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六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六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哦?”谢文东问道:“为什么?”

  王海龙道:“由于有了东哥提供的白粉,在越南,七星帮一直在抢夺原本属于天狼帮的市场,双帮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尤其是前段时间,天狼帮内不少兄弟,引得帮助黄文乐大怒,从而针对天狼帮进行一连串的报复性攻击,天狼帮自身的保障都出现问题,哪还有余力派出精锐,去暗杀南洪门的老大。而且,暗杀这样的大人物,?#24230;?#22826;多了,不仅需要大批的骨干人力,还要派出为数众多的优秀情报人员侦察,算来算去,他们现在都没有这个实力!”

  “恩!”谢文东轻轻敲?#21734;?#22836;,如果真是按照王海龙所说,天狼帮确实无暇?#20013;模?#33509;不是天狼帮做的,那?#21482;?#26159;谁呢?难道,是青帮的人亲自动手了?

  他?#20102;?#29255;刻,甩了甩头,先不去想这些,他看似随意地问道:?#30333;?#36817;,七星帮的毒品卖得如何?”

  王海龙笑了,说道:“卖得很爽啊!由于没有竞争对手,而下面需求又很大,黄文乐漫天要价,这段时间,口袋算是赚满了!”

  谢文东悠悠笑道:“海龙,你回去问问黄文乐,如果他想继续要货,?#19968;?#21487;以提供给他,价钱不变。”

  王海龙心中惊讶,越南的情况是供不应求,有人能提供白粉,黄文乐当然乐于接收,但是东哥这时不?#27809;?#25552;价,可就让人感到奇怪了。他提醒道:“东哥,现在是大赚一笔的好时机啊!”

  谢文东摇摇头,道:“我向黄文乐继续提供白粉是有条件的。第一,他的进货量要大,至少在两千万之上,第二,我这边需要他继续打击天狼帮。”

  王海龙正色道:“这哪算条件呀!现在黄文乐尝到了甜头,东哥提货的货越多他当然越高兴,另外,打击天狼帮他本身就是有?#20040;?#30340;,即使东哥不这样要求,他?#19981;?#36825;样去做的……”

  谢文东摆摆手,说道:“不要说了,这些我都明白,海龙,你就按照我的意思去转达吧!”

  “好吧!”王海龙没有明白谢文东的意思,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他的目的,谢文东是聪明人,这点王海龙绝对相信。

  谢文东现在是急需要钱,甩货甩的是量,而不是价,如果要价太高,只怕黄文乐想吃也吃不下。

  当天晚间,王海龙吃过饭后就离开了,坐飞机去广西,?#24613;?#22238;越南。他走后不久,灵敏给谢文东带来一条重要的消息,青帮十把尖刀之一,素?#23567;?#26025;首刀”之称的铁凝。

  铁凝年纪不大,却是青帮的元老?#24230;?#29289;,三十出头的他在青帮的辈份比韩非要高出两代。虽然他在青帮是十把尖刀之一,但他有自己的组织,名叫狱堂,组织内聚集一大批精锐的国?#20351;?#20323;兵,以暗杀和做赏金猎头在国际上闻名。铁凝行踪飘忽?#27426;ǎ?#22312;台湾和大陆?#35835;?#30340;机会?#24067;?#23569;,但是,在西方,狱堂的名头却比青帮还要响亮,由狱堂接手的任务,也很少有失败的时候。

  灵敏说道:“铁凝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回了一批手下,这些人,可算是多国部队了,由泰国的,日本的,南非的,美国的,?#20998;?#30340;等等!”说话间,她拿出一沓照片,递给谢文东。

  谢文东接过,一张张翻看,照片很清楚,里面人物大多都是正面,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拍的,正如灵敏所说的那样,里面哪国人都有,黄皮肤的,白皮肤的,黑皮肤的样样不少。他边看边点头,灵敏适应角色的能力很强啊,北洪门的情报部门在她的管理下越来?#25509;?#31168;了。看到最后几张照片的时候,里面的主角都是一个人,由各个不同的角度拍下,此人身材很高,?#20154;?#21608;围的人差?#27426;?#35201;高出半头,站在人群中,颇有鹤立鸡群的感觉,黝黑的皮肤油光铮亮,头顶没有头发,光?#21644;?#30340;,长有一双大环眼,不怒而威,下面狮?#28044;冢?#35828;话时,露出一嘴的白牙。

  灵敏解释道:“东哥,此人就是铁凝,狱堂的老大,青帮的十把尖刀之一,其他的照片,是他带回国的手下,多为千锤百炼的雇?#27602;?#26080;论单兵还是集体作战,能力都十分强劲,是搞暗?#20445;?#30772;坏的高手,而且,他们的警惕性很好,这些人不是住在一起的,而是单独居住在上海的各个角落,只有当铁凝召集他们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平时,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至少,是没有见过面。

