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达尔文,唐人街。

  在唐人街,中国餐厅很多,大江南北,什么口味都有,川菜馆、粤菜馆应有尽有,只要是中国人,在这里总能找到适合自己口味的餐厅。街道上,过往的华人很多,但其中也不乏西方人的身影。

  谢文东和张天美选了一家东北菜馆,谢文东是东北人,张天美是?#26412;?#20154;,两人的口味都比较适应东北菜。这家东北餐厅不大,上下两层,没有包房。外国的餐厅不比国内,尤其是西方文化,设包房的餐厅很少。

  餐厅立的客人?#27426;啵?#24403;张天美近来后,许多的目光不自觉地投在她身上,愣愣发呆。似乎对这样地眼神早已司空见惯,张天美毫不在意,落落大方地挽着谢文东地胳膊,?#25104;?#24102;着迷?#35828;?#24494;笑。

  谢文东选了一个位置靠里侧地餐桌,和张天美?#30452;?#33853;座,而五行兄弟则坐在相邻地餐桌。时间不长,一位年岁不大地服务生跑过来,笑问道:“先生,小姐,两位吃些什么?”

  听口音,这服务生应该是南方人。谢文东一笑,说道:“上两道你们这里地特色菜吧!?#27604;?#21518;,他又要了些主食和饮料。

  服务生一一记下,然后笑呵呵地口开了。

  等了五分钟,服务生将他们点好地饭菜一样样送上。谢文东拿起筷子,吃了一口,?#35206;?#19978;正宗,但味道也不算怪异、难吃。

  他吃东西本来就慢,?#30001;隙亲硬欢觶?#26377;一口没有一口地吃着,张天美和他不同,吃得津津有味,连连称赞菜肴地味道不错。

  这时,餐厅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进穿身黑色西装地汉字,五人面无表情,?#25104;?#24102;着一层寒霜,看到他们,让人不知觉地感到丝丝冷意。近来之后,五人环视一周,看到谢文东之后,眼睛同是一亮,接着,他们?#30452;?#36807;头去,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坐在距离谢文东五、六米开外?#30475;?#25143;地位置。

  看到这五人,五行兄弟精神一震,友手虽然拿着筷子在夹菜,但左手慢慢放到桌下,伸入怀中,抓住暗藏地手枪。

  金眼暗含警惕地看向谢文东,后者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微微点下投,眼中地笑意?#30001;睢?br/>
  那五人坐下之后,环视餐厅一周,然后一各个挺直腰板,但手已开始向下摸。

  他们地一举?#27426;?#30342;在五行兄弟地观察之内,看出他们有掏枪的意思,五行兄弟的精神也越发拉紧,暗中将枪械上了膛,只有对方一掏枪,他们可在第一时间将其射杀。

  餐厅内风平?#21496;玻次?#29983;乱,也无人大声喧哗,但暗中却杀机汹涌,枪战一触即发,空气之中,弥漫?#25490;?#27987;的肃杀之气。

  一名黑衣?#35828;?#30528;头,但眼角余光却冷冷盯着谢文东,他的手摸到后腰,抓住枪把,已准备掏枪。

  咯、咯、咯!五行兄弟相互之间谈笑风生,可是,在一下,五人已将手枪的顶针搬起,同时打开保险。

  那黑衣人目光一凝,正准备掏枪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黑衣人将他的手腕拉住,默默地摇了摇头。

  黑衣人一震,将准备抬起地胳膊慢慢放了下去。见状,五行兄弟高提地心脏?#33756;?#20043;向下放了放。近距离枪战,尤其是混战,决定生死地因素也许就在于动作快慢地那零点?#35813;?#22320;差异,谁都不敢保证自己能稳赢,更不敢保证自己会不受伤,五行兄弟虽然枪法出众,但要说不紧张那肯定是骗人的。

  张天美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文雅地擦擦嘴角,对谢文东嫣然一笑,说道:“我去趟卫生间。”

  谢文东点点头,随口道:“小心?#22351;恪!?br/>
  张天美一愣,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见他依然是笑呵呵地表情,也就没往心里去,快步走向前台,向服务生一打听,后者很热情地主动领路。

  ?#20154;?#19968;走,五名黑衣?#35828;?#30446;光越发阴冷,其中那位中年人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接通之后,他压低声音,说道:“准备,动手!(日)”

  他刚挂断电话,餐厅外又走进数名大汉,这些人依然是穿着黑色西装,分成两波,一波坐在靠门地位置,另一波坐在通往二楼地位置。

  而在餐厅之外,还有而是多名黑衣汉子正向这边快步赶来。隐藏在唐人街地文东会眼线将情况看?#20204;?#28165;楚楚,立?#25487;?#30693;给文东会得头目。那头目没敢耽搁,打电话给谢文东,向他说明此时得状况。

