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百一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陈百成穿着和下面小弟一模一样的衣服,还特意在?#25104;喜?#25273;粉底,使其看起来年轻一些,经过精心的打扮,陈百成自己的手下,心腹,如果不仔细看,也同样辨?#21916;?#20986;.陈百成选择的是后门,?#37027;?#28151;在人群中,在他身旁,都是他的保镖和心腹手下,唐寅也在其中.

  刚走出分堂后门没有多远,前方传来一声呐喊,接着,蜂拥而来数百号人,带太的一位,正是龙堂的头目,张龙.

  看清楚张龙的模样,陈百成恨得直咬牙,?#34507;?#39554;道:吃里爬外的狗东西!他转头对唐寅低声说道:“小寅,你上,干掉这个兔崽子!”

  “好”唐寅一笑,答应得干脆,从人群中走出,直奔张龙而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看到杀害刘挂新全家的唐寅,张龙眉毛倒立,眼中布满血丝,大吼一声,喝道:“唐寅,你拿命来!”说着话,轮起手中的砍刀大步冲了过去.

  哼!唐寅心中冷笑,象张龙这样的角色,他根本?#36824;?#22312;眼里.站在原地?#27426;?#24403;张龙的刀砍到他手顶三寸的时候,他轻轻一晃身,形如鬼魅,轻易避开对方的锋芒,接着,双脚连出,?#30452;?#28857;中张龙的手腕和胸口.

  张龙惊叫一声,砍刀脱手,身?#25317;狗?#20986;去.

  哗啦!张龙撞倒身后数人,跌落在地,只觉得胸口发闷,嗓?#21451;?#21457;甜,随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张龙的身手怎样,众人心里清楚,可是竟然连对方的一招都挡不住,可见其实力之强.龙堂众人见壮,纷?#30528;?#21564;,一拥而上,刀枪棍棒齐举,向唐寅扑去,与龙堂众人混战在一起.

  双方各使出浑身解数,挥舞手中的武器拼命的往对方身上招呼,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陈百成两只小眼睛滴溜溜乱转,不时地向四周张望,现在场面混乱,这时不逃,还等待何时?陈百成跑到唐寅身旁,急声说道:“小寅,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在南郊见!”

  “好!”唐寅笑呵呵地点点头.

  陈百成再不停留,带着数十号的保镖和心腹,钻进不远处的小胡同里,绕道向市区南方跑去.

  双方兵对兵,将对将,打得难分上下,场面血腥,杀气冲天,气?#25112;?#24352;到了极点,谁都没注意到陈百成这几十人?#37027;?#31163;开,此时,也没有人有那个精力去管那些。

  等陈百成走后,唐寅拿出手机,给谢文东打去电话,笑道:“陈百成已经向南郊跑了,你?#24613;?#21435;迎接他吧!”

  即使唐寅不打电话,陈百成也逃不出暗组的视线,他的行踪,早有暗组人员通报给了谢文东,后者此时也在往南?#35760;?#30340;路上。?#36824;?#35874;文东还是含笑说道:“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唐寅挂断电话,刚把手机收起,忽见两名龙堂人员向自己冲杀过来,他哈笑出声,身子如同陀螺,提溜一转,来到那二人的身后,手中的片刀看似随意地挥出,只见一道电光闪过,将其中一人的脑袋辟掉,另一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唐寅上前,抓住那人的头发,下面的膝盖向上一提,顶在其后腰上,上面向后拉,下面向前顶,咔嚓一声脆响,那人腰骨折断,吭哧一声,跪在地上,鲜血顺着?#24378;住?#22068;角、?#27426;?#27969;出。

  眨眼工夫,两名兄弟惨死于唐寅之手,本已受?#22235;?#20260;的张龙紧咬钢牙站起身,镇声喝道:“唐寅,你的对手在这里!”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两只眼睛弯弯,笑吟吟道:“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说着话,把另只片刀也抽了出来,双手?#27425;?#20992;丙,大步流星向张龙跑去。

  刚才的接触,张龙已对唐寅的身手有所了解,别说自己一个,就是十个捆在一起,也未必是他的对手,?#36824;?#27492;时他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硬上。

  张龙的性格也钢硬,面无惧色,?#25317;?#19978;前,双臂用足力气,横着扫了出去。

  唐寅腾空跳起,接着,身子下落,双脚重重压在张龙的两肩,咔咔两声,张龙的两根锁骨被唐寅生生撞折,唐寅身型不停,以张龙的身体为支点,又是一跃,翻过他的头顶,落在张龙的身后,右手?#31471;?#21183;挥出,沙!张龙的两根腿筋应声而断。

