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六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看到他,韩非心中一颤,感觉事情麻烦了。他推开车门,刚要下车,身旁的智囊魏东东急忙拉住他,低声说道:“韩大哥,小?#30007;?#25991;东来者不善!”

  “呵呵!”韩非冷笑两声,道:“众目睽睽之下,他不会把我怎么样。”说着,他飘身下了车,迎着谢文东走过去,与此同时,青帮有十数人从?#30340;?#36208;出,紧跟在韩非身后,两眼下停地四处张望,观察附近有没?#26032;?#20239;。韩非倒是坦然,毫无顾虑,大步走到谢文东近前,爽朗地一笑,道:“谢先生,真‘巧’啊!”

  “不巧,不巧!”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我是特意来找韩兄你的。”

  “哦?”韩非眉头微微皱了皱,目露精光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说道:“人生有四大美事其中有一点就是他乡遇?#25163;?#33021;在上海遇到韩兄,真是不容易,今天我做东,找家酒店大吃一顿,韩兄意下如何?”

  韩非挂念铁宁的安慰,此时心急如焚,那有闲心去和谢文东吃饭,他摇头笑道:“谢先生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现在实在抽不出身,不如改天换我请谢先生吧!”

  谢文东哈哈而笑,道:“韩兄,再大的事情也可以推掉嘛!难道,你连吃顿饭的面子都下给我吗?”

  韩非暗怒,世界上哪有强行请人吃饭的道理。他是看出来了,谢文东不是来针对自己的,而是来拖自己的,拖自己不能营救铁宁。想到这,他面色一冷,强硬道:“不好意思,谢先生,我今天确实有急事,恕不奉陪!”说完,他转身就要回到?#30340;凇?br/>
  谢文东两眼一眯,淡然说道:“韩兄,你认为你还走得了吗?你看看,前后都堵了这么多的汽车,难道,你想飞出去吗?”

  韩非猛然停住身形,回头说道:“这些都是你搞出来的?”

  谢文东耸肩笑道:“为了能邀请韩兄吃顿饭,我可是下了不少力气的。”

  好个心思歹毒的谢文东啊韩非?#34507;?#21676;牙,狠?#22351;?#25169;上去咬他两口。他慢慢握紧双拳,两只眼睛被怒气充斤得通红,仿佛喷出火来,他厉声说道:“谢文东,我警告你,如果我的兄弟有个三长两短,我要让你们南北洪门的人统统来偿命。”

  谢文东仰面望天,呵呵轻笑,对他**裸的威胁,仿佛没听见。

  任长风嗤笑一声,散?#22351;潰骸?#29616;在这个世道,能吹牛的人遍地开花!韩帮主,你好大的口气啊,似乎忘记了不久之前你做丧家之犬的感觉了。”

  韩非?#25104;?#19968;变。两眼直勾勾地盯向任长风。同时,他身后的十数名手下纷纷将手伸入怀中,一副要动?#19968;?#30340;架势。足足停顿五秒钟,韩非向手下的摆了摆手,道:“我?#20146;?”既然车道前后受堵,汽车无法通过,他决定用步行,先绕过此处再说。

  魏东东拉住他,摇头道:“韩大哥,不用着急。”

  韩非挑起眉毛,疑问道:“为什么?”

  魏东东笑道:“我刚才已经给唐副帮主打个电话,现在,唐副帮主应该已经在去往酒店的路上了。”

  “哦!”韩非听后,长出一口气赞赏地拍拍魏东东肩膀,点头赞道:“很好!”

  韩非性情冲动,当遇到突发的事情时,容易头脑过热、义气用事,而魏东东冷静和沉?#28909;?#33021;很好的弥补他这个缺点,在关键时刻,可帮他想到他没能想到的应对之策。

  既然唐堂先去了,那事情就不急了。韩非松了口气,?#37027;?#20063;随之平静很多,他从容地挥了挥手,数十名青帮弟子一起从?#30340;?#36208;出。

  这一行人,衣装统一,看过去,黑压压的一片,虽然手中没?#30473;一?#20294;气势已够吓人的了。

  韩非带领青帮众人,不紧不慢地步?#20889;?#36807;前方堵塞的地方,然后拉着横队,向希尔顿酒店浩浩?#21561;?#36208;去。

  他们那副盛气凌人的架势,直把那十数名交警看得目瞪口呆。

  “白痴!”任长风冷笑道:“韩?#20146;?#30528;去酒店,等他到时,铁宁都不知道被南洪门那帮混蛋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在他嘴里,青帮和南洪门都不是好东西。

  谢文东听丁他的话,先是一笑,接着,低?#28902;了?#29255;刻,便了然于胸摇头说道:“青帮肯定又派出一支援军,从其他的路去了酒店。”

  任长风疑道:“东哥,你怎么知道?”

  谢文东向青帮众人离去的背影弩弩嘴,说道:“你没看到吗,韩?#20146;?#36335;时是走得那么充满自?#29275;?#37027;么怡然自得!”

  他这?#20843;低輳?#21608;围的众人忍不住都大声笑了出来。任长风问道:“东哥,我们怎么办?追上去吗?”