  谢文东接起手机,听完之后,他顿了?#35813;?#38047;,然后笑眯眯地随意道:“人已经?#27426;?#20102;,剩下地那些,拦住他们,你?#20146;約合?#21150;法?#24867;??#20146;。?#35201;?#24867;?#20840;部。”说完,他若无其事地将电话挂断。

  他这随口的一句话,除了五行兄弟,再没有谁能听得懂。那黑衣中年人看了看手表,觉得时间差?#27426;?#20102;,向四周的黑衣人使个眼色,示意他?#20146;?#22909;准备,立刻动手。

  看到他的暗示,众黑衣人纷纷抓起暗藏在衣下的手枪,五行兄弟目光一寒,随之将手枪抽出,只是用衣襟?#20146;。?#27809;有人说话,双方人员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枪战一触即发。

  正在这时,餐厅房门一开,从外面突然走进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

  警察的出现,让众黑衣人同是一惊,手放在枪把上,把也不是,不拔也不是,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黑衣中年人皱起眉头,手?#30422;?#36731;敲了敲桌面,众黑衣人会意,将拔出一半的手枪又插了回去。

  两警察进来之后,服务生马上迎了上去,他显然和这两人的关系非常熟,笑问道:“今天还是老样子吗?”

  这两人,一个是?#31354;?#30340;西方人,正得人高马大,身材粗?#24120;?#21478;外一个人是东方人模样,身材瘦高。“恩,还是老样子!”两个警察环视一周,说道:“今天的生意不错啊,有这么多人!”说着,他俩在唯?#22351;?#19968;张空桌坐下。

  那东方人模样的警察首先注意到距离他不远的谢文东,见他穿着中山装,他呵呵笑了,摇了摇头,然后目光扫到别处,这时他才注意到,餐厅有三桌的客人都穿有黑色西装,一个个表情冷俊,不像善类。

  他微微一怔,?#35748;?#23545;面的警察使个眼色,接着又对着黑衣众人扬了扬头。

  经他一提醒,另外那个警察也觉得?#27426;?#21170;,他嘴角一撇,站起身形,右手自?#22351;?#25918;在腰间手枪上,走到靠楼梯口的?#20146;?#26700;黑衣人近前,环视几人一眼,问道:“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们?”(英文)

  这些黑衣人,正是山口组的杀手。在山口组内,他们的能力是十分出众的,不然?#33756;?#19981;上精锐了,但是,在他们当中,能听懂英语的却没有几个

  警察对他们说话,这几人根本没听懂。

  见他们不说话,警察疑心更起,说道:“我要看你们的身份证!”

  ?#35813;?#40657;衣人装出满脸的茫然,不过,在桌子下,他们已掏出手枪。

  那东方人模样的警察走上前,用中国话说道:“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

  他用中文说话也等于对驴弹琴,黑衣人更加听不明?#20303;?br/>
  西文人模样的警察?#25104;?#19968;沉,退后一步,将手枪拔出,命令道:“你们站起来!”

  ?#35813;?#40657;衣人眼中?#26009;?#20986;杀机,他们目光一转,看向窗边而坐的中年黑衣人。后者面色阴冷,放在桌?#30001;?#30340;手猛的握成拳头。

  黑衣人看罢,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起身,同一时间,将放于桌下的手突然抽了出来,同时,每人掌中都多了一把明?#20301;?#30340;手枪。“嘭、嘭、嘭。。。。。”

  枪声响起,两名警察站在原地傻了。

  黑衣人虽然?#33080;?#20102;手枪,不过,他们并没有得到开枪的机会,五人的脑袋纷纷中弹,倒在血泊之?#23567;?#20116;行兄弟的枪冒着硝烟。

  与?#36865;?#26102;,另外两桌的黑衣人将枪拔出,对准谢文东,?#27426;?#20081;枪。

  谢文东早有准备,见黑衣人?#33080;?#26538;来,他身子一翻,滚到椅子下,噼噼?#20061;荊?#23376;弹将桌面的碟碗打了个细碎,却没有?#35828;?#20182;分毫。

  谢文东向五行兄弟一招手,毛腰向楼梯口的走廊跑去。那里通往餐厅的后厨和卫生间。

  他的速度快,黑衣众人的枪法也不慢,子弹几乎是拉成一条线,打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当他马上要跑到走?#21364;?#26102;,一颗子弹追打在他后腰上,子弹?#30475;?#30340;冲击力直接将他推进走廊里。

  他?#35828;?#22312;地,摸摸后腰,疼得直咧嘴,虽然防弹衣能护体,但被子弹打中的滋味还是相当难受的。

  趁着对方?#22351;?#30340;空挡,五行兄弟也冲进走廊里,将趴在地上的谢文东扶起,紧张地问道:“东哥,你没事吧?”

  “没事!”谢文东苦笑着摇摇头。

  这时,卫生间房门一开,张天美从里面惊慌地跑出来,看到谢文东,她先是一惊,立刻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事啊?”

  ?#21543;?#25163;追到这里来了!”谢文东拔出手枪,以墙壁掩身,探出头,对着黑衣众人连开三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