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九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九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哦?”谢文东怔道:“袁部长的意思是说,他要下台了?”

  “恩!人的年岁大了,早晚要退的嘛!”袁华笑道:“何况,一朝天子一朝臣,杜老头的位置,用不了多久就得让给别人了!”

  谢文东听完,明白了,主席要更新换代,军委的二把手杜天杨可能也要下课了。他看似无意地随口问道:“袁部长,接替杜天杨的人会是谁?”

  袁华笑了笑,拉过谢文东的手,在上面写了一个姓。中央的核心要?#26412;?#37027;么几个,看完姓氏,谢文东心中了然。他好奇地问道:“已经定下来了?”

  “十之**!”袁华说道:“要接替主席的位置,总是得?#22351;?#28857;来得嘛,按照惯例,军委的副主席这个位置肯定是要更?#22351;摹!?br/>
  “啊!”谢文东点点头。对于中央高层的那些事,他了解也不是很多。

  “不要说这些了!”袁华拍下谢文东的肩膀,说道:“现在,你好好去休息,?#35753;?#30333;?#20197;?#26469;找你。”

  谢文东说道:“袁部长,我离开东北的时间太久了,我想,今天晚间坐飞机回去。”

  “不用那么着急。”袁华笑呵呵道:“东北的乱子,晚个两三天处理,不会出什么大事。既然你到了?#26412;?#23601;多呆两天,正好我这边也有一件?#20081;?#21644;你商量。”

  “什么事?”谢文东疑问道。他就知道,袁华不会平白无故救自己的,他在你身上做了投资,总是要加倍拿回去的。

  ?#26263;让?#22825;再?#34507;?”袁华笑呵呵地没有多言,安排手下人员,送谢文东到一家比较高档的宾馆休息。

  谢文东身上的手机早已被计红喜搜走,到了宾馆之后,他用宾馆的电?#25353;?#32473;三眼,抱个平安。

  这两天,谢文东音讯全无,也不知道他被军方带走之后,究竟是生是死,了解此事的文东会骨干皆忧虑不已,东北之乱马上就要平定,可偏偏这个眼上东哥出事,如果真有个散失,那文东会将要面临土崩瓦解的?#32622;?#20102;。三眼更是着急,不停的催促刘波,要他加派人力,追踪谢文东的消息。暗组只是知道谢文东被带到了军区,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侦察?#22351;?#20102;。提心吊胆过了两天,终于听到谢文东的声音,三眼喜出过望,原本铁青阴沉的?#25104;?#20063;红晕起来,他急声问道:“东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你现在在哪?我马上去接你!”三眼象是连珠炮似的,发出一连串的问题。

  “不用接了,我没事。”谢文东呵呵笑了,说道:“?#20197;詒本?#21487;能还得再耽搁两天才能回来。”

  “?#26412;??#26412;?#26041;竟然把东哥带到了?#26412;?三眼惊讶道:“东哥,究竟出了什么事?”

  “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谢文东道:?#26263;任一?#26469;再谈吧!对了,告诉兄弟们一声,就说我没事,让大家不用担心!”

  “东哥,我明白!”两天来悬在?#30446;?#19978;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三眼喜悦不已,连连点头答应。

  接下来,谢文东向三眼了解一番东北的情况,然后又交代他几句,方将电话挂断。

  谢文东回到房间之后,先是洗了一个?#20154;?#28577;,随后躺在床上,舒服地长长嘘了口气。这两天,他实在太累了,不仅没有睡过觉,而且大脑一直都在运转,不敢有片刻停歇,现在终于脱离虎口,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疲惫感如同海水一般,席卷而来。

  这一觉,谢文东睡得无?#35748;?#29980;,直到晚间十点多时,他才醒过来。

  他躺在床上没有动,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种说不出来的疲?#20572;?#22909;象刚刚与数十号人大战过一场似的。两天的折磨,他估计自己得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彻底缓解过来。

  虽然身体有些累,不过他的精气神饱满了许多,思维?#37096;?#22987;恢复活跃。他躺在床上,狠狠地握了握拳头,两眼眯缝着,目光?#24067;?#21464;得冰冷如霜,不管中央情报处是个什么部门,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早晚要加倍?#19968;?#26469;!

  谢文东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但也绝对不是大度的人,对待他认准的敌人,从来没有客气过。

  在被关押的这段时间,他别的人没放在心上,只牢牢?#20146;?#20102;三个人,其一,是抓他来的计红喜,其二,是与他接触次数最多的李佳佳,其三,就是他最后见到的中央情报处处长吴天虎。

  正在谢文东琢磨着自己该如何报复时,房间外传来敲?#27966;?br/>
  谢文东抬头看看墙壁上的石英钟,已是晚间十点多,这个时候,谁还能来找自己呢?不会是姓杜的老?#19968;?#21448;来找自己麻烦了吧?!想到这,他飘身下了床,随手将压在枕头下的手枪拿起,走到房门前,问道:“找谁?”

