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26263;?#19968;下!”谢文东笑眯眯问道:“难道,这一块金刚石就让安德森先生知足了吗?”

  “谢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安德森狐疑地看着他。

  谢文东说道:“昨天晚上,我已经向总理先生提出申请,要卢安多地区十年的代理权,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安德森听后,大吃一惊,惊讶道:“什么?你代理卢安多地区?你想要那里的金刚石矿?”

  ?#26263;?#28982;!”谢文东微笑说道:“如此一座宝藏,我没有理由不去争取。”

  安德森摇头道:“费尔南多是不会同意的。”

  谢文东说道:“刚好相反,关于卢安多的授权书已经批下来了。”

  安德森吃惊地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谢文东。

  “我需要你的帮忙。”谢文东道:“只要你肯与我合作,你能赚到的,将?#35748;?#22312;你得到的要多得多。”

  安德森站了半晌,随后,身子一弯,又坐回椅?#30001;希?#30097;声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谢文东道:“首先,告诉我金刚石矿的具体位置,其次,为克里斯编个好理由,让他免去CIA以及美国政府对他的指控及?#22836;!!?br/>
  安德森眼珠转了转,这两点对他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他?#25104;?#32908;肉抽搐一下,问道:“那我的回报是什么?”

  谢文东点点他手中的皮袋,说道:“五块和这个一样大的金刚石。”

  安德森听完,整个心都揪了起来,两眼?#20102;?#36138;婪的精光,?#34507;?#21693;下口吐沫,?#20102;?#29255;刻,开口说道:“十块。”

  谢文东微笑道:“七块。”

  安德森毫不停顿地接道:“好,成交。”说完,他又满是警惕地说道:“可是,我又怎么知道你真的会给我呢?”

  谢文东悠悠说道:“我说过的话,是向?#27492;?#25968;的,答应给你的东西,自然会给你!”

  安德森眼珠一转,笑道:“费尔南多虽然把卢安多的代理权交给你,不过,想必他还不知道那里有金刚石矿。如果谢先生出尔反尔,那么,?#19968;?#25226;这件事告诉费尔南多的,后果怎样,谢先生应该很清楚吧!”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突然,目光如电,直视向安德森,声音阴冷的仿佛来自冰川,说道:“如果你敢这么做,你是觉得自己的命太长了。”

  安德森被谢文东的目光和语气吓了一跳,心中发虚,倒吸口凉气。

  但是,谢文东的转变也快,犀利的目光消失,接着又是一阵大笑,说道:“哈哈!安德森先生,你太多疑了,我们的合作是共赢的,如果相互?#24405;桑?#23545;谁都没有?#20040;Α!?br/>
  ?#20843;?#28982;这样说,?#25104;?#20063;是笑呵呵的,不过,谢文东的心里却对安德森生出?#34987;?br/>
  “呵呵!”安德森勉强笑了笑,尴尬地说道:?#30333;?#20107;情小心?#22351;?#24635;是好的,希望谢先生不要见怪。”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现在,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CIA要杀我,是谁下达的命令。”

  “谢先生?#25910;?#20010;做什么?”

  “我只是想知道。”

  安德森犹豫了一会,低声说道:“是领事罗迪克的命令。”

  “哦!我知道了。”谢文东含笑点头。

  “谢先生?#25910;?#20010;干什么?你想怎么做?”安德森凝声问道。

  “想让我死的人,我是不会放过他的。”谢文东笑了,两只眼睛眯缝着,柔声说道。

  不过,他的样子却让安德森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惊讶道:“你……你是要杀他?”

  谢文东耸耸肩,笑眯眯说道:“如果没错,你们CIA人员平时都在领事馆吧?!告诉我,什么时候你的人在领事馆的数量最少?”

  “开什么玩笑?”安德森?#25104;?#37117;变了,连连摇头道:“这……这点我是绝不可能告诉你的,你要杀领事,我若帮你,等于是叛国。”

  ?#20843;?#30693;道?”“什么?”“只要你不说,谁知道你在帮我?”“可是,这涉及到国家的利益。”

  “可国家的利益?#38405;?#30495;的那么重要吗?”谢文东双眼放光,说道:“比金钱还重要?”说着话,他站起身,走到安德森近前,柔声说道:“你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为了你所谓的国家利益,和我作对;二,帮我做事,然后拿着钱,回家舒舒服服过你想过的日子。”

  安德森看着谢文东,冷汗流了出来,他低声说道:“如果?#24050;?#25321;第一条路呢?”

