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只听喀嚓一声,公寓的?#23601;?#38376;板被格桑一脚踢碎,谢文东晃动身形,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进去公寓,首先看到的是一座大厅,面积不小,足有三十多平,左侧是间收发室,向大厅里侧看,有通往二楼的楼梯,很宽敞,足够四五个人并肩而?#23567;?br/>
  木门破碎的响声,也惊动了公寓里的人。先是收发室里窜出两名衣衫不整的青年,皆面带惊色,猛然间看到一群人走进公寓,手中森光闪闪,显然是拎着?#19968;錚?#20108;人看罢,?#21040;?#19981;好,转身刚想跑,?#19978;?#36824;是慢了一步。格桑噔噔噔几个箭步冲到两青年身后,双手张开,抓住二人的后脖领子,低喝道:“给?#19968;?#26469;!”

  没见他怎么用力,只是双臂向后?#27426;叮?#20877;看两青年,整个身子向后飞了出去。

  李爽和任长风上前,一人一脚,将向己方飞扑过来的两名青年踢落在地,任长风手腕一晃,亮出唐刀,往自己脚下的那青年脖?#30001;?#19968;放,冷声说道:“告诉我,魏东东住在几楼?”

  青年听完,心里哎呀一声,糟糕,既然是冲着魏哥来的,他们不是警察就是北洪门的人,不过,看他们的打扮,更像后者。想着,青年的冷汗流了出来。他嘴巴张开,刚想装傻,说自己不知道,任长风手腕向下一压,唐刀的?#37117;?#21050;破青年的皮肤,深深?#24230;?#32905;中,他冷声说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20405;?#33021;说明你对我毫无?#20040;Γ一?#39532;上杀掉你!”

  青年打个冷战,额头上汗如雨下,他顿了片刻,低声说道:“魏哥住在……”

  他话还没有说完,空中闪过?#22351;览?#20809;,只听噗嗤一声,一根如同筷子粗细的黑色箭支深深刺进青年的?#26412;保?#21147;道之大,甚?#20004;?#33046;骨都钉穿。

  “啊?”众人见状,都是一惊,扭头望去,只见楼梯之上,站有一人,身穿黑衣,手中拿有一张弓,看相貌,三十出头,相貌俊秀,但面无表情,两眼微微散发着冷光。

  灵敏看清楚来人,对谢文东小声说道:“东哥,这人是青帮的‘暗?#26263;丁?#37041;平。”

  谢文东点点头,向前走了两步,仰头说道:“朋友,我今天要找的人不是你,最好,你能给我让开一条通路!”

  邱平看到谢文东,冰冷的双眼猛然一亮,也不接话,箭上弦,张满弓,对着谢文东,抖手就是一箭。

  啪!箭支飞出,疾入闪电,快似流星,在空中画出一条黑芒,直射向谢文东的颈嗓咽喉。

  谁都没想到邱平如此之狠,招呼也没打,上来就下了杀手。还好谢文东反应够快,见邱平张弓的时候,就已意识到不好,邱平一箭射来,谢文东的身子也横着纵了出去。他的反应酸是够快,但箭支仍是擦着他的脖子掠过,虽未?#35828;?#30382;肉,却擦出?#22351;?#34880;印。

  “该死!”金眼咒骂一声,抬起手,枪口对?#35760;?#24179;,连开了三枪。邱平不慌不忙,从容而退,闪回到二楼。

  任长风?#30446;?#25918;他离开,身形一躬,好似一只狸猫,冲向楼梯。他刚到楼梯的转角,只见邱平站在二楼楼梯口处,居高临下,对准他的胸口,啪的又是一箭。

  距离太近了,任长风根本来不及?#28860;悖?#29978;至给他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他完全是出于长年习武而磨练出的本能,下意识地抬起唐刀,凭直觉挡在自己的胸口。

  当啷啷!箭支不偏不正,刚好射在唐刀的刀身上,由于力道太大、太猛,?#30001;?#20992;身倾斜,箭支折射,擦着任长风的额头飞过。

  感觉自己的额头一凉,任长风抬手摸了摸,手中粘糊糊的,低头一看,掌心都是血。向来只有任长风伤人,他何时被人伤过,看到血,他的眼睛都红了,仰起头,对着邱平咬牙怒吼一声,手腕一翻,倒提唐刀,三步并两步,冲到二楼之上。

  邱平也是吓了一跳,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对方还能挡住自己全力射出的一箭,这是绝无仅有的,可见对方的武功之高强,根基之扎实。

  “大爷要你的命!”任长风上到二楼,对着邱平,恶狠狠砍去?#22351;丁5端?#22826;快,摩擦空气,发出嘶?#22351;?#23574;叫,惊人心魂。

  见对方来势凶猛,邱平不敢大意,急忙抽身后退。任长风?#22351;?#19981;中,正想继续施招,忽感身侧恶风不善,他心中一震,来不及回头细看,反手将刀向后抡出。当啷一声金鸣,只见火星四溅,任长风手腕发麻,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跄出两步。

