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九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九十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本已经下班的赵成南在警署附近的餐厅吃一顿比较奢侈的晚餐,在他看来,这很可能是自己在警署能吃的最后一顿饭。

  他很清楚谢文东的背景,包括他有政治部的身份。谢文东若在警署死了,上面肯定会派下人来调查此事,最后,也一定会查到自己头上,所以,他已准备好移民到加拿大,移民手续是李白山帮他办理的。

  他年纪轻轻就能成为O记督察,也算年少有为,在警界大有前途,他?#27604;?#19981;愿意离开?#20081;?#24050;?#35874;?#30784;的香港,这也是他为什么在警车上劝谢文东回大陆的原因所在。只要谢文东肯走,李白山就不会杀他,如此一来自己也不会受到牵连,只?#19978;В?#35874;文东不识好歹,拒绝得很干脆……

  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按照李白山的计划行事,他不想做,可?#22351;?#19981;去做,也不?#20063;?#20570;,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和李白山脱不开?#19978;擔?#32780;且,他以前收下李白山送出的黑钱实在太多了。

  赵成南?#38468;?#24930;咽地吃完饭,抬手看了看手表,感觉时间差?#27426;?#20102;,他抬手买单,付完帐后,漫步走回警署。

  接近关押区时,他看到一名警察正靠着墙壁,抽着烟。他走上前去,低声问道:“里面的事都办完了?”

  “赵督察!”那警察看到他,急忙将剩下的香烟掐死,正色说道:“不知道!,不过,我刚才听了一下,挺热闹,大呼小叫的。”说着,他顿了一下,又问道:?#20843;?#28982;他是大陆人,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条人命,赵督察,不会出事吧?”

  “放心吧!”赵成南拍拍警察的肩膀,笑道:“犯人之间打架,死人是很正常的,每年都有,能出什么事?”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不出事才怪呢!。

  “哎呀!“那警察面带难色,摇头说道:?#34987;八?#28982;是这么说,可是,我总觉得心神不宁啊…………”

  赵成南目光一凝,垂下眼皮,冷声道:“兄弟,钱,你可是收下了,现在想反悔,可来不及了!”

  警察胡乱地抹抹额头的虚汗,说道:“赵督察,你多心了,我没有反悔,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我…………”

  ?#22351;?#20182;说完,赵成南皱起眉头,举手打断他的话。他侧着耳朵,聆听片刻,疑道:“怎么回事?里面怎么会有歌声?”

  “啊??#26412;?#23519;一愣,仔细听了听,里面确实有断断续续的歌声。他茫?#22351;?#25671;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

  “开门!”赵成南向走廊的大铁门一甩头。

  警察不?#19994;?#25601;,急忙向腰间摘下钥匙,将走廊里的实心大铁门打开。他两人进去拘留区,歌声越发清楚,而来源,正是出自谢文东被关押的房间。

  赵成南狐疑地看了警察一眼,大步流?#20146;?#36807;去,来到谢文东所在的房间前,透过铁栅栏向里面一看,他傻眼了。

  里面的情况大出乎他意料之外,只见房间正中,爬着一具?#28304;?#30772;碎的尸体,血流了一地,不用到近前查看,?#28304;?#21464;成这样肯定是活不成了,谢文东若无其事的靠墙而坐,嘴角挂着邪气的淡笑,闭目养神,而另外五名青年排成一排,面避而蹲,两手背于身后,往他们?#25104;?#30475;,有门牙掉了的,有鼻梁塌的,有双眼封喉的,一各个鼻青脸肿,活象京剧里的大花?#24120;?#20294;他们五人却冲着墙壁,声音颤抖地唱着:“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

  他五人似乎只会唱这一句,翻来覆去地唱,但发音却是挺准的。

  赵成南惊若木鸡,站在铁栅栏前,良久没?#35874;?#36807;神来。与他一同过来的那名警察也傻了,嘴巴张成形,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还用力揉了揉眼睛。

  “谢文东,你…………你把他们怎么了?”好半晌,赵成?#21916;?#21453;应过来,冲着谢文东大声喝问道。

  听到说话声,那五位面壁而唱歌的青年一齐转过头,看到警察来了,眼睛一亮,歌声嘎?#27426;?#27490;,一各个大呼小叫地喊道:“救命,救命啊!,他,他是疯子…………他不是人…………”五人正叫?#30333;牛?#31361;然觉的?#25104;?#19968;热,不约而同地看向对面的谢文东,只见他也正在杀机顿现、野兽般的眼神看自己,即使有警察在场,几人吓得纷纷打个冷战,剩下的话再也不敢说出口。五人重新低下头,继续喝道:“东方红…………”

  “你…………”赵成南看着五个青年,然后,又象看?#27835;?#19968;样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笑眯眯地转过头去,对上赵成南的目光,笑眯眯地说道:“不好意思,赵督察,看来,这个结果让你很失望。”

  “该死!”本以为李白山找来的杀手如何厉害,现在一看,只是一群草包、囊?#20303;?#20182;气着直咬牙,拳头问得嘎嘎直响。谢文东死了,对自己来说是麻?#24120;?#21487;他不死,则是更大的麻?#22330;?#26446;白山不会放过自己,谢文东也不会放过自己,想到这,他忍不住打个冷战。他心思急转,最后,目光落在地面上的尸体上,幽幽说道:“你,杀了他!”

