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一千万,如果只是口头说说,让人感觉?#22351;?#20160;么,只是一串数字而已,可是真的摆在面前的时候,却无法不让人心动。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六个长老五?#22351;?#22836;看着桌?#30001;?#19968;耷耷千元大钞,谁都没有说话,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孙德仁一张红润的胖脸更红,好以会,他深镇吸口气,目光从钱堆移向安北,说道:“一千万,六个分,每人也只有一百多万而已,难道,谢先生以为我们没有见过钱吗?安北,你告诉谢先生一声,别说一百多万,就是给我们每人一千万,我们的也不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做,洪门的规矩承传百余年,不会在我们这代被破坏,我们不会也不想成为洪门的罪人。”

  安北笑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其他五位长老的意思?你能代表他们吗?”

  孙德仁傲然说道:“无论我能不能代表他们,洪门的规矩是不?#24066;?#34987;破坏的。”

  安北摇头道:“如果谢先生知道你这么说,他会很不高兴的。”

  孙德仁道:“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好吧!”安北嘴角一挑,阴阴一笑,道:“那我也只能?#38405;?#35828;声抱歉了!”说着话,将手中把玩的手枪一举,对准孙德仁的脑袋,突然就是一枪。

  “嘭!”枪声响起,孙德仁仰面摔倒,脑门上多出一个拇指大的黑窟窿。

  “啊!”另外五位长老大惊失色,纷纷站起身,先看眼倒在地上的孙德?#21097;?#30524;看是活不成了,接着,一各个面带悲愤地怒视安北。

  安北耸耸肩,笑道:“各位不用在意,孙德仁死了,那么这一千万就变成你们五个人来分了,现在,每人都能分到两百万,你们应该感谢?#20063;?#23545;。”说完,他揉揉下巴,说道:?#26263;?#28982;,如果你们不愿意要这?#26159;?#25105;很乐意帮你们收下,然后,把你们统统送去阎王。”他放下钱,拿起几沓钞票,两眼?#20102;?#30528;贪婪的光芒。

  剩下的五位长老相互瞧瞧,一各个象被抽干力气似的,又颓然坐下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许永发突然扬声问道:“谢先生,为什么一定要做香港洪门的大哥?”

  安北撇撇嘴,说道:“你为什么不明天亲自去问?#24066;?#20808;生呢?我只知道,谢先生做了洪门的大哥,?#38405;?#25105;都有?#20040;Α?#20320;们不是一直都在经营毒品生意吗?我从越南人,泰国人那里进货,价格又贵,货量又少,而且跨国加以,成本高,风险大,可是,一旦谢先生成了你们的老大,那一切都简单了,不要忘记,当今唯一垄断金三角货源的人,就是谢先生。到那时,你们每月的收入,又岂是这两百万能挡得住的,其中的利弊你们好好考虑清楚吧!”

  许永发垂下头,一张马脸,表情变化?#27426;ā?#20182;转头对另外死位长老低声说道:“其实,安北的话也不错,谢文东一旦组了洪门大哥,确实对我们有很大的?#20040;Α!?br/>
  杜明剑道:“可是,少杰对我们不薄啊!而且,我们都已经答应过他了,选他做新任的洪门大哥。”

  “嗤!!” 许永发冷笑道:?#20843;?#32473;你们多少钱?反正是只给我五十万而已。”说着,他看眼桌面的堆起的钞票,又道:“和谢先生比起来,差?#35835;耍?#32780;且,他做老大能给我们带来什么?#20040;Γ?#36824;不是和以前一样嘛,甚至,会比以前更窝囊,于叔被害,他不去寻仇,你们以为真象他说的那样是于叔?#20889;?#22312;先,他不便去寻仇吗?哼,他是怕自己敌不过那八家帮派!如果谢先生做了老大,那么,我们以后在香港还?#38376;?#35841;啊?!”

  “话是这样说,道理也是人人都明白,”杜明剑道:“可是,我们若真选了谢文东,只怕日后被同道耻笑你我胆小怕死,又见利忘义!”

  “那又能如何?”许永发说道:?#30333;?#27604;在这里被人杀掉强吧!”说着,他瞥了一眼早已停止呼吸的孙德仁。

  杜明剑打个冷?#21073;?#38754;色惨白,不再说话,其他的三人也是面露难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永发不管其他长老的想法,他站起身形,说道:“谢先生的钱,我收下了,明天洪门大会上,?#19968;?#36873;谢先生做洪门掌门大哥的。”说着话,他抓起桌面上的钞?#26412;?#24448;自己口袋里塞。

  “我们也愿意选谢先生做大哥!”?#35813;?#38271;老似乎生怕拿?#22351;?#38065;,争先恐后地将耷耷钞票往怀里?#21834;?br/>
  “哈哈!”安北见状,仰面大笑,心中也?#22351;?#19981;佩服谢文东看人这准,料事如神。不过,他又感觉?#19978;В?#22914;果这些长老真能强硬到底,那么,他很愿意把他们统?#25104;?#25481;,然后,这些钱都将是他的了。

