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六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六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过了数天,焦急等待的费尔南多始终未见到中国政府的资金援助,可战事方面已经越来越?#36234;簦?#23433;人运军队即要应付安盟的游击战,又要抵挡安盟的正面进攻,每天的人员伤亡以?#26263;?#33647;的消耗都十分严重,这一切都?#27599;?#38065;来支撑,?#22351;?#27809;有了钱,政权就变得岌岌可危了。看到不中国政府援助的资金,费尔南多只好厚着脸皮,亲自打去电话询问。可是中国政府以资金暂时无法调动为由,婉言拒绝了,?#30431;?#20877;等候?#27426;?#26102;间。费尔南多当然不是傻瓜,能听得出来这只是?#20889;剩?#27668;得?#25104;?#36890;红,没有再说什么,将电话挂断了。

  放下电话以后,费尔南多坐在办公室里,破口大骂中国政府忘恩负意,见死不救。

  人就是这样,当你帮过他一次,两次之后,他就会把你的表面当成理所应该的,?#22351;?#19981;再帮他时,他会比你没有帮过他更加记恨于你。正所谓人心难策。

  费尔南多没有忘?#20146;?#24049;?#25176;?#25991;东曾经做下的约定。中国政府不援助他,谢文东的东亚银行?#19981;岫云?#32473;予贷款。

  他将怒火向下压了压,从抽屉里翻出谢文东的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是谢先生吗?”

  一听费尔南多的话音,谢文东笑了,他等这个电话已经多时了,他故作惊讶地说道:“哦?原来是总理先生,你找我什么事吗?”

  “我向贵国政府申请的援助并没有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看起来,贵国政府也没有继续援助我们的意思了。”

  这个结果,早在谢文东的意料之?#23567;?#20182;噢了一声,说道:“既然中国政府不打算继续追加援助,?#20146;?#29702;先生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记得谢先生曾说过,如果贵政府停止援助,你会从你的东亚银?#20889;?#27454;给我们的。”

  ?#26263;?#28982;!我说的话,当然都记得住,不过……”谢文东话未说话,?#23460;?#39039;了片刻,说道:“想必总理先生应该明白,银行也是有银行的规定,我可以为总理先生办理贷款,但其中的利息还是要结算的。”

  费尔南多拄着下?#20572;?#30097;声问道:“利息是多少?希望,谢先生不要落井下石、?#27809;?#25171;劫啊!”

  “哈哈!”谢文东大笑,说道:“这点总理先生可以放心,?#19968;?#25353;照国际惯例来做的。国?#23460;?#34892;的贷款,利息是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三十之间,我为总理先生算到最?#20572;?#30334;分之二十,偿还期限为一年。总理先生觉得如何?”

  “这个……”费尔南多对利息没有意见,毕竟着不属于援助贷款,两成的利息不算高,只是他觉得期限太短?#35828;悖?#20165;仅是一年,即使这一年的时间里,安人运彻底清除安盟势力,恐?#20081;?#24456;难连本带息的全部还上。他问道:“谢先生可不可以把期限的时间在推迟一些?”

  没关系的。我们现在可以先签定一年的合同,等一年的时间到了,贵政府若确实有困难,?#19968;?#25226;时间推迟的。谢文东笑咪咪地说道。如果费尔南多此时能看到他的笑容,肯定会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好吧!”费尔南多想了又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先把贷款弄到手,应付完目前的眼眉之急后再说。

  两个人在电话里先定下口头约定,随后,谢文东给李晓?#30475;?#21435;电话,?#30431;?#36215;草一份两亿美金的国际贷款合同,与讲明其中的详细细节,然后再去找安哥拉政府签订。

  李晓芸听完,十分惊讶,疑问道:“文东,你真打算拿出那么钱贷款给安人运吗?风险是不是太大了?”

  她考虑的非常周全,现在安哥拉的格?#21482;?#19981;稳定,?#22351;?#23433;人运被打下台,下任政府将不再承认这两亿美金的贷款合同,拿出去的钱等于打水漂了。

  “该赌的时候,我们就得赌一把嘛!赌安人运能赢得内战的胜利。”谢文东说道:“赢了,我们就有了牵制安人运政府的本钱,而且一年之后还能赚?#30431;那?#19975;美元的利息,若是输了,怪我没有眼光,?#22351;?#26159;花钱买个教?#34507;?”

  “那可是两亿美金啊!”李晓芸说道:“银行的流动资金也不是很多,拿出两亿美金,是伤筋动骨的,而你?#20174;盟?#26469;验证你的眼光?”

