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所在的别墅已隐约而见,铁疑和彭真二人的嘴角不自不觉的挑起,正准备下令全速冲过去的时候,让他两人意想?#22351;?#30340;事情发生了.先是十名身穿白色衣装的汉子气喘吁吁的跑到别墅的外面,时间不长,又从胡同里冒出一波,接着,又是一波……

  白色西装的大汉越聚越多,眨眼工夫,变聚集了上百号人,他们好象是一下子从地底钻出来似的,将别墅周围原本空荡荡的空地站满,并占据住要点,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铁疑和彭真二人都有些傻眼了,看对方的衣服,显然都是南洪门的人。但是,萧方明明已经接受了己放的这次形动,并在十?#22351;?#21322;的时候半人员全部撤走,那现在怎么又都跑回来了?萧方到底在干什么?

  “妈的!”铁疑?#25104;?#38590;看,目光冷冷注视着前方的别墅,双手握拳,关节咯咯直响。

  “老铁,看起来萧方似乎改变了主意.”彭真阴声说道:“南洪门的兔崽子果然靠不住,我看,咱们还是?#32422;?#21160;手吧。”

  “动手?”铁疑也想动手,可是,现在谢文东身边突?#27426;?#20986;上百名南洪门的守卫,还怎么打?谢文东刚从安哥拉回来,他手中的武器不足,但南洪门可充裕得很,谢文东在广州孤立无援,而南洪门可是人数众多的,真打起来,谁吃亏还不?#27426;?#21602;!哎呀!铁疑气急,心烦地?#20204;?#33258;已的脑袋,一时间拿?#27426;?#20027;意。

  彭真见他这副样子,忍不住笑了,说道:”我们既然出来了,就是箭在?#30097;喜坏?#19981;发,动手吧!”“不行!南洪门的人都带有枪械,人数又众多,想消灭他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铁疑从国外带回来的“狱堂?#26412;?#38160;人员都在,他还敢去试度,但现在,这些人已经死了,他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

  “那我?#20146;?#19981;能空手回去见帮主吧!不要忘了,你?#20197;?#22823;陆还未建过任何功勋呢!”

  彭真刚被韩非从台湾调到大陆,而铁疑是刚从国外回来就受到南洪门的伏击,一直养?#35828;?#29616;在。

  正如彭真所说,他两人在大陆确?#24471;?#20026;社团立下过任何功劳,这?#22351;悖?#20063;正是铁疑所考虑的,本来以为这次可以杀掉谢文东,立下一件大功,结果,事情的发展却偏偏出了差错。正娄犹豫不决的时候,他的手机响起,电话是下面的眼线打来的,“铁哥,南洪门方面有异动,萧方带领上百号帮众正向别墅这边赶来,看速度,最多二十分钟就能赶到。”

  铁疑听完,狠狠将手机挂断,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你个萧方,反?#27425;?#24120;的?#19968;?”

  “怎么了?”彭真不解地疑问道。

  “***!萧方亲自带人过来了,他是想和我们为敌到底了!”铁疑怒声说道。

  ?#20843;?#24102;有多少人?”“探了说有一百多人!”

  “该死的!”本来彭真还有强攻的意思,现在听说萧?#25509;?#24102;一百多人过来,燃烧起来的?#20998;?#24443;底被熄灭。他的身手虽好,但好不过枪,身法虽快但快不过子弹。已方只有一百人,哪能抵得住对方的人海战术?!他连连跺脚,拳头在空早挥舞了几下,最终又慢慢放了下去,转头问道:“铁子,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铁疑摇头道;“仗是打不了了,我?#20405;?#33021;等下次再?#19968;?#20250;!”说着,他身子向外一探,拍拍司机的肩膀,说道;“就按照这个速度,直?#28044;?#36807;去!”

  “明白!”司机答应一声,让汽车?#20154;?#21069;进。

  青帮一行十多辆大小不?#22351;?#27773;车在别墅前缓缓行过。

  南洪门的众守卫站在原地,眼珠随着汽车缓缓移动。他们虽然感觉到?#36947;?#30340;人不简单,但无论如?#25105;?#27809;有猜想到那里面其实是青帮最尖锐的杀手部队,不然,他们肯定不会如此镇定。

  南洪门的人沉稳表现,更让铁疑和彭真二人的心中更加?#22351;停?#29978;至怀疑?#32422;?#26159;不是钻进人家布好的圈套?#23567;?br/>
  坐在?#30340;冢?#20108;人看着外面成排而立的南虹门众人,?#34507;?#21560;气心也随之收缩,提到嗓?#21451;郟?#31561;车?#28044;?#36807;别墅,又走了一会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下令道:“快,?#28044;?#36710;速。”

