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五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五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距离太近了,来得也太突然,任长风的反应再快,此时也已?#28860;?#19981;及。他只能尽力的将脖子向?#20113;?#19968;偏。

  只听“咔嚓”一声,黑色的钢箭刺入任长风的?#26412;保?#31661;尖由前刺入,在后探出,庆幸的是,任长风下意识的躲避发挥作用,?#25381;?#34987;箭?#35828;?#38745;脉和脖骨,倒是将?#20063;?#30340;颈肌刺穿。

  “啊!”任长风惊叫出声,连续倒退,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见他脖子被箭射穿,东心雷等人无不大惊失色,袁天仲手疾眼快,飞身扑上前去,将任长风用力拽到一旁。

  他刚把任长风甩出去,?#30340;?#21974;的一声,?#22336;?#20986;一支利箭,擦着任长风的肩膀飞过,钉在后面的汽车车身上,扑!连汽车的铁皮都经受不住箭失的冲击,箭身没入其?#20889;?#21322;。

  “操!”东心雷勃然大怒,抬起手中枪,对准轿车,连续扣动扳机,连续的枪声刺激了周围人的神经,十数名北洪门帮众也齐齐对着轿车胡乱的开枪,顿时间,黑色轿车被打的千疮百孔,满是窟窿。

  直至弹夹里的子弹打完,东心雷方停住手,对袁天仲大喊道:“长风怎么样?”

  东心雷和任长风的关系非常人可比,二人从小到大就生活在一起,摸爬滚打,共同不知经历过多少次恶战,早已培养出超乎寻常的感情,现在任长风脖子中箭,东心雷几乎不敢去看。

  袁天仲低头查看任长风的伤处,见即?#25381;猩说?#38745;脉,也?#25381;猩说?#27668;管和胫骨,?#34507;?#26494;了口气,对咬牙咧嘴的任长风呵呵一笑,半开玩笑地说道:“你的运气真好!”说着,大声喊到:“老雷,?#25381;猩说?#35201;害,应该没事!”

  “呼!”东心雷嘘了口气,这?#25490;?#22836;看过去,只见任长风躺在地上,?#25104;?#33485;白,鲜血顺着脖?#30001;?#30340;伤口流了?#22351;兀?#34429;然袁天仲已经告诉他没事,但他的心还是缩成一团,对左右的人员大声喊道:?#20843;?#38271;风去医院!快!”

  北洪门的数名大?#21621;?#27493;上前,将任长风抱上汽车,叫来一位南洪门的司机,直奔距离?#35828;?#26368;近的医院而去。

  这时,南洪门的人已经赶到近前,纷纷从?#36947;?#20986;来,看着满地狼籍的战场,众人都有些发呆。

  东心雷瞄了一眼南洪门的人,边更?#22351;?#22841;,边向手下人员喝道:“把?#36947;?#30340;人拉出来!”

  “是!” 北洪门的几名小弟答应一声,小心翼翼的接近轿车,有了任长风的前车之鉴,他们都不敢大意,生怕?#36947;?#20877;射出冷箭。众人透过?#25169;?#30340;车窗向里面观望,?#36947;?#20849;有三人,前面两个,后面一人。刚才,东心雷等人含恨怒射,坐于前面的二人首当其冲,被打的面目全非,?#38647;雌嗖遙?#21518;面那人伤势较轻,但也是相对于前面二人而言,他身上至少有五处枪伤,虽然还?#25381;?#27515;,但看样子也是出气多,入气少。

  北洪门众人放下心来,将受伤的那人从?#36947;?#30828;拉出来,甩在地上,然后转头看向东心?#20303;?#19996;心雷走上前去,低头一看,?#20146;?#31105;起,冷冷哼了一声。地上这人他认识,虽没见过面,却看过他的照片,此人正是青帮十把尖刀中的“暗?#26263;丁鼻?#24179;。

  他身中五枪,但还有神智,仰面躺在地上,?#25104;?#28072;红,嘴角流血,眼珠转动,扫过众人,直看向东心?#20303;?br/>
  拉动枪膛,东心雷冷声说道:“邱平,你的死期到了。”

  邱?#36735;?#35328;,喉咙里发出?#36317;喙距?#30340;声响,咧开满口是血沫的嘴?#20572;?#21621;呵笑了。

  “你,不想说?”东心雷蹲下身,晃了晃手枪,将枪口顶在邱平的左肩上,狠狠扣动扳机。

  “嘭!?#40763;?#24179;的身子明显震动一下,肩膀又多出个血窟窿,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身体直抽搐,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额头、鬓角一个劲向下淌,即便如此,他硬是一声未吭,牙关咬得咯咯做响。

  东心雷的声音冰冷,不带任何感情,他说道:“这只是警告,?#20197;?#38382;一次,韩非究竟在哪?”

