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女郎见状,忙又拦住他。谢文东笑问道:“怎么?”女郎尴尬地笑道:“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担心伯父也未必会知道!”

  呵呵!谢文东心中暗笑,道:?#20843;蛋桑?#20320;找我有什么事?”

  女郎面色红润地说道:“你可以叫我小婧。”

  “哦!”谢文东摇头而笑。张婧说道:“我来,一是想看看你,第二,也是想来采访你的。”

  第二才是最重要的吧!谢文东也不?#22351;?#30772;,说道:“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好值得采访的,也没有什么新闻价值。”

  “不是啊!”张婧说道:“很多传言都说,你是东兴集团的和兴武集团的幕后老板,最近,又在香港申请成立了银行,据我所知,在中国大陆,成立?#25509;?#21830;业银行的还从来没有过,你是第一人啊,?#30001;?#20320;呵责么年轻,只有二十二岁,?#22351;?#25253;道出去,会产生轰动性的效果。”

  轰动性的效果!一听这话,谢文东一个头俩大。他笑眯眯地问道:“这些传?#38405;?#26159;从哪里听到的。”

  张婧小道:“别忘了,我是做新闻工作的,消息很灵通,这些事情,都是我的同行告诉我的。”

  谢文东道:“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你的同行给你的消息是错误的,我不是什么集团的幕后老大,也没有成立过银行,我只是普通人。”

  张婧撅着小嘴,看着谢文东半晌,不满地说道:“你这样太不近人情了吧,我是你的妹妹,难道给我点内幕都不?#26032;?何况,把你的事情报道出去,?#38405;?#20063;很有?#20040;Γ?#20320;的名声大了,在人们心目中的实力就会大大提升,生意上合作的伙伴也会随之增加…………”

  ?#22351;?#20182;说完,谢文东打断道:“没?#24515;?#20010;必要,因为我根本就不做生意。如果你来是为了这件事,那么,你就请回吧,我给不了你你想要的东西。”

  张婧暗气,咬了咬银牙,眼珠一转,笑道:“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就算了,可也没有必要赶人家走嘛!”

  谢文东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文东哥!”说着,张婧亲密地搂住谢文东的胳膊,?#25104;?#25346;着甜甜地笑容,撒娇地说道:“我们两家是世交,第一次见面,你至少也应该请大?#39029;?#39039;饭啊!”

  她笑起来,光彩夺目,更加美艳动人,好象一颗明珠,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东心雷和金眼虽?#27426;?#20182;慌称是东哥妹妹的事而不满,但也?#22351;?#19981;承认,这个女孩确实太漂亮了,即使不做记者,也可以去做明星了。

  谢文东无奈地?#20204;?#39069;头,问道:“你想吃什么?”

  张婧闻言,眼睛一亮,说道:“我想吃西餐!”

  “哦!”谢文东点点头,转头对金眼道:“小婧想吃西餐,交给你了!”说完,他转身走出房间。

  张婧愣住,她入媒体这一?#20852;?#28982;不太久,但凡是采访男士,无论是对方是谁,只要一一撒起娇来,还没有谁能拒绝她,但谢文东倒是个另类。

  她的自尊心严重受挫,看着谢文东往外走的身影,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谢文东没?#20889;?#35805;,只是随意地摇了摇手指。

  金眼也?#20174;?#36807;来,急忙追上去,拉住谢文东的袖子,低声说道:“东哥,我不能陪她出去吃饭,如果让水镜知道,会少了我的!”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20540;埽?#20320;找来的麻烦,你就得要自己解决嘛!”说完,?#27426;?#25163;臂,甩开金眼,笑呵呵地回他自己的病房了。

  他对张婧的?#20843;?#28982;不相信,但又有些兴趣,回大病房后,拿出手机,给远在吉?#20540;?#30340;父亲打去电话,询问太爷是否真有个张姓的拜把?#20540;堋?#35753;他意外的是,父亲给他的答复是还真有这回事。老一辈时,两家的关系非常不错,一起闯的关东,来到东北,而?#19968;?#20570;了邻居,后来,张家搬到南方,那时的通信和交通又都不方便,所以渐渐失去了往来,也没了对方的消息。

  挂断电话之后,谢文东?#35835;?#22909;一会,如此看来,张婧的话很可能是真的,她并没有骗自己,说起来,她还真可算是自己的妹妹。

  他放下电话,摇头而笑。?#20843;?#20102;片刻,他从病房出来,刚好碰到满面黯?#22351;?#24352;婧往外走,他微微一笑,说道:“小婧,你在门口等我一会,我去换身衣服!”

  张婧一怔,奇怪地看着他,好一会才?#20174;?#36807;来,尖尖地下巴一扬,问道:“怎么,你愿意陪我去吃饭了?”

