵呵,这件事,与向兄无关.”出了包房,谢文东嗤笑道:“不过,你我都不是傻?#24076;?#38382;题出在哪里,我们都应该很清楚,希望向兄能管好你的属下的兄弟,下次……不,不应该不有下一次!”

  唉!向问天暗叹,?#25104;布?#21464;得通红。

  他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也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数落而丝毫无法还口过,萧方等人瞒天过海,做出这样的事,他实在不知道该在谢文东面前说什么好。

  谢文东满腔怒火,拂袖而去,包房内,韩?#20146;?#22312;椅?#30001;希?#32654;滋滋地看着茶水。

  他的目的虽然没?#20889;?#21040;,不过,看见南北洪门之间出现芥蒂,也算是有所收获。

  “帮主,我们也走吧!“铁疑在旁小声提醒道。

  ?#30333;?#20160;么?菜已经点完了,不要浪费,大家坐下来一起吃嘛。哈哈……“

  向问天看着谢文东离去的背影,站在原地,良久未动。

  “向大哥,我……“萧方刚开口,就在向问天严厉的眼神下,把下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