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雄心未曾倒,斗志与天高;天下豪杰事,惟我最燃烧。

  谢文东势力崛起之快,令人咋舌,断断的数年之间,成为掌控一方的黑道霸主。虽然其中也?#20889;?#25240;,被迫流氓国外,但重新回国后的谢文东,发展更?#21451;?#29467;。在接手香港洪门和日本洪门之后,他已成为跨国际的黑道巨头。

  当然,他的敌人与他的发展势头一样,有增无减。在国内,?#35874;?#35270;眈眈、雄心万丈的青帮,还有韬光养晦、老谋深算的南洪门,在香港,有势力庞大、神秘诡异的黑旗帮,在日本,有国?#24066;?#26368;大的黑道集团之一的山口组,在俄罗斯,,有与他结怨以久的战斧以及附属帮会猛虎帮。若换成旁人,在棉队如此多、实力又无比雄厚的敌人时,定会心慌意乱,但谢文东是个例外,在他眼中,再?#30475;?#30340;敌人也有破绽,只要能抓住,哪怕是一次,他就能让敌人在?#24067;?#39134;灰湮灭,另外,他也相信,敌人有时候也能成为伙伴。

  谢文东成立的东亚银行自进入国内以来,得到了向问天的支持,发展迅猛,短短数月的时间,其收纳的存款额度高大数十亿元。这些钱虽然还不能算是他的,但手中有了这一笔还在不停增加的庞大流动资金,可以去做很多的事,比如,喻超张向他要资金援助的时候,他可以很爽快的答应。

  其实,喻超为文东集团累积的资金并不少,只是文东集团发展过快,大量资金投资在外,或包下政府工程,或筹资盖楼,或兴建厂房,导?#24405;?#22242;的资金很紧缺。

  由于有文东会这个大?#21487;?#22312;,喻超倒是也不在意,有好的项目马上就接手,集团的流动资金?#36824;唬?#31435;刻向三眼要。有钱的时候,三眼倒是大方,因为有谢文东当初的交代,喻超要多少,他出多少,可一但他手里也没钱的时候,想大方也大方不起来了。文东会的财务由三眼掌管,前段时间,谢文东设立银行的时候,三眼差?#27426;?#25226;社团里压箱底的钱都掏出去了,哪还有多余的资金给喻超。见在三眼身上炸不出油水,喻超将目光一转,直接去找谢文东。

  接到他的电话,听他罗四罗嗦讲了一大通这个、那个项目,谢文东顿感头痛,越听眼皮越沉重,说到最后,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喻超是来要钱的。要钱就直说嘛,何必拐这么大个弯子?他直截?#35828;?#22320;问道:“要多少?”

  “五千万打底!当然,越多越好了!”

  五千万?还打底?这?#19968;?#30340;口气越来越大了。谢文东苦笑道:“阿超,你每次开口都是过千万,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啊?”

  “啊,东哥,咱不是有东亚银行了吗?”

  再大的银行被你惦记上也得破产!谢文东在心里嘟囔一句,说道:“好吧,这两天?#19968;嵐亚?#32473;你汇过去。”

  “呵呵,谢?#27426;?#21733;!”喻超听完,?#33292;?#19968;声,心满意足地把电话挂了。

  谢文东敲敲额头,给李晓?#30475;?#21435;电话。他虽然是东亚银行的老板,但负责银行方面?#20081;?#30340;是李晓芸,要动钱,他必须得?#26085;宜?#21548;到谢文东要一千万,李晓芸非常干脆地说道:“没有!”

  ?#21543;?”谢文东一愣,疑道:“没有?前段时间,你还向我说过,我们银行的存款超过四十亿了,怎么可能连一千万都没?#24515;?”

  “是的!存款是过了四十亿了,但是,里面有一部分是不可动用的,以应不时之需,一部分是用于在其他城市成立?#20013;?#30340;,另外一部分已被我拿出去做投资了,所以,现在可动用资金,根本没有一千万,如果是五、六十万,?#19968;?#21487;以考虑借给你。”

  “借给我?”谢文东笑道:“我好象是这家银行的老板啊!”

  “没有人?#30340;?#19981;是老板”李晓芸翻翻白眼,说道:?#26263;?#32769;板也不能随便动用银行里的钱啊,会影响到银行正常运做的,如果你不希望东亚银行那么快就倒闭的话,你只能听我的。”

  唉!谢文东叹了口气,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老板看上去挺美,其实也挺苦的。

  由于李晓芸不松口,大话又让他先说出去了,谢文东没有办法,只好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一千万,给了喻超。

  马上就要过年了,各地都是喜气洋洋,每逢这个时候,黑道都是很平静,一是黑道的人拼杀了一年,到了年底,也想过个安稳年,再则也是国家打黑的力度加大,年底时,严打又开始了,没人愿意这时候顶风上。