  谢文东摇头道:“那么,很不好意思,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我不可能让你活着离开这个房间。”

  安德森不敢直视谢文东的眼神,低下头,双眉紧皱,沉默无语。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没有浓厚的?#33258;蹋?#30495;到危机关头,根本没有多少人会在乎什么国家利益。他?#20102;?#22909;一会,终于下定决心,说道:“这周的星期五,也就是明天,?#19968;?#24102;着CIA的人去外面执行任务。”

  谢文东?#21467;?#31505;了,拍拍安德森的肩膀,然后坐回到自己的椅?#30001;希?#31505;呵呵说道:“我需要卢安多金刚石矿的具体情报,包括详细的位置,人数以及安盟驻扎的守军、武器等等,近期交给我。”

  他的话,更象是命令。安德森苦笑,点点头,站起身,说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谢文东笑道:“请便。”

  安德森深吸口气,走到门前,刚要出去,谢文东又道:“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可以保证,你将无法离开罗安达。”

  “谢先生多心了。”安德森苦笑着离开房间。

  “东哥!”等安德森走后,金眼忙道:“这个人值?#30511;?#20219;吗?”

  谢文东摇头,说道:“让天仲跟着他,我要知道,他今明两天的一举?#27426;!?br/>
  “是!”金眼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他前脚风走,克里斯随后走进来,小心地把房门关好,关切地问道:“谢,你和安德森谈得怎么样?”这件事涉及到他未来的命运,克里斯当然异常关心。

  “问题已经解决了。”谢文东摆摆手,示意克里斯坐下,随后,他说道:“安德森已经答应,不会向CIA以及美国告发你。”

  “呼!”克里斯听完,长长嘘了口气,吊在嗓?#21451;?#30340;心也终于可以安稳的放下,他如释重负,一屁股坐地沙发上,说道:“谢,谢谢你!”

  ?#23433;?#29992;客气。”谢文东正色道:“你帮了我,我自然会帮你。”

  感觉这句话,谢文东曾经也对自己说过。克里斯摇头而笑,又问道:“你是用什么办法让安德森答应的?”

  谢文东挠挠头发,说道:“七块金刚石。和他身上那块一样大的金刚石。”

  “哦!”克里斯明白地点点头。

  谢文东笑道:“克里斯,我觉得你不要在CIA做事了,以后还是帮我吧!”

  “你让我随你去中国?”

  ?#23433;?留在安哥拉。”谢文东说道:“卢安多的金刚石矿产被我夺过来之后,我需要有人来管理,而你,我认为是最?#35766;?#36873;,何况你也很让我信任。当然,我也不?#23835;?#20320;白做的,你在CIA的年薪,我可以多付你两倍!”

  多?#35835;?#20493;?克里斯吸了口气,他在CIA的年薪的十多万美金,若是多?#35835;?#20493;,就快接近40万美元了,这个收入,即使在美国也能算是老板级的了,而且,经过此事,虽然安德森答应封口,但想来他在CIA也不会再有?#24052;盡?#20811;里斯对谢文东的要求砰然心动,他笑道:“谢谢你能这么看重我。我可以先考?#24378;?#34385;吗?”

  ?#26263;?#28982;可以。”谢文东回答的干脆。

  当天晚间,谢文东主动去找费尔南多,这一次,他在总理府呆到很晚才离开。

  第二天,清晨,先是安德森给他打来电话,称已带人出城,去往罗安达?#21916;?#30340;巴拉镇,与安盟的人碰面。随后,袁天仲的电话也打过来,证?#34507;?#24503;森确实带着大队人员由?#21916;?#20986;了城。

  谢文东放下心来,等到上午九点多时,他留下安哥拉的特工保护李晓芸,而他自己则带上五行?#20540;堋?#20219;长风、格桑已及关锋等人,随身装备充足的武器和弹药,坐车直奔美国领事馆而去。

  路上无话,汽车在领事馆的大门?#24052;?#19979;,关锋和李智全等五名死囚守在外面,谢文东和其他人大步走了进去。

  领事馆里面的工作人员刚刚上班,大厅内比较安静,两名保卫人员站在一起,笑呵呵的闲聊着。

  看到谢文东等人近来,两名保卫人员走上前,问道:“对不起,先生有什么事吗?(英)”

  我找罗迪克领事。(英)”谢文东对二人含笑说道。

  “有预约吗?(英)”

  “有!(英)”谢文东点下头,转头对任长风笑呵呵地说道:“让他们看?#27425;?#20204;的预?#32908;!?br/>
  任长风点点头,走到二人近前,肩膀一?#21361;?#33579;然抽出唐刀,对着左侧保卫的脑袋,狠狠地斜劈下去。

  “?#35785;?”

  那保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半个脑袋已被任长风?#22351;犢车簟?b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