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一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看到枪,责宏云吓得一哆嗦,再瞧瞧其他老大对他怒目而视的眼光,他咕噜一声,咽口吐沫,慢慢接过鲁慧明递给他的机票,再不?#24050;?#35821;。

  根据与谢文东的商定,这次八家老大全部出动,亲自带手下去上海,与谢文东交易DU品,顺便,把责宏云也一同带去。

  谢文东那边也没闲着,给三眼打去电话,让他安排兄弟,送来四十公斤的白FEN。这批DU品,由八个老大平分,正好每人五公斤。当天,听到这个消息后,李爽自告奋勇,向三眼提出他来护送这批白FEN。三眼没有意见,也就答应了。翌日,下午,李爽带着十几名兄弟带着四十公斤的白FEN坐飞机到达上海。当晚,以鲁慧明为首的八家老大也到了,当然,责宏云也被迫跟到了上海。

  事隔两天,谢文东身上的伤势好转很多,四肢活动起来也没有那么疼痛。他安排李爽和姜森去和八名老大进行交易,而他自?#28023;?#21017;亲自接见责宏云。”

  责宏云将近五十岁,但外表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小一些,长的白白净净,带副考究的眼睛,头发梳着整齐、光亮,穿着随意,却不邋遢,看上去,不像是混黑道的,倒更像个大学教授。

  他被带到医?#28023;?#22312;病房里看到谢文东,责宏云显得异常拘谨,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打招呼道:“谢……谢先生好!”

  谢文东见状,?#34507;?#28857;头,向他招了招手,然后拍拍床边的椅子,笑道:“过来坐吧!”

  “是!”责宏云深施一礼,小心翼翼地走到椅子前,轻轻坐下。

  “你叫责宏云?”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

  “啊?是……是!”责宏云刚坐下,听到谢文东的问话,又急忙站起,点头答应一声。他只是日本洪门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头目,而谢文东是大陆北洪门和香港洪门的双料老大,他两人身份的差距实在太悬殊了,责宏云恐怕做梦都想?#22351;劍?#33258;己还会有被谢文东亲自接见的一天。

  “哈哈!”谢文东豪爽地笑了笑,说道:“你不要太拘谨,我们都是洪门兄弟,你到我这里来,就要像到自己家一样。”

  “啊,谢先生太客气了!”责宏云慢慢坐下,必恭必敬地说道。

  谢文东叹了口气,责宏云这人不适合混黑道,身上毫不魄力,也没有黑道中人应有的?#20113;?#19982;豪爽,他更适合过普通人的生活,不过,他想找的,也正是像他这样的人。他柔声说道:“责兄想不想坐洪门大哥这个位置?”

  责宏云听完,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连声说道:“谢先生,我……?#26131;?#19981;了大哥,让我管十几个兄弟还行,可是,让我去管成百上千的兄弟,我肯定做不来。而且,门里的弟兄也不会选?#26131;?#25484;门的。”

  谢文东道:“其他的事,你不用管,我都可以帮你搞定,我只问你,你究竟想不想做日本洪门的大哥?”

  责宏云依然连连摇头道:“谢先生,我真的做不来……”

  ?#22351;?#20182;说完,谢文东笑了,从床边的桌?#30001;?#25343;起水果刀。责宏云看在眼里,?#25104;?#39039;时一变,剩下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对于谢文东的狠毒,他早就听说过,只要他一个翻?#24120;?#33258;己这条老命就得交代在这。见他?#25104;?#33485;白,双眼紧盯着自己手中的刀子,谢文东笑容更深,手指微动,水果刀在他掌中旋转一周,画出一刀美妙的银光,接着,他又拿一只苹果,快速削了起来。他只是用两根手指捏住刀把,但水果刀在他指间却翻转如飞,只是十几秒的时间,苹果已变得光?#21644;?#30340;。

  责宏云激灵灵打个冷战,由心底最深处生出一股寒意,?#24067;?#36941;布全身。虽然谢文东自始至终未说一句话,但无形的压力却自然流露出来,压得责宏云胸口发闷,也压得他?#35206;?#36807;气,额?#39134;?#20986;虚汗。他哆嗦着说道:“谢……谢先生,我……”

  谢文东摆下手,打断他下面的话。

  这时,金眼端来托盘,摆在谢文东面前。谢文东将苹果放在托盘里,刀光闪过,苹果变成四瓣,他笑眯眯地拿一起一块,说道:“责兄,看来你还没有明白状况,我让你来,不是来请求你的同意,而是让你按照我的意思去做!现在,你明白了吗?”

