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杀了阿日斯兰的弟弟,可后者没有丝毫怨言,第一,确实是巴特谋害谢文东在先,?#30340;?#21548;点,这是他自找的,第二,他认为真正杀死弟弟的人不是谢文东,而是在背后鼓动他造反的人,那个人是谁,他暂时还想不出来,但有?#22351;?#21487;以肯定,那人?#27426;?#26159;在文东会内。

  谢文东和阿日斯兰两人在房间里密谈了很久,至于二人都说了些什么,其他人不清楚。

  金眼和陈百成等人都在房间外面的走廊里等候,众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只有陈百成流露出焦急之色,不时在走廊内徘徊。

  过了好久,两人终于从房间内走出来,互相道别之后,阿日斯兰快速离开了,只是在临行之前,深深看了陈百成一眼,这让后者背后生出一股凉意。

  等他走后,陈百成来到谢文东身旁,小心翼翼地问道:“东哥,你和阿日斯兰都谈什么了?”

  谢文东双目一眯,看了看他,笑眯眯道:“?#19968;?#32473;草原狼一些援助。”

  陈百成一怔,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道:“不仅是武器装备方面的援助,还会提供一些人力方面的帮助。”

  陈百成吸了口气,没弄明白谢文东的意图,还想再问,谢文东笑眯眯道:“怎么,百成,你好象对这方面很?#34892;?#36259;嘛,要不要我把你调派过去?”

  陈百成听后,身子?#27426;?#21990;,忙摇头道:“不用了!谢?#27426;?#21733;栽培,我觉得?#19968;?#26159;留在文东会内更能施展拳脚。”

  “呵呵!”谢文东微微轻笑,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到房间内。

  谢文东此行成功救出了李爽,又解决了图谋不轨的巴特,虽然没有?#39029;?#19982;巴特合谋的人,但事情总体来说进展还算顺利。

  但在此期间,北洪门和青帮的争斗已全面爆发,争战最激烈的地方,当属河北一带。北洪门有东心雷坐镇,和青帮斗?#27809;?#26377;输赢,谁都没占到大便宜。

  因为青帮将实力大规模北调,与南洪门的争斗反而趋于平缓,这让苦苦支撑的向问天总算得到喘息之机。

  谢文东听到东心雷的汇报之后就笑了,他感觉,青帮在战略上出现了比较大的失误。以青帮的实力,单独对战南洪门或者北洪门都是可以一争长短的,但想同时与南北洪门分庭抗礼,就显得力不?#26377;?#20102;。青帮将势力北调,与北洪门全面开战,恐怕用不了多久,?#38405;?#27946;门的优势就会被逆转,到时?#22351;?#19981;去面?#38405;?#21271;受敌的尴尬局面,取胜的机会小之又小。他认为当青帮决定与北洪门争斗全面升级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失败。

  谢文东有他自己的打算,本来,他计划先清理干净北洪门范围内的青帮势力,然后坐?#28966;?#34382;斗,无论结果是青帮消灭南洪门还是南洪门拖垮了青帮,最后得胜的一方总是会元气大伤,然后他再用北洪门将其消灭。现在,青帮?#35851;?#20102;策略,他的计划也相应发生变化,决定与南洪门联合,打出共抗外敌的旗号,?#35748;?#28781;青帮,然后再想办法吞并南洪门。

  因为北洪门与青帮已开战,他不再回H市,而是直接去T市,看看双方现在的情况。

  陈百成带着文东会的人返回H市,谢文东则等晚上去?#26412;?#30340;飞机。

  距飞机起飞还有?#27426;?#26102;间,谢文东和金眼等人在通?#20260;?#24847;闲逛。

  通辽是内蒙的门户,发展迅猛,经济也非常发达,不象内蒙其他地方那样落魄,城市中充满现代化气息。

  漫步在?#34987;?#30340;街道上,谢文东随意地问金眼道:“你觉得陈百成这人如何?”

  金眼一愣,想了想,说道:“很聪明,城府也很深,和他说话时,我不大能看透他在想什么。”

  “恩!”谢文东点点头。

  “对了,”金眼说道:?#20843;?#24456;机警。”

  “哦?”谢文东疑道:“为什么这么说?”

  金眼正色道:“在友好客栈,其他人都没有看出巴特手里暗藏枪械,只是我和他注意到了这?#22351;悖?#35828;明他很机警,至少他很细心。”

  谢文东漠?#22351;?#25671;摇头,喃喃道:“也许,不是那么简单的。”

  金眼疑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淡然一笑,没有说什么。

  说话间,几人走到一家刀具店?#24472;埃?#38376;面不大,但橱窗上陈列的刀具却非常漂亮,很能吸引路人的目光。

  蒙古刀在世界上都是十分有名气的,不仅装饰精美,外观独特,而且异常锋利,给人神秘剽悍的感觉。

  既然来到蒙古,应?#20040;?#20004;把蒙古刀回去当做纪念。谢文东停下脚步,举目向刀具店看了看,对金眼笑道:“我们进去?#39748;?”

