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他的语气,越赖越阴冷,说到最后,如同一阵寒风在众人心头刮国。众人听后,面面相觑,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政府高官,竟没有一人搭言。?#20197;?#20182;们面前说这些话的,可能除了谢文东也再?#20063;坏?#31532;二个。

  听完这番话,陈百成难以置信地看着谢文东,他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小子疯了!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挖苦他们,以后还想不想混了?!惊讶归惊讶,谢文东这么说,陈百成到是非常高兴,他故做愤怒地说道:“东哥,你这话就?#27426;?#20102;!如果你今天是到这里发疯的,我想你是找错地方了。”

  “呵呵……”谢文东先是轻笑,接着,旁若无人的仰面大笑,好一会,他才收起笑声,根本没有理会陈百成,走到一张桌子?#21592;擼?#20174;容的坐下。

  这张桌子坐的都是陈百成的手下,见谢文东坐过来,哗的一下,全部站到一旁,一个个满面戒备地看着他。

  谢文东脱掉手套,放在桌?#30001;希?#38663;声说道:”我的东西,别人是拿不走的,偷了我的,早晚要还回来。陈百成,你说对吗?”

  陈百成怒火中烧,强颜作笑道:“东哥,你今天就是想来拆我台的对吗?”

  “你不是也一直都想要我的命吗?今天我送上门来,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谢文东的一句话,直接说到陈百成的内心深处。

  “东哥,你太会开玩笑了,就算打死我,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去谋算东哥你啊!”陈百成搓着手,针锋相对地呵呵奸笑。

  “这点?#20197;?#21516;,你确实很该死!”谢文东认真地点点头。看到陈百成的面色一变,谢文东摆手,笑眯眯地说道:“放心吧,?#20063;換崛?#20320;那么轻易的?#36182;?#30340;,既然你想和我玩,就得给我足?#22351;?#20048;趣,要哄得我开心。”

  陈百成暗咬钢牙,拳头握得咯咯直响,如果不是有那么多官员在场,他真能扑上前去咬谢文东两口.

  同一时间DL

  虽然陈百成将势力集中到长春,拉开与谢文东打持久站的架势,导致L省相?#21592;?#36739;空虚,但是作为根据地的DL,人力还是很多的,足有五千之众。草原狼的单兵作战能力虽强,但毕竟人数方面的劣势太大,?#30001;?#21448;不是自己的地头,强攻基本上是不可能。

  阿日斯兰按照谢文东的意思,将人员分散开来,潜伏到龙堂堂口附近。

  龙堂的堂口现在已是陈百成的总部,?#30001;?#36824;有三眼被软禁在这里,他派出重兵看守,光市住在里面的打手就超过千人。

  五名彪形大汉身上裹着厚厚的黄色军大衣,低着头,直奔龙堂堂口走来。

  ?#22351;?#20182;?#20146;?#21040;近前,?#35813;?#36523;穿报?#38050;?#26381;的汉子将五人拦住,其中一人手里甩着警棍,大量五人几眼,嗤笑一声,问到:你们是干什么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往里走?滚,滚,滚!

  五人没?#20889;?#35805;,还是直冲冲地想里?#22330;?#37027;名保安一抬手,将警棍顶在一名大汉的胸前,骂道:”CNMD,你聋了,听?#27426;?#20154;话吗?

  五名大?#21644;?#20303;身,环在胸前的手同时展开,拉出了军大衣的衣襟,看里面,每人肋下都夹着一把蒙古砍刀。?#35813;?#20445;安一震,楞楞地抬起头,惊问道:“你们……?”

  ?#22351;?#20182;说完,五名大汉拔刀就?#24120;?#23506;光?#20102;福?#20276;随着惨叫声,?#35813;?#20445;安倒在血泊?#23567;?br/>
  ?#35813;?#20445;安被砍倒在地,把守大门的两名保安看的清楚,大叫一声:“不好了,有人来?#39029;?#23376;啦——”这一声嚎叫,可算是惊天动地,顿时间,大厅里一阵混乱,人声鼎沸,时间不长,从里面涌出五十多号手持片刀的青年。出来后定睛一看,见到有自己三名?#35828;?#26089;地上,在?#21592;擼?#31449;有五名穿着邋遢的大汉。

  对方只有五人,让他们心中一松,相互看了一眼,有人大叫一声道:“CAO,剁了他们!”随着叫声,五十多人一?#20992;?#19978;,轮刀向五名大汉劈去。

  这五人也强硬,面对五十多人仍面不改色,等对方到了近前时,招架几招,随后转身就跑。

  龙堂这些人见状更加嚣张,大呼小叫的在后面猛追。跑出只有百余米,那五名大?#21644;?#28982;站住身形,转回身,双手横刀,准备应?#23567;?br/>
  龙堂人员先是一楞,接着暗骂一声:“你们是活腻歪了!他们分散开来,先将五人牢牢围住,其中一人将刀一举,喊道:?#21543;?”