  不过,现在这个结果他也可以接受,毕竟谢文东答应了他,一旦做上掌门大哥之后,就把整个九龙的地盘给他,到那时,以他和谢文东的关系,弄些毒品不成问题,想想自己日后能整个新界做毒品生意,财源滚滚指日可待。

  想到这,他?#25104;?#30340;笑容更深。

  除了死掉的孙德仁之外,双方可谓皆大欢喜。安北让手下人将地上的尸体处理干净,顺便,将孙德仁的手下一并除掉,然后,他对五位长老道:“今天晚上,我们谁都没有看到孙德?#21097;?#21508;位长老,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许永发叹了口气,默默地点?#35828;?#22836;。

  安北嘿嘿笑道:“从今以后,这人就算人间蒸发了!”说完,他挥挥手,转身退出房间。。

  拉哦到走廊,他一转身形,到了隔壁的包房,敲了几下房门,然后推门而入。包房内,坐有一行人,正中一位,正是谢文东。

  安北走到谢文东近前,说道:“谢先生,?#34385;?#37117;搞定了,长老们都把钱收下了。”

  “嗯!”谢文东点点头,端起茶杯,笑眯眯地问道:?#26263;?#38665;鬼是谁?”

  ?#20843;?#24503;仁。”安北答道。。

  “呵呵!“谢文东笑了笑,拍拍安北的肩膀,道:”这次,你做得很好,可以走了。”

  “谢先生客气!”安北献媚地笑道:“以后,我要依仗谢先生的地方还多着呢。”

  “放心吧,我不会忘记?#38405;?#20570;出的承诺。”谢文道:“对了,明天的洪门大会,你也去参加吧!”

  安北一怔,道:“啊?谢先生,?#20197;?#24050;不是洪门的人了,若是去了,是不是被招人闲话?”

  “谢文东大笑,道:“有?#20197;冢?#35841;敢?#30340;?#38386;话?!而且,大陆的?#34385;?#26377;很多,我不会经常在香港,这里需要有些帮我照着,你是我比?#38386;?#20219;的人。”

  安北听完,脑袋嗡了一声,当然,这是高兴的,他受宠若惊地连连点头,招谢文东这个意思,他是让自己帮忙照看洪门,也就是说,谢文东不在的时候,自己就是洪门的代理老大了!安北强忍着心中的欢喜雀跃,尽量不表现在?#25104;希?#19981;过,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的眼睫毛都在笑。

  “好好帮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的。”谢文东淡?#22351;?#24736;悠说道。

  “我明白!我明白!”安北又是点头又是哈腰。

  “谢文东微微摆了摆手。安北?#24230;?#22320;说道:”谢先生,那我先回去了。”

  “嗯!”

  等安北走后,谢文东站起身形,金眼问道:“东哥,我们也走吗?”

  谢文东道:“不急!咱们先去会会那几位洪门的长老。”

  金眼应了一声,接着,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东哥,你不在的时候,真打算让那个安北帮你照看香港洪门?”

  “哈哈!”谢文东笑了,说道:?#25353;?#20154;是墙头草,靠不住的,何况,他知道的?#34385;?#22826;多了,留?#22351;?”

  金眼点点头,目露寒光,道:“我去干掉他。”

  “谢文东摇头道:“这么把把杀掉,那他死的就太没有价值了!”说完,他整了整?#38470;螅?#36208;出包房。

  到了隔壁的房间,只见那五位老大都胖了一圈,毕竟每人衣服里都塞进二十耷钞票,想不让人看出来也不太可能!

  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几位,这顿晚餐想必还满意吧?!”

  “这不是开玩笑。”安北挠?#29992;?#26786;,道:“这确实是谢先生的意思。”

  五位长老看到谢文东,皆为之变色,许永发结结巴巴地说道:“谢………………谢先生,你来了………………”

  “谢先生可不是外人啊!”安北道:?#20843;?#26159;大陆北洪门的大哥,按辈分,和你我是同辈。”

  “呵呵!”谢文东笑道:“我做东,那有不来的道理呢!”

  许永发?#20174;?#36807;来,立刻表明自己的态度,震声说道:“谢先生请放心,明天我肯定会投一票。”

  “我们也是!”另外?#25343;?#38271;老也纷纷表态。

  “有各位长老的支持,我就放心了。”谢文东打个指响,金眼拿过来一瓶红酒,?#30452;?#20026;几?#35828;?#28385;一杯,谢文东拿起?#31080;?#35828;道:“我相信,洪门在不久的将来能重震雄风,各位长老?#19981;?#27178;财广进!为了美好的未来,我们干一杯!”

  “敬谢先生!干!”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