  “是我!”外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对这个声音,谢文东太熟悉了,李晓芸?她不是在广州吗?怎么突?#25442;乇本?#20102;?!谢文东挠挠头发,想不明白,伸手将门打开。

  没错,来人正是李晓芸。她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下面牛仔裤,脚上黑皮靴,衣着随意,小脸红?#20284;?#30340;,少了几分老成,而多了几分俏皮。她打量谢文东两眼,笑了,边往房间里走边说道:“快把衣服穿好,我带你出去吃饭!”

  谢文东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只?#25293;?#34915;,他尴尬地看了一眼李晓芸,岔开话题,问道:“晓芸,你怎么来了?”

  “是东方上校告诉我你住在这里的。”看到谢文东手中的枪,李晓芸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看出她的疑惑,谢文东将枪塞进被子底下,边穿衣服边说道:“想必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20197;詒本?#19981;是很安全。”

  对于谢文东的经历,李晓芸十分清楚,知道他和军委的高官有仇怨。她说道:“有袁部长的庇护,没有人敢动你。”

  “呵呵!”谢文东轻笑,若说袁华会无缘无故地护着自己,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谁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对了,这是东方上校让我帮忙送过来的。”说着,李晓?#30475;涌?#34955;中掏出一块手表,递给谢文东。

  谢文东接过,低头一看,正是那块被计红喜拿去的手表。他非常小心,低头仔?#35206;?#30475;,现在的科技很先进,手表落入中央情报处那么久的时间,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向里安?#30333;?#36394;器一类的东西。

  李晓芸被他的谨慎逗笑了,咯咯笑道:“放心吧!东方上校已让?#24605;?#26597;过了,没有问题。”

  “哦!”谢文东老脸一红,将手表带上,然后摸出手枪,别于后腰,说道:“我?#20146;?#21543;!”

  两人在宾馆的餐厅吃的饭,环境不错,干净幽?#29275;?#23458;人也?#27426;啵?#26174;得十分清净。

  二人边?#21592;?#32842;。谢文东问道:“现在咱们的银行发展得怎么样了?”

  “还算不错!?#23849;?#26195;?#32943;?#22204;慢咽的将嘴里食物咽下,又用餐巾擦擦嘴角,方说道:“积累的资金有八百亿。”

  “有那么多!”谢文东虽然不是?#23433;?#20043;人,不过听到银行已收揽八百亿的巨款,还是有些惊讶。他笑道:“不过?#19978;В?#37027;都是别人的。”

  李晓芸正色说道:“这就是?#26102;盡?#27605;竟钱在谁的口袋,那就是谁的!”

  谢文东笑问道:“你想怎么用这?#26159;?”

  李晓芸摇摇头,说道:“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这叫什么话?谢文东一愣,看着李晓芸,没明白她的意思。

  “不要忘了,你之所?#38405;?#25104;立银?#26657;?#26159;通过中央高层的首肯。银?#22995;?#20010;领域,关系重大,涉及到很多方面,国家是不会轻易下放给私人的,既然让你成立了,?#27426;?#26159;在你身上另有所图!?#23849;?#26195;芸语气肯定地说道。

  “什么意思?”谢文东眯眼说道:“难道,中央让我成立银行之后,他们再收回去?”

  李晓芸笑道:“那到不能,不过,也许?#23835;?#20320;为中央去做一切事!”

  谢文东多聪明,听完这话,他揉揉下?#20572;?#38382;道:“晓芸,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这只是我的感觉……?#23849;?#26195;芸说道:“其?#25285;?#25105;这次回?#26412;?#26159;接到了政治部的命令才回来的,至于为什么让?#19968;?#26469;,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应该是和东?#19988;?#34892;的事有关系。”

  “哦!”谢文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相信李晓芸的感觉,后者可是高智商的天才。

  李晓芸看着?#20102;?#20013;的谢文东,嘴角动了动,想说话,可?#31449;?#36824;是没有说出口。

  她刚回到?#26412;?#23601;听说谢文东被中央情报处软禁的事,当时心急如焚,生怕他发生意外,后来听说谢文东被袁华救出,她才算长出一口气,接下来,她又开始担?#30007;?#25991;东是不是受到了伤害。

  谢文东在宾馆里休息不久,李晓芸?#22270;?#21254;匆赶到了,只是听说他在睡觉,才没?#20889;蛉牛?#19968;直等到晚间十点多。连她自己都很奇怪,对旁人毫无感觉甚至十分冷漠的自己,却偏偏对谢文东异常关心。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