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阿日斯?#23478;?#23458;气地向格桑点头示意,随后,对谢文东说道:“东哥,最近警方盯得我很紧,围?#26031;?#25105;几次,害我损失了一些兄弟!”

  谢文东疑惑地挑起眉毛。

  阿日斯兰连忙解释道:“东哥,这不是?#20063;?#23567;心,而是警方在我身边安插了卧底,***,三个小王八羔子!”说着,他向蒙古包另一端一扬头,道:“就是他们!”

  谢文东转头望去,发现蒙古包另一侧的最里端,地上坐有两男一女,身上被绳子紧紧捆绑着,两旁各站有一名大汉,手持AK47,严?#28044;?#31649;。

  身边混入警方的卧底,这是黑道中人的大?#26705;?#36825;就等于你的种种罪行都被警方所掌握。谢文东看了阿日斯兰一眼,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怎么这么大意啊!”

  “是他们太狡猾了!”听出谢文东的话中有责备的意思,阿日斯兰老脸一红,急忙解释道:“东哥,左面那小子叫其其格,是最早一批跟我的,谁能想到,他竟会是警方的人,右面那?#38405;?#22899;也是警方派出的卧底,装模扮样的要和我做毒品生意,而拉线的人,就是其其格。如果不是我够小心,只怕这次?#30452;?#20182;们卖了,这个据点也得遭到警方的围剿。”

  “哦!”谢文东淡淡地应了一声,端起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正如阿日斯兰所说,其其格的样子确实不像警察,仅仅?#27426;?#21313;出头的年岁而已。另外那一男一女,男的岁数较大,三十五六岁,身材发福,女的二十多岁,?#25104;?#34429;然化了浓妆,但是,却带有一股英气。

  谢文东扫了那三人一眼,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阿日斯兰眼中寒光一闪,狠声说道:“男的挖心,烤了吃了,女的活埋。”

  听到他这话,坐在地上的那三人皆打了冷战。谢文东明白,阿日斯兰这并不是吓唬人的话,吃人心的事,他真能干的出来。他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阿日斯兰问道:“对了,东哥,陈百成叛乱的事情怎么样了?”

  谢文东说道:“我这次来找你,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

  阿日斯兰精神一震,说道:“东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想让我怎么做?”

  谢文东顿了半晌,说道:“帮我袭击DL!”

  阿日斯兰?#35835;?#19968;下,随后满面凝重,问道:“什么时候?”

  谢文东揉着下巴,笑眯眯道:“或许会很快。有问题吗?”

  阿日斯兰急忙摇摇头,正色说道:“东哥,请放心,你让我做的事,无论如何,我一定?#23835;?#20570;。”说着,他喝个一口奶茶,又道:“东哥,这事你打电话交待我怎么去做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大老远的亲自跑过来一趟呢?”

  谢文东也不想来,他当然也明白直接打电话方便,但有些事情,通过电话是说不清楚的。

  首先,他与阿日斯兰已经许久没有见面了,以现在东北的?#38382;劍?#23545;方对自己究竟是抱有什么样的态度,是否还会真心实意地听从自己的调?#26705;?#20182;心里都不确定,这需要见到阿日斯兰的本人,通过察言观色来判断。另外,让阿日斯兰带领草原狼偷袭DL,是他计划中的重要一环,事关重大,涉及到东北之乱的整个局势,他必须得谨慎处理,要和阿日斯兰面对面的详?#31119;?#20146;自交代清楚。这些都是在电话里无法用三言?#25509;?#35828;清的。

  谢文东悠然一笑,说道:“我们也好久不见了,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过来,看看你现在的生活过得怎么样。”

  阿日斯兰低下头,苦笑道:“想必我的现状让东哥很失望吧……”和谢文东比,阿日斯兰觉得自己要矮一头,?#22351;?#21333;是实力上的原因,同样是混黑道的,谢文东走到哪里都风光无限,而自?#21917;?#20687;个过街老鼠,被警方追得东躲西藏,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笑而?#20174;鎩?#39039;了好一会,他问道:“你现在能筹集多少兄弟?”

  听到这话,阿日斯兰精神一震,说道:“我现在别的没有,兄弟倒是不少,随随便便也能筹集个千八百人的。”

  “武器方面怎么样?”

  “这个……能凑出几百条枪……”

  由于最近警方对草原狼的打击力度加大,连续破获他们几处据点,没收了大量的武器,?#30001;?#36825;段时间文东会发生内乱,停止对他们的武器援助,使草原狼出现了武器紧张的情况。

  “够用了!”谢文东喝口茶,揉声道:“DL不比内?#26705;?#25171;斗时用不上那么多的枪,多准备点好刀吧!”

