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百零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百零五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陈百成一句话没有说完,电话那边卡的一声挂死了。

  他拿着话筒,半晌没反应过来,若在以前,电话那边的筱田建市对他虽然?#35206;?#19978;热情,但是也礼让三分,从来没有出现过直接挂断他电话的现象。妈的!真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现在,自己?#22351;?#21183;了,山口组对自己的态度都不一样了。陈百成又怒又恨,气得直咬牙,他不?#24066;模?#21448;给筱田市打去电话。

  这回,电?#26263;?#26159;没挂死,有人接了,不过,接电话的不是筱田建市,而是他手底下的一名小翻译。

  “陈百成,我?#20146;?#38271;?#38405;?#30340;表现很失望,现在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以后,你也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呵呵,哈哈。。。陈百成先是轻笑,接着,疯狂地仰面大笑,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并不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们在你身上的?#24230;?#24050;经?#27426;?#20102;,可是,你却?#27426;?#24471;?#24049;?#21435;利用这些优势,一败再败,错失良机,现在中国的东北不再受你控制,谢文东消灭你,只是时间问题,对于我们来说,你就是一个不可救要的失败品。!”

  当陈百成值得利用的进修,山口组会毫不吝啬地给予他各种援助,可是一旦他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么,他对于山品组来说,什么都不是。

  陈百成身子直哆嗦,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贵组当初曾向我许下过承诺......”

  “呵呵,什么狗屁承诺!陈百成,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不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再见!不,应该是永远不见!”

  “嘟、嘟、嘟......”听着话筒里的茫音,陈百成真有些绝望了,连山口组这最后一根?#35753;?#31291;草也没了,看来,自己现在已无路可走!想到这,他猛的将拳头一握,狠狠砸下桌面,狠狠地自语道:“你们不仁,可也别怪我不义!”

  他这时候想到了留在分堂口内的山口组成员。上次,?#20889;?#20237;男去援助四大据点的时候,并没有把手下人员全?#30475;?#36208;,还留下五百左右的人力,此时,陈百成无法拿莜田建市出气,自?#27426;?#28982;想到了这些山口组帮众。他牙关一咬,叫来一名手下,本打算把这些人统?#25104;?#25481;,即使自己死了,也拉上他?#20146;?#38506;葬品,可是,转念一想,他又忍住了,山口组的战斗力还是不错了,如果这样白白杀掉,实在?#19978;В?#19981;如加以利用,或许还能为自己帮上一些忙。他摆摆手,又把手下人打发走,自己在房间里低着头走来走去。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陈百成沉声说道:“进!”

  房门一开,一名小头目快步走近来,来到陈百成身边,说道:“成哥,唐寅回来了!”

  “唐寅?”陈百成一愣,唐寅不是投靠谢文东了吗?(当陈百成在DL围攻三眼的时候,谢文东曾让袁天仲扮成唐寅的模样迷惑对方。)好大的胆子,作为叛徒,还?#19968;?#26469;找自己?!哼!陈百成点点头,说道:“让他进来见我!”

  “成哥,万一他预谋不轨….”小头目担忧地提醒道。

  “没事,我自由分寸!去吧!”“是!”

  等小头目领令走后,陈百成立刻召集众多的保镖,每人都配上枪?#25285;?#19968;批埋伏在暗中,一批守在门外,一批又安排在办公室里,陈百成自己也做足了准备,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手枪。

  当唐寅进入陈百成的办公室时,看到的就是这般如临大敌的景象。唐寅受伤差?#27426;?#24555;有一个月的时间,身上的刀伤已无大碍,但是枪伤还没有完全痊愈,整个人看起来也消瘦了许多。

  “小寅,这么长的时间,你去哪了?”陈百成将手?#29399;?#22312;办公桌下面,松口?#34507;?#25351;着唐寅,?#25104;先?#31505;呵呵地说道。

  “我受?#35828;?#23567;伤,现在没事了。”唐寅想走近陈百成,可他距离办公桌还有五米左右的时候,两旁的保镖纷纷伸手,将他拦住。

  唐寅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狐疑地看身陈百成。

  陈百成笑道:?#25226;?#20260;?我听到的消息可不是这样的,有关人说,你投靠了谢文东,帮文东会杀我?#20146;?#24049;的人!”

  唐寅一愣,接着,呵呵笑了,身形一晃,走到沙发处,慢悠悠坐下,?#27425;?#36947;:“听谁说的?”

  “王维!”

