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七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由眼线带路,胡子峰一行人进入山庄。山庄幽静,里面有一间木质结构的平房,平房面积虽大,但四周的院落却很小。

  临进房间前,胡子峰留下随从,小声叮嘱道:“杀掉山口组在外面的眼线!(日,以下略)”

  赤军众人同是一惊,骇?#22351;?#30475;着他。

  胡子峰冷幽幽地一笑,又道:“然后你们守在这里,无论谁从里面出来,一律杀无赦!明白了吗?”

  好一会,赤军众人才点点头,心中暗震,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胡子峰交代完,进入山庄,带路的眼线略带不耐的说道:“胡先生快点,江口先生等着你呢!”

  “呵呵!”胡子峰淡然一笑,快步走了进去。来到一间门前,眼线跪在地上,轻轻将木门拉开,说道:“江口先生,胡先生到了!”

  “让他进来!”江口光在房间中盘膝而坐,面前的桌?#30001;?#25918;着一壶酒,两只杯子,而他手中则拿有一名明晃晃的倭?#21486;?#29992;洁?#22351;?#30333;巾慢慢擦拭着。

  胡子峰脱掉鞋,走了进去,站在门口处,他点头说道:“江口先生!”

  江口光扭头看了他一眼,哈哈而笑,摆手道:“胡先生,过来坐吧。”

  胡子峰一提裤腿,在江口对面坐下。后者将倭刀收回刀削中,然后轻轻放在一旁,说道:“胡先生这么晚来找我,肯定有很重要的事吧!”

  “是!”胡子峰说道:“我经过仔细的考虑,决定接受江口先生的意见,愿意加入山口组!”

  “哦?”江口光双眉一展,仰面大笑,说道:“中国有句俗话,知时务者为俊杰。我为胡先生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而感到高兴和欣?#20426;!?#35828;着,他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酒,其中一个杯子往胡子峰面前以推,笑道:“以后,你我就是兄弟了,来,干了这一杯!”

  “江口先生……”胡子峰没?#26032;?#19978;端杯,而是面露顾虑的说道:“?#19968;?#26377;几个请求,希望你能满足我。”

  江口光脑袋一扬,眯了眯眼,身为山口组若众的他,并不喜欢别人与自己谈条件,不过,这次为了收服胡子峰,他耐着性子,呵呵笑道:“有什么条件,你?#36947;?#21548;听,只要在我的职权之内,?#19968;?#23613;力满足你的。”

  胡子峰一笑,说道:“江口先生,我希望加入山口组之后,还能成为血天使的老大。”

  江口光哈哈笑道:“这没有问题!”在山口组的干部中,基本上没有哪个人是没有自己帮会的,山口组能发展这么快,与它包容的政策脱不开?#19978;擔?#23427;吸收的不仅是人才,还包括帮会,并给其?#27426;?#30340;独立性。

  胡子峰闻言,好象松了口气似的,接着又问道:“江口先生真的能推荐我做若众吗?毕竟我是华人。”

  江口光说道:“胡先生虽然是华人,但毕竟已加入曰本国籍了嘛!至于你能不能做上若众……”他沉吟一下,摇头道:“这点我不敢向你做出保证,我只能向组长那边尽力的申请。”

  胡子峰点点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江口先生。”

  胡子峰和江口光没话?#19968;埃?#25152;了一大通这样、那样无关痛痒的条件。

  正说着,江口光的手机响起。他摆下手,呵呵笑道:“我先接个电话!”

  胡子峰?#25104;?#19968;变,估计是东哥那边已经和山口组的人动上手了。果然,在江口光接起电话之后,他表情一沉,冷声道:“什么?有人劫?#30452;?#26412;健?”无名的曰本名姓贝本,名健。

  “拦住他们,我马上就到!”江口光两眼精光?#20102;福?#25346;?#31995;?#35805;之后,他眼珠一转,目光似?#21486;?#30475;向胡子峰,嘴角一挑,说道:“有人去救贝本健了,胡先生,你知不知道是谁去?#20154;?”江口水为人机警,城府又深,眼中不揉沙子。胡子峰这边刚来见他,那边就有人救贝本健,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要说和胡子峰没关系,打死他也不信。

  胡子峰心中?#27426;?#19981;过,?#25104;?#20381;然自若,他面带正色,皱着眉头道:“有人救贝本吗?江口先生,我和你去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用了!”江口光目光一凝,说道:“我们山口组的事,自然会有我们山口组去解决。希望,此事不要和胡先生有关,不然,?#19968;?#24456;心痛在你身上浪费的时间!”说着,他站起身形,准备往外走。

  他刚起身,胡子峰也随之站了起来,同时,拿起江口光放在地上的倭刀。他横跨一步,挡在门前,笑呵呵道:“江口先生,我们的谈话还没有结束呢!你这时候离开,显得你很没有礼貌!”

  江口光愣着了一下,接着,仰面大笑,说道:“胡子峰,救贝本的人,果然和你有关?!”他也不是十分肯定,只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哪知,胡子峰却大点其头,说道:“你猜对了,确实和我有关!”