  他的杀字刚出口,只听两侧的胡同里传来一阵怒吼声,接着,冲出无数的壮汉。这些人,身材不是很高大,但却一个比一个敦实,两只小眼睛瞪的溜园,手中的钢刀又尖又圆,乌突?#22351;?#25955;发着幽光。

  眨眼的工夫,这些人反把龙堂五十多号人围在里面,没有人废话,上来就?#22330;?br/>
  这些壮汉异常凶?#20572;?#33218;力惊人,每?#22351;?#30733;出都仿佛有千斤之重。只是?#24067;洌?#23601;有十多名龙堂人员被砍翻,躺在地上,手捂伤口,死命的嚎?#23567;?br/>
  这边展开大规模的撕?#20445;?#28040;息很快传到堂口里。此时,堂口的负责人名叫陈天宇,和陈百成粘点亲戚,虽然能力不怎么样,但是颇得陈百成的信任,不然,也不会把堂口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他。

  陈天宇一听有人来偷袭,顿时慌了神,手忙脚乱的从床底下翻出手枪,对前来报信的手下大叫道:?#26263;?#20154;来了多少?”

  “天宇哥,这个还不太清楚……”

  “去你妈的,废物!”陈天宇一脚将那人踢开,提?#21476;?#20102;出去,召集一切可以调动的人力,冲下楼去。

  当他领着大队人马到了一楼时,那些大汉已将五十多名龙堂弟子全部砍倒,正向堂口的大门处冲杀过来。

  陈天宇壮着胆子,透过玻璃门向外一望,只见外面黄压压的一片,无数身穿军大衣的汉子满面狰狞的举着刀跑来,不少人手中的刀还粘有血迹。看过之后,陈天宇吓的一闭眼,感觉有些头晕,他连连倒退,一直?#35828;?#22823;厅的最里面,方撕声喊道:“给我顶出去,顶住敌人,不能让敌人杀进来!”

  其实,这些穿军大衣的大汉人数并?#27426;啵?#20805;其量有三百人,而他的手下人过千,在人数上绝对不吃亏。只是陈天宇平时养尊处优,没参与过火拼,也没打过仗,只是看到对方密压压的一片,直觉觉得对方人数太多了。

  他一边指挥手下人顶上去,一边给陈百成打去电话。

  且说堂口的另?#27426;耍?#20013;控室。

  中控室是堂口的重地,普通人员根本进不去,方面是数厘米厚的大铁门,整座大楼内的摄像头由中控室控制。

  赵辉穿着龙堂普通小弟的衣服,满带急色,跑到中控室的房门处,用力的砸门。

  “咚咚咚……”砸门声震耳欲聋,即便里面是死人也能被他震醒。

  “什么事?”里面有人不满得喝叫一声。

  赵辉抬起头,看着脑袋上的摄像头,大声说道:“兄弟,快看门,天宇哥让我来查看后门的情况!”

  中控室的人?#27426;啵?#21482;有三位。其中一人坐在椅?#30001;希?#30475;着电视屏幕中的赵辉,回头对站在门前的一名青年点头道:“是咱们堂的兄弟!”

  那青年撇撇嘴,仰头道:“看看后门的情况怎么样?”

  另外一名坐在椅?#30001;?#30340;青年在数十个屏幕中找了一会,才找到观察后门的屏幕,看了两眼,摇摇头,说道:“一个人都没有!”

  青年扬声说道:?#26696;?#35785;天宇哥,后门没事,没有看到敌人!”

  “天宇哥让我亲自看一眼!?#38381;?#36745;大声回道.

  “M的,我的话你还不相信吗?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天宇哥让我必须亲自看清楚了。”

  “***,你小子听?#27426;?#20154;话啊,我说了没有情况……”

  赵辉看着摄像头,憨憨地说道:“天宇哥是这么交代我的,没看到,?#20063;桓一?#21435;。”

  “你……”门里的那青年转头看看屏幕,见赵辉正等着一双死鱼眼睛瞅着摄像头,瞒脸憨憨?#30634;?#30340;样子,懒着和他多言,回手将门锁打开,一推铁门,没好气的说道:“近来,看吧、看吧!M的,没见过象你这么愣头愣脑的。”青年骂骂咧咧的嘟囔着。

  赵辉小心翼翼走近来,对他的骂声毫不在意,还咧嘴向他笑了笑,然后好奇地东张西望,大量四周。

  青年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也笑了,摇了摇脑袋,不知道堂口里这么搞的,把这样的傻小子也能收进来。他用手指了指屏幕,说道:“在那呢,自己去看吧!”

  赵辉?#35835;?#19968;声,走上前,眼睛在各个屏幕上扫来扫去,看个不停。

  “在这!”做在椅?#30001;?#30340;青年用手点了一下。

  “啊,真的没有人啊!?#38381;?#36745;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行了,你去向天宇哥回报吧!”

  “好!?#38381;?#36745;笑呵呵的答应着,袖口里却掉出一把尖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