  心头大惊,任长风横刀转身,看向身后的来人。在他身后,站有一名彪形大汉,身高一米九零开外,长像浓眉虎目,膀大腰圆,手中提有一把大砍刀,霍霍生辉,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天神下凡,好不威猛。

  难道,这人就是青帮十把尖刀之?#22351;摹?#36861;魂刀’张亮?想到这,任长风嘴叫一挑,嘿嘿笑了。很难想象,此时在前有邱平,后有张亮,两大高手的?#35874;?#20043;下,他还能有?#37027;?#31505;得出来。不过任长风就是任长风,此时,他笑得很开心。活动活动酸痛的手腕,唐刀在空中画出一条弧线,任长风笑道:“青帮的两把尖刀都在这里,有意思,拿出你们的本事,可别让我太失望了!”说着,拉开架势,准备以?#22351;?#20108;。

  好狂!邱平心中冷哼一声,目光幽深,没有说话。张?#20004;?#20182;砍刀往肩膀上一抗,说道:“你出招?#26705;?#25171;你,还用不上两人!”

  邱平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们该走了,没有时间和他耽搁!”说着,向走廊尽头走去。

  “嘿嘿!你们,恐怕谁都走不了!”说话间,谢文东带人走了上来。

  “只怕未必!”邱?#33050;九九?#20102;手掌,只听走廊内响起一片脚步声,二十多名青帮帮众从各个房间内涌出来,手中又是刀又是枪。

  韩非当然不可能只?#20204;?#24179;和张亮两人保护魏东东,下面的帮众还是不少的。有二十多?#35828;?#21518;,邱平拉起张亮,迅速退向走廊深处。

  谢文东见状,喝道:“动手!”

  他一声令下,五行兄弟和姜森、杰?#35828;?#20154;一起向对方开火。顿时,公寓内枪声四起,响成一片。

  青帮帮众人员虽多,但哪是谢文东等人的对手,一会儿工夫,就是十几人中枪倒地,眼看着是支撑不住了。

  谢文东眯眼看着战局,突感?#27426;?#21170;,自己和青帮的人打在一起,邱平、张亮、魏东东这三人都不出来指挥,反而藏起来不露头,显然不大正常。想到这,他心中一震,说道:“老森,格桑,你俩去外面守侯,如果魏东东要跑,务必把啊拦下!”

  他很清楚,如果这次不能至魏东东于死地,那么,以后再想找他的行踪,可就难上加难了。

  姜森和格桑答应一声,快速从下楼去。

  来到外面,两人向四处一看,空荡荡的,哪有人影子。

  姜森?#20102;?#29255;刻,?#34987;?#31435;断道:?#32610;?#24231;公寓不小,魏东东可能从侧面跑,也可能从楼后跑,你我一左一右,分开行动!”

  格桑点点头,闷声说道:“好!”

  姜森向公寓的左侧巡视而去,格桑则看管右侧。

  这次,?#30452;?#35874;文东猜对了。邱平见谢文东亲自领人来偷袭,显然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己方这点人,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即使向韩非求救,恐怕援军还?#22351;劍?#24049;方已先被谢文东全歼了。没有办法,他只能扔下二十多名帮众顶住谢文东,而他自己与张亮?#35828;?#19977;楼魏东东所在的房间,推开窗户,准备跳窗而?#21360;?br/>
  三楼不算高,可也绝对不矮,对于邱平和张亮这样身手高强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可魏东东不行,让他出个计谋那没问题,但让他从三楼直接跳下去,他脸都白了,连连摆手,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道:“我要是跳下去,就算不摔死,也得半残啊!”

  邱平急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管那些,外面的兄弟们顶不了多久,?#22351;?#35874;文东杀过来,想走也走不了了!快跳!”

  魏东东当然也知道邱平的话有道理,可是他向楼下望了望,心中一阵发慌。

  邱平叹了口气,向张亮使个眼色。后者会意,窜上窗台,飞身跳了出去。

  落地后,他将大砍刀向身旁一挫,然后张开臂膀,仰起头,说道:“来吧!”

  魏东东还没明白他这句‘来吧’是什么意思,只觉得身子一轻,他被邱?#25509;?#29983;生提了起来,后者猛的一用力,喝道:“阿亮,接住!”

  事态紧张,邱平也管不了那么多,将魏东东直接扔出?#24052;狻?br/>
  “啊……”魏东东尖叫一声,两眼一黑,差点晕死过去。

  张亮看准魏东东下落的身子,双腿分开,两臂上扬准备接他。

  这一幕,刚好被巡视过来的格桑看个清楚。不过,他并没有声张,也没有作声,而是躲藏在?#25112;?#22788;,静静等着。

  ?#20219;?#19996;东被邱平扔出,楼下的张亮准备接的时候,他突然大吼一声,冲了出来,他弯着腰,运足力气,直接向张亮的身驱撞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