  “是他?呵呵,他现在在哪?让他来见我!”唐寅抠着指甲,幽幽说道。

  “这个。。。。。”一提到王维,陈百成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那么看中的智囊,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刻带着上千号的?#20540;?#20498;戈向谢文东了,如果能找到他,陈百成肯定会把他碎尸万段,?#19978;В?#29616;在已经?#20063;坏?#20182;了。被唐寅这么一问,他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唐寅看着面带难色的陈百成,秀气的眉毛挑了挑,疑问道:“怎么?王维现在不在这吗?”

  ?#20843;!!!!!?#20182;投降了文东会!”

  “哈哈。。。。。。唐寅”仰面大笑,说道:“你老糊涂了吗?我的话你不相信,竟然去相信一个叛徒的话,如果我真的投靠了谢文东,我现在还有必要回来吗?你不会是让谢文东给打傻了吧?”

  “唐寅,你怎么和成哥说话呢?”一名保镖大怒,向前两步,伸手指着唐寅的?#20146;?#24594;斥。

  “呵!现在的阿猫阿狗也?#20197;?#25105;面前?#35874;?”他话音未落,猛的抬起手,捏住那保镖的手腕,接着,手指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保镖的腕骨被他硬生生捏碎,随后,手腕向外一翻,又是一声脆响,保镖的臂肘折断,骨头的断口刺穿皮肉,从内部探了出来,那白花花的骨头,格外森人。

  “啊——?#21271;?#38230;惨叫,抱着胳膊,仰面翻倒,在地上来回打滚。

  “唐寅!”其他的保镖一各个面露怒,纷纷掏出手枪,齐刷刷指向唐寅的脑袋。

  “哎!” 陈百成抬起手,制止保镖们的动作,唐寅没有变,这的确是他所认识的那个目中无人,狠毒得近乎变态的唐寅,按道理说,谢文东是不会收下这样的人,也许,王维早有二心,在意在欺骗自己!他说道:“小寅,听?#30340;?#21463;伤了,这段时间在养伤,那么,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唐寅冷笑一声,说道:“没有人可以脱下我的?#36335;?”说道,他站起身,又道:“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说完,他晃身要走.

  陈百成哪舍得放唐寅走,他太欣赏唐寅的伸手了,唐寅是个能以一己之力?#35851;?#25972;个战局的人,只要有他在自己身边,无疑是加了一个大保险。

  他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拉住唐寅的袖子,满恋带笑道:“小寅你误会了,我不相信别人,难道还不相信你吗!?坐!快坐!”

  谈因看了一眼陈百成,笑了,他就知道,陈百成是离不开自己的……

  长春,?#26412;?#28857;.

  经过今天的战斗,文东会俘虏的敌人人员实在太多了,据点里没有地方安置他们,谢文东略微想了想,让何浩然带豹堂的?#20540;?#25276;送他们去DL,交给三眼.毕竟他们都曾是三眼的手下,由三眼出面服,会更加容易一些,而且这也是批生力军,可以帮助三眼尽快解决L省的争斗.

  安排完主要的事情之后,谢文东让李爽把投降的王维带来见他.

  听说要去见谢文东,王维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谢文东对自己的态度究竟如何?自己是生是死,也全掌握在谢文东的手里.

  他提心吊胆地随李爽走进谢文东的办公室,抬头瞄了一眼,接着,又急忙把头低下,小声说道:“王维......对不起东哥!”

  谢文东笑眯眯地上下打量他,突然问道:“为什么要投降?难道,你不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叛徒吗?”

  “我知道.我也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的道理.”王维不敢抬外去看谢文东的眼睛,黯然说道:“如果单是我一个人,我就算死,也不会选择再回来,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手下那上千名的弟兄去死,错都在我一个身上,希望,东哥不要怪罪他们,给他们一条生路!”

  “你怎么那么肯定你的?#20540;?#20250;死呢?”谢文东笑文道.

  “陈百成一定会败!”王维终于抬起头,说道:?#20843;?#21548;不尽别人的劝告,自从陈百成得势之后,傲慢自大,做事一意孤行,失败是早晚的事情,让?#20540;?#20204;跟着他,下场肯定会很惨.”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王维的眼光还不错,至少,他能看透陈百成.过了片刻,他收起笑容,沉声说道:?#26263;?#21021;,是你设计杀了刘挂新吧!”

  听到这话,王维身子一震,他本想把这事往唐寅身上推,可转念一想,又觉不妥,他没有辩解,点头说道:“是的,东哥!但是我现在知道我错了,望东哥原谅!”

  谢文东点点头,眼中精头?#20102;?看着垂首而站的王维,思虑片刻,然后,问道:“王维,为了?#20540;?你能牺牲自己这一点,我很欣赏.....”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