  “呵?#29301;?#25918;心吧,钱不是问题。”谢文东说道:“一会,?#19968;?#25226;两亿美金转到东亚银行里。”

  “啊?”李晓芸吃了一惊,忙问到:“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谢文东说道:“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吧,?#20146;。?#21512;同上必须要有安哥拉总统签名。”

  “这我明?#20303;!?br/>
  “现在仅仅是两亿美金而已,我想,这还不够填饱安人运的肚皮,以后,我们可能还要继续追加贷款,所以说,晓芸,你要多辛苦一些,?#28044;?#38134;行的运作,?#27809;?#32047;出足够数额的资金。”

  “把那么多钱投给一个政权摇摆?#27426;ā?#38543;时都可能垮台的政府,我看你真是疯了,而且疯得不轻!”李晓芸摇头叹道:“全世界,可能除了你之外,再找不出第二个肯这么做的人。

  “哈哈!”谢文东大笑起来,悠然说道:“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所以说,世界也常常因为少数人而发生改变。”

  “......”李晓芸闻言彻底无语了。

  东尼·维克多、布雷克·纳特、关锋、?#33464;说热说?#36798;安哥拉之后,立刻赶往金刚石矿地进行了参观,克里斯亲自出来陪同。东尼和克里斯见面之后,先是苦笑,接着,又仰面大笑,相互热情地握了握手。

  谁能想象得到,曾经是冤家对头的两个人,现在竟然站在同一条战线,为同一个人做事

  在克里斯的管理下,金刚石矿运转的十?#32456;?#24120;,开采出来的金刚石安置在特别建造的仓库中,由军队二十四小时把守。

  在仓库中,看着放有金刚石的箱子摆成长排,东尼和布雷克都惊讶不已,两人一致认为,在安哥拉成立加工工场太有必要了。

  有了目标,东尼开始着手?#24613;?#36215;来,这时候,他贩毒时建立的关系网发挥出作用,由世界各地请来相关的?#38469;?#20154;员,并购买加工设备,同时,又在矿地不远的地方建设厂房。

  当然,他所做的这一切都需要花钱的,谢文东给予他大力支持。

  让李晓芸划给东尼充足的资金,供他使用。

  在金钱的作用下,以及安哥拉政府的大力配合下,事情变得事半功倍,很快,矿地不远的地方已可以看到加工工厂的雏?#21361;?#21478;外,购买的专业设?#36127;?#39640;薪聘请的专?#31561;?#21592;也已抵达安哥拉,事情进展的又顺利,又迅速。

  对东尼在安哥拉的工作,谢文东还是很肯定的,同时,也从文东会和北洪门抽调更多的兄弟过去帮忙和管理。

  现在,谢文东?#22351;?#21152;工工厂开始运作,制造出成品钻石,好对外销售,积累资金。这天下午,谢文东正在和东尼通话,东心雷敲?#21734;?#20837;,刚要张嘴说话,谢文东摆摆手,?#30431;?#20808;等?#22351;齲?#28982;后,对着话筒说道:“样品钻石什么时候能加工好?”

  ?#30333;?#24555;也得一周之后。”

  “哦!要那么久……”谢文东想了想,又问道:“国?#25163;?#23453;商你都联?#20302;?#20102;吗?我可不希望钻石加工出来,没有销售渠道。”

  “哈哈,谢先生尽管放心,我?#20146;?#30707;的颜色是F+的,?#27426;?#26159;VVS的,颗粒大,?#30001;?#25105;找的专业加工人才,形状和切工也都是一流的,这样的钻石,拿到市面上是抢手货,只要把消息传出去,我们不用去找买家,买家自然会主动来找我们……”

  谢文东皱皱眉头,不知道东尼哪来的那些废话,他含笑又问道:“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联系到国?#25163;?#23453;商?”

  “这个……还没有,我得等样品出来之后,先把图片传给他们,不然,空口无凭,他们也不会相信我的话.”

  “尽快去做,我也要尽快看到结果。”

  “好的,谢先生!”

  挂断电话,谢文东叹了口气。钻石加工厂还是非常费钱的,别的不说,单单是那些钻石加工师的薪水就是个巨大的数目,如果光往里投资,却不见回报,李晓芸那边也受不了。

  他低?#36153;八?#29255;刻,方看向东心雷,问道:“老雷,有什么事?”

  东心雷上前两步,低声说道:“东哥,南洪门的陆寇来了。”

  谢文东?#35835;?#19968;下,喃喃道:“估计,是为了联合我共同进攻青帮的事。”

  东心雷也是这样想的,问道:“东哥见他吗?”

  “既然人家来了,救别?#30431;?#21507;闭门羹了。”说着,谢文东杨下头,说道:“?#30431;?#36827;来!”

  “是,东哥!”东心雷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