  “呵呵,东哥,咱们别的没有,就是刀多!”

  两人正说着话,几名草原狼的小弟将两只羊羔抬了进来,皮毛已经剃掉,捆在棍?#30001;希?#22312;蒙古包内生起火,烤了起来。时间不长,包里以满是诱人口水的肉香。看的出来,草原狼下面的兄弟也是好久没有吃过肉了,一个个看着往下淌油的羊羔咽口水。

  谢文东看在眼里,?#34507;?#25671;了摇头,草原狼的日子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苦。

  阿日斯兰站起身,用手一指那个年岁较大的男卧底,对手下喝道:“把他绑在柱?#30001;?”

  知道老大要干什么,草原?#20405;?#20154;的?#25104;?#30342;露出嗜血的冷笑,上来两人,走到?#20405;心?#21351;底近前,一把将他拉了近来,然后不由分说的绑在大柱?#30001;稀?#20854;中一人抓住他的衣领子,用力一扯,?#22351;?#19968;声,将他的衣襟扯开,露出衣内的皮肤。

  他嘿嘿一笑,?#21451;?#38388;拔出一把蒙古匕首,在中年卧底的胸口处比画了两下,随后扭头问道:“老大,动手吗?”

  “不要——”那名叫其其格的青年和那女青年卧底一齐大声叫喊道.

  “M的!”站在他俩旁边的大汉抡起腿,对着二人狠踢了两脚,喝道:“都他M安静点!”

  阿日斯兰刚要下令,猛然又想起谢文东在场,他对后者呵呵一笑,说道:“东哥,你说是现在杀,还是等咱们吃完饭再杀?”

  谢文东瞄了他一眼,笑道:“我看啊,什么时候都不要杀!”

  阿日斯兰和他的一干手下都愣住了,大眼瞪小眼,皆茫然不解地看向他。

  谢文东笑眯眯地用手指?#20204;?#26700;,示意阿日斯兰坐下,然后,他小声说道:“阿日斯兰,你和警方的关系实在太僵了,这不仅?#38405;?#30340;发展毫无益处,而且,很可能?#23835;?#20320;在内蒙无法生存下去,如果你还想继续在内蒙黑道混的话,就必须得改善和警方的关系,所以,这三个人,你不能杀!”

  阿日斯兰苦?#22351;劍骸?#20854;其格知道我的事情太多了,如果?#20063;?#26432;他,我就得死!”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这就需要用点手段了!什么叫做罪证,只要钱花到了,你的罪证统统会变成不起眼的小错误,违法的也会变成合法的.”

  “东哥,你教我怎么做,我听你的?”

  “很简单!拿着你的钱顶上去,去封住警方的心,在找几个兄弟顶上去,封住警方的嘴!”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有些事情,你自己去体会,不需要别人来教你的。到了?#23454;?#30340;时候,可以把你仇家的情报报给警方,一是讨好,二是借警方铲除你的敌人。”

  阿日斯兰听的很用心,谢文东说一句,他点下头,满脸认真的样子,就差找个纸笔记下来了。

  等谢文东说完,阿日斯兰若有所思地低头不语,好一会,他才长出一口气,似懂非懂地说道:“东哥,我好象有些明白了!”

  看着他那憨憨的样子,谢文东仰面你大笑。蒙古人并不比汉人笨,但要是论起阴谋诡计,确实不如汉人。

  谢文东在内蒙不能?#27627;?#22826;长的时间,第二天就要赶回到J省去。当天晚上,他和阿日斯兰进行了一番详?#31119;?#20027;要的内容就是计划如果进攻DL的事情。阿日斯兰对进攻、打硬仗还是有一套的,经验丰?#21804;?#26377;自己的独特想法,两人商量到很晚,才把计划定下来,随后,闲聊了一会,才各自去休息。

  阿日斯兰将大蒙古包给谢文东来住,而他则带着手下去小蒙古包。临出门前,他让手下把那三名卧底拉出去,准备安置在外面,谢文东摆摆手,说道:“就让他们在这吧!”

  “我怕他们‘打扰’到东哥!”

  “没关系!”谢文东看了三人一眼,真要是把他们绑到外面,一宿的时间,非得活活冻死。

  见谢文东不介意,阿日斯?#23478;?#19981;好在多说三名,带着手下人走出蒙古包。

  等他?#20146;?#21518;,那名女青年卧底抬起头,看着谢文东,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是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