  别墅内,当谢文东听手下回报,南洪门的守卫?#21482;?#26469;时,他就在心里长长出了口气,预料到青帮的刺杀形动没来的及展开,便已宣告失败,尤其是又听到萧方带人赶来的消息,他更加放心,仰面而笑,?#30001;?#21457;上站起身,对众人说道:“今天没事了,大家

  去休息吧!”说着,他打个哈欠,向别墅楼上走去。东心雷问道:“东哥,青帮的杀手不会来打了吗?”谢文东摇头笑道:“有南洪门的人在场,他们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等青帮的杀手走后不久,又一批车队到了,这次换成是南洪门的人,汽车在别墅旁的道边停下,萧方快速下了车,看到己方人员,赏钱询问几句,确认无事发生之后,他松了口气,低声又交代一番,然后走到别墅的门前,轻轻扣门.

  开门的是任长风.看着外面的萧方,他嘴角挑起,嘿嘿笑了,问道: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萧方没有多?#35029;?#31359;过任长风,直接走进大厅内,见里面的人虽然不少,却偏偏没有谢文东的身影,他问道:请问,谢先生在哪?此言一出,众人哈哈大笑,笑的同时,也?#22351;?#19981;佩服谢文东的神机妙算,竟然早在二十分钟前就算到萧方要找他。

  萧方被众人笑得莫名其妙,挠挠头发,疑惑不解的看着众人。

  东心雷站起身,庞大的身躯走到萧方近前,说道:“萧兄,东哥在睡觉,他已交代过,任何不可打扰,无论有什么事,都?#35753;?#22825;再说!”

  “哦!是这样啊!”

  萧方和向问天谈过话之后,他已考虑清楚了,?#32422;?#21487;以犯错,但是不能为向大哥抹黑,向大哥视?#32422;?#20026;兄弟,?#32422;?#24590;能背着他去与青帮勾结密谋呢??#25104;下?#21517;那不是?#32422;?#19968;个人的事,而是要牵连上向大哥的。

  他暗叹口气,?#25112;?#19996;心雷,低声问道:“你们刚才在笑什么?”

  “呵呵!”东心雷含笑说道:“东哥已经算到你会来,还知道你会找他。”

  “哈哈!”萧方也笑了,只是心里却很不舒服,对谢文东的戒心也越来?#35282;浚?#24863;觉这人实在太睿智了,无庸执意,谢文东绝对是已方最大的威胁。

  第二天。

  向问天按照谢文东的意思,放出杜天扬不久之后就要下台的消息。

  杜天扬年岁已高,此时又是中央领导人大变动的时候,按正理说,杜天扬再继续做军委副主席的可能性已非常小了。现在,?#30001;?#21335;洪门大规模放出传?#35029;?#28040;息象长了翅膀一样,在黑白两道迅速传开。

  正如谢文东所料想的那样,警方听闻这个消息后,虽然还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一各个都暗留了心眼,万一消息是真的,再帮青帮对付南洪门,那就等于自掘坟墓了。

  首先,广东的市公安局长找到向问天,?#32422;?#22825;来警方针?#38405;?#27946;门的打压作出解释。接下来,市局内许多有头有脸的干部纷纷找上南洪门,一是来改善关系,二是来探他们的口风。

  警方的异动,立刻引起青帮的警觉,韩非也听到关于杜天秧即将下台的消息,针对此事,他还特意找市局长说明消息是假的,市局长虽然满口应承,但是在心里,他已相信了七分。

  消息传开之后,警方?#38405;?#27946;门的打击开始大面积缩水,表面上的文章做得轰轰烈烈,实际上,并未干多少实事,当然,这也是警方最擅长的本事。

  警方对?#32422;?#30340;貌合神离,让韩非的压力更大,南洪门这时又不失时机地对青帮展开反击,更是让韩非一筹莫展,进退两难。

  唯一值?#20204;?#24184;的事,唐堂在台湾的洽谈有所进展,已让一家集团恢复对青帮的援助,展开使青帮的经济危机出?#21482;?#35299;。

  仅仅如此,并不能挽回青帮在广州的下滑势头,这时,魏东东给韩非出个注意,趁谢文东和向问天都在广州,干脆就直接利用军方的力量,将其二人全?#21487;?#25481;。

  韩?#20405;?#36215;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