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六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六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跟了进去,笑问道:“不什么为么说?”

  “感觉。”秦双指指椅子,示意谢文东坐下,说道:“女人感觉。”

  “哦!”谢文东眼珠转了转,半开玩笑地说道:“除了女人感觉之外,我似乎也嗅道一股酸酸的味道。”看到秦双,看到也冰冷的样子,谢文东总是忍不住想去逗逗他,因为他也想多看看秦双笑起来的模样。

  “沙文!(CHAUV&N&**的译音,大男子主义的意思)”秦双从桌?#30001;?#25343;起胶皮管,漠然说道:“不是所有女人都是那么喜欢你的。”

  谢文东身子半仰,靠坐在躺椅上,卷起袖子,同时顽皮地眨眨眼睛,含笑说道:“这么说,你是喜欢我一点点了?”

  秦双没?#35874;?#31572;,将胶皮管系在他的手臂上,说道:“抽血会很痛。”

  “我知道。”谢文东下意识的将目光向下垂视,正好看到秦双露于裙子的那双粉白如羊脂般细腻的小腿,?#30001;?#22905;身?#21916;?#26102;传来的淡而迷人的麝香味,忍不住一阵志摇心乱,他忙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谢文东是意?#35835;?#26497;强的人,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可否认,秦双是个绝对迷人双胡具吸引力的女人,但谢文东却不敢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因为他无法给她任何的承诺。不知不觉间,秦双已抽完血,见谢文东仍然闭着眼睛,好象睡着他似的,她摇?#38750;?#31505;,说道:

  “好了,睁开眼睛吧!”

  “这么快?”?#19978;В?#24403;谢文东睁开眼的时候,秦双?#25104;?#30340;那丝微笑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还是浓浓的冷漠。

  秦双将血液注入试管,然后继续为谢文东其它的检查。

  看着忙碌的秦双,谢文东好奇地问道:“我很想知道,你不工作的时候,一般都干什么?”

  “可以做很多事。”“比如呢?”“比如看星星。”

  听完她的回答,谢文东抬起双手,枕于及下,扭头看向窗外夜空深蓝,繁星点点,他幽幽说道:“以前,我也很喜欢看星星,可是,现在却很少有那样的时间了。”

  “时间就象牙膏,只要你肯挤,就一定能挤得出来的。”秦双说道。

  谢文东目光一转,两眼晶亮地看着她,点头说道:“你的?#20843;?#20046;有道理。”说着,他抬起头,看看身旁另外一张躺椅,眨眨眼睛,翻身坐起。

  秦双怔怔地看着他,问道:“你干吗?快躺下,?#19968;?#27809;有检查完呢!”

  谢文东飘身躺在椅?#30001;希?#28982;后拍拍旁边的空椅子,笑呵呵说道:“今天,我们一起看星星。”

  秦双象不认?#31471;?#20284;的直?#22402;?#22320;看着他,顿了好一会,她轻轻叹口气,嘴角微微挑起,走到空椅旁,慢慢躺在上面,仰视外面的夜?#30504;?#24189;幽地叹口气。

  谢文东侧头,看了秦双一眼,笑道:“如果我们?#20284;?#22909;,可以看到流星。”

  秦双说道:“我喜欢看永恒星星。”

  我喜?#35835;?#26143;.谢文东说道.

  那么说,.是因为你喜欢?#38750;?#30701;暂的刺激秦双道.

  不是!谢文东说道:我?#38750;?#30340;是?#24067;?#30340;闪耀,?#24067;?#30340;光彩,永恒会变地平淡,而?#24067;?#30340;夺目却会被人们所牢记,这,不正是另外一?#20013;问?#30340;永恒吗?说着话.他闭上眼睛.道为了梦想,我可以燃烧自己的生命.

  秦双深深的看着他.看着他近乎苍白的面浃,有些担心,又有些心痛,说道,那样一定很累.

  是的.谢文东感叹道:好想.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啊!'

  秦双默然.谢文东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是无限风光.但那是靠消?#30007;?#34880;一点一滴换回来的.他本身就患有低血糖的毛病.本来并不是大病,但日积月累的劳累,却能让小病变成重症,何况,.他只是20出头的青年,身上却背负着那么多担子,若是换成旁人,.可能早已被压趴下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轻轻说道:你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没?#35874;?#31572;声,谢文东呼吸均匀,.竟在躺椅上睡着了.

  对于防心甚重的谢文东来说,在别人的房间里睡觉是件很不可?#23478;?#30340;事情,但是在秦双的身边,他却感觉很安全,不知道为什么,他自?#27426;?#26579;对秦双产生强烈的信任感,这种感觉很奇妙,可能是来?#38405;?#20154;的直觉吧.