  “既然这样,你今天也不要走了!”江口光心中火烧,?#25104;?#28072;红。

  “不用你说,当我决定来的时候,就没?#20889;?#31639;那么轻易的离开!”说着,他展开双臂,伸个懒腰,与此同时,他慢慢从刀?#25163;?#25277;出倭刀。

  江口光一惊,眉头皱起,冷声道:“你还想杀我?”

  胡子峰耸耸肩,说道:“不仅你会死,这里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说着,他手腕?#27426;叮?#29993;出刀鞘。

  刀鞘去势如电,直奔江口光的面门飞来。后者吓了一跳,急忙弯腰躲闪,同时,连连后退,?#35828;角?#35282;的?#37117;?#22788;,挥手把出一把战?#21486;?#21162;声喝道:“胡子峰,你好大的胆子!”说着,他提高桑音,大声喝道:“来人啊!”

  随着他一声喊叫,只听外面的走廊内响起一片扑通声,接着,木门拉开,在门口,站有二十多名山口组帮众。

  江口光自身的身手并不怎么样,他较为出众的是头脑。看到手下?#35828;?#20102;,他心中一宽,对着胡子峰说道:“本来,我们可以成为伙伴,但是,你的卑鄙让你丧失了这个机会!”?#34507;眨?#20182;冷声断喝道:“杀了他!”

  他一声令下,二十多号山口组的人齐动,纷纷向胡子峰逼去。

  胡子峰嘴角挑起,突然之间,倭刀挥出,一名压在最前面的山口组大汉?#26412;?#20013;?#21486;?#21943;血而倒。他的倒下,彻底拉开山口组进攻的序幕,数把钢?#21486;?#30001;四面八方,一起向胡子峰砍去。

  别看胡子峰身材高大,却异常灵巧,身如蛟龙,抽身躲开,同时,抡圆臂膀,向着山口组帮众最多的人群?#22351;?#30733;去。三名山口组帮众出刀招架,只听当啷一声巨响,那三人被震得两眼发花,手腕酸痛,身形站立不住,?#24590;?#32780;退。

  胡子峰毫不停顿,上前飞起一脚,将当中一人踢倒,接着,倭刀向两边连挥,位于左右的那两名大汉胸口各中?#22351;叮?#21040;在血泊之?#23567;?br/>
  想?#22351;?#20182;如此凶悍,山口组众人无不惊骇,心中虽怕,?#27425;?#19968;人退缩,只是略微塄了塄,又向胡子峰压去。与此同时,房门处又涌进来二十多号人。

  眼看眼前黑压压的人群,胡子峰长笑一声,扯开衣襟,见那把暗藏衣内的刀抽了出来,他双手舞?#21486;?#23506;光如电,刀起处,总有人嚎叫而倒。

  曰本的黑帮,发生战乱时,本就以近身格斗为主,身为曰本洪门外三堂的总堂主,胡子峰自然有他过人之处,刀法精湛,骁?#24459;?#25112;,与敌对阵时,常冲在最前面,猛不可挡。

  眨眼的功夫,已有使数名山口组人员受?#35828;?#22320;,而胡子峰自己,只是后背有一处划伤。

  他双手持?#21486;?#31449;于?#22995;?#20043;中,面无惧色,?#20197;?#25112;?#25509;隆?br/>
  江口光看着真切,可越看?#20204;?#26970;他得心就越寒。怎么会有如此凶猛骠悍得人!虽然己?#20132;?#26377;三十多人,但是他已心生怯意,?#22351;?#28857;得向门外退。

  别看胡子峰处于乱军之中,但眼睛可尖得很,余光瞥到江口光要跑,他两眼喷火,?#33151;欢?#21917;一声:“江口光,你往哪里跑!”说音未落,手中双刀寒光大盛,杀招叠出,顿时间,周围血光四溅,数人中?#21486;?#36300;跌撞撞仆倒在地。

  山口组得人是以凶悍不要命而闻名,但面对杀红眼得胡子峰时,心却凉了半截。

  “让开!”胡子峰身形跃起,由上而下,?#22351;?#33218;向挡在自己面?#26263;?#19968;名大汉。

  那大?#21512;?#24471;一机灵,连忙双手执刀抵挡。

  可是,他太小看胡子峰这?#22351;读恕?#20182;身形下落,人借刀威,刀借人势,其力道何止百斤。

  耳轮中只听当、咔喳两声。

  那大汉手中得倭刀被胡子峰硬生生?#38376;希?#21487;是,他得刀势不减,将那大汉得半个脑袋切掉。

  刀光现,血光溅,刀起处,血如柱。

  胡子峰身上、?#25104;?#28293;满敌?#35828;?#40092;血,血珠顺着衣襟直往下淌,瞪着血红得双眼,露着两排森白得牙齿,活生生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他倒提双?#21486;?#21917;道:?#26263;?#25105;者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