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五箭齐发,进攻长春,他有意先打击长春的四大据点,引分堂口的王维派人去救援,只是,让他稍感意外的是,救援的人并非陈百成的手下,而是山口组的人。听完暗组传回的消息,谢文东先是一楞,接着笑了,给长春的市局长萧中联打去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谢文东直截?#35828;?#22320;说道:“萧局长,我这边需要你帮个小忙!”说话间,他特别加重最后两字的语气。长春的分堂口?#23835;?#22686;援受到攻击的据点,而首先支援的肯定会是城西、城北这两处人员最少、势力最薄弱的地点,这早在谢文东的预料之内,只不过是增援的人换成了山口组,这对于谢文东来说,狙击变的更加容?#20303;?#20182;坐?#36947;?#21040;了香州路附近。这是分堂口去往城西的必经之路。当然他不是一个人来,与他同行的除了张研江、五行兄弟以及格桑之外,还有相当一部分文东会的精锐人员,只不过是隐藏在暗中,表面上看去,就只有三辆轿车孤零零地停在路旁。?#20889;?#20237;男带着五百名山口组人员,坐着八辆大货车以及两辆轿车,直奔城西而去。东北在冬天的时候,深夜接近十?#22351;悖?#36335;上已少有行人,过往的车辆也不是很多。尤其是今晚,天空飘起雪花,路面更是光滑。出了分堂口不久,坐在第一辆汽?#36947;?#30340;?#20889;?#20237;男给后面的手下打去电话,分出二百名兄弟,前往城北。毕竟城北和城西皆为己方的大据点,位置重要,不容有失。他带领剩下的三百人走到香州路的一个十字路口时,正好赶上红灯,?#20889;?#20237;男?#36824;?#37027;么多,令司机直接穿行过去。可是,汽车刚开到十字路口的中央,横下里突然间急速冲出一辆大型号的卡车,速度之快,如同?#22351;?#26059;风,嗡的一声直撞过来。车上的?#20889;?#20237;男?#27966;欢裕?#36716;过头去,看到呼啸而来的大卡车,他两眼猛顿时瞪得流圆,在那一刹那间,他的冷汗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开车的司机也发现了,来不及?#36214;耄?#26412;能反应的一脚将油门踩到?#20303;?br/>
  轿车加速,象是一支离弦之箭射了出去,车尾和那辆卡车的车头只差几公分的距离,险险躲过。

  他的躲了过去,可是后面的汽车却没那?#26149;?#36816;。急切的刹车声刺人耳膜,但是,在冰雪积压光滑的路面上,刹车却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跟在轿车后面的第一辆货车正好装载卡车的集装箱上,发出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30475;?#30340;撞击了,是卡车轰然倾倒,横着滚了出去,而那辆装满山口组帮众的货车却腾空而?#26705;?#22312;空中足足划出两秒钟,才大头朝下的扎在地上,随着巨大的响声,货车摔得变了幸,碎片横?#26705;?#25903;离破碎。

  事故并没有因此结束,再后面的一辆大货车收不住车闸,一头和刚?#31456;?#22320;的货车撞在一起,再一阵更加响亮的撞击声中,两辆货车一起滚了出去,车身扭曲成一团。

  嘎吱吱——随着急刹车声,后面的三辆货车急忙停下,横再路中,?#20889;?#20237;男所左的轿车也随之停了下来,坐在里面的他连同几名手下心有余悸地互相看看,然后,一起扭头,向后望去,看到两辆已起火的大货车,几人皆慌了手脚。

  两辆货?#36947;?#38754;可是有一百多号兄弟,现在被摔成这副模样,里面的情况可就?#19978;?#32780;知了。

  坐在?#20889;?#20237;男左右的手下人忙开车门,想从?#36947;?#20986;来查看,正在这时,路边两旁的胡同里窜出数条人影,直奔轿车跑来,?#22351;戎写?#20237;男和他的手下反映过来,那十余人撤开衣襟,露出夹再腋下的AK47,对着轿车,十余把枪一起开火。

  “哒、哒、哒……”连成一片的枪声如同放鞭炮,弹飞而出的弹壳似乎比天空中的雪花还要密集,十多把AK47枪口喷射出?#36335;?#26469;自地狱的火焰,要将轿车焚烧,融化。

  只是十几秒钟的时间,至少有四百发子弹打在车身上,直将轿车打得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子弹?#30475;?#30340;冲击力,连汽车前脸的封盖都打飞了。

  终于枪声停止,场中弥漫这浓浓的消炎,火药味刺鼻,再看看轿车,已惨不忍睹,从缝隙中,滴滴答答的溜出血水。

  “撤!”其中一人将枪口放下,打量一下轿车,低声急喝,转身就跑,剩下的十余人纷纷跟了上去,跑进胡同里,转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变故来的太快了,当山口组的手下人又是提刀又是拎枪,赶过来的时候,再看看现场,哪里还有敌人的踪迹?