  ?#20843;?#30340;过错,不可原谅!”谢文东淡?#22351;?#19968;指面壁五人,说道:?#20843;?#20204;还有救,所以。我顺便帮香港政府做**国主义教育!”

  赵成南?#25104;?#38590;看,右手慢慢抬起放在配枪上。

  谢文东摇摇头,从容道:“怎么?你想用枪杀我?那样,你是很?#21568;?#37322;的。”

  赵成南深吸口气。谢文东的话没错,如果自己杀了他,那么,根本不需要再展开什么调查,警方会直接下令逮捕自己,到时,他就算想去加拿大,也?#21916;?#20102;飞机,过不了海关。他放于配枪的手?#21482;?#32531;放下,可是,放到一半又重新抬起,显然,他也是举棋?#27426;ā?br/>
  这时,走廊的大铁门一响,被人打开。

  赵成南和他身边那名警察皆是一震,急忙扭头看去。

  看清楚来人之后,两人的冷汗都流了出来。

  来者正是香港中区分署的署长,陈永洛警司。在中国大陆,警督要比警司的职位高,可在香港截然相反,警司已是相?#22791;?#30340;警务官员,相当于公安局长。

  在警司身边,一?#27426;?#21313;多岁、容貌?#35272;?#30340;女郎,虽然?#25104;?#24102;有一副死板的黑框眼睛,但那并不能遮隐住她迷人的光?#21097;?#20877;往后看,还有许多警员。

  赵成南罢,?#28304;?#21985;了一声,今天再想杀谢文东,是比登天还难了!,他长叹口气,稳了稳紧张的?#37027;椋?#36814;着陈永洛走去说道:“陈警司,您怎么来了?”

  陈永洛四十出头,相貌堂?#33579;?#30001;于平时善于保养,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算是?#20405;直?#36739;吸引女人眼球的成熟男人。他看了看赵成南,问道:“赵督察,你是否抓捕一位名叫谢文东的大陆人?”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赵成南心里唯一的希望也随意破灭,他嘴角抽搐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是…………是的!陈警司!”

  陈永洛立刻皱起眉头,先是歉染地看了身边的漂亮女郎,然后对赵成南问道:?#20843;?#29359;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抓他?”

  赵成南说道:“?#19968;?#30097;他参与几天前铜锣湾的那场黑帮仇杀案,所以…………”

  ?#20843;?#20197;什么??#32972;?#27704;洛不满地说道:“在话人之前,你们O记有没有调查清楚要抓的人是什么身份?”说着,他拉着赵成南走开?#35206;劍?#23567;声说道:“谢文东是中央政治部的官员,你这次是怎么搞的,捅了这么的篓子!”

  赵成南对中央政治部的隐约有个?#25293;睿?#24819;?#22351;?#35686;司如此?#24605;啊?#20182;刚要说话,陈永洛突然看到拘留室的尸体,他吸了口气,惊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谢文东走蓝栅栏前,笑呵呵说道:?#20843;?#24819;杀我,不过,他却先死了!”

  陈永洛惊讶地看着谢文东,疑道:“你是…………”

  ?#22351;?#35874;文东说话,女郎走上前,说道:?#20843;?#23601;是谢文东!”

  “哦!?#32972;?#27704;洛恍然说道:“原来是谢上尉,你没有受伤吧?”说着,他向旁边的警察扬头道:“还不快放人!”

  “啊!是…………是!”与赵成南串谋的警察此时也不管不了那么多,急忙掏出钥匙,?#29273;?#38376;打开。赵成南在旁,?#25104;?#38590;看得吓人,因为现在只要谢文东一句话,他就将被推倒万劫不复的地步。

  陈永洛再次看眼尸体,问道:“谢上尉,他…………为什么要杀你?”

  “或者是?#27425;也?#39034;眼,或者见我是大陆人以为我好欺负。”说着,他看向赵成南,说道:‘对吧,赵督察?”

  赵成南没听出谢文东是什么意思,只能接着他的?#20843;?#36947;:“没错,是这样的。”说着,他走进拘留室,从地上拣起刀片,说道:“这是他用的凶器,本?#27425;?#24819;过来阻止,想?#22351;?#35874;…………谢上尉已经自己解决了。这都是一场误会!”说着,他垂下头,用余光小心翼翼地观察谢文东的反应。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误会!既然是误会,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陈警司请放心,?#20063;?#20250;将这件事上报政治部的。”他这话是对陈永洛所说,但说话间,眼睛一直别有深意地看着赵成南。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