  “是的!”谢文东点点头。

  闻言,张婧的?#37027;?#21487;谓是豁然开朗,娇美的?#25104;?#21448;浮现出米人的光彩,暗道谢文东和其他的男人没什么两样,只是故意装成冷漠的样子,现在看自己要走了,还不是乖乖点头同意。哼哼,我就知道,你飞不出本小姐的手掌心!她的下巴已扬得更高,粉唇一撇,说道:“你现在想去吃饭,本小姐还没空了哩!”说话时,她双手背在身后,一条退还有一下没一下的颠着。

  什么样的人谢文东没见过,什么样的老狐狸谢文东没打过?#22351;潰?#27492;时,只看张婧那副得意的样子,就将她的心思猜出个大概。暗笑一声,他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说完,谢文东再也多言,作势?#24613;?#22238;房。

  张婧一看,顿时急了,忙说道:“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答应你吧!”

  “呵呵!”谢文东笑呵呵地回了病房。

  谢文东换上那身一年四季都不变的中山装,拄着拐棍,走出医院,金眼刚?#23545;?#36319;在他身后。今天,五行?#20540;?#21482;有金眼在,其他四人休息,不在医院。

  看着一身中山装的谢文东慢慢从医院里走出来,张婧?#35835;算叮?#31561;呀到了近前,她大量了半晌,说道:?#20843;?#28982;你年岁不大,但也不至于装成老头子嘛!”

  谢文东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中山装,又拄有这一根拐棍,确实和自己的年龄不相符。他笑道:“在我的衣柜里,除了中山装,基本没有其他的衣服了。”

  张婧好奇地问道:“那不是很单调?”

  谢文东道:“不会啊!我觉得中山装很适合东方人的身材,穿起来,即精神,又合体。何况,我的时间很紧张,容?#22351;夢以?#25645;配衣服上浪费太多。”

  张婧疑问道:“你很忙吗?”

  谢文东一笑,道:“现在的生活节奏非常快,为了生活,每个人都很忙?#25285;?#19981;是吗?”

  真是个狡猾的?#19968;?张婧在心里嘟囔一句,谢文东说话,滴水不露,很难在闲谈?#20889;?#20182;嘴里打探出有价值的新闻。

  由于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谢文东不想走得太远,就近找了一家?#30007;?#32423;的酒店,请张婧到里面的西餐厅吃饭。

  ?#30007;?#30340;酒店,在谢文东眼里不算什么,但里面的高消费也不是普通人能花得起的。落坐之后,张婧微笑地问道:“文东哥,你家现在还在东北吗?伯?#35206;?#27597;的身体也都好吗?”

  谢文东点头道:“没错,还在东北,我爸妈的身体也都很好。”

  张婧正色说道:?#26263;扔谢?#20250;,我去看望他二老。”

  “好的!”谢文东?#27426;?#22768;色地应了一声。

  很快,服务生走过来,问道:“两位吃点什么?”说着,放下两份?#35828;ァ?br/>
  张婧接过,打开一看,暗道一声好贵!里面的菜品,低者数十,高者数百。,她眼珠转了转,笑嘻嘻地问道:“文东哥,让我来点好不好?”

  谢文东点下头,示意可以。

  张婧可真是?#22351;?#27809;?#19978;В?#20808;要了两份法式的龙虾,接下来,什么海参、鲍鱼,只挑贵的,乱点了一通。点菜时,她偷眼看向谢文东,只见后或则面不慌,脸不红的,根本?#22351;?#22238;事。

  ?#20154;?#25226;?#35828;?#23436;,服务生半天没?#20174;?#36807;来,即使外国人过来吃饭,也没有这样奢侈的点过东西,而这?#38405;?#36731;男女竟然要了两千多块钱的菜,出手之阔气,让人咋舌!

  等服务生走后,张婧笑问道:“文东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谢文东眨眨眼睛,说道:“做些小买卖。”

  张婧咯咯笑道:“那文东哥?#27426;?#27809;少赚钱吧?”

  谢文东?#27425;?#36947;:“为什么这么说?”

  张婧道:“普通人,哪会来这里吃饭?而且点了那么多昂贵的菜肴,又哪有不心痛的道理?”

  谢文东一愣,暗道这小?#23601;泛么?#26126;啊!还懂得拿点菜来试探自己,可不能小看她。他笑道:“我是做小买卖的,小钱不缺,大钱就没有了!”

  张婧哪相信他的话,新闻界确实有很多虚假的传闻,但关于谢文东的那鞋,她确信是真的。她不着急追问,话锋一转,道:“文东哥这次来上海?#24613;复?#22810;久?”

  “嗯…………”谢文东?#20843;?#19968;会,说道:“可能是一两个月,也可能会更长一些。”

  “哦,要这么久啊!”张婧大眼睛提溜乱转,笑道:“那我有空的时候能来找你出去玩吗?”?#26263;?#28982;可以!”谢文东道:“如果你的男朋友不会吃醋的话!”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