  谢文东挠挠头发,韩非手中突?#27426;?#20986;一支这样的生力军,对己方十分不利。有这么一批敌人,实在是肉中之刺,?#20405;?#20043;钉,他笑眯眯道:”向问天被人刺?#20445;?#32943;定是这些人干的。”

  灵敏一怔,摇头道:“东哥,具体是不是由他?#20146;?#30340;,?#19968;?#27809;有查出来,再给我两天的时间就能查出结果了。”

  “不用查了,”谢文东肯定的说道:“就是他们!”说着,他把照片递还给灵敏,又道:“把这些照片,以及里面人物居住的详细地址,统统提供给南洪门,顺便告诉他们,杀手已经查到了,就是铁凝的狱堂做的。”

  “东哥,你这是……”灵敏惊讶地看着他。

  “很简单,借刀杀人!”谢文东柔声说道:“不管是不是他?#20146;?#30340;,总之,有这么一批人的存在,让我觉得很不舒服,现在我们不适?#29616;?#21160;出手,就让南洪门帮我们去做好了。”

  “如果,南洪门不相信怎么办?”灵敏谨慎地问道。

  ?#20843;?#20204;不会不相信的,”谢文东?#25376;男?#36947;:“在向问天被刺的当天,我就向萧方点明过,此事肯定是青帮做的,现在又证实,铁凝带着一批善于搞暗杀的雇佣兵回国,不是他们还会是谁呢?你也可以从中添?#22270;?#37259;,列出种种“证据”嘛!

  “我明白了,东哥!”灵敏吸了口气,东哥?#27426;?#30340;了,利用向问天遇刺,南洪门上下一片悲愤之机,来打击青帮的生力军,己方不用动手,只管看戏就好。

  灵敏咯咯笑了,暗中惊讶谢文东的头脑和随机应变的能力,黑道就是这样,尔虞我诈,想笑到最后,就必须要比别人坏一些。

  当晚,灵敏亲自去了南洪门位于上海的分部,见到萧方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25353;?#26432;向掌门的杀手,我们已经查到了。”

  萧方等人一听,眼睛瞪得一个比一个大,异口同声地问道:“是谁?”

  灵敏拿出照片,往办公桌上一仍,道:“青帮十把尖刀之一的铁凝,以?#20843;?#38753;下的狱堂组织。”

  萧方等人相继拿起照片,一个个低头不?#38126;?#20180;?#35206;?#30475;。

  灵敏在旁说道:“狱堂是专门从事暗杀的组织,这点,你们可以向欧美的洪门兄弟打听一下,他们对狱堂的了解应该比我知道的更多,铁凝到上海的时间还?#22351;?#21322;个月,可是他一来,向掌门就遭人刺?#20445;?#19990;界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周挺是南洪门八大天王里相貌最漂亮的,不过他的性情也是最火暴的,啪的一声,他将手中照片摔在地上,腾的站起身形,大步就向外走。

  萧方见状,急忙拦住他,问道:“你要干什么去?”

  周挺沉声说道:“我去找这些畜生算帐!”

  萧方叹了口气,暗道你急什么嘛!他问道:“你知道他们在哪吗?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你这么冲动,是去找他们报酬,还是去找死啊?”

  周挺眨眨眼睛,虽然没有坐回去,但也没再向外走,他冷声道:“那你说怎么办?”

  萧方皱着眉头,道:?#26263;?#25105;?#21069;?#19968;切都查清楚了,再动手也不迟啊!”

  周挺听完,眉毛都快立起来,大声怒道:“查查查,光查有个屁用,我等不了了!”

  萧方刚要说话,灵敏一笑,道:“我知道他们的具体住址。”见萧方向自己投来狐疑的目光,她又正色说道:“我们现在是联盟,利益相通的,又有共同的敌人,情报本就应该共享的,如果你们不相信我,怀疑我别有用心,那我也没办法,告辞了。”

  说完,灵敏做势要离开。

  周挺大?#20445;?#24613;忙拉住她的袖子,“亲?#23567;?#22320;说道:“灵妹妹,不要生气,?#35874;?#24930;慢说,我百分之一百二的相信你,”说着,他狠狠瞪了萧方一眼,低声说道:“有些?#19968;铮?#22836;脑古板又多疑,不要理他就好了。”

  他的声音不高,却恰好能让萧方听到,萧方听完他这话,?#20146;?#26597;点被他气歪了,他哼哼两声,没有说?#21834;?br/>
  萧方,陆寇,周挺几人同为八大天王,之间的关系太熟了,虽然常有口角?#22836;?#27495;发生,但那并不影响他们私下之间的?#26143;欏?br/>
  陆寇被他两人吵的心?#24120;?#24178;脆直接给美国的洪门老大拨打电话,询问狱堂是否象灵敏所说的那样。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