  他们怒吼一声,转头看向轿车,?#22336;?#32439;发出惊呼,急忙跑上前去,将轿车围住,透过已被打得稀烂的车窗,向里面一看,数人都差点吐出来。

  原来,在?#36947;?#22352;着的五人已体无完肤,没了人形,连身体都快被子弹活生生打熟。

  AK47的威力太?#30475;螅?#33258;当打穿车体,还能再继续打穿一人的身体,?#30001;?#23376;弹又是由四面八方射来的,?#30340;?#30340;人根本无从躲藏,?#20889;?#20237;男连怎么回事都没有搞清楚,就稀里糊涂地?#22270;?#21517;心腹一起见了阎王。

  正当他?#20542;躲?#21457;呆的时候,突然之间,四周警鸣大震,无数的警车不知道从哪一股脑的冒出来,向他们飞速开来。

  “哎呀,中国的警察来了!(日)”一名山口组的小头目反应过来,惊叫一声,拔腿就跑.

  山口组的其他人员见状,也如鸟兽散,惊慌失措的落荒而逃。

  他们想跑,可是警方却已将他们的去路完全封死,警车封住主道,大批警员封锁住次道和胡同,将三百余名山口组成员牢牢围在街道上。

  不远处的路边,停有三辆轿车,而坐在?#30340;?#30340;谢文东此时正笑呵呵地抽着烟,拿着手机说道:“萧局长,你的人来得很及时!恭喜恭喜,一下子抓住这么多日本的黑帮分子,真是大功一件啊!”

  “哈哈!好说,好说,多亏有谢先生帮忙嘛!”

  “我说过,你帮我,我自然会帮你嘛!”

  “哈哈--”

  两人各怀鬼胎,却又相谈甚欢地各自挂断电话。

  放下车窗,谢文东将手中的烟头弹?#26705;?#28982;后,又望了望警灯闪耀,人影晃动的混乱街道,笑眯眯地点点头,对身边的张研江说道:“?#20889;?#20237;男一死,山口组在东北的势力已不足为虑,他们若想再派出新的头领到东北,至少得需要几天时间,不过没几天的时间足够我们来做很多事的了!”

  张研江心悦诚服的含笑说道:“东哥英明!”

  “不是我英明,而是?#20889;?#20237;男自?#20843;?#36335;!”谢文东爽朗地大笑一声,拍拍司机的肩膀,说道:“兄弟,开车!”

  “去哪?东哥!”

  “分堂口。”

  分堂口遥遥在望,喊杀声隐约可见谢文东等人的三辆轿车之后又跟上十余辆白色面包车,里面皆是跟随在谢文东左右的文东会精锐,用AK47将?#20889;?#20237;男疯狂射杀的十几人正式出自于他们当?#23567;?br/>
  汽车正减速的时候,谢文东的手机响了,接起一听,原来是暗组的兄弟打来的:“东哥,有消息传,刘桂新已被唐寅杀掉!”

  “啊?”谢文东下去先是一怔,接着,他仰面叹了口气幽幽地?#35835;?#19968;声,说到:“我知道了!”说完,他放下电话。

  见他表情奇怪,张研江好奇地问道:“东哥,出了什么事?”

  谢文东道:“桂新被唐寅杀了。”

  张研江闻言,身子一震,?#25104;?#30636;变,可是很快,他?#21482;?#22797;成常态,嘴角动了动,?#31449;?#27809;有说话。

  这应该是东哥最想看到的结果吧!张研江智慧过人,头脑非常人可比,当谢文东派刘桂新去打敌人的分堂口时,他就颇感奇怪,因为以桂新的实力来说,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他的手下人员实在太弱了。现在的龙堂和小龙堂的实力已大不如前,而他的手下,偏偏又是龙堂和小龙堂的俘虏,就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想拿下陈百成派重兵放手的分堂口,即便是神仙领兵也打不下来,更何况是刘桂新呢!

  本就心里还有些不解,但过后转念一想,张研江明白了,东哥是想让刘桂新做炮灰啊!

  其实,自从刘桂新加入文东会以来,谢文东有始自终都没有想留下此人。刘桂新之所以投靠谢文东,是因为他要为家人报仇,而他家人的死,正因为陈百成中了谢文东的离间之计,如果说陈百成和唐寅是杀害刘桂新家人的刽子手,那么,谢文东就是造成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现在,刘桂新不知道此事,可?#22351;?#24403;他了解到,这人就如同一颗放在自己身边的定时炸弹,所以,谢文东没有选择,只能除掉他。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