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七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七十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张哥,怎么了?”电话那边,谢文东还不明白发生了怎么回事。

  “有位兄弟还困在堂口,林鑫去救他了!”三眼哪能眼睁睁看者林鑫独自去救人,说着话,他起身从?#36947;?#24448;下走。

  “啊!”谢文东沉吟片刻,说道:“张哥,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坐车快走。”

  “可是……”

  “没有可是,事情有轻重,你先离开DL是要紧的!”

  “好吧,东哥!”三眼无奈,又坐回到?#36947;鎩?#35874;文东挂断手机,接着,又给姜森打去电话,让他和刘波就协助林鑫。

  林鑫坐车,距离龙堂还有?#27426;?#36317;离的时候,他下了车,没敢走大道,而是选择在小胡同里穿?#23567;?#36825;样做,一是能避开敌人,二也是节省时间。正往?#30333;?#30528;,前方突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林鑫一震,急忙停下脚步,同时双手背于身后,将后腰的匕首拔了出来。

  时间不长,前方的胡同里跑出来一群大汉,都是穿者军大衣,一各个皮肤黝黑,头发乱七八糟的,看起来象是民工。

  看到他们,林鑫先是松了口气,可是接着,心又提到了嗓?#21451;邸?#36825;些大汗,都是草原狼的人,但现在他们退了,那么,留在堂口里的赵辉不是更加危险了吗?想到这,他心中一紧,疾步向前冲去。

  林鑫还穿着龙堂的衣服,前面有及格不认?#31471;?#20197;为是龙堂的人来封堵他们了。二话没说,拔出?#36710;叮?#30452;奔林鑫杀去。

  ?#26263;?#19968;下,是自己人!”草原狼的一名头目大喝一声,叫住下面的兄弟,然后,迎上林鑫,问道:“?#20013;?#24351;,你这是要去哪?”

  这次计划,是草原?#20405;?#25915;堂口,吸引敌人的火力,然后由混在敌人内部的龙虎队?#27809;?#25937;人。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姜森、刘波、赵辉、林鑫和阿RI斯兰以及草原狼的头目有过接触,所以相互认识。

  林鑫认识这人,知道他叫宝力德,是草原狼这次偷袭的负责人,他跑上前来,急声说道:“我有一个兄弟还困在堂口里没有出来,我要回去救他!”

  宝力德向他身后望望,见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他惊讶道:“兄弟,你一个去?”

  “恩!”林鑫用力地点点头。

  “那不行,提危险了,何况,现在敌人的援军也到了,你一个人去,等于自?#20843;?#36335;!”宝力德用着蹩脚的汉语?#30333;?#36947;。

  林鑫摇了摇头,正色?#27425;?#36947;:“如果你的兄弟被人包围住,你是选择逃跑,还是选择回去救他?”

  宝力德?#25104;?#19968;变,怔怔的看着林歆片刻,用力地点下头,道:“兄弟,我和你一起去!”说着,他回头对手下人一挥手,喝道:“兄弟们,咱们的朋友还困在敌人家里没有出来,我们回去救他!”

  蒙古人重朋友,讲义气,林鑫的一番话让他颇感动,对林鑫,宝力德心生敬佩,心?#26159;?#24895;得?#30333;?#29983;命危险和他回去救人!

  当他们接近龙堂堂口的时候,发现来晚了。?#23545;?#26395;去,只见堂口门外,停得都是警车,无数的警察门内门外的来回穿梭。

  “糟糕,警察到了!”宝力德将正?#24613;?#20174;胡同里跑出去的林鑫拉住,硬是将他拖回到自己身边。

  正在这时,路边快步走来一人,个头不高,穿着黑色的风衣,领子立起,折住大半的面?#20303;?#26519;鑫和宝力德定睛一看,来人原来是姜森。

  看到姜森,?#20013;糠路?#30475;到了家人,眼圈一红,颤声说道:?#21543;?#21733;,阿辉他……”

  ?#22351;?#26519;鑫说完,姜森面色阴沉点点头,低声道:“这里敌人的眼线,快走!”说着,他抢?#35748;?#32993;同深处走去。

  林鑫和宝力德相互看了一眼,急忙跟上?#21834;?#36208;了好一会,姜森停住身?#21361;?#27809;有转身,仰面看着天空。

  ?#21543;?#21733;……”

  “阿辉已经战死了!”