  邱平看着东心雷,仍是咧嘴而笑,不过,他的笑却让周围的北洪门众人感到恐怖,一个浑身是伤,血流满地的人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怎能不让人心惊。

  可东心雷不管这些,再变态的对手他也不是?#25381;?#35265;过,枪口向下移动,顶住邱平的左助下侧,又是一枪。

  东心雷经验丰富,知道人体的要害在哪,伤及什?#27425;?#32622;可以不致命。

  ?#24052;??#40763;?#24179;喷出一口血箭,俩眼翻白,看样子,随时都可能断气。他嘴角动了动,声音微弱地说道:“你们的苦心白费了……”

  “什么意思?”东心雷伏下身,贴近邱平的嘴边。

  “呵呵……帮主已经离开了广州……?#40763;?#24179;断断续续地说道。

  东心雷邹起眉头,疑问道:“什么时候?”

  “刚刚·”“刚刚?”东心雷?#36214;?#19968;琢磨,?#25104;?#39039;变,疑问道:“刚才逃近荒地里的那些人里就有韩非一个?”

  “哈哈......你现在知道得太晚了......帮主早已经走远.......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杀了我吧!?#40763;?#24179;的?#25104;?#27867;起不自?#22351;?#20809;彩,微笑的同时,鲜血自他鼻?#20303;?#22068;角?#27426;?#30340;流出。

  “吗的!”东心雷腾的站起身,转头望望青帮人员逃跑的荒地,夜幕中,所望之出尽是黑茫茫的荒草地,这时候再想从中找到韩非,无疑是大海捞针。

  他又急又气,连连跺角,这回的跟头栽大了,竟然让韩非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活生生的逃走,这等于给南洪门一个天大的笑柄。东心泪老脸铁青,连连搓手,心有不甘的想让兄弟们去追,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现在去追,确实太晚了。

  这时,谢文东从后面走了过来,看着?#25104;?#38590;看的东心雷,问道:“老雷,怎么了?”

  东心雷叹口气,脑袋向下?#22351;停?#23558;邱平的话原原本本的描述一遍,随后,他小声说道:“东哥,我.......我失误了。”

  谢文东听后,眼睛眯了眯,看眼地上的邱平,抬手拍拍东心雷的肩膀,语气肯定地说道:“韩非并?#25381;?#36208;这条路,邱平的话,不足为信。杀了他吧!”说完,他转身回到车上,前往任长风所去的医院。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对邱平的话信了八成,但是相信归相信,嘴上却不能这么说,这涉及到兄弟们的士气,也关系到北洪门的声誉。

  听完谢文东的话,东心雷先是怔了怔,随后,他明白了谢文东的意思,心里虽然项吞了一只苍蝇那么难受,但?#25104;?#21364;得?#23380;?#20986;恍然大悟的摸样,转身怒视着邱平,怒声道:“你这个王八蛋,敢***骗我!”说着话,他对周围的兄弟一仰头,喝道:“埋了他!”

  他能领会谢文东的意思,但下面的人却不明白,一各个对邱平怒目而视,拎起他的?#36335;?#25302;到公路旁的荒地中,开始挖坑。

  任长风的伤?#25381;?#20260;及要害,但毕竟是脖子被箭矢射穿,必须得?#26412;取?#35874;文东赶到医院时,任长风正在抢救室里,时间不长,五?#23567;?#34945;天仲、血杀也随后赶到。

  谢文东的?#25104;?#38452;沉,背着手,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一是担心任长风的伤势,二也是对韩非的逃走耿耿于怀

  他虽?#25381;?#24515;思杀他,但主动放他走是一回事,让他在自己眼皮底下?#20302;?#28316;走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和东心雷的感觉一样。像是吞下一只苍蝇,心里又恶心,有难受。

  见谢文东的?#25104;?#19981;自然,袁天仲以为他在担心任长风,低声说到:“东哥,你放心吧,长风不会有事的!”

  谢文东向他笑了笑,并未说?#21834;?br/>
  过了二十分钟,谢文东的手机响起。是杨少杰打过来的。

  “东哥,南洪门的人要接手青帮的分部,让我们离开。我们怎么办。”

  “恩?”谢文东挑起眉毛。眯眼冷笑一声,说道:“让兄弟们不要动。也不要任何人进入!以后,青帮的分部将是我们香港洪门的分部,谁人不服,让他来找我说话!”

  “啊?”

  听了这话,别说电话那边的杨少杰和赵虎愣住了。连谢文东身边的众人也愣住了。东哥要占领青帮的分部?这?#22351;?#20110;要和南洪门撕破脸吗?

  杨少杰顿了好一会儿。方小声说道:“东哥要我们香港洪门日后进驻广州?”

  “没错!”谢文东抽出香烟,刚要点火,看见墙上挂着禁烟标识,回手将火机又揣入口袋?#23567;!?#22914;此一来,社团的势力会相应提升许多。”

  能把分?#21487;?#22312;内地,对于香港洪门来说,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只是……………杨少杰担忧道:“东哥,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引起纷争啊?”

  谢文东笑了,说道:“真要能引起纷争,倒是件好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