  秦双看着熟睡中的谢文东,伸手想去扶过他额?#38750;?#30053;乱的头发,可是,手伸到一般,有?#33151;欢?#20303;,向下一落,伸进谢文东外衣的口袋,将他的手机拿出,?#37027;?#35843;成静音,放在一边,.

  当谢文东一觉醒来的时候,已是四个小时以后

  他缓缓睁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感觉自己睡得好久没有这么舒适香甜了.他转过头,习惯性的看看自己的左右,当他看到身?#38405;?#24352;空空如也的躺椅时候,他才突然想起,自己竟然是在秦双的医疗室里睡着了.

  他看看手表,暗吸了口气,想不打扫自己睡了这么长时间,.他伸手摸摸旁边的椅子,想必秦双早已经回家了.他摇头笑了笑.从椅?#30001;?#22352;起.发现身上还披有一件外衣,秦双的外衣,?#30001;?#38754;带有独特香味中.他能判?#31995;?#20986;来.

  心中感到丝丝的温暖,轻轻将外衣放到一旁,正准备站起身,身后突然传来秦双的话音:你醒了.

  谢文东忙转回头,只见秦双坐在办公室旁,带着一副小巧的眼镜,一手拿笔,一手拿书,似正在翻看,他笑了,由衷而笑,说答:原来,你还没走.

  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我是不会放心的.她的?#20843;?#28982;冷漠,但话里却透出关心.秦双收起书,放于一旁,站起身形,说道:你醒了,我也该走了.

  见秦双拿起外套,准备向外走,谢文东想叫住她,可是话到了嘴边,有咽了回去.

  走到门外边的秦双恍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但是你在睡觉.我就没有叫醒你.希望,不是重要的事!

  谢文东听完一楞,随后拍拍脑袋,这才想起自己和老鬼的约定以及答应张婧一起去吃饭的事,他拿起电话,一?#27425;?#25509;来电,共有十二个,其中七个来自张婧.另外五个则是老鬼手机打来的.

  看着谢文东愁眉苦脸的样子,秦双说道;'现在去找她或许还来的及,可能她还在等你!'

  知道秦双在指谁,谢文东苦笑道:算了,小Y头没有那么好的耐性,现在应?#36855;?#21507;完饭了.'说着,他起身,边给老鬼打去电话,边对秦双说道:小双,你现在也饿?#21734;?#33258;吧,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

  好'秦双丹丹的答应一声,?#25104;?#34429;然没有任何变化,心中却几?#25351;?#20852;和期待.

  很快,电话接通.

  谢?#31995;?你刚才在干什么?给你打了五个电话,始终都无人接听啊!'老鬼抱怨的生意第一时间传过来.

  ?#20197;?#30561;觉.'谢文东笑道.

  睡觉?啊,哈哈.....我明白了.'老鬼贼笑道:也对,有美人相陪,公?#20081;?#21487;以适当的放一放嘛!'

  你这?#19968;?'谢文东和老鬼的关系太熟了,并在一起出生入死过,说起话来也十分随便,他笑道:把电话给东尼,我和他有?#20081;?#35848;.'

  好!你等一会,我现在就过去找他.'

  等了将近十分钟,谢文东和秦双已出了北洪门总部的大楼,电话那边才传来东尼,威克多的声音.

  谢先生,听?#30340;閼椅?不知道有什么事啊?'

  东尼,威克多在金三角的生活虽然无忧无虑,吃喝不愁,但那里毕竟是乡下,闭塞又落后,?#30001;?#20182;不想暴露身份,不敢随意出去玩乐,所以这段日子也把他鳖的够戗.听说谢文东找他,他?#20013;?#22859;了好一阵,结果打了数遍电话,谢文东没有接听.

  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帮忙.'

  东尼,你认识不认识国际上的大珠宝商?'

  东尼,威克多一楞,不知道谢文东?#25910;?#20010;干什么,他疑问道:难道,谢先生先做珠宝的生意?'

  谢文东含笑点头,道:没错!,我有这个打算.'

  哦,原来是这样.东尼,威克多揉着下巴,眼珠骨碌碌乱转,问道:谢先生要找什么样的珠宝商?'

  首先是要有实力,至少在?#24335;?#26041;面鼻息足够充裕,第二,是钻石买卖的.'谢文东道.

  东尼,威克多:'谢先生是想卖还是想买?'卖?'你?#35874;?#28304;?'当然'.谢文东也不隐瞒,说道:?#20197;?#23433;哥拉,弄到一块金刚石矿,我希望能把开?#27801;?#26469;的金刚石卖出去.'

  啊?老天!你说的不是真的吧?'东尼,威克多听完,两眼瞪的溜园.眼珠都差点冒出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