  “啊?”林?#25991;?#20197;置信地看着姜森,两?#35748;?#26159;灌了铅,僵硬地倒退两步,身子抵住墙壁,慢慢地滑了下去。良久,他蹲在地上手扶双眼,放声痛苦起来。

  宝力德以及手下的众人也是面带哀伤之色,忍不住连连摇头叹息。

  姜森看着林鑫,咬了咬牙,沉声说道:“哭什么?男人流血不流泪,兄弟既然已经走了,就应该让兄弟走好……”说着话,他的眼泪也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龙虎队是他和任长风一手带出来的,灌注了无数的心血,表面上是兄弟,实则是师徒,在龙虎队这二百人里,任长风最喜?#35835;?#37995;和禇博,而姜森最喜欢的就是赵辉,虽然他没有过人的天赋,但是他勤奋,虽然他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心里时刻想到都是身边的兄弟.姜森之所以喜欢赵辉,是觉得他和自?#27721;?#20687;。看到了他,就?#36335;?#30475;到了自己。现在赵辉惨死于敌手,姜森怎能不难过呢?

  此战,谢文东也得到了赵辉力战身亡的消息,他哀?#27426;?#21497;,要说不心疼,那是骗人的,但是其他人能哭,而他却不能,只可以?#29273;?#27969;在心里。谢文东仰起头,望象遥远的星空,脑海里浮现出赵辉的相貌,心里幽幽说道:“我有象你这样的兄弟为荣呀。兄弟,走好!

  救出三眼,?#20174;?#25240;损了一员大将,没有是对是错,只是应了那句话?#21644;?#32592;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

  谢文东没?#26032;?#19978;让三眼回到J省,而是令他到DL的外三市与阿RI斯兰汇合,?#24613;?#21453;击DL。

  这次偷袭,草原?#20405;?#26159;派出几百人,并未动用全力,还?#20889;?#38431;人马潜伏在外三市,连阿RI斯兰都没有出面。

  三眼和阿RI斯兰算是老搭档了,在一起配合异常默契,?#30001;?#21448;有血杀和暗组的协助,?#22351;?#23637;开进攻,会对陈百成位于DL的势力给予致命一击.

  谢文东那边也没有清闲,DL是陈百成的根本,?#22351;?#24773;?#37995;?#26426;的时候,他?#27426;?#20250;?#25163;?#22238;救,到时,就是己方进攻长春的最佳机会。

  他开始大规模的调动人力,将虎堂、豹堂、飞鹰堂过万的帮众全部集中到长春的周围,静等时机。由于长春是省会,位置?#22270;?#21035;特殊,不可能打拉锯战,所以谢文东定下目标,开战即为决战,要么一鼓作气拿下长?#28023;?#35201;么就得被迫撤退。

  另一面,他还得去找一个人,长春市的市局局长。

  打下长?#28023;?#37027;么大的动作,必须得争取到市局长的支持,或则默认,不然,警察站到陈百成那边,这仗也没有办法打了。

  谢文东考虑事情周全,要么不去做,要做,就要做好万全的?#24613;福?#21487;一击?#21269;堋?br/>
  在京读酒店的聚会里,并面仪看到市局长的身影,这让谢文东心里多少有?#35828;愕住?br/>
  长春市的市局长名叫萧中联,谢文东虽然不认?#31471;?#20294;是何浩然认识。

  用何?#36843;坏?#35805;来讲,萧中联这人毫无可取之处,贪婪、好色、歹毒,而且小肚鸡肠,?#30007;?#29421;窄,善于记仇,只是,那天吃饭的时候面仪到场,倒是让人感觉很意外,俗话说物以类聚,以他这样的人,应该和陈百成的关系十分亲密才对。

  但事实刚好相反,从长春传出的情报是,萧中联虽然手过陈百成的?#20040;Γ?#23545;他在长春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私下里却甚少有来往,陈百成曾经几次邀请他吃饭,他一次都未去过。

  正因为这样,谢文东对萧中莲这个人产生了兴趣,决定亲自去见一见他。

  一听谢文东要去长?#28023;?#26080;论是李爽还是张炎江,何浩然,都连忙阻止。

  毕竟不久之前已经在长春闹过一次了,如果在去,恐怕会被陈百成发现。

  谢文东坚持道:“效中联这个人对我们打下长春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能拉拢就尽量拉拢过来,虽然会冒一些风险,但还是值得的。”顿了顿,他打个响指,轻松的笑了笑,又道,长春那么大,只要我的行迹够隐秘,想必陈百成的眼线是发现不了我的。

  ?#21834;?#20309;浩然叹了口气,举目瞧瞧张研江,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开了!

  谢文东这次去长?#28023;?#21487;比上一次?#20599;?#24471;多。上次是坐着崭新的奥迪,这一次则是又旧又破的捷达。

  跟在他身边的,也只有五行兄弟,另外还有两名对长春地形比较熟悉的司机。一行八人,当天晚间,分坐两辆捷达车,进入长春。

  萧中联的家并不难?#36965;?#20303;在一出相对幽静的住宅区内。

  一路无话,谢文东等人顺利地达到萧中联的家楼下,从?#36947;?#20986;来,谢文东向四周望了望,小区宁静,地面也干净,假山,小亭等修饰物很多,虽然是高档的居民区。

  淡然一笑,谢文东让司机留在?#30340;冢?#20182;带着五行兄弟走进楼内。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