  张龙站立不足,一头栽倒,趴在地上,他还想站起,身子剧烈地扭曲着,可是无论怎么努力也爬不起来。

  唐寅?#25104;?#24102;着噬血的邪笑,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说道:“张龙,你不是想杀我吗?怎么这么快就起不来了。”

  “唐寅,我CNM......”张龙脖子用力,脑袋向上扬着,厉声而骂。

  但他的骂声?#22351;?#19968;半,唐寅脚下加力,猛的一顿,嘭,张龙的脑袋重重撞在地面,鼻梁骨塌陷,门牙也随之掉了数颗。

  张龙两眼翻白,声都未吭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唐寅踩着他的脑袋,又在右捻了几下,才把脚放下。他喜欢这种踩住别?#22235;?#34955;的感觉,当初,他的师傅也是这样虐待他的。

  他看了看手表,感觉时间也差?#27426;?#20102;,该是自己去看好戏的时候,他整了整衣服,慢悠悠地向战场外走去。

  位于附近的文东会成员?#30446;?#25918;他离开,顷刻之间,围上来七、八人,拦住他的去路。

  “滚开,别耽误我看戏!”唐寅瞄了几人一眼,连?#20998;?#37117;提不起来。

  “你TM去死,看阎王去吧!”一名青年怒骂,抡刀向唐寅冲去。

  唐寅躲都?#27426;悖?#21482;是等青年到了自己近前时,突然一脚,踢在对方的下巴上。

  啪!这一脚,几乎将青年的下颚踢碎,倒退两步,身子晃了晃,软绵绵倒下,两只眼睛睁得溜圆,?#36824;?#20154;已经没了意识。

  “杀!”另外几人一拥而上,向唐寅展开围攻。

  可是,他?#24708;?#26159;唐寅的对手,半分?#29992;坏劍?#20840;部倒在血泊中,即便有没死的,也是身受重伤。

  解决完几人,唐寅在他们身?#21916;?#25830;片刀的血迹,大摇大摆走进胡同里,周围再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且说陈百成,带着数十名保镖不敢走大道,净挑小胡同穿行,足足走了半个钟头,他们才从胡同里出来。

  一行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瞪大眼睛,巡视着道路上过往的车辆。

  这时,道路尽头行来一辆东风?#25340;?#36135;车,陈百成眼睛一亮,对手下说道:“就它了!”

  “明白了,成哥!”两名保镖答应一声,站到道路中央。

  远远的,货车就开始鸣笛,示意二人让开,可他俩好象没听见似的,仍站在路中,眼睁睁看着货车向自己开来。

  吱嘎!汽车在两人身前两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开车的司机放下车窗,探出半个脑袋,怒声道:“你俩站在路中干什么?找死啊!”

  两名保镖一笑,走上前去,说道:“朋友,我们遇到点急事,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司机奇怪地问道。

  “就是.......”一名保镖?#34507;?#25277;出匕首,笑道:“就是想借用一下你的车!”说着话,手中的匕首突然一刺,深深扎进司机的眼眶里,随后,他猛的又加力,扑哧一声,匕首的大半都没了进去。

  司机连叫喊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一命呜呼。

  保镖拉开车门,将司机的尸体拉出来,脱到一旁的胡同中,同时对陈百成挥挥手,说道:“成哥,好了”

  “走!”陈百成带着手下人从暗中走出,边不停地四下张望,边一个接一个爬到车上。

  两名保镖做在驾驶室中发动汽车,迅速向南郊驶去。

  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有惊无险的到了郊外。

  到了这里,车上的人都长出口气,陈百成砖头望望身后夜幕中的城市,高悬在嗓?#21451;?#30340;心放下了一半,?#36824;?#31361;然又生出一种迷惘的感觉,他明白,自己这一走,以后就没有再回来的机会了,自己在东北苦心经营的基业,也统统付之东流。

  唉!陈百成仰面而叹,幽幽说道:“江山如此多骄,引无数英雄折腰!”

  听完他的话,他身后的保镖们都忍不住?#34507;低?#31505;,成哥竟?#35805;?#33258;己比喻成了英雄......

  他的感叹刚发完,忽然听嘭的一声巨响,货车的轮胎突然爆裂,接着,车身倾?#20445;?#38472;百成身子一栽歪,险些跌出去。

  好不容易,他才做身?#20572;?#24594;声道:“怎么了?”

  “成哥,好象是暴胎了!”

  “妈的,什么破烂东西,早不暴,晚不暴,偏偏这个时候暴,真TM的活见鬼了!”嘟囔着,陈百成看着众手下,怒道:“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快下去想办法解决啊!”

  “啊.......是,是!”众人纷纷下了车,低头查看车轮。

  这时,前方传来响亮的大笑声:“陈百成,大爷等你多时,你还想往哪里跑?”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