  ?#20843;?#20102;!”谢文东摆摆手,说道:“我们已经帮了南洪门一次,剩下的,就让他?#20146;?#24049;去搞定吧。”

  东心雷叹道:“只怕南洪门未必能搞定人家,反被人家给搞定了。

  下午两点半。希尔顿酒店的西餐厅客人都走得差?#27426;?#26102;,陆寇事先发准,与铁宁在餐厅内展开枪战。

  双方人手都差下多,狱堂的杀手固然厉害,但红叶的人也不是白给的,实力上,双方也不存在差距。两伙人在餐厅的枪战只打了两分钟,铁宁事先撤退,由于门口已被陆寇堵死,他领人开始向窗口靠近。

  哪知,铁宁等人刚靠近窗口,外面射来密集的子弹,玻璃窗被打得支离?#25169;椋?#38081;宁的手下也应声倒下两人。他低头一看,两人都是前胸要害中枪,眼看是活不成了。前?#26032;?#23495;冲杀,旁有枪手暗中堵截,此时,铁宁的情况异常危险,换成旁人,恐怕早巳绝望。铁宁也有些绝望,不过,正是绝望激发出他的爆发力。他随手抓起一张桌子,大喝一声,将桌子扔向窗外。

  ?#20061;九?桌子刚飞出去,就迎来一面子弹,被打得千疮百孔,铁宁和剩下的三名手下赴机跳了出去。

  见他们要逃,陆寇甩手就是两枪伴随一声惨叫,一名最后跳出的狱堂成员中枪而倒。

  来不及看他的死活,铁宁三人冲出餐厅,来到酒店大楼之外,对着藏于掩体后的枪手一顿乱射。子弹虽然密集,却伤?#22351;?#26263;中的枪手,不过,能把枪手压得不敢露头。只要能住对方的火力点就算成功了。三人边打边退,到了酒店前的路过,拉开一?#23601;?#22312;那里等客的出租车车门毛腰钻了进去。

  “开车!’铁宁上了车,举起手枪,对着司机的脑袋大声喝道。

  “啪”他话音?#31456;洌?#19968;颗流弹打在车窗上,司机吓得差点尿裤子,结结巴巴地问道:“去…………去哪?”

  “不营去哪,立刻开车!”铁宁快速说道。

  脑袋被人用手枪顶着,司机不敢多言,刚把汽车发动,路中央开来两辆轿车,路过的士的时候,轿车车窗里伸出两支枪口,接着,只听?#32773;者眨?#26538;声如同暴豆一般,密集的子弹几乎将出租车的车身打成筛于。

  可怜司机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当场身中数枪身亡,另外一名身靠左侧的狱堂大汉也死于非命。铁宁?#20174;顾?#22815;快,将枪声响起的时候,他第一时刚将身体伏下去,?#30001;?#26377;司机的身体为自己挡子弹,总算躲过这一劫。

  两辆轿?#36947;?#24471;快,走得也快,毫不停顿,开完枪后,立刻开走。

  铁宁等了一会,才坐真身体,此时,?#30340;?#28385;是浓烟,并有一股强烈的汽油味,他?#21040;?#19981;好,抬起一?#29275;?#23558;车门踢开,连滚带爬地从?#36947;?#29228;出来。

  刚爬出五米,只听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出租车化成一团火球,强烈的爆炸将周围的汽车车窗都给震碎。?#30475;?#30340;气浪一下于就把铁宁的身子掀了起来,足足推出三米多远,然后一头摔在马路正?#23567;?br/>
  再看他的身上,都是口子和小窟窿,那是被汽车爆炸弹出的碎片打伤的。

  他痛得险些昏死过去,浑身上下,仿佛?#25169;?#20102;一般,没有一处不巨痛的。

  即使铁宁这样经过无数大风大浪的硬?#28023;?#27492;时也忍不住呻吟出声,手脚抽搐。

  “哼!”陆寇把刚才的情况看着真切,冷哼一声,提枪翻过餐厅的玻璃窗,慢悠悠地向躺在道路中央的铁宁走去。在他身后,还紧紧跟随着六名红叶的杀手。

  “铁宁,这是你咎由自取,你不应该来上海,你更不应该暗杀向大哥,”说着,收起枪,同时,从后腰把手一把雪亮的开山?#19969;?br/>
  铁宁神智有些模糊,对方说什么,他听?#22351;劍?#19981;过,他还是能感到危险的临近。他吃力地将手中枪举了起来,向对准走过来的陆寇。

  可是,他现在的动作太慢了,陆寇嘴角一挑,单手一抖,开山刀飞出,不偏不正,?#37117;?#21018;?#20040;?#22312;铁宁的手腕。

  扑喇这一记飞刀,力道太大了,将铁宁的手腕彻底刺穿,几乎整个刀身都在铁宁手腕的另一侧探出来。

  铁宁已感觉?#22351;?#30140;痛,他苦笑一声,仰面躺在地上,他放弃了无谓的挣扎,静静等侯死亡的来临。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