  从外面看,刀具店似乎不大,可里面的面积可不小,特别狭长。

  店内两边摆放长长的柜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刀具,长短不一,形象各异,大多都没有开刃,墙壁上,也同样挂有不少弯刀,有的设计简洁,有的装饰得异常漂亮,刀鞘镶嵌宝石。

  谢文东等人进来时,里面没有客人,只有五名年岁不大的汉子在玩?#19997;恕?br/>
  有客?#26031;?#39038;,那五人没有任何要起身的意思,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谢文东见状,暗自摇头,老板只顾着玩乐,?#27426;?#24471;?#20889;?#23458;人,难怪刀具店的生意这么冷清呢!

  他环视一周,打量左右摆放的刀具,很快,他的目光被墙壁上一把尺长的蒙古弯刀吸引。

  这把刀没有刀鞘,光?#21644;?#30340;?#20197;?#22681;壁上,通体发乌,只是看,就给人沉甸甸的感觉。

  谢文东走到近前,仔细看了一会,问道:“老板,我想看看这把刀。”

  “自己拿吧!”一位大汉看着手里的?#19997;?#29260;,头也没抬一下。

  谢文东笑了笑,伸手把刀从墙上取下来,在手中掂?#35828;啵?#26524;然?#33267;?#19981;清,刀身洁净,没有任何?#21448;剩?#20992;口锋利,顺滑,显然是用精钢打制而成,他问道:“老板,这把刀多少钱?”

  老板转过头,看向谢文东,见他年岁不大,身穿深色的中山装,微微?#35835;?#19968;下,接着向几个同伴使个眼色,站起身形,边向谢文东走过来边说道:“五千!”

  扑!金眼等人差点吐血,这老板还真是漫天要价,一把刀而已,竟然要到五千?

  ?#22351;?#35874;文东说话,木子翻着白眼道:“五千?我靠,老板,你怎么不去抢劫啊?”

  那大汉二十六七岁,中等身?#27169;?#30456;貌平平,没系扣子,敞着?#36335;?#38706;出里面结实的胸肌,他嘿嘿一笑,说道:?#26263;?#26159;我的,你管我卖多少钱,就是这个价!”

  他脑袋扬着,露出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架势。

  五千块钱在谢文东眼里不算什么,但他也不想被?#35828;?#25104;冤大头,他摇头而笑,问道:“不能再便宜了吗?”

  大汉道:“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了。”

  “那算了!”谢文东把?#26007;?#22238;到原位,正?#24613;?#36716;身离开,那大汉扬手道:“你们不能走!”

  谢文东一怔,回头问道:“为什么?”

  大汉看看身旁的四位同伴,冷笑道:“既然你已经看了,那就得买!”

  谢文东被他的话逗笑了,道:“这是什么规矩,我只是随便看看,哪有看完就非买不可的道理。”

  大?#21495;?#25197;脖子,说道:“这就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既然你看了,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土山闻言大怒,道:“什么狗屁规矩?!我?#36947;闲鄭?#20320;是不是?#27425;?#20204;不是本地人,认为我们好欺负啊?”

  他还真说对了,大汉见谢文东穿着中山装,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象是外地过来游玩的游客,想?#27809;?#40657;’上一笔。

  大汉笑呵呵道:“是又怎么样?”

  土山?#27425;?#36947;:“我们不买你又怎么样?”

  大汉撇撇嘴,道:“那你们谁都别想走!”

  “妈的!”土山气笑了,这不是黑社会碰到黑店了吗?!他看向金眼。

  金眼是五行的老大,其他四人什么事情都听他的。金眼哪将这样的小角色放在眼里,随意地摆摆手,对谢文东道:“东哥,我们还是走吧!”

  那大?#20309;?#35328;,将手中?#19997;?#24448;旁边一摔,骂道:“操!你当我说话是放屁啊!不买刀,谁他妈都别想出这个门!”

  金眼不想和对?#28966;?#22810;纠缠,皱着眉头,问道:“如果我?#19988;欢?#35201;走呢?”

  “那你就先尝尝我的拳头!”大汉晃着身子走到金眼近前,脖子挺着,脑袋扬起多高,两只拳头在金眼眼前挥来挥去。

  “给我滚开!”

  金眼猛的出手,按住大汉左侧的面颊,用力一向下摁。大汉身子横着摔倒,脑袋重重撞在地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