  “我……我明白了!”责宏云被谢文东犀利的目光看得浑身发毛,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低声说道。

  “那么,就这么办吧!”说着,谢文东含笑将掌中的那瓣苹果递给责宏云,说道:“以后,你就是日本洪门大哥了。”

  责宏云颤巍巍地接过苹果,另头手擦着额头的冷汗。谢文东又道:“不过,你没有经验,日本洪门现在又是多事之秋,你一个人恐怕难以支撑大局,但你不用担心,?#19968;?#24110;助你的,为你出?#34987;?#31574;,只要你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任何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在必要的时候,?#19968;?#27966;人去协助你,你有意见吗?”

  “没有!”责宏云哪还敢有意见,他觉得自己只要敢?#34507;?#20010;不字,立刻就会血溅当场。现在,只要能活着回到日本,他什么都肯答应。

  “很好。”谢文东探身,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做了洪门大哥,我们就是平起平坐的兄弟了。”

  “是、是、是!”责宏云连连点头。

  谢文东拍着他肩膀的手突然一用力,像是一把铁钳,将其牢牢扣住,接着,他目光幽深、语气冰冷地说道:?#26263;?#26159;,你还得给我用心的?#20146;?#19968;句话,我能把你推上洪门大哥的位置,也同样能把你一?#30424;?#19979;去,到那时,你不仅会失去?#38498;?#30340;身份,你的脑袋还能不能留在你的肩膀上,都是个问题!”

  责宏云闻言,身子一软,差点从椅?#30001;?#30251;坐在地上。他向前欠着身,双腿哆嗦着,?#25104;?#29022;白,颤声说道:“请……请谢先生放心,以后你让?#26131;?#20160;么,我就做什么,你说的话,我百分百的遵从!”责宏云虽?#22351;?#23567;怕事,可也不是傻子,谢文东非要把自?#21644;?#21040;日本洪门大哥的位置,不会毫无目的的。

  “嗯,很好!“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收回手掌,从托盘又拿起一块苹果,咬了一口,说道:“中国的苹果很好吃的,不会比日本的差,尝尝!”

  “哦!是!”责宏云拿起苹果,两三口,吃个精光。至于中国苹果到底有没有日本好吃,他判?#21916;?#20986;来,谢文东给他这块苹果虽然吃仅仅?#20146;勇罰?#19981;过,他却食不知味。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谢文东把责宏云这边谈妥,李爽那边也和八个老大顺利完成交?#20303;?br/>
  四十公斤的白粉数量并不小,总价?#21040;?#36817;八百万。八名老大将谢文东送给他们的那?#26159;?#25343;出,等于每人白白赚了五公斤的高纯度白粉,这?#27809;?#26085;本卖出,立刻会赚个盘满钵丰,每个人的?#25104;?#37117;是喜笑颜开,大赞谢文东说?#20843;?#35805;,够爽快,也够义气。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他们得了谢文东的好处,自然会卖力为他办事。

  回到日本之后,八名老大立刻找到日本洪门的几个大头目,要求他?#20405;?#26032;选举洪门大哥,结束黑道内的纷争。

  由于李威下落不明,不知是生是死,此时选举洪门大哥,不合规矩。开始时,几个头目全都拒绝了。鲁慧明见状,眼睛一瞪,怒道:?#21543;?#21475;组和国粹会之所以打击洪门,就是因为李老爷子的关?#25285;?#22914;果李老爷子不是洪门大哥,他?#20146;?#28982;就会放弃争斗。你们坚决不另选掌门,那么,争斗将会继续下去,时间一长,矛盾难免不了会扩大,到时,牵连到整个华人黑帮,你们洪门担待得起吗?”

  几名洪门大哥头目听后,窃窃?#25509;錚?#27605;竟,鲁慧明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王云杉见他们有些动摇,立刻说道:“要是你?#20405;?#24847;不同意,为了避免此事牵连到我们整个华人黑道身上,我们八家帮会会联合其他同道的兄弟帮会,一起消灭你们洪门,究竟如何去做,你?#20146;?#24049;看着办吧!”

  正所谓人走茶凉,世事正式如此,当李威在时,洪门在华人黑道是首屈一指的龙头老大,各帮派?#20113;?#23562;敬有加,现在,李威逃亡,山口组连连打压洪门,各帮派的老大也趁机欺负到洪门的头顶上。

  洪门各头目是敢怒不?#24050;裕?#22312;山口组的打击下,洪门连连溃败,?#30001;?#32769;大失踪,?#27627;?#26080;首,人心涣散,实力已大不如前。这八家老大好怎联合起来对付洪门,那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洪门全面垮台不?#35835;恕?br/>
  最终,各头目迫于八家老大的压力,只能点头答应选出新任的洪门大哥。

  王云杉大手一挥,说道:“我看,你们也不用选了,就让责宏云坐老大的位置吧!”

  “什么?”洪门众头目眼睛瞪得一个比一个大,选责宏云做掌门大哥?这不是开玩笑吗?!就算洪门的高层人物都死光了,那也轮?#22351;?#20182;啊!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