  谢文东把帮会的事情安排妥当,准备过几天去往澳大利亚,然后会吉乐岛,与家人一同过年。几个月来,东心雷的伤势已痊愈的差?#27426;?#20102;,生龙活虎的,和以前一样。谢文东可以放心大胆的把社团交给他来照看。

  一月,二十五,腊八。

  谢文东定下机票,两天后准备起程。下午,张靖给他打来电话,约他见面。谢文东想了想,手边没有事情需要他来处理,也就欣然接受了。

  上海的通天比北方缓和得多,在这感觉?#22351;?#20908;天的气氛,更看?#22351;?#38634;。见面之后,张靖亲密地挽着他的胳膊,笑呵呵说道:?#30333;擼?#25105;领你去个地方。”

  谢文东看她兴高采烈地样子,自己也受到感染,笑呵呵问道:“去哪?”

  张婧道:“去我家。”

  “啊?”谢文东一怔,问道:“去你家做什么?”

  “我爷爷还有?#33268;韬?#26089;就想见你了,正好今天他们都在,你就一起过去看看他?#21069;?”张婧摇着谢文东的胳膊,生怕他同意似的。

  “哦……”谢文东沉吟一声,面露难色,没?#26032;?#19978;说道。

  “怎么了?”张靖撅起小嘴,失落地说道:“你不愿意去吗?”

  谢文东笑道:“我只是在想,应?#20040;?#20160;么礼物去!”

  一句话,顿时让张靖?#25104;?#30340;阴霾一扫而光,她喜笑颜开地拉着谢文东的手?#30452;?#21448;跳,兴奋的象个小孩子,“文东哥,你知道吗?”

  ?#29240;?#36947;什么?”“你是最棒的——”

  “呵呵!”看着她高兴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谢文东的?#37027;?#21464;得开朗很多。他带?#25490;?#27987;的笑意,很真?#24076;?#30475;上去,好象连眼睫毛都在笑,?#25104;?#33258;然露出一层容光。当他的笑发?#38405;?#24515;的时候,灿烂又挚热,无疑是很迷人的。张靖在旁,一时有些看呆了,她第一次发现,谢文东的笑,会给人春暖花开的感觉,虽然,现在还是冬季。

  谢文东很少给人送礼物,贿赂官员时,他大多都是很直接,送的是钱。不知道该买些什么好,询?#25910;?#38742;,她也说不清楚,谢文东胡乱地在超市里买了许多水果。

  张靖的家很大,也很漂亮,三室两厅。平时,她和?#33268;?#20303;在一起,有时爷爷也会过来住几日。

  谢文东到时,张靖的家人很热情,尤其是张靖的爷爷,拉着谢文东坐下,仔细端相他的模样。看了好一会,老爷子连连点头,说道:“象,你和你大太爷爷长的很象啊!”

  “是吗?”谢文东见过太爷爷,但那时他还小,根本不记事,早已经想不起太爷爷是什么样子了,那时人们生活很贫困,也没有留下任何?#25484;?br/>
  张靖的家人不了解谢文东的身份,问长问短的,比如家里的生活怎么样了,日子过得如何,东?#34987;?#35937;以前那么贫困吗等等。

  在老人心中,东北好象还是数十年前的东北,并一再叮嘱谢文东,如果家里遇到困难,不要客气,尽管过来。最后,张靖实在听不下去了,被他们一说,好象谢文东是从贫民窟里出来的,她十分清楚,谢文东的身价不是?#30422;?#19975;、几亿能挡得住的。她不满地?#21487;?#36947;:“好了啦,不要再说这些了,人家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嘛!”

  “对对对!”张靖的父亲笑道:“文东啊,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再来,就不要买这些东西了,太浪费。”

  “好的,张伯父!”谢文东笑呵呵地点点头,他并没有感觉到张靖的家人罗嗦,反而感觉很温暖。

  张家人留他在家里吃饭,谢文东客气几句,便爽快地答应下来。张靖的母亲还特意去市场买了许多海?#21486;?#26377;螃蟹、海虾、?#32570;?#31561;等,边做的时候还边说:“东北不临海,平时都吃?#22351;?#36825;些吧?”

  张靖听完,小脸顿时变?#29467;?#32418;,谢文东却仰面而笑,点?#35828;?#22836;。

  吃饭时,谢文东与张靖的家人边吃边闲?#27169;?#31361;?#22351;?#35805;响起,他颇有礼貌地站起身,笑道:“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说着,他掏出手机,走向凉台。

  “哎呀,真是没有想到,文东这孩子这么出息……”看着谢文东在凉台打电话的身影,张靖的父母对他赞不绝口。

  谢文东在凉台,将电话接通,“东哥,日本这边出了一点事。”

  打来电话的是胡子峰。

  “什么事?”谢文东?#25104;?#30340;笑容?#30452;?#24471;面具化。

  “无名,被山口组的人抓了。”胡子峰低声说道。

  “嗯